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趣阁]

要瓜分波兰,不仅仅只是普俄两国达成协议就够了,还需要获得欧洲各国的认可,尤其是要取得法奥两国的谅解。

维也纳宫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陛下,我们已经和普俄两国达成了协议。他们公开支持我们统一德意志地区,换取我们在波兰问题上的中立。”

这不是空头支票,但比空头支票还要不靠谱。奥地利真要是统一德意志地区,反应最激烈的就是普俄两国。

在利益面前,这种口头上的承诺没有任何约束力,能不能兑现全靠大家的节操。

弗朗茨不认为普俄两国会兑现承诺,不要看他们打得你死我活,真要是奥地利动手统一德意志地区,两国很快就会缓和矛盾。

普俄的仇恨再深,能够比得上英法么?原时空德二帝国崛起后,英法都可以放弃仇恨,现在普俄两国同样可以做到。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安全,尤其是对普鲁士王国来说,政治上堪称是致命打击。

这些年柏林政府有意淡化德意志大统一,鼓吹大普鲁士思想,就是容克贵族们担心被奥地利从内部攻破堡垒。

奥地利兼并德意志联邦帝国,势必会刺激普鲁士国内的德意志民族主义,这是柏林政府万万不能接受的。

英法俄也差不多,都不想看到奥地利继续壮大下去。统一了德意志地区,奥地利就是实质上的欧陆霸主,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们的战略安全。

这一步踏出去,弗朗茨就算是把外交玩儿的登峰造极,也免不了被群殴的命运。

一对一,奥地利不怂;以一敌二,要三思而后行;以一敌三,几乎没有胜算;以一敌四,干脆直接投降算了,找死都不待这样的。

普俄两国显然没安好心,与其说是支持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还不如说是诱使奥地利跳出来分担国际压力,分化英法奥三巨头联盟。

弗朗茨点了点头:“意料之中的事情,普俄两国暗中交易,不就是为了提防我们插手么,先让他们高兴一会儿。英国人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算人者人恒算之。大国外交本来就是今天你算计我,明天我算计你,大家各凭手段。国家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善恶对错。

韦森贝格回答道:“准确时间还不能够确定,英国人对我们不放心,一直到现在都对我们保密。

大致时间在威廉一世登基前,想要逼迫普鲁士王国让步,就必须要在柏林政府的计划完成前。”

在交易、妥协方面,奥地利玩儿的是登峰造极。欧洲大陆目前的政治格局,都是维也纳政府和各国交易、妥协出来的。

要不然的话,俄国人拿不到君士坦丁堡,法国人也吞并不了意大利,就连普俄战争多半也不会爆发,波兰王国更是没有独立的机会。

英国人担心是正常的,利益面前谁能够不动心,谁也不能够保证维也纳政府不拿这次机会和法国人做交易。

某种程度上来说,英奥的外交理念最接近,双方都是以国际利益为核心。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想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想要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弗朗茨做出了决定:“既然如此,那么就加强一下俄罗斯帝国的实力,免得普鲁士做大给我们添麻烦。

沙皇政府不是想要练兵么,成全他们好了。同意俄国人的增兵计划,战略物资我们提供。”

国际政治牵一发而动全身,同样玩起了平衡战略,弗朗茨才知道英国人的不容易。

光维持普俄平衡就已经很难搞了,而英国人玩儿的却是欧陆平衡。这需要牵扯到的国家更多,需要考虑到的东西也更多,操作起来的难度不言而喻。

难怪原时空会爆发世界大战,天天在鸡蛋上跳舞,总有失误的时候。估计原时空的伦敦政府也很懵逼,法国人居然自己把自己折腾废了。

……

中东,费斯拉夫中将拿着望远镜,静静的看着人群向耶路撒冷北面汇聚而去。

围城的奥地利军队,对此视而不见,仿佛北边被遗忘了。

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军官汇报道:“将军,巡逻的哨兵在北面发现骆驼队经过的印记,疑似昨天夜里有人向耶路撒冷运送了物资。”

既然要巡逻队故意放水,夜晚自然不需要派人去巡查了。这就给了敌人创造了机会,趁机抢运物资入城。

费斯拉夫中将若无其事的说:“先不要惊动他们,派人暗中盯着,把奥斯曼帝国的暗子挖出来后再一网打尽。”

停顿了一下,费斯拉夫又摇了摇头:“算了,不要查了。贴出告示,从现在开始:凡是给奥斯曼帝国提供任何帮助的人,都将被按通敌罪处理。

具体的不用说明,等记者们走了过后,我们再慢慢和他们算帐。”

青年军官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奥斯曼帝国在这里经营了几百年,统治早已根深蒂固,就算是被奥地利军队摧毁了统治,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清除影响力的。

有人心向苏丹政府,替守军运送物资再正常不过了。不过这种偷偷摸摸的运送,每天能够送多少?

对城内的十几万人来说,这些东西完全是杯水车薪。况且,城外还有从四面八方赶来保卫圣地的热心教众,这些人也是需要吃饭的。

费斯拉夫大概明白了维也纳政府的意思,上面根本就不急着收复耶路撒冷。总参谋部还下令耶路撒冷未收复前,不得孤军深入,就差明说让他拖延时间慢慢打。

这种情况下,当咸鱼就好。战争要为政治服务,既然政治上需要拖延时间,那么就让战争持续下去好了。

要不然的话,现在他早就命令部队越过耶路撒冷,向约旦地区进军了。现在奥斯曼帝国在中东地区的部队大都集中在耶路撒冷,根本挡不住奥地利军队的兵锋。

因为记者的关系,就连奥斯曼帝国地方上的势力,费斯拉夫中将都没有动手清理。

明知道有人通敌,费斯拉夫都懒得派人去查。不是他消极怠工,而是根本就没必要浪费精力。

为了防止圣地沙漠化,维也纳政府已经派出了地质、水文专家,对中东地区的水土、自然环境进行评估,全程还有记者跟随记录。

目前收集到的资料非常不乐观,中东地区土地开垦过度,水土流失严重、沙漠化严重,当地土地有必要进行全面休耕。

按照专家们的说法,中东地区需要进行至少二十年以上的休耕,才能够恢复当地的生态。

这个问题已经在欧洲大陆闹得沸沸扬扬,大家纷纷谴责奥斯曼人贪婪无度,不计后果的对大自然进行索取。

如果不出意外,战后的奥属中东就会实施长达二十年的土地休耕计划。二十年不得耕种,不得发展畜牧业,当地人肯定要离开。

按照之前的惯例,这些人肯定是要遣返奥斯曼人回国。听起来似乎很不错,都可以平安回国了,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苏丹政府有能力安置这么多人么?

尤其是对当地的既得利益者来说,土地、财产全部都是归零了,需要一切从头开始。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奥斯曼帝国阶级早已固化,想要分蛋糕在不断增加,蛋糕却在不断的缩水,未来的苏丹政府肯定很热闹。

现在能够拿出钱粮支持耶路撒冷守军的,不要想也是当地的豪门贵族,战后遣返都沦为了破产的破落户。

这个心里落差,恐怕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就算是内心强大,接受了现实,这些家伙那也是苏丹政府的麻烦。既然如此,费斯拉夫何必要脏手呢?

……

记者专属营地内,战地记者布拉德报怨道:“这该死的鬼天气,简直是要热死人。要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过来了。”

布拉德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战地记者,几乎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他的身影。这次是接受伦敦日报的委托,他才过来的。

当然,想来耶路撒冷朝圣也是一方面因素。然而计划没有变化,一路势如破竹的奥地利军队在耶路撒冷城外止步了。

停下来的原因是:战场上枪炮无眼,担心给打坏了圣地。

这个解释令人抓狂,但又是政治正确。耶路撒冷的独特宗教地位,虔诚的信徒自然不能在这里放开手脚开打。

中东地区的气温那是一个高,普通人根本就受不了。最近一段时间,奥地利军队非战斗减员,都超过了两位数。

士兵们撑不住,随军的记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奥地利军队可不养大爷,自然不可能专门制造冰块给他们降温。

同住一顶帐篷的搭档亨利开玩笑道:“现在离开也还来得及,奥地利每周都有运送物资的补给船过来,他们不会介意多带你一个人。”

布拉德脸色大变,战地报道半途而废可是非常丢脸的,这关系到他的职业操守。

“滚!老子可不是临阵退缩的人,你休想独享报道这次战争的荣耀。这可是收复圣地,机会就这么一次,错过了我非得后悔终身。”

战地记者也是要看履历的,参与报道过的大战越多,报道的新闻越有价值,在行业内的地位就越高。收复耶路撒冷这种特殊的战争,自然倍受重视。

当然了,如果不是收复圣地,也不会出现数百名战地记者云集,他们也不至于需要两个人挤在一顶帐篷内。

比如说:奥地利军队进攻科威特,除了国内的报社派出了记者外,欧洲各大报社都懒得派人去了。

这类不重要的新闻,拿着奥地利官方公布的消息,或者是奥地利报纸刊登的消息,抄一抄修改一下换个视角,在报纸国际版块上随便一提就行了。

只有耶路撒冷这种全民关注的战役,才值得派人过来搜集第一手资料,进行艺术加工后大书特书。

人多和人少的待遇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只有一两个战地记者,估计军队还会热情接待。一下子跑来了几百名战地记者,换谁也会嫌弃。

现在奥地利军队的一举一动,都被这帮记者盯得死死的。如果不是顾及影响,费斯拉夫都要赶人了。

所以这帮记者们的开销,都由他们的身后的报社买单,奥地利军队只是提供一个安全的营地,和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简单的说就是和士兵一个标准。

想要更好的生活条件,自己想办法解决。很不幸,这里是中东地区,因为战争的关系百业凋零、秩序混乱。不光是有钱花不出去,连出行都必须要小心,不能够远离军营。

有几名胆大的同僚,跑出来采访当地民众,都被人家送去见了上帝,当然也有可能是见了***。

除了一个幸运儿路过的奥地利巡逻队救了回来,剩下的都变成了尸体,其中一个倒霉蛋被难民送上了烧烤架。

经过这个教训后,大家的都不敢乱跑了。现在奥地利军队围城,连新闻都没有了,大家也只能待在营地里消磨时光。

亨利笑道:“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不要这么生气布拉德。生活已经非常艰难了,我们要是没有一颗乐观的心,日子怎么过得下去呢?”

布拉德点了点头:“好吧,就算你说得对。现在的日子确实非常无聊,愿上帝保佑我们早日收复圣地。”

亨利毫不犹豫的打击道:“我觉得上帝保佑不怎么靠谱,要不然耶路撒冷也不会落到奥斯曼人手中。

你应该去和奥地利人说,让他们快点儿发起进攻,早日收复耶路撒冷,我们也可以快点儿回家。

按照目前的情况,我估计今年圣诞节,就要在这里过了。不光是今年,没准明年的圣诞节都会在这里过。”

战地记者在战场上过圣诞节,也是非常正常的,谁也不能够保证战争会在圣诞节前结束。

只是这一次情况特殊,气候恶劣也就算了。大家都是在外面混的,吃这点儿苦不在话下。

麻烦的是奥地利军队围而不攻,翻开历史书这种围城三五年的案例都有,以耶路撒冷的特殊地位,大家相信奥斯曼人肯定会提前做好了准备。

布拉德的好心情瞬间没了,翻了翻白眼:“废话,奥地利人围而不攻的借口是担心打坏了圣地,我凭什么让他们发起进攻?

沿途的城市你又不是没见过,奥地利军队真要是火力全开,就算是收复了耶路撒冷,那也是一片废墟。这个责任谁能够承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