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作为一个统领天下九州的帝国,自建国一百余年以来,历十七帝。每代帝王在位时,都或多或少的遇到天灾**,帝国也因此累积了自己面对灾难的方式方法。

面对这次大范围的天灾,帝国的相关机构自然是全力运转,积极面对天灾。

中央派往各地的御使(是御使,不是御史),在各州的权利几乎与牧使相当。只是没有直接的军政大权罢了。各地御使就是中央权利负责监察各地的机构,相当于皇帝的眼睛。在必要的时候,有直接废立各州牧使以下的官员。

只是,历经百年岁月,这些机构有些腐朽了而已。

冀州,御使府。

宋御使穿着便服,手里正握着一支精致的狼毫,不大的笔杆上雕刻着山河风光,旖旎无比。身前书案上摆着一张宣州名纸,匠心独造,与所有书生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宋御使就这么坐着,望着眼前笔墨纸砚,愣是足足从午时的艳阳高照,坐到了夫人掌灯进来的月明星稀。

“夫君何事愁?”

御使夫人进来,随口问了问。

“无事,夫人近日可曾有什么趣闻?”

“都什么时辰了,夫君还要听趣闻,不过妾身近日倒是有一个趣闻要说给夫君听,只是.......”

“哦,但所无妨。”

“妾身身边的老妈妈听买菜的丫头说---冀州牧使要造反,现在连小孩子都开始传唱童谣了。冀州牧世代居于江东,高门大阀,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怎么可能造反?夫君你说,冀州牧要造反,这个是不是很有趣。”

“那童谣,夫人可曾记得?”

“好像是---石人一只眼,挑动姬水天下反。”御使夫人略微思考后答道,毕竟出身书香门第,做到过目不忘、过耳不忘,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原来已经传播得这么广了,显然这是有人故意传播的。民众虽然听不懂这一整句话的意思,但是听到天下反这三个字,肯定会觉得好日子就要来了。这个时候再加以引导的话,我大元天下,将国之不国啊!”

“呵呵,姬水--姬水--姬家当年的龙兴之地不就是姬水吗?这首童谣,不管出自何处,只要传到大内,皇室与姬家,都将不可避免的对立了,就都算最好的结果了,恐怕将有生灵涂炭的大事发生了。”

“夫人今夜乘夜收拾细软,带领一家老小回老家吧,会有人随行护卫你们安全。”

一连串的感叹后,宋御使开始给家人安排后路,也是给自己安排后路。

“夫君不走?”

“皇恩浩荡啊.......”说完,宋御使不在理会自己的夫人,又回到了对着笔墨纸砚发呆的状态。其实内心里也很挣扎,也很痛苦。阖家于此,谁不想永享天伦之乐呢?只是很多时候,不得不做出取舍罢了,自古忠孝两难全。或许那个西域的喇嘛说得更贴切些------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片刻,御使夫人离开了书房,或许这一别就是永别吧。

次日清晨,旭日东升。

宋御使终于从书房出来了,只是背影稍显落寞,却也透露着一种坚决的味道。

因为,在一刻钟前,宋御使终于把自己的情报,通过秘密渠道发往了大内。

姬水,于九州都是赫赫有名的河流,多少文人雅士都以到此一游,并留下文章为傲。比较著名的就有“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注:姬水、渭河流域,是古黄河的河道)。

九曲十八弯更是说明了姬水的水道难、难于上青天。然而姬水又是黄金水道,联通着帝国的盐铁命脉。因此,在姬水畔谋生的人也很多,但九成以上都是奴隶和平民,平民主要是装卸货物,而奴隶则是充当着行船的动力----纤夫。

平民还好一些,只要出卖力气,不仅能够吃饱饭,还有工钱拿。而奴隶们吃都吃不饱,更别提拿工钱了。不小心惹到哪个管事的,那就是一顿皮肉之苦。甚至有的时候,仅仅是管事的为了发泄发泄郁闷,就要遭受平白的毒打。那些被打死了的,也好,起码不用再受苦了,今生受的磨难已经够多了,来世投一个好人家吧。没死的,反正跟死了也没啥区别了,一块块行尸走肉罢了,只不过想多贪婪一些,多呼吸几口人间的气息而已,尽管这气息不堪入味。

今日,奴隶们跟往常一样,被管事们从一个人圈里放了出来,很多人听过羊圈猪圈牛圈等等,但是人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只不过是这群管事喝酒时,胡乱扯出来的称谓,仅次而已。

奴隶们照常走上码头,依次那号套绳王往自己身上套,然后套最长的绳子的奴隶走第一个,后面的以此类推,直到最后最短的一根为止。奴隶就这么在岸边等着,这时候管事的会派人过来,给他们一人一个黑疙瘩,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总之就算对于猫狗来说都很难下咽,而奴隶们却是狼吐虎咽。不管是什么,活着就好,就算是没有希望、没有灵魂的活着也好。

在货主等得焦急的时候,船终于起航了。

半日后,船已经走了很远了,在走一回儿就要到水流喘急的地段了。

“嘿呦、嘿呦”的号子开始响起来了。

忽然间,也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集体口号声-------

“石人一只眼,挑动姬水天下反!”

“石人一只眼,挑动姬水天下反。”

“石人一只眼,挑动姬水天下反。”

众口一词,源远流长......

自己这些人,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石人一只眼,但是知道天下反啊,难道自己这些人就这么一辈子为奴?天下反,自古以来,只要是天下反,只要自己等人能够逃出这里,天下都大乱了,还有谁知道自己是什么人。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又是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进入了自己等人耳中,来来往往的船只那么多,谁知道是哪里传来的。不过这句话倒是有不少人听得懂的。麻子就是听得懂这句话的意思的人之一。

麻子没有姓,更没有名,只因一脸的麻子,被管事们叫做麻子,仗着机灵,会讨管事大人们的欢心,在奴隶堆里谋了一个轻松的位置。平时也帮着管事们管理这些奴隶,但是并没有狗仗人势,哦不,是并没有仗势欺人。在麻子眼里,自己还是比狗高级的,哪怕实际上并非如此,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对待其他奴隶们还好,管事们不注意的时候,还悄悄的帮助过很多被打得半死的奴隶,所以,麻子在这堆奴隶里,还是很有威望的。这也是麻子比较自傲的地方。

但是,此刻麻子没有心思再像以往那样,意淫着自己通过努力,摆脱奴籍的美梦了。而是犹如大梦初醒,感觉自己有成为人上人的机会了。

麻子并不知道,有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正在自己身上滋长。

“听前几日从雍州回来的兄弟们说,他们经过姬水的时候,看到有人正在给河神献祭,祭品沉水后,姬水上空突然有黑云降临,然后姬水开始沸腾,从里面冒出了一个三丈高的石人,那石人巨大无比,却轻若鸿毛,在姬水水面上缓缓航行,一直都下游才消失。”

“据说那个石人只有一只眼睛,整张脸上就只有一只眼睛,没有口鼻耳。”

“那童谣怎么唱来着?”

“石人一只眼,搅动姬水天下反。”

斯------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悦来客栈里的几名饮者,此刻不再感叹“自古饮者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类自我催眠的诗句了,而是开始八卦起了天下时事了。古往今来,喜欢扯淡、八卦、侃大山,或许正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世世代代都改不掉的劣根性吧。

青州牧府。

“主上,暗子已经开始行动了,计划的第二步已经开始,砖已经抛出去了,就等着引回一块和氏璧吧。”宇文泰恭敬的对李安说道。

和氏璧已经被制成传国玉玺,宇文泰的话不言而喻。

“嗯--”青州牧李安轻声回应道。

冀州牧府。

“牧使大人,属下已经派人彻查了所有谣言的出现地,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仿佛自然而然就这么出现了。”

“废物,一群废物!”冀州牧姬康愤怒的咆哮着,对于一向沉稳的他来说,愤怒的咆哮,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然,此次事件不同,摆明了有人想摆自己一道,自己却浑然不知那人是谁,岂有不愤怒之理。但,天下虽大,针对自己的也就那么几人而已,猜都能猜得**不离十,只是身为上位者,多疑是必备的要素,但猜疑却是万万要不得。所以啊,这才郁闷得想吐血三升呢。

“牧使大人,属下还有一事,容禀。”

“说!”

“眼线来报,东升街的那位,昨晚乘夜遣散了家小,并且于今日清晨,家中有飞鸽传书飞出,被树下的人截获了。”

“哦,内容。”

“冀州安”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随着下属的离开,冀州牧姬康开始沉思了起来。以自己多年来对那位御使的了解,如果截获的信息是冀州不安,那么自己还没有什么担心的。冀州安,短短三个字,却让冀州牧姬康开始不安起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来争霸,不外如是。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