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朵白云任漂流,周云舒像是个没事人一般,乘着白云又飘荡了万里之外,才寻了一处高不过三千丈的小山头按下云头,随意弄了个煽动钻进去,设下政法禁止,然后才静坐调息,平复起了波澜的心境。

师父知非子的出现,无疑是一件令人欢喜的好事。只是师父表现出来的神秘以及那一份嘱托,却让周云舒明白,其中必有大事,需要瞒过所有。也正因如此,周云舒才故作无事,依旧照着原来的样子飘荡万里,至少,能多一点儿障眼法,那就多一点儿吧。虽说未必会有人留意自己,但谁知道呢?

静坐三日,波澜平复。周云舒吐出一口浊气,将一切深埋心底,这才留意师父赐下的东西。

那是一道流转着七彩华光的元气——姑且这么说吧,因为那七彩华光,并非元气本身,倒像是被施加上的封禁。可能是师父的有意照顾,周云舒并没有费什么力气,真元一至,就炼化了那封禁。这才知道,那封禁居然也是一件十分了得的宝物,而非他所以为的,仅仅是一道禁制。

那宝物唤做“大罗禁”,乃是一桩后天至宝,成烟岚之状,专司封禁之用。若是被其加身,便是大罗金仙,一时三刻也正拖不得,端的是厉害无匹!至于被那大罗禁禁制其中的,则是一口剑器雏形。观其材质,不入先天,不在后天。乃是天地将分为分所蕴养出来的一桩宝物,不如阴阳五行,却能遮掩天机。

只可惜这口剑器,却并非什么先天灵宝,只是材质殊易罢了。不过既然是剑器雏形,那么随着周云舒往后的慢慢蕴养炼化,慢慢衍生神禁,也能成就至宝,成为一口无上神剑。只不过现在么,以周云舒之能为,也只能粗粗炼化,勉强可以收起罢了。想要如臂指使,运用随心,却还差了天遥地远,顶多也就是仗之遮掩自身天机罢了!

不过这对周云舒目前来说,其实也差不多够用了。周云舒推测,师父赐下这件宝物,很可能便是让自己凭此遮掩自身天机,也算是一种“洗白”之前在昆仑镜逆转时空所创造出的小空间的那一段儿印记。至于杀伐之用的剑器,却还是随着周云舒的成长,才能慢慢彰显。而在这之前,这玩意儿顶多也就是材质奇特,不足以让那些厉害的大能见宝而心动……

大约是这样吧,周云舒也只能这么想了。师父交代的事情还远,眼下还是依着自己的节奏走吧。那么现在,还是先去那苍梧山,会一会那鹏魔王翼天,顺带的,抢下一座道场,暂做栖身之地。然后慢慢修行,等到法力追了上来,证就金仙之后,再去游历天下也不为迟。以前不觉得,现在却是有一种紧迫之感,区区玄仙,终究还是不足以自保啊。

周云舒却是不知道,他一直牵挂的另一位,在前些日子便已经降临小仙界。在那华山之上,一边跟着白帝化身学剑,一边儿委托师姐杨婵通过其兄长二郎显圣真君查探周云舒的行踪。常言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那二郎真君吩咐梅山六友去千里眼处问询消息,锁定了周云舒在西海的一座小岛之上。

然后么,张芜荻收到消息,顺便拿着二郎神赠与的一枚寻人玉蝶,乃是天庭特有的一种能在十万里内小范围锁定身怀善功玉简的灵物。张芜荻思人心切,便辞别了白帝化身与那师姐杨婵,要去寻访周云舒。岂料半途中接到杨婵传讯,言说周云舒径往西贺牛州而去,她有调转云头。等到寻人玉蝶有了反应,显示周云舒就在数万里之内的时候,正好是周云舒炼化了知非子赐下的宝物的时候……

再然后么……也怪知非子给的宝物在遮掩天机方面着实强的有些过分,以至于那寻人玉蝶灵光散去,毫无察觉。而与之同时,天庭之上,也追溯不到周云舒的踪迹……于是乎,万里之遥,张芜荻却是失去了对周云舒的行踪的把握。照着原本的方向追过去,却不知差之一毫里,谬之以千里,终究还是扑了个空。自此,周云舒这个人,就好像在天地间失去了痕迹一般,不可追溯,难以推演……

且不说张芜荻这边儿。周云舒炼化了知非子赠与的剑器雏形,便略略辨识方位,往那苍梧山而去。只是这一遭却不再是白云悠悠慢慢晃荡,而是施展天罡法中的“纵地金光”,瞬息数万里,不过半天功夫,就来到了苍梧山外围,约莫三千里的一处人烟聚集的小镇。

三千里,对于未成仙道的人,若不借助坐骑什么的,便是竭尽全力,怕是也要耗费数日功夫。但对于先倒众人,哪怕是出入仙门,也能在盏茶功夫来去自如。正因为如此,通常来说,大凡妖魔栖身之所,往往数万里之内都不会有人烟聚集。毕竟这距离短了,难免会被那妖魔祸害上门。虽说有天庭镇压,但是有谁愿意冒那个险呢?

而这鹏魔王的老巢苍梧山,却是与常理大相径庭。以周云舒曾经跟那鹏魔王短暂接触,便知道这厮绝不会是个有什么慈悲心肠的有德真修,断然不会有意照顾附近的人族百姓。莫说人族百姓了,便是其麾下妖魔,只怕也未必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周云舒自然是存了个心眼儿。他本来想问问此地的山神土地,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然而却意外地发现,这里的山神土地,早就回转天庭了——善功玉简上给出的消息,这里以前可是并没有人烟的!

人啊,总是有好奇心的。周云舒纵然是玄仙,却也免不了俗。虽说道行在那里,不至于见到什么都会想要寻根究底,这里出现城镇虽然离奇,却也不至于就不可能,他原本只是好奇一二,只打算在这里暂且落脚,并没有寻根溯底的意思,岂料他的好奇之意才生出那么一点儿,立刻就察觉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威险。

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对于危险都有一种冥冥的感应,周云舒自然也不例外。只是自己所感应到的这缕危险,随着自己用心追溯,立刻就明白了就在这处小镇之中!危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却若有若无。周云舒略一思量,旋即就明白了,自己身上有遮掩天机的剑胚,不会被人抓住气机,所以这危险,才会若有若无。不过凝神推算,周云舒却是以外的发现,卦是大过卦,却有转为劫难的意思。更多的,却是道行不足,难以看透。

不过对周云舒来说,这样其实也就够了。因为一个简单的好奇之意,便会衍生出一种危机,而且还是一个怎么看都是普通人的村镇,这本身,就已经意味着不同寻常!再想想这里正是那鹏魔王的地盘,没准儿就是针对自己的什么算计?就算不是,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是什么邪门左道,他也不会去坏了别人的事情。

当然了,周云舒想要探寻其中玄机,固然是为了以防万一,同时也是他感应到的危险并不严重,再加上这里毕竟算是敌人地盘,对一些奇异现象视若不见,本身就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当然了,若是这个时候周云舒放弃寻仇,那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且不多说这些有的没的。周云舒起了心思,当下运转法眼,施展一种追溯过往痕迹的道法。周云舒虽然没有观测时间线的那份能为,但一草一木、一土一石,都能承载信息。周云舒施展的这门道法,便是以此为根基创造而出,倒是一门相当实用的法门。

只是这门道法的也要求也是不低。草木土石毕竟没有什么灵芝,只是本能的刻印一些周遭信息,非但散乱,而且与人的认知毫无相同之处。若无强横的元神处理纷杂的信息,并将之整合起来,并且熟悉物性,想要凭借此法回溯前尘,简直毫无可能!

就算熟谙物性,元神强横,但若是涉及到一些厉害的人物,那也无法成功。要知道,那些厉害人物,其自身或是气机不泻,什么也采集不到,那自然是无从记录;亦或者泄露出来的气机太过强横,这些没有灵性的草木竹石,根本承载不了,那么回溯到的,也只会是一团“光”,同样一无所获。

囿于境界知见,周云舒眼下最多也就能做到这般程度。但仅仅到这一步,对于一介玄仙来说,就已经足够厉害了。果真,不出所料,周云舒道法实战,元神之中便有一团无声的幻影流转,就像是无声电影倒放一般。一开始,一切如常,只是这些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罢了。但到后来,追溯的时间差不多半年左右,那幻影画面猛然小时,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道刺目的白光,隐隐带些圣洁之色,似乎有圣歌奏响……

周云舒眉头一皱,后面的“圣歌”什么的,当然只是一种冥冥中的感应,并非真个听见。但就算如此,也足以周云舒把警惕提到了最高层次。若是他判断呜呜,很可能误打误撞,居然碰上了一桩天大的事情,这里,很可能就是异界来客的手笔!

而就在此时,周云舒忽觉得一道玄妙气机一闪即逝,他整个人,包括脚下的土石,乃至于整个村镇,都像是从整个小仙界中脱离,再也感应不到那种灵机充沛的天地气息,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穿着圣洁的外衣的霸道气息。对于这个,周云舒倒是很熟悉,以前十字教的那些强者的斗气,便与之差相仿佛。

“果真异界来客!”周云舒眉头一挑,长剑出鞘,静静伫立不动。虽说是势不两立的立场,但同样被卷进这里的,还有一个村镇的人族。周云舒之前确证过,他们都还是朝拜炎黄的洪荒人族,信仰未改,骨血未变,自然是不能因为自己而给他们带来弥天大祸。

再者说了,周云舒心里还隐隐有些不安。在他想来,异界想要打入小仙界埋下钉子可不容易。既是如此,只要对方不是傻子,那就一定会藏好尾巴,断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略略刺激,就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了。能被委托到一方世界潜伏破坏的,能是傻子么?

相形之下,眼下似乎被困在一处小空间之中,倒是不足以让周云舒色变。最近运道太好,什么洞天秘境小空间,都已经不足为奇了。更兼周云舒道行不同于普通人,一来二去,总有个熟谙的过程。面前这个,看似厉害,甚至隔离了小仙界,但在周云舒眼中,却是疏漏百出,只要有心,全力出剑的话,只消一剑便能划开——只是若真的这般行事,却是无法保证村镇上的那些普通人的安危。

周云舒不知道,这个时候,这个被隔离开来的小空间里,一处被重重“魔法”保护遮掩的秘地,一个金发碧眼,生有两对洁白如雪的翅膀的“鸟人”,此时正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的用一种叽里咕噜的语言狠狠咒骂着:“该死的堕天使,沉沦地狱的撒旦仆从,居然敢背叛至高神的旨意,背叛母界,出卖本……”

周云舒当然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九天之上,天后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昊天上帝与王母娘娘相对而坐,一边儿拿着壬水蟠桃吃着消遣,一边儿展开昊天镜,所观察的,正是周云舒眼下所在。

“陛下,那黑翅膀的鸟人倒是识相……接下来就看那位小道友如何应对了。”

“识相么?”昊天上帝哼了一声,道:“若不是平心道友以轮回之力,洗涤了那厮真灵上的奴役烙印,再加上十八层地狱轮转了一圈,你以为他会开口?这帮异界蛮子,可不是好相与的。以前数个纪元的两败俱伤,便可见一斑。哼哼,若不是有昊天宝镜,只怕咱们还当真难以发现,捕获俘虏!不过,就算如此,暴露出来的也只在少数,苍梧山那里,若不是那黑厮出力,咱们也未必就能提前察觉……等到他们度化了那些村镇黎民以及那片山水,咱们可就被动地紧了!”

昊天上帝说着,狠狠咬了一口桃子,汁水四溅,他却丝毫也不在意这般形象。

“谁能料到,他们这一纪元也会这般疯狂,为了一些不到金仙的小卒子,居然请动了三件先天至宝遮掩天机?不过就算如此,到底是咱们主场,还怕他们反了天了不成?”

昊天上帝哼了一声:“若不是……哼哼,借用诸圣之力遍查乾坤,这些小苍蝇哪个能逃?”

王母娘娘摇摇头:“到底是咱们自家的地盘,弄坏了人家也不心疼,你有上的哪门子火?再说了,暂时不清理这些小苍蝇,不也是陛下你的意思么?”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