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如果是普通的老百姓,在山海关杀死了两个清兵,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必定是惶惶不可终日,非得举家逃亡不可。可是,如果是普通的老百姓,只要不是官兵欺人太甚,老百姓又怎敢斗胆杀死他们呢?狗急跳墙,人急拼命,所谓的官逼民反就是这样的意思吧。只要普通的老百姓能有活路,又怎么会去造反呢?只有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生活卑微的人才会孤注一掷。可是,即使是这些讲求快意恩仇的武林中人,也极少去招惹官府。毕竟一个口对着两个口,难免会吃亏许多。

然而,花落柔并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也不是简单的武林中人,她是百花教的圣女,是“毒手观音”玉如凤最信任最得意的弟子,是在百花教最残酷的训练中生存下来的佼佼者。从五岁开始,她就知道只有努力成为最强者,要不就会成为被杀的那一个。所以,这两个清兵的死对她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也微不足道,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些清兵的三脚猫功夫,在她的眼中看来是那么的不自量力,可笑的自取灭亡,是以她举手投足之间,轻描淡写就了却他们卿卿性命。

阿飞心里却想着,狐假虎威也许就是这样的吧。虽然他现在不想去假借这小魔女的威风,但是他也知道如果她在身边,别人若想打什么注意,无疑是死路一条。但是,如果带着她这样一路走到长白山天池,那她会杀多少人啊?!

也许阿飞还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奇怪,武林中人怎么会给她起个外号“碧波仙子”?虽然她的美丽如仙子,可是她不像仙女一样带给人们欢乐与祥和,而是如恶魔一样带给人们恐惧与死亡。

“有人造反了!……”转眼间,城楼里已经冲出了十几个手拿弓弩的清兵。这些清兵虽然平常也会偶尔花天酒地,但是,在如此紧急关头,倒也训练有素,迅速形成半个包围圈。

待见清兵冲出城楼的一霎那,阿飞就势飞身上马,用力拍拍乌珠的屁股,乌珠心领神会,撒开马蹄,冲出关去。阿飞头也不敢回,他心里想着万一就这样把这小魔女给气恼了,她也在他的身上施以百花教的蛊毒,那就惨了;或者她一气之下就把他给杀掉,那就更加冤枉了。

乌珠尽力奔跑了将近两个时辰,阿飞感觉乌珠的步伐渐渐慢了下来,心想乌珠毕竟老了,也不能让它太累了。他心存侥幸,也许已经把小魔女给甩掉了。想到这里,阿飞忍不住转过头来往后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吓得他差点就从马背上滚下来。

阿飞毕竟心虚,吞吞吐吐道:“你……你一直跟在后面?!”阿飞想着如果自己这样奔跑两个时辰,不累得趴下才怪。连乌珠这样的骏马都无法把她给甩掉,她却可以悄无声息地跟着走在后面。她到底是不是人啊?

“如果不想就这样死掉,你最好放聪明点。”花落柔冷冷说道。

阿飞嚅嚅的答道:“我……我明白。只是刚才那么多清兵即将冲杀出来,我怕你要分心救我……如果我不幸就这么死掉了,岂不是没有人带你去长白山天池?所以我先走一步。”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不是不想解释的吗?又何必与她说那么多,如果现在她要取自己的性命,想必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只是,阿飞当时想着,如果自己趁着那么多的清兵即将包围过来的时候,骑马立刻冲出关去;她若要追自己的话,也就无暇大开杀戒了,也没那么多兵大哥枉死了。他只是不希望太多无辜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孩子啊。虽然,他身怀血海深仇。但是,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好好活着,而不是像他这样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花落柔没有理会他,“他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他想着我会出手救他?”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平常若是换作别的男人在她的面前如此放肆,她即使不取他性命,至少也会给他点教训,让他吃点苦头。

阿飞慢慢滑下马来,他的动作显得是那样的笨拙,有气无力的样子,好象是他驮着一匹马奔跑了这么久。

夜色渐浓,星光渐淡。

阿飞拉着乌珠在前面慢慢走着,后面的小魔女没有叫他停下来休息的意思,是以他只能靠着星光依稀分辨着道路走着。可是阿飞根本就不知道长白山天池在哪里。但是,他心里明白,只要往去草原相反的方向走就可以了。这样至少不会遇到“西域狂魔”巴巴哈。虽然身后的小魔女看上去心狠手辣,但是至少目前自己没有性命危险。有她在身边,虽然会吸引很多人奇怪的目光;但是,如此武功超强的保镖哪里去找啊。老头子,你说是不是?她就差挂个“山东威远”的番号了。想到这里,阿飞竟然觉得自己的运气其实很不错,心里又豁然开朗开来,忍不住回过头来笑了笑。

花落柔看着面前这个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年,他英俊而略带顽皮的脸从惊讶,怀疑,瞬间的害怕到现在嘴角微笑,也实在弄不明白他在想着什么鬼主意。但是,她的内心觉得这样也是一件挺好玩的事情,看看他能在自己的面前耍出什么花招。她就象猎狗一样,只需要在猎物的后面跟着,看着猎物的垂死挣扎,最后手到擒来。

然而,阿飞实在耍不出什么花样,而且好象变得非常乖巧,除了吃喝拉睡,就是闷着走路,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他也不骑马,而是拉着这匹还算健壮的老马慢慢吞吞走着。花落柔突然觉得这样太没意思了。可是,她依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好象她也不急着要找那东西了。

就这样,阿飞与花落柔一路无言向北走了大约五天。他们每到一处,都已经有人预先安排好客栈给他们吃喝、住宿。阿飞本来疑虑重重,但是想想这百花教也真的神通广大。既来之则安之,阿飞也没有多问,照吃照睡,反正天塌下来,也有这个冰姑娘顶住。阿飞突然想到自己给这个小魔女起的外号“冰姑娘”挺贴切的,内心还有几分得意。

这一路上阿飞见到不少乞丐,他们有的衣衫褴褛,面黄肌瘦。阿飞想起在关内关见到的那两个女扮男装的美丽女乞丐,想来她们在丐帮中的地位必定非常尊贵,要不然也不能出落得如此珠圆玉润亭亭玉立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丐帮。殊不知,即使是乞丐,也分出过三六九等,九个布袋的是长老。丐帮中地位最高的莫过于帮主,四个九袋长老就是丐帮的护法,还有下面各个地方分舵的舵主,舵主也必须是六个布袋以上的弟子才能接任。一般的乞丐是没有布袋的,只有在武功逐渐长进,为丐帮立了功以后,才能得到帮主或者长老护法的提升,逐渐增加布袋数。于是,随着布袋数的增加,在丐帮中的地位也逐渐提高,也就有了颐指气使比自己更低等级乞丐的权利。权力是**的催化剂,谁不希望可以做人上人?哪怕就是做乞丐上的乞丐。

到了第七天的傍晚,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而这大雨一时三刻也没有停止的意思。夜晚在客栈投宿,冰姑娘也不急着催阿飞连夜赶路了。阿飞却在**的木板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他想起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陆家庄惨遭巨变,他现在可是高床暖枕。他想反正睡不着,也闲来无事,还不如拿出老头子留下来的两本书籍翻看一下。开卷有益嘛,这几年的游牧生活,他能找到来看的书籍还真的不多,想起爹爹以前逼着自己背书练字的情形,他内心一阵刺痛。

这《天工开物》可谓包罗万象,让阿飞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阿飞挑些感兴趣的内容看了看,如机械、兵器、火药方面的。阿飞本来就是小孩子天性,就象学武,也是自己觉得好玩,才偷偷跟着七叔陆文轩学的。七叔见他与妹妹陆芸芸学得如此之快,也感觉他们是学武的上好材料,这才会背着哥哥陆步轩教他们兄妹。

夜半的时候,阿飞确信房间周围没有人,想着隔壁的冰姑娘应该熟睡了,才终于忍不住打开老头子说是他儿子看了一眼后照样画的《富春山居图》来看看。可是,这一幅一条溪流连着山脉,半山上长着几棵树的山水画,确实没有什么好看,连半个人物都没有。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会让陆家庄因此遭受如此浩劫?

待阿飞把东西放好,正准备好吹灯上床睡觉的时候;突然,房间里的油灯被什么细小的东西打灭,一个黑影从窗外飞进。阿飞正要大喊,哑门穴已经被点了,左手的太渊穴已经被来人扣着,一柄匕首顶住他背后的命门穴。阿飞心里大惊,自己身无长物,会不会是别人寻仇找错对象了啊?应该去隔壁找冰姑娘才对啊。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话。”一个压得很低沉的,甚至有点沙哑的声音说道。

阿飞点了点头。该不会是长白山白云帮的三当家钱豹回来找自己的麻烦吧?阿飞心里迅速的想着:“自己这几年来,才踏出草原没有几天,自己还没有去找仇家报仇,怎么会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可是很快,阿飞就知道不会是钱豹了。因为扣着他左手的手虽然带着柔软的薄手套,但是,他依然可以感觉这手指是那么的纤细,甚至有点冰冷。与钱豹那象熊掌一样的大掌截然不同。

“她是女的?难道是冰姑娘有意来刺探我的来历?我与她本来就无冤无仇,也没有半分害她的意思,是她自己认定我知道她想要的东西在哪里,才逼着我跟她走。虽然自己不知道那东西在哪里,但是想想去长白山天池看个水落石出不错。也就在无可奈何之下,唯有心甘情愿与她一起去找那东西了。可是,自从自己骑着乌珠狂奔也无法把她甩掉,就再也没有逃走的打算。这样跟着她不愁吃住,还不怕别人来欺负,自己还真舍不得走呢。”阿飞的脑子飞快地思考着,想到可能是冰姑娘,阿飞心里反而踏实了许多,一副满不在乎的镇静样子。

“张开嘴,把这药丸吞下去。”来人冷冷地命令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人已经把一粒小丸子放到他的左手手心上。

阿飞心里大惊!一种恐惧的感觉从脚底直冲头顶!该不会是冰姑娘,不,是小魔女给自己吃下那蛊毒吧?!

阿飞犹疑着,正想把手里的小丸子丢掉,背后的匕首已经刺入了半寸,阿飞一阵刺痛,半身发麻。唯有乖乖慢慢把手里的小丸子放到嘴边,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来人已经抬起他的左手,把小丸子塞进了嘴里,然后轻拍他的颈部一下,药丸已经掉进了肚子里。这一下,阿飞顿时感觉自己好象焉了,泄气了。

想着自己以后就像“寒山**雨”公孙寒一样,受尽这小魔女的折磨,任由她的支配。他终于明白公孙寒为什么那么害怕了。他突然觉得公孙寒原来没有那么可恶,甚至有点可怜。想不到自己刚刚燃起报仇的决心,就这样被这小丸子吞没了。以后这样做人都了无生趣,还谈什么报仇?只是,他不知道有谁来可怜自己?

“不想死的话,就安静地跟着我走。”来人在确信阿飞把药丸吞进去后,把匕首收了回去。阿飞感觉背后那阴森森的冷气顿去,但是心里却冒起生无乐趣的寒气。自己怎么这么没有用?难道自己跟七叔陆文轩学的武功就只能用来看热闹的吗?一心二用又有什么用?自己又不能真的分成两个人,分开两次来死,命毕竟只有一条啊。

然而,阿飞不知道他最缺乏的就是对敌的经验了。其实,以阿飞目前的武功,虽然说不上一流,但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一下子就被来人手到擒来。只是他这几天遇到的都是武林中的超一流高手,就像百花教的小魔女。她刚刚出道一年,就打败了“昆仑五玄”温氏五兄弟,从而震惊武林。小魔女武功之高,在武林的同辈之中的确是出类拔萃,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只是,小魔女心肠之狠辣,亦不逊于当年的“毒手观音”玉如凤。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雨了,清新的空气夹带着一丝冷风从窗外吹进来,阿飞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许多。不管怎么样,现在自己还活着,这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至少没有不明不白就在瞬间死掉。

来人把匕首移开,还把他的哑穴给解了,想必是很放心阿飞会很乖的听话,不会大喊大叫,也就是对那小丸子的厉害非常的自信了。阿飞心里想着刚才那小丸子就是小魔女给他下了的蛊毒,只是奇怪,那药丸入口芳香,清凉,也没有象老头子的药丸一样带着腥味。

突然,来人伸出右手拉住阿飞的左手手腕,一股强大的内劲传过去,阿飞感觉整个身体跟着被提起来,人跟着飘出窗去。

阿飞想起七叔教的三清混元气的口诀,以意道气入丹田,以气提身。渐渐地,阿飞感觉小腹有种灼灼的发热感,难道小魔女的蛊毒这么快就发作了?怎么她不用吹埙音,蛊毒就发作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