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雍州,地处大元帝国北方,其势力范围自汉家取得天下之后,就扩张到了历史之最。把汉家天下取得的河套平原收入了治理范围之内,毕竟,河套平原不仅是塞上江南,还是中原连接西域各国的通道,因中原的丝绸深受西域人民的喜爱,这条通道上最常见的商品就是丝绸,因此这条通道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丝绸之路。

陇州,河套平原的官方名称,隶属于雍州牧的管辖之下。因陇州是大汉武帝穷兵黩武打下的地盘,许多地名都是用当时的大将的名字命名的,如大将张掖,以其名命名的张掖城一直流传至今。有的地名则是根据当时的历史事件命名,如武帝门生--骠姚校尉率领八百骁骑深入大漠,在大漠中迷失方向,很久找不到水源。在将近绝望的时候,突然遇到一汪泉水。激动的校尉大人直想与众将士们痛饮一番,奈何就只有最后一袋了,不够分。最后校尉大人把酒倒入泉水中,好让众将士们都能够饮一口酒。而这个地方因为在大漠中有水源而被建成了城邦,命名时,武帝因怀念英年早逝的爱徒,根据自己爱徒在此地的事件,将此城命名为-----酒泉城。

酒泉城,作为一座戍边的城镇,又地处丝绸之路中间地段,向来是来往客商们休息和补充物资的中转站。因此,城镇虽小,却也热闹非凡,各种奇珍异宝更是数不胜数。

此地的驻军,不仅要监察西域各国的动向,更是要保证丝绸之路的安全。毕竟,如此繁华的商路,想黑吃黑的大有人在,所以丝绸之路上盗匪横行。

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人文环境。导致酒泉城民风剽悍,而酒泉城的兵,也是整个帝国实战经验最多的兵。能够在这种环境下活下来的兵,没有一个是孬的。

蒋帅,虽只有十六岁,但已经从军三年。帝国的规定里,男子十二岁行冠礼,之后就是一个男人了,可以娶妻生子了。当然,也可以入伍了。

古有孟母三迁,今有---也不是蒋帅的父母有意要迁家至此的,而是帝国要迁户镇边,自己家正好在名单里,所以不得不迁移至此。迁家到这里后,因独特的军伍气息,自己的父母给自己取名蒋帅,也是希望自己长大后是一个将帅之才。

而自己也不负父母的期望,从军三年,已经做到百夫长了,虽然自己的手下就是一群童子军,但是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十几岁的稚嫩面庞,也遮挡不住身上散发出的铁血气息。

“蒋百夫长,将军命令你到中军大帐报道,有要事相商。”

结束了一天的护卫任务后,蒋帅刚刚回到自己的帐篷,就有传令兵过来传达将军的命令。

“回去禀告将军,就说我马上就到。”

“是,蒋百夫长。”

打发走了传令兵,蒋帅戴上刚刚摘下的头盔,出帐篷,快步向中军大帐走去。当兵的人就是这样,令行禁止,哪怕此刻蒋帅已经身心俱疲,只想闭上眼睛睡一觉,也不得不克制住。

中军大帐外。

“属下蒋帅求见将军。”

“进来吧。”

蒋帅进入高将军的大帐,于高将军面前站定,等待高将军的指令。

“不必如此,本蒋此次唤你前来,不是军务,而是一点私事。”

高将军看蒋帅的样子,不由得会心一笑后,宽慰了几句。

“请将军示下!”

虽然高将军和蔼客气,但是蒋帅还是固执的分清主次。这或许正是蒋帅年纪轻轻就闻名丝绸之路,并深受高将军信任的原因吧。

“你啊,也罢。此次却是确实是有事情要你去做,不过不是护卫商队,也不是出塞作战,而是要你去中原一趟,就当去游山玩水好了,就这样,回去休息吧”高将军对蒋帅的固执无奈的摇摇头后,交代了今天召唤蒋帅的目的。说完埋头继续看兵书去了。

蒋帅也明白,高将军的话可不是游山玩水那么简单的,恐怕还有什么猫腻需要自己慢慢品味。但是自己打仗可以,动脑子的话就不太好使了。所以,高将军没军棍撵自己出去之前,在这大帐里继续等着总会等到高将军把话说的明白的时候。

一盏茶左右的功夫,高将军从书中回过神来,发现蒋帅还在,微微错愕了一下,问到“你怎么还在这里?”

“将军,属下听不明白将军的意思。”

这话要换做一般人,恐怕就是一顿军法伺候了。而发生在蒋帅身上,就好像事情就本来应该要这样发展一般。

“叫你去游山玩水就去游山玩水,问那么多作甚?”高将军佯装发怒道。

“哦。那属下告退了。”

“杨参谋会同你一起前去。”在蒋帅走出大帐前,高将军的声音传来。

“得令!”蒋帅听到高将军的声音,满意的回去了。

中军大帐中,高将军从厚厚的案牍中拿出一封密信,对着密信,面向东北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主上,您也耐不住寂寞了吗?”说完把密信丢向一旁的炭火中付之一炬。

蒋百夫长的任务,其实就是护卫杨参谋去中原打探消息。

明面上自家主上---雍州牧乞颜~颜真--是皇室宗亲,按辈分还是当今皇上的叔叔。天下九州,皇室掌握三州,其中一州就是乞颜~颜真掌握的雍州。作为帝国北壁,一直为帝国抵挡北方狼族的进攻。虽然自己的家族也是自北方而来,信奉的图腾也是苍狼,但是,既然已经入主中原,那么就是中原人了,怎能容忍北方的那些曾经的奴隶们的后代来侵扰自己的家园。

暗地里,雍州牧一直觉得不公,如果当年不是太祖废了自己这一支的老祖的太子之位,现在在那位置上坐着的就是自己,哪有他成帝什么事。因此也一直在为这个不公做着努力,与许多地下势力虚与蛇委,还要摆出一副忠君爱国的样子。

次日,计划如期进行。

早早的,蒋帅带领着自己的手下,于军营外恭候杨参谋的车架。杨参谋是文官,不善骑射,出行都是马车,这也给本次的护卫任务提升了危险度。

片刻功夫,杨参谋的车架出现在众人眼前,寒暄几句后,一行人出发了,向着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方向。

于此同时,酒泉城城门外,也有一骑缓缓行走着,白衣白马,背负饮血玄铁剑,手持精美羊皮囊,就这么不疾不徐的走着,人不急,胯下的马儿也不急。

“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倾尽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萧萧西风里,传来了豪迈爽朗的声音,从酒泉城外扩散而去,犹如余音绕梁,经久不息。

“驾!驾!驾!”

美好的一幕被另一骑打破了,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个红衣女子,服饰富有西域风情,却是中原人的面孔,胯下的马也是一匹枣红马,在城外疾驰,犹如一道红色魅影一般。

“萧郎,等等我!”

话毕,追着前面的白色身影而去。

天涯海角,萧郎,你也别想丢下我。

地老天荒,静姝,我都会等着你。

我走得慢是因为要等你。

我跑得快是因为要追你。

红尘作伴,一起去闯荡----江湖。

少年哦少年哦,谁不曾想仗剑走天涯呢。

还记得酒泉城里,第一次见面时,你是舞池里最美的风景,是店主的摇钱树,是西域风情这栋酒楼的台柱子。多少豪富为你一掷千金,而你始终是冷艳高贵,不曾多看一眼。却唯独对当时落寞,到此买醉的我,主动与我一起买醉。

还记得那天,你一身落寞的进来,我在起舞时多看了你一眼,发现你与所有的客人都不同。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同,就是感觉你与众不同,就是想去了解你的不同。或许这就是---一眼误终生吧。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要用自己这些年的全部积蓄,赎自由身,天涯海角只为你。

“你觉得我美吗?”

“美!”

“怎么个美法?”

“静女其姝。”

“真好听,以后我就叫静姝了。”

“嗯?”

“我陪你一起醉好不好。”

“嗯?”

“来不醉不归,我叫静姝,你叫什么?”

“嗯?”

“你叫什么?”

“萧~~”

“好,以后我就叫你萧郎了。”

“额~~随你”

“对了,你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啊?”

什么?素质三连------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今天不就是郁闷,顺道来借酒消愁而已,怎么会遇到这么奇葩的女子。好吧,反正一个人喝也无聊,有佳人作陪,酒泉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也好,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也罢,总之,胜过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的凄惨。

江湖儿女,也没有那么多规矩,好像自己也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之后几天,就是二人一起游览酒泉城,对于她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再熟悉不过,对于他来说,却是新鲜无比。就像许多人说的那样,游玩,不过是从自己住得腻了的地方到别人住得腻的地方去感受别人已经腻得不能再腻的所谓新鲜感。

直到,她说她要离开三天,他等了天以后,再等了几个三天,仍然不见他的身影,不得不再次落寞的离开,只是此次落寞里面多了一丝丝期盼。

直到,那道红色魅影从城门里疾驰而来,他终于笑了。

没有问去哪了,为什么去那么久。也没有问有没有等得很辛苦,只有几句简单的对话。

“走吧!”

“嗯,一起走吧。”

“去哪?”

“中原。”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