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陈二狗,陈村的一个正当年的小伙子。若在盛世年代,或许现在已经娶妻生子,过着平凡而又有所期盼的日子。

只是现在是灾年,全天下都是赤地千里。哦,陈二狗不知道天下是什么,从小到大,二狗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县城的繁华,也曾让二狗怀揣着在那里定居的梦想。所以二狗一直很努力。自小家贫,读不起书,白丁一个,但是二狗别的没有,力气倒是有一大把。所以二狗一直在县城城郊的漕运码头做苦力,说不上富足,起码不愁吃喝。

现在二狗的工作没了,还因为不是县城居民,在这个灾年连城郊都进不了,更不用说那厚厚的城墙里面的县城了。

无奈,二狗只好随着流民大部队赶往下一个县城。这个县城遭灾,,不可能下一个也遭灾吧,就算下一个临近的县城也遭灾了,哪还有下下一个呢。天下那么大,总有一个县城能够容得下自己这些流民吧。

只是,一路上二狗的所见所闻,不断的刷新着二狗对世人的认知。一路上,路边经常看到一些大人或侧躺,或横躺着,身前都有一个或者几个孩子,孩子面黄肌瘦,哦不,连面黄肌瘦都说不上,一个个漆黑如墨,并且还传出阵阵恶臭,显然是身体的某一部分已经开始腐烂了,或许是脚,或许是活下去的希望。

这些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头发上插着一根草标,或蒲草、或稻草、或不知名的野草。而插上草标的意思就是这些孩子可以买卖或者交换。被人买走作为奴仆都还是幸运的,不幸的是交换成为别人的果腹口粮。

在知道插草标的意义后,正义感曾今让二狗跟这些孩子的父母发生过冲突,几番被人打得半死后,二狗再见到这一幕,已经可以冷血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不知怎地,没读过书的二狗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词----易子而食。或许是曾经在某个说书先生那里听过吧。

就这么麻木的、麻木的走着,二狗也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只是在这个越来越冷的季节,本能的选择着温暖的方向行走。这一走就是几个月的时间。

“听说了吗?青州的牧使大人下令,凡在青州以及青州下辖六州的灾民,不论是来自什么地方的,每天都有一碗白粥,两个黄馍。现在正有好多人过去呢,我表弟已经先去了,我们也赶紧去。”

正在如同行尸走肉般移动的二狗,忽然听到身边匆匆而过的几个人的对话,虽然口音的差异,有些听不明白,但是好像有说吃的,还是某个大人物赈济灾民。一下子陈二狗又有活下去的希望了。人啊,有时候所求真的很简单,就是------努力活下去。

二狗随着前面几人,用尽所剩无几的力气,终于在天黑前,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地带,一个很大很大的平地,嗯,二狗也只能找到很大很大来形容了。而这个地方人很多很多,是的,是人很多很多,不是流民很多很多,很不是贱民很多很多。因为,来到这里的人虽然都饥肠辘辘,但是都还能克制住身体的本能**,一个个排队领取食物。这一幕,让二狗突然感觉再次回到了人间,而不是之前一直身处的炼狱。

“都排好队,今天到了这里,每个人都有食物,不要相互争抢,不然,那边沟里的尸体就是你们接下来的下场。”

俗语有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典之下必有良民”,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乱世用重典,在哪里都是行得通,用得起的道理。

二狗乖乖的排在队伍的最后一个,随后又有几个几十个人排在了二狗的身后。慢慢的,终于在天完全黑之前,二狗拿到了一个热乎的黄馍,还有一碗烧开过放凉了的水,当然,碗是喝完后归还的。

就这样,二狗再这个广场吃喝了三天。二狗也幻想过其实一直这样活下去也是不错的。只是好梦在第三天下午结束了,第三天,二狗领了一个黄馍后,被一个穿着冷冷铁衣额士兵叫到一旁,同样在旁边等候的,还是几百个人。二狗看了一眼,里面居然有自己认识的人,及时前几天自己跟着的那几人。原来,天下还是没有免费的午餐啊,也没有无偿的善心啊。自己等人,恐怕是要被带去做苦力了。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去做苦力,那是因为这几百人里面,没有一个老弱妇孺,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

“你们应该也已经猜到,聚集你们过来的原因了吧,没错。牧使大人虽然是一个大善人,但是作为男人,特别你们还是年轻力壮的男人,就应该早有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心理准备。”一个军官样子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不曾喊众人肃静之类的话,只是忽然而至的声音,洪亮的犹如洪钟大吕,仅一人之音,就盖过了在场众人的窃窃私语。也许这正是军人,特别是中级军官的特点吧。

“如今天下,贪官当道,奸佞横行,天下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幸而我家主上,世代居于天下之南,坐拥鱼米之乡。我家主上一直勤俭,并且接济天下,然而天下之大,我家主上也有心而无力,遂在我家主上下辖的领地内,广建布施台,凡到我家主上地界之人,则有机会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主人,可以在这里娶妻生子、建功立业。这个机会,你们愿意去抓住它吗?”

话音毕,现在一阵沉默,不知道是震惊的?还是懵的?

“我愿意!”

突然一声大喝打破了沉默,二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第一个回答,还回答得那么大声,而且声音中还隐隐带着一股兴奋。

“好,去那边登记,会有人给你办理。。。还有谁?”军官问完,目光再次冷冷的注视着众人,就像狼盯着猎物一样,眼神锐利而杀机内敛。

“我愿意!”

“我愿意!”

“我也愿意!”

...........

随着一声声我愿意,二狗的身后也排起了一字长龙,而这条长龙的身上正在散发着一种令人振奋的气息,这种气息叫做--------希望。

布施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上,有一座草亭,看草亭前的山路平坦坚实,就知道这是一条经常有人走的路,而草亭的作用,应该就是为行人提供一个休息和遮风避雨的地方吧。

此刻草亭里正站着两人,虽是夜幕将临的时分,却也遮挡不住二人久居高位所带来的光芒。

“好一个宇文泰,招兵买马的手段也是高,仅用一份希望加上一顿饱饭,就能为主上招来百万大军。”

“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方见手段,风狂雨骤时立得定,才是跟脚。只是,对待老弱妇孺也太残忍了一些.....哎!”

“这也是形势所逼啊,毕竟主上再富有,也不可能养这么多无用之人。”

“是啊,好一个形势所逼。”

“嘘,以后这类感叹还是少一点,小心隔墙有耳。”

说话还不忘往身后看了看,除了风声,啥都没有。

“走吧,再过一会儿他们就会从这里经过了。”

这二人正是青州牧下属的六刺史之二:吴州刺史和钦州刺史。

来此的目的?并没有目的,就是纯粹路过来看看而已。

随着登记官的到来,二狗等人也开始登记。

“叫什么?”嗯,没错,没有那么文雅的问--姓名身高.ha....

“陈二狗”

“什么地方来的”

“陈村”

“一起来的还有什么人?”

“没有了,就是我一个人。”

嗯--又是一个没啥希望捞油水的,没错就算是逃荒的灾民,也有人想着从他们身上捞油水。牧使这次暗中招兵,有家属和没有家属的区别可大了去,其中的道道,不可与外人道也。

“好了,下一个。”

........

随着有士兵点燃篝火,然后越来越多的士兵点燃手中的柏油火把。黑夜也完全降临了。

一直忙了约莫两个时辰,约莫是子时的时候,终于忙完了。登记很快,区分油水也很快,之所以要到子时,完全是因为要给这些新兵蛋子一个磨炼的机会,或者说是下马威。一直等到有性子差的刺头出来闹事,然后再把刺头给办了,这叫杀鸡给猴看,让这些新兵蛋子知道什么是军威、军规不可触犯。完事了再把他们带到兵营中去。

事实证明,效果是有的,起码二狗是体会到了。不过,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只要不冒进、不违纪,跟着长官的步伐做事就对了。对于建功立业啥的,先活下去再谈吧。

跟着领头部队的步伐,众人在走了近一个时辰的路后,终于来到的新兵营。兵营里到处是许多二狗重来没有见过的物件。比如:轮子上插着钢刀的战车、几人合抱都抱不住的粗大的撞木,一人高的弓箭,比自己在陈村的家还要大的投石车,五丈之高的梯子,貌似听说书先生说过这种梯子叫做云梯.......

凡此种种为战争而生的工具,对此刻的二狗来说就是: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终于,在离天明还有两个时辰的时候,二狗领到了自己的床位,一个十六人同居的帐篷里,靠中间的床位。

招兵买马,此刻天下各州都在做的事,只是有的明修栈道,有的暗度陈仓罢了。

而二狗的经历,只是各地的一个缩影而已。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