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你刚才不是挺威风的吗?!教主说过,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小姑娘冷冷的说道。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婉转,犹若山谷的黄鹂。可是,她的语气是那么的冰冷,让人感觉就象掉进了冰窖。公孙寒哪敢辩驳?他已经痛苦得差点动弹不得,没有了力气。

这小姑娘的眼神在徐迟、阿飞他们面上扫过。对盘坐在地上竭力压制碧蚕蛊毒的公孙寒,她连瞧都不瞧一眼,嗡嗡的声音却没有停止。公孙寒紧咬牙关,满头冷汗。

徐迟与阿飞都低下了头。“半途而废”徐迟被小姑娘这样的眼神扫过,竟然有种不安,好象自己就是十恶不赦的坏男人。阿飞正值年少,本是争强好胜的时候。但是,他明白自己的羞愧,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他知道心里的苦痛与仇恨只能独自品尝。“当年韩信还曾经遭受胯下之辱呢,你这算什么?”阿飞心里另一个声音对他自己说道。

关二娘对面前这位小姑娘报以感激的眼神。钱虎、钱豹已经在一旁拼命摇醒钱龙,但是他已经气若游丝,无力呻吟,他们输入真气也是枉然。钱豹见到公孙寒如此畏惧眼前这位小姑娘,心里想到求求这小姑娘,或许能让她吩咐公孙寒拿出解药来救大哥一命。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能救大哥一命,求求她又何妨?

当钱豹充满祈求的目光接触到这位小姑娘时,她却淡淡的说道:“你不用求我。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突然,钱豹扑通一声跪下。“求求你,救救我大哥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救他的!只要你救我大哥一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钱豹的声音几近哀求,白云帮的三当家竟然向一个小姑娘下跪!

公孙寒虽然已经痛楚得软弱无力,差点晕倒。“即使我现在把解药给你,也为时已晚,神仙也救不了他了。”想到这里,公孙寒的嘴角流露出诡异的笑意。想到钱龙那天的背后偷袭,让他差点就给“袖里乾坤”吴长老布袋里的毒蛇给咬到了,他心里更是充满复仇的快意。

钱豹想到自己今天已经鲁莽得失去了理性,想起自己为了儿子的性命,为了得到龙血果,几乎倾尽白云帮的人力、物力与财力,现在还害得大哥即将命丧于此。不由得悲从中来!仰天长叹!钱虎咿咿呀呀的也是一脸的悲苦。

关二娘见此情景,也于心不忍,心想自己与钱家三位当家好歹也是相识一场。

“小姑娘,你行行好,让公孙寒把解药拿出来救他一命吧!”关二娘柔声说道。她心里也奇怪,自己当年对师父说话的语气都没有今天这么恭敬。但是,对于面前这个轻轻松松就把“寒山**雨”公孙寒制服得服服帖帖的小姑娘,她只有感激,也充满好奇与疑惑。

小姑娘淡淡看了关二娘一眼,不置可否;她再看看钱家三位当家,却冷冷的说道:“恕难从命。”

“你可以走了,别忘记教主吩咐的事情就好。”她从容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碧绿色的小瓶子,倒出一粒淡绿色的小药丸,手指轻轻一弹,公孙寒如获至宝,飞快地接过去放进嘴里,好象生怕这小姑娘后悔而收回去一样。

“多谢圣女赐药!老夫感激不尽。”公孙寒如获大赦,话音未完,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刚才这小姑娘嘴里吹的象鹅蛋般大小的东西叫埙,是一种很古老的吹奏乐器,发音简单,低沉。可是,就是这简单的嗡嗡声音,却让公孙寒心寒!他自己本身就是用毒高手,可是,这十年来,他用尽所有的方法,都无法解去“毒手观音”玉如凤在他身上种下的碧蚕蛊毒。碧蚕听到埙音,就象沉睡的灵魂听到深情的呼唤一样苏醒过来。

刚才在这小姑娘口中的埙音催引下,公孙寒体内的碧蚕蛊毒被引发,碧蚕如千万条虫子在他的肚子里乱钻,撕咬,让他痛楚得几乎晕倒,他还感激不尽?鬼才相信。如果不是受制于碧蚕蛊毒,他不让这小姑娘尝尝寒山**毒针的厉害才怪。

每次碧蚕蛊毒被引发,都要在三个时辰之内服下玉如凤的独门解药,要不就会被碧蚕慢慢蚕食掉所有的内脏而死,这才是公孙寒所担惊受怕的啊。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是以,公孙寒唯有委曲求全,听命于玉如凤。让公孙寒想不到的是,玉如凤竟然把这埙交给了她的徒弟,百花教的圣女,“碧波仙子”花落柔。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白云帮的三当家竟然向一个十几岁小姑娘下跪?江湖上的四大魔头之一,“寒山**雨”公孙寒,竟会受制于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众人目睹眼前发生的一切,也各自暗叹。转眼间,凶神恶煞的钱龙就命丧于此,而不可一世的魔头公孙寒,也只有求饶的份,逃之夭夭。真是世事难料,生死无常,一山还有一山高。

柳飘飘与小银铃对望了一下,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待她们正要离去的时候,关二娘却拉住她们的手,轻声道:“铁三爷他可好?二娘差点就走眼了。两位如此标致的美人儿,为什么不稍作逗留,好让二娘一尽地主之谊?”

众人听到关二娘如此一说,目光全在柳飘飘与小银铃的身上停落。有的人在心里大骂自己闯荡江湖不长眼,看她们有点娘娘腔的样子,早该想到她们是女扮男装啦。

柳飘飘与小银铃不由娇羞的低下头来,被人称赞自己的容貌美丽,总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尤其是被“玉面西施”关二娘这样美艳动人的女人称赞。可谓同美相妒,可是小银铃却突然感觉关二娘是那么的亲切,如娘亲一样可亲。

刚才她们联手抵抗公孙寒,也算是同仇敌忾。关二娘也感激她们的出手相助,心里对她们是说不出的喜爱。她是否在后悔?如果当初找个好男人嫁掉,她的孩子现在也应该有小银铃这么大了。好男人?怎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关二娘心里苦笑着。绝代美人,难道注定是绝了后代的美人?

小银铃抢先答道:“二娘,帮主他老人家很好。可惜,吴长老他……”她的声音略带感伤。在丐帮之中,除了小姐飘飘,就数吴长老最亲近了。他的乾坤布袋里有许多好玩的玩意,还有几条带有剧毒的小蛇。但是,小银铃却感觉小蛇比人可爱多了。如果你不激怒小蛇,它就不会攻击你。而人呢?有时候比毒蛇更加无情,更加狠毒。

关二娘看了看钱家兄弟,欲言又止。钱豹这时候已经失声痛哭:“大哥!大哥!你醒醒啊!我们一起回白云帮吧……大哥!是三弟害死了你啊!”可是,无论钱豹怎么样死去活来的拼命呼唤,钱龙再也不会苏醒过来了,他不是碧蚕。钱虎也跟着呜呜的流泪。他们兄弟手足情深,也正因为他们心有灵犀,才能配合默契,将天罗地煞刀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长白山三雄,以后就只剩下两雄了,对影成二人。只是想来,钱龙一死,钱虎、钱豹也就失去了称雄的最大本钱,也无心称雄了。

因快乐而哭泣,总比看到别人哭泣而快乐要好一些。可是,在江湖上闯荡的人,哪个不是握着刀剑提心吊胆过日子的?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弃尸荒野?身边连个哭泣的人都没有。人生得意须尽欢。人们也只有在看着别人死亡的时候,才会感激自己还活着。死亡,有时候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

看到钱豹为求救他大哥一命而下跪,听到钱豹如此嘶声裂肺的痛哭,阿飞心里一阵酸楚。刚才自己还想着让这兄弟三人真的去与“西域狂魔”巴巴哈拼个你死我活。现在真的看到钱龙中毒身亡,而他却想救他一命,可惜自己没有这本事,束手无策。他只懂得医治小黑它们的腹泻或者骨折而已。阿飞突然感觉,自己很恨一个人的时候,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恨。

阿飞看了看眼前这看似弱不禁风而又冷若冰霜,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女孩子,把刚才感觉羞愧的头昂起来,他的眼神象是在说:“既然你可以救他?为什么忍心见死不救?”

花落柔读懂他的意思,冷冷说道:“你有本事,你为什么不救?你们不是自称名门正派的吗?这事与我们百花教无关。”

这小姑娘此话一出,无疑平地一声雷!炸开了!

那些想着公孙寒终于狼狈而逃了,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人,突然听到这小姑娘如此一说,心里又揪紧了。他们心里暗暗叫苦,“关内关”,原来这里是鬼门关,怎么今天来这里闹事的人一个比一个恐怖?

众人想起刚才公孙寒称呼这小姑娘为圣女,难道她就是百花教的圣女,“碧波仙子”花落柔?如此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就是那个刚刚出道时就打败“昆仑五玄”温柏连、温松连、温榆连、温樟连、温楠连五兄弟的人?想起公孙寒对她如此畏惧,如此恭敬,却又不得不相信。

温氏五兄弟是五胞胎,生下来的时候,就一个接一个的手连在一起,他们每个身上都有一处残疾,相貌丑陋,形如侏儒。他们依据金木水火土五行八卦图,自创了一套“天地玄同”阵法。据传他们五兄弟当年就是依靠这阵法打败了武当的七星剑阵,从而名震江湖。

昆仑五玄为人亦正亦邪,他们对自认为嘲笑他们样子的人都心狠手辣杀掉。只是他们一向在昆仑山下隐居,极少踏足江湖。是以,江湖上的人,如果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也不去招惹他们。武当派掌门清正也告诫门下弟子不许去找他们的麻烦。想到这里,徐迟不由得暗暗吃惊,自愧不如。

阿飞迎向花落柔的眼神,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绝顶的高手,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主宰自己的命运。到那时候,再也不会象今天这样束手无策。他的目光如此坚毅,透出无限的自信,无比的决心!

花落柔的神色依然那么冷漠,象是抹上一层冰霜,没有透出半点生命的热情,好象别人的悲欢生死,与她是那么的遥远。好像她真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仙子,没有人间的情感。可是,她这仙子给人们带来的不是祥和,而是深深的恐惧!

她冷冷的对阿飞说道:“你知道那东西在哪?!带我去。”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冷漠,却透出无比的威严,让人无法拒绝,也不敢拒绝。

阿飞想了想,本想说他对长白山三雄与那两个少年,不,应该说是那两个女孩所争夺的东西一无所知。但是,他却不愿意解释。有些东西,他觉得解释也没有什么用。他今天终于发现,高强的武功才是最好的解释。

阿飞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悲痛的钱豹却突然大声说道:“他根本就不知道!”

阿飞怔了怔!钱豹居然为自己辩解?!阿飞心里也疑惑着,他为什么会突然帮自己?

钱豹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他居然为这个不认识的小子辩解!柳飘飘与小银铃大感意外。关二娘想着,今天可是被弄得一头雾水,自己还被公孙寒羞辱了一番。徐迟却没有心情去了解他们为了什么东西,他想着今天可是给武当派丢脸了,让公孙寒这魔头更加败坏了武当派的名声。

这个时候,大厅里的众人听到钱豹如此一说,终于又来了兴趣。刚开始,长白山三雄就是为了他们口中的什么东西而与丐帮的柳飘飘她们打起来,这才引起这么多事端。现在,终于是揭晓谜底的时候!那些原先想着好坐收渔利的人,更加凝视听着,生怕错过了每一个字。

花落柔向钱豹问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钱豹苦笑道:“可笑我刚才这样逼问别人,现在倒被人反问。大哥已经死了,我们本也应该随他而去。但是,我们一定要公孙寒血债血偿!”

钱豹望向柳飘飘与小银铃,说道:“吴长老并不是我们兄弟所杀,他中了公孙寒的毒针,最后死在我们白云帮。”他的声音已经沙哑,神情悲苦。

钱豹见她们神情充满怀疑,心里也明白这事情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

“吴长老留下来的东西,被‘金丝朱雀’楚依依盗取走了。”钱豹继续说道。

“我所说的,都是事实!信不信由你们!”钱豹说完,转身抱起钱龙的尸体,走出门去。钱虎跟着走在后面。

关二娘望了望钱豹他们,安慰的话语,已经说不出口。她又能说些什么呢?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死的是钱龙,而不是钱豹。难道钱豹突然良心发现,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还是故意如此一说,好让丐帮的人去找“寒山**雨”公孙寒报仇,好来个借刀杀人?

可是,众人差点忘记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然而,活着的人,往往是谎话连篇!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