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装修古色古香的黄鹤酒楼前。

形势随着仙子的加入而变得微妙起来。

左冷和冰皇冯蓝已经停止了对对面众人的威逼,因为在对面街道的拐角处又出现了一个身披紫铠的中年人,那是雷皇许国兴。在雷皇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左冷阴冷的盯着正和仙子热心交谈的南宫琉璃,知道今天恐怕要碰一鼻子灰。

原以为是花瓶的仙子小璐竟然摆脱了死域的刺杀,安然无恙的来到场内。

也就说明火狮佣兵团除了巨人秦天柱和雷神许国兴外,竟还有一位榜单强者。

巨人排名第二,雷神在全国强者榜上和星云大师并列第三,只有这两位他正阳财团应付起来已经不易,现在又忽然多了个不知深浅的仙子,这让他有点烦躁。

由于刚下了大半天的大雪,地上也还全是积雪。

在积雪寒风中站了半天,左冷竟感觉到了一些凉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南宫琉璃看着对面冷眼站着的众人,嗤笑道:“要不今天都散了吧,二公子要是感冒了,你们这些家奴怕是要挨一顿骂。”

“你骂谁是家奴?”冯蓝作为全国拔尖的进化者,一手寒冰异能所向披靡,成名来何曾受过这样的辱骂,闻言身上瞬时冒出大量蓝色冰晶,就要施展自己的寒界。

可就在这时,他的心头忽然感到致命的威胁,刚要开始攻击的动作立刻便停了下来。

冯蓝朝周围望去,却怎么也察觉不到危险的来源,只能莫名感到一些凉意。

他很奇怪,自己实力高达四锁七阶,早已寒暑不侵。

更别提他的能力本就是寒冰异能,对低温的抗性恐怕全世界也是有数,是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感到心生凉意,他很疑惑。

“是杀意!”他身后的一人说道。

冯蓝回过头去。

铁翼康元佑顾自说道:“我以前做过杀手,业内排名一百开外,水平一般。可我听过业内的前辈说过,杀人多者,杀意如刀,实力强大者杀意甚至能影响周围温度……”

冯蓝马上就抓住了重点,急声问道:“你是说杀手就在我们周围?”

康元佑也不说话,默默点了点头。他已经有些后悔趟这趟浑水,早点接个任务去打异兽多好,现在好了,一下子得罪三个封皇级别的强者,还有实力不明的仙子和杀手。

几个封皇级别的强者虽强,他也不怎么怕,一点摩擦而已,几个人也犯不着在野外围杀他,也就是以后见面脸色冷一些。

得罪仙子也无所谓,仙子心地善良,人尽皆知,不可能怎么样他。

只是这个杀手是真的麻烦,是人都怕被杀手盯上,尤其是那些专业强大的杀手。

被他们盯上,早晚离不开一个死字。

想到这里,他已然有了去意。和旁边站着的火王和雷王对视一眼,便察觉到了对方相同的意思。

当下也不再犹豫,三个人低声齐说道:“二公子,佣兵团还有任务要做,我们几个要先行告退了。”

冰皇冯蓝也如梦初醒,连忙道:“对,团里有任务忙,我们几个恐怕要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左冷回话,就带着身后三人径直离去。

自从进阶四锁后,正阳财团就对这些人的约束越来越低。

虽然按照最初的约定,几个强者依然对左家比较尊敬,甚至团里每有收获依然会上缴左家三成,可他们对于左家的敬畏随着实力的提升早已越来越淡。

既然感觉事不可为,四个人便立即离开,丝毫不管左冷神色冰冷的站在当场。

左冷看着对面神情越发玩味的众人,愤怒中又有些尴尬。

死域封冷行动失败,本来以为是花瓶的仙子凭空变成一个不知深浅的高手,再加上一个不明根系的榜单级杀手,正阳财团和南宫财团的实力对比瞬间逆转。

想到这里,左冷也不管对面众人脸上的嘲讽,带着护卫匆匆离去。

这已经不是他能处理的事情了。

凭空多了两个异常难缠的高手,恐怕今年的议员席位都要多给南宫两个,凭借依附左家而当上礼部部长的白庭阀主,位子也已然保不住了。

红京基地,要变天了。

……

蒙多大峡谷的东麓,黄昏,一个穿戴整齐的陌生男人出现在了被森林环绕的小镇街上。

大雪已经整整下了一天,眼下还在絮絮地下着,只不过雪势渐小,普通人也能看清雪中行走的男人。

小镇有些破败,除了远处十字路口的几栋三层小楼,其他的,全是矮矮的一层平房。

由于天气寒冷,小镇街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几个从酒馆往家走的酒鬼也是步履匆匆,一副想立刻回到家中的模样。

街上的陌生男人很快就引起了小镇的注意,小半条街陆陆续续都亮起了灯。

一个个破败的平房门前,都亮起了旅社的闪光灯招牌。

镇子的空气中,更是渐渐弥漫起了奇异的肉香。

一个个旅社的房门打开,门后站着一个个眼神有些浑浊的、手指微微颤抖的小镇居民,他们的眼神,既透着某种奇异的渴望,又含着一些隐晦的惧怕。

从峡谷深处的方向来到小镇街上的陌生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先生,我们店特别便宜,还有免费的热水供应,来我们店吧!”

“先生,来我们店吧!”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前者是个眼睛失明的老人说的,老人神情慈祥热情。

后者是一个小男孩说的,男孩的脸上竟有些焦急。

男孩见陌生男人似乎不知如何抉择,着急之下竟然立刻喊道:“先生,来我们店吧,本店今天歇业,住宿免费!”

说完也不看其他旅社店主渐渐阴沉的脸,径直走到街上,拉着陌生男人就往自家的旅社走去。

陌生男人也不反抗,跟着男孩进了旅社。

刚进旅社,男孩便立即锁上大门,拉着男人走向院子旁的客房。

边走还一边老成地交代:“先生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明天天不亮就走吧!不要向前走穿过镇子的十字路口,原路返回沿着镇子边缘往东走,运气好的话半路上碰到佣兵团就得救了!”

男孩絮絮叨叨,说着便打开客房门,头也不回地朝正屋走去。

男人走进屋,打开灯,只有一张床的狭窄屋子竟意外的干净,而且没有任何异味。

躺上床,关掉灯。

黑暗的屋子内,渐渐传来周围民居内的各种声响。

最近的,是正屋内卧室内急躁的“啪啪”声和女人忍受痛苦的哼哼声。

稍远些,其他的民居内传来的,大多是对刚才男孩的议论声。

男人听了一会儿,再结合自己之前的观察,对小镇的情况就已经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

这个小镇的周围种了不少兽厌草,低阶异兽忍受不了兽厌草的难闻气味,不愿意进入小镇。高阶异兽可以忍受兽厌草的气味,但是小镇只有一百余人,大多还都是普通人,它们也不愿意忍着兽厌草的恶心气味吃一些没有营养的垃圾血肉。

因此小镇就奇异的在群兽环伺的森林中,生存了下来。

只是光是异兽不攻袭小镇,小镇没有存粮,也不能在森林中存在三年多。

三年前灾难降临的时候,这个以打猎为生的蒙多小镇并没有多少人魔化,可是幸存下了上千的人口,现在就只剩下一百多人,剩下的人去哪了,可想而知。

男人止住思绪,不再去想那些恶心的念头,他的灵识甚至不敢张开,生怕在什么地方看到码放整齐的人类血肉,恶心了他从蘑菇云下幸存的喜悦。

没错,这个出现在蒙多小镇的陌生男人就是古枫。

在峡谷西麓醒来后,他穿上黑金重甲,历时两天穿越峡谷,才走到这里。

他现在长发雪白,在潜行模式下,其他人看到的,只是个穿着普通衣服的普通中年人罢了。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男孩恭敬送出客人的声音。

古枫稍微感知了下,全镇气息最强的就是十字路口一栋三层小楼内的九阶,应该是小镇的镇长。

这个刚才在正屋内翻云覆雨的客人,紧随其后,是个八阶,应该是个副镇长。

男孩和他母亲在食人镇里还能坚持不吃人,多半是这位客人的照顾,尽管这位客人也只是把男孩的母亲当做施欲的工具,翻云覆雨间,也在女人身上留下道道青紫色的伤痕。

院子里,客人走后许久,传来阵阵磨牙声。

古枫用灵识朝外看去,刚才还故作老成的男孩正靠在正屋的门前,神情扭曲,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要吃人的可怕架势。

亲妈被人蹂躏,自己还要讨好那个施暴者,其中的辛酸和愤怒,全部塞在这个男孩幼稚的心灵里。

哪怕是看惯了悲剧,古枫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