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妮莉雅正专注的手中用莎草纸裁剪而成的书本,突然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你在看什么书?”

妮莉雅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清秀的男孩。

而在阿波克斯眼中:眼前的女孩有着姣好的面容,秀丽的长发,那一双大大的蓝眼睛像是蒙上一层细纱,如雾如诗,赋予了她一种忧郁神秘的气质。

“请问你是?”像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唤醒了失神的阿波克斯,面对妮莉雅的询问,不知为何,他感到了紧张:“我是……我是尤妮丝的弟弟。”

“啊!你就是尤妮丝……公主常跟我提起的阿波克斯……殿下!”妮莉雅惊呼着,慌忙站起来。

“叫我阿波克斯就行……不然你可就违反校规啰。”阿波克斯挤出一个微笑,纠正道。

虽然戴弗斯国王的这几个孩子身份尊贵,但是戴弗斯专门让图里伊学校制定了一条特别的校规,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在学校中凭借权势获得优待,也希望老师和学生与他的几个孩子正常交往,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妮莉雅刚从布林迪西迁来图里伊生活,对此还不太习惯。

“对不起!我下次……不这样叫了。”妮莉雅忐忑不安的低头认错,她们家之所以从布林迪西迁回图里伊,就是因为布林迪西海军基地的战死船员的家属对米尔提亚斯一家怨气很大,这严重干扰了她们家的生活,迫使她们不得不离开,同时也对妮莉雅幼小的心灵造成影响,让她一直处于敏感紧张的状态。

“没关系。”阿波克斯看出了她的紧张,忙转移话题:“你在看什么?”

“埃及……见闻。”妮莉雅忙说道,同时将手中的书递给阿波克斯。

阿波克斯没有接:“是安西塔诺斯老师写的吧?我已经看过了。”

安西塔诺斯几次出访埃及,将其在埃及的见闻结合一些历史写成了一本游记,由于它并不涉及什么隐秘的内容,因此被抄录了几本,放置在图里伊博物馆,允许民众借阅。

妮莉雅却敏锐的察觉阿波克斯话里的问题,露出惊讶的表情:“你称呼安西塔诺斯学者为老师?!”

“是啊,我之前才刚听完他的课。”阿波克斯双眉微扬,不自觉的想要炫耀点什么。

“可是我听说他并不在学校授课。”妮莉雅有些疑惑,话刚出口,她立刻觉得不对,慌忙又解释道:“我不是……不是说——”

“没关系,任何人听到我这么说,都会感到奇怪。”阿波克斯微笑着安抚她,并且解释道:“安西塔诺斯老师特许我到学园去听他的讲课,是为了感谢我送给了他一些有关埃及历史的资料。”

“噢,是吗!”妮莉雅再次露出惊讶的神情,将之前的不安抛到脑后,连忙问道:“那殿……你一定对埃及的历史很有研究!我听说埃及有一种怪物,长得像马,但比马强壮,却生活在尼罗河里,这是真的吗?我看这本书里并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阿波克斯听完,故作谦虚的说道:“很有研究说不上,但是确实了解不少关于埃及的事情。你刚才所提到的尼罗河中的怪兽,应该是埃及人所说的‘河马’,它确实存在,而且是生活在尼罗河的中上游地区,而安西塔诺斯老师几次出使埃及,都是在尼罗河下游地区待着,他应该没有见过河马,出于严谨的态度,所以他没有写”

妮莉雅见阿波克斯确实了解不少关于埃及的事,顿时兴奋起来,接着又问:“那有关……”

等到尤妮丝想叫阿波克斯上场时,却发现两人在场边又说又笑,于是表情古怪的打量着他俩:“你们俩很不错嘛,这么快就熟悉啦!”

妮莉雅顿时脸色绯红。

阿波克斯强作镇定的说道:“有什么事吗?二姐。”

“换你上场了。”

“知道了。”阿波克斯应了一声,扭头问道:“妮莉雅,你会踢球吗?”

“会……会踢一点。”妮莉雅轻声说道。

“那就一起上去踢吧。雅典著名学者柏拉图曾经说过,‘城邦的年轻人要多参加体育运动,这样有利于他们成长为一名身体健康、精神高尚的城邦公民……’”

尤妮丝看到阿波克斯在这个时候还在长篇大论、妮莉雅却认真的在点头,脸上的笑容越发古怪,她故意说道:“很抱歉!我们只能换一个人!”

“那就把布里安特斯也换下场。”阿波克斯毫不犹豫的说道。

“为什么换我?!”耳尖的布里安特斯听见了,大声表示不满。

最终,阿波克斯和妮莉雅还是上了场。

“接球!”尤妮丝故意一个大脚,将球有力的踢向妮莉雅,想看看她的足球水平到底如何。结果,看似柔柔弱弱的妮莉雅很轻巧的就将球停在了自己身前。

“不错嘛!”尤妮丝大声赞道。

阿波克斯更是眼神一亮。

布林迪西作为一个纯粹的海军军事重镇,全城公民不是海军、就是骑兵,除了军事训练,也热衷于各项体育运动,每一年的王国橄榄球和足球比赛,他们都有派球队参加,并且多次获得足球总决赛的冠军。其实想一想就可以理解,布林迪西的民众主要是由船员构成,他们常年在海上与风浪搏斗,身体匀称有力,下盘很稳,平衡性好,踢足球先天就占据优势,而布林迪西人在足球上取得的成就也使得这项运动风靡整座城市,无论孩子、还是老人不但都爱看球,也爱踢球,妮莉雅自然也受其影响。

…………………………………………

当少男少女们在夕阳的余晖下快乐的踢球时,戴奥尼亚元老科尔内鲁斯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还没等他坐下,妻子赫西娅就立刻赶来问道:“我们的孩子攸克里瑞斯还好吗?他被分到哪个军团?你给军团长写过信,托他好好照顾了吗?……”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规定,行政官员不得详细打听和干涉军队内部事务,尤其是在战争期间!每天一回来你就问这些问题,你不烦我都烦了,能不能让我喘口气,我刚回来连波顿都没换……”科尔内鲁斯有些抱怨的说道。

“攸克里瑞斯是我们唯一的儿子!这是他第1次上战场,结果就要面对可怕的迦太基人,难道我们不应该担心吗!我只是让你去问一问,又没有让你利用权力不让孩子上战场,这有什么不好做的吗!你要是不敢去问,我去找希洛斯大人!”赫西娅气愤的说着,红着眼圈,猛然一跺脚,转身就往外走。

科尔内鲁斯一见,慌忙追上去,拉住她:“哎呀,赫西娅,你别闹了!你去了也见不到希洛斯,元老院会议结束,希洛斯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军务部。”

“那我就去军务部找他!”赫西娅毫不犹豫的说道。

科尔内鲁斯急着说道:“军务部人多嘴杂,你这一去,想弄得全城都知道,我科尔内鲁斯为了孩子,循私情,想弄得保民官都来弹劾我吗!”

“我……我就要让保民官弹劾你!”赫西娅嘴上这么说,却停止了前行。

科尔内鲁斯看在眼里,紧接着劝说道:“我在戴奥尼亚勤勤恳恳的干了这么多年,陛下对我很信赖,不然也不会在他率军出征之后宣布,‘以我为首,同其他四位轮值主席一起暂时统管王国内政事务。’我和其他的同僚相处得也很好,这些年也没有跟谁有过仇怨。

陛下和同僚们都知道我只有一个孩子,征兵名册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科尔内鲁斯.攸克里瑞斯,王国里除了我,还有谁会姓科尔内鲁斯,只要是有心人,都会给予攸克里瑞斯以照顾。现在元老院里谁家的孩子不上阵杀敌,就连陛下也把他刚成年的儿子、养子和女婿都派上了战场,你也知道拉斐亚斯的二儿子在拉丁姆战死,特里托德摩斯的女婿重伤不得不截肢……我作为元老院轮值主席,在这个时候主动去询问孩子的情况,会给人以把柄,反而不好……”

“可这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们只是问问而已!”赫西娅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说起来,20年前科尔内鲁斯原来的妻儿都死在那一场卢卡尼亚人和图里伊的战争之中,后来戴奥尼亚联盟建立、局势较为稳定之后,科尔内鲁斯新娶了妻子,那时他已经50多岁,居然还让妻子怀孕得子,自然是欢喜异常,倍加珍爱。但此刻他也只能抱着妻子,深深的叹了口气:“谁让他是男孩啊!”

这时,奴仆走进后院,见此情景,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有什么事?”科尔内鲁斯问道。

赫西娅忙抹去眼泪。

“主人,希洛斯大人来访。”

科尔内鲁斯心中一动,看到妻子向他投来希翼的目光,他微微点头:“快请他进来!”

文学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