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好好好,住酒店好,酒店里有热水,有娱乐室,还有专门的餐厅……咦?什么?你说你要住宿舍?”

张行忙不迭的点头,在他看来,曾恪怎么说都是大球星,至少这腕儿比国内这一批所谓的球星大多了,这些人都个个“贪图享受”,想想也是,有好的条件,谁特么愿意去明显不如的宿舍啊,曾恪作为大球星,肯定也乐意更舒适更安逸的环境吧,结果……曾恪却是说,他要住集体宿舍?自己没听错吧?

曾恪确认的点点头:“我就住宿舍吧。”

曾恪也不是受虐狂,能有好的居住环境,他自然也更乐意住酒店,不过嘛……刚才他和郑智还有蒿俊闵聊过了,知道他们都是住在基地里的,所以,他干脆也留下了。

国家队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把心思放在足球上的,曾恪是一个国足新人,在这里的朋友本就不多,唯一几个聊得来还都留在宿舍,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留下比较好,或许可以通过这几个人,多了解一点国家队的情况。

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队长郑智和蒿俊闵的职业态度,曾恪是相信的,那么,能和郑智等人一起留在基地内的,再怎么说,应该都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些人应该才是真心想要为国家队贡献一份力的,曾恪觉着,自己应该会和这些人才有共同话题,系统发布的任务虽然不大有完成的可能,但至少这些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助力”吧?

曾恪都这么说了,张行自然也没有异议,随后就带着曾恪去了集体宿舍,因为不少球员都不住宿舍,所以,集体宿舍的空房间很多,曾恪找了一个采光位置较好的房间,将运动背包放了上去,国家队是有准备被子棉絮之类的床上用品的,都是新的,有工作人员送了来,帮助曾恪一起把房间收拾好。

其实条件还是很不错的,被子是新的,床也很舒适,有很漂亮的柜子,还有电脑、空调……这可比曾恪当初在N足球学校的条件好了不止千百倍,那个时候他们四个人挤在一个不算大的宿舍里,房间还邋里邋遢的,哪里像现在这样,宿舍是两人间,但因为人少的缘故,曾恪一个人就能独占。

这条件,不比一般的酒店差了。

“还满意吧?要是有不喜欢的地方,我来想办法……其实原本还有两个更好的房间,不过已经有人住了……”张行在一旁邀功似的说道,随即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你想换房间的话,那……那我去说……”

曾恪连忙摆手,道:“谢谢张领队了,不过不用了,这就挺好了,真的挺好了,比欧洲俱乐部的宿舍都要好。”

这番话也不算夸大其词,无论是在霍芬海姆还是在利物浦,都是有球队宿舍的,曾恪虽然没住过,但也见识过,论到设施条件,这里还真就不比那边差。

所以说,国足足球水平没搞上去,别的“花里胡哨”的东西,倒是不落人后了。

见到曾恪满意,张行也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现在的态度算是有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了,不说有“小辫子”被曾恪拿在手中,就算曾恪是李家人这一点,张行也得把曾恪伺候得舒爽了,这根粗大腿,他说什么也要紧紧抱住。

“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调整一下时差和状态。”

张行打了个招呼就想要离开,曾恪想了想了,跟着一起站起身,“张领队,我请半天假吧,我有个朋友跟我一起回来的,我有点不放心她……”

张行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好,没问题。”

……

曾恪的担忧果然没错,给金特尔打了电话过去,却被告知,他和大壮此时正在距离香河基地不远的酒店里,大壮那丫头死活不跟着他回燕京,金特尔没办法,只能在离得近的地方,找了一个酒店,先将大壮安顿下来。

曾恪有些好笑,心里却多少感觉到一丝暖意,别看大壮平日里很不靠谱,似乎除了吃就是练拳,别的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额,偶尔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还怼得自己无话可说,但这小妮子是真的很尽职,作为保镖,不管自己去哪里,大壮都是一言不发的跟上。

这一次自己来国家队报道,基地里都是一大帮的大老爷们,一个女孩子留在这里自然不合适,曾恪就让金特尔把大壮带过去,最近一段时间就跟着金特尔行动。

结果大壮一声不吭的跟着走了,却是不愿意离曾恪太远,最后闹腾了几下,金特尔只好把她先安排在酒店里了。

曾恪匆匆的去到酒店,见到了金特尔和大壮,李忠国等人已经先行回去了,金特尔无奈的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翻看着报纸,大壮也坐在沙发上,背着个小书包,手上端着一大桶的爆米花,两支修长的**在半空中晃晃悠悠,活脱脱一个人畜无害的女大学生模样。

当然,这只是表象,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位外表清秀可人的女孩,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力狂。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多说第二句话,社会我大壮,人狠话不多!

果然,见到曾恪过来,金特尔立马放下报纸走过来满面哀怨的打起了小报告:“我说你小子是给大壮喂了什么迷…魂…药啊!我好说歹说,大壮就是不愿意跟我回燕京,我再多话,她都扬起拳头要揍我了……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几下,你给我好好管管这丫头,一个小姑娘,成天动不动就想要打人……这这这……”

金特尔满脸的哀怨,估计是被大壮“祸害”得不轻,话说回来,也就是金特尔和大壮认识很久了,也算是有一点“交情”,所以大壮也就“吓唬吓唬”他罢了,如果换做不认识的人,就大壮这“人狠话不多”的脾气,搞不好真就直接上手揍人了。

曾恪也是有些头疼,大壮是个好姑娘,不过性子太孤僻了,而且动不动就爱动手的毛病也不大好,但他也是没辙,大壮从小就是这个样子,连老张夫妇都教不好,他哪里有什么办法。

吃着爆米花的大壮看着金特尔不屑的撇撇嘴,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一手抱着爆米花桶,一手扯上了曾恪的衣角:“我不想住酒店。”

“你……”

曾恪本想码着脸呵斥大壮两句,说一句“你不住酒店你想住哪里”,但想想还是算了,他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面对大壮的时候也是有些“怂”的……恩,绝对不是,只是看大壮“可怜巴巴”的样子,自己才心软的,尤其是大壮充满灵气的眼神里,是对自己浓浓的依恋。

曾恪是真的心软了,这几年,一直都是大壮陪在自己身边的,不管是珍妮弗还是希尔娜,估计两女加在一起的时间,都还比不过大壮,曾恪一直是将大壮当做自己的小妹妹的,彼此相处了这么久,说到底,大壮也只是个小姑娘,她对自己有依恋再正常不过。

如今自己进了国家队,为了劳什子“封闭式训练”,就把大壮一个人扔在酒店里,老实说,曾恪心底也是有着不忍的。

但……国足训练基地里全是大老爷们,把大壮一个姑娘带进去多少有点不合适。难不成,自己还是搬出来,干脆也住进酒店算了?

曾恪哭笑不得,早知如此,之前就跟张行说自己不住宿舍了。

看着大壮“祈求”的眼神,曾恪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说,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然后掏出电话,给张行打了过去。

“张领队,我这有件事想要麻烦你……是的,我朋友也是我团队的成员,我知道这样有些不大合适,不过……能通融一下吗?”

……

那边的张行接到曾恪的电话,喜不自胜,他不怕曾恪来麻烦自己,就怕曾恪不麻烦自己,要是曾恪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自己还不好找抱粗腿的机会呢。

“没问题,小曾你是国家队成员,那么你团队的成员自然也就是自己人了,我是能理解的,毕竟你一直是在欧洲踢球,欧洲和国内这边有些习惯不一样很正常,而且作为大球星,有助理陪同也是正常的嘛……行,国家队宿舍反正很多都空着,你就将你的助手也搬进来吧,随便选一间就好了……”

张行这么说着,然后下一刻就呆了:“什……什么?……你说你的助手是女的?这这这……哈,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啊,能有什么问题?国家队还分男足女足呢,女助手就不是助手了……行行行,你让你的助手搬进去就是,其它的交给我,没什么好麻烦的……”

挂断了电话,张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勒个去,国外的大球星还真是会玩啊,出个远门还带个“女助手”,女助手女助手,到底是帮助的哪方面就不知道了,嘿嘿嘿……

……

曾恪倒是不知道张行脑子里已经想歪了,放下电话对大壮点头说道:“行了,张领队说没问题,等会儿你就跟我一起回基地吧。”

大壮满意的露出了笑容,抓了一把爆米花递过来:“曾叔叔,你吃!”

这算是奖励吗?

曾恪哭笑不得,却是笑着点点头,接过爆米花送进了嘴里,大壮的眼镜都快笑成了月牙儿。

金特尔无奈的摇头叹气:“大壮这妮子,都快要被你宠坏了。”

说完,金特尔又是叹口气,手却是伸向了大壮的爆米花桶,大壮直接转身不理他。

“你打我小报告,金特尔先生是坏人,不给你吃!”

金特尔一张老脸顿时就挤成了一个“囧”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