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随着朱二发的一声请,锦衣公子率先走出了主殿,来到宽广的院子里,背对着朱二发的方向,脚下微微挪动了三步后站定。

朱二发看着锦衣公子的举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是让你三招又何妨?明白归明白,朱二发还是走着越过了锦衣公子的位置,来到锦衣公子的对面,行了一记抱拳礼之后,问道:“敢问阁下是要比试拳脚还是刀枪棍棒?”

“都行,三招之内我不出手进攻,只防御,只要你在三招之内让本公子后退半步,就算本公子输了。”锦衣公子自信的道出了比试的规则。

“好,那在下就得罪了!”想着当初在酒馆,对面这厮还一口一个在下的,现在面度自己就本公子本公子的了。这不是明显的区别对待吗?这厮也太虚伪了吧。不由地朱二发心中有股无名之火燃烧了起来,也不跟锦衣公子客气什么,规则既然是这厮定的,那就一拳把这厮撂倒好了。好感度的降低,也使得朱二发心中暗称锦衣公子为这厮那厮的。

“阁下小心了!”终归是比试,不是江湖仇杀,朱二发还是善意的提醒一下自己要发动进攻了。

看着朱二发蓄势待发的样子,锦衣公子冷哼一声,算是回应了。

朱二发两腿微微下沉,身子呈前倾状,两手一拳一掌曲于胸前,双目如电,紧盯着锦衣公子。而锦衣公子就是那么简单的站着看上去浑身都是破绽,但朱二发要发起进攻的时候却发现锦衣公子似乎毫无破绽。还没有发起进攻,朱二发就知道自己这第一招已经输了,是不可能打退锦衣公子的。

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朱二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如果第一招都不发动,那么后面两招也就不用发动了。

“唻!”一声发起进攻的声音传来,朱二发双腿猛然间发力,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朝着锦衣公子飞射而去,飞射得过程中,掌变拳,拳变掌,最后双手都握拳猛的向锦衣公子的前胸打去。

锦衣公子依然镇定,站着的身形依然未动丝毫,仿佛不把这两拳看在眼里。

“难道这厮看出了此招的关键不在双手上?”看着锦衣公子的反应,朱二发不由得纳闷的想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朱二发双拳快要打在锦衣公子身上的时候,朱二发左脚脚尖点了一下地面,惯性的作用下,身体还是向前倾去,就在这时,朱二发腰间忽然发力,整个人原地反身一转,随即甩出右脚,同样是惯性的作用,右脚一个旋转之后,一记鞭腿向锦衣公子的面庞踢去。

“大胆!”看着锦衣公子的招式居然是攻击面庞,锦衣公子的护卫森然喝道。

锦衣公子动了,举起拿着折扇的左手,似乎是喝止手下不要轻举妄动,也似乎是对朱二发这一记鞭腿的防御,更似乎是二者皆有。

“怦!”一声巨响之后,朱二发的右脚和锦衣公子的左手稍触即退。巨大的力道带动的风,吹得二人身周的落雪纷纷再度飘起,洒向半空,衬托着蓝天,白雪,古刹,这一刹那,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好稳的下盘功夫!”

“好强的力道!”

二人碰撞之后,心中各自想道。

一招之后,锦衣公子未退半步,朱二发被锦衣公子手上的力道震退五步之后才稳住身形。第一招朱二发确实是落于下风,还是被碾压性的那种落于下风。

“看这厮刚才的反应,我这招闪电回旋从起手式的时候,这厮就知道了我的进攻路线,无论我这招怎么变,这厮都有应对之法?”在发起第二招之前,朱二发总结一下第一招的失败原因。

“恐怕这厮对这招闪电回旋的熟悉程度比我还要深刻,对了,闪电回旋是师兄所传,而师兄的武艺均是来自于师父,听那厮称呼师父为叔公,应该是一个家族之人,师父的一身本事自然是出自这个家族,这厮对闪电回旋比我熟悉,这就解释得通了,恐怕那厮从小就练了无数次了吧。”

“这厮是师父的侄孙,而我是师父的亲传弟子,论辈分,这厮是不是该称呼我一声师叔?”想到这里,朱二发不由得嘿嘿傻笑起来。

“嗯,为何发笑?”锦衣公子看着朱二发先是沉思,然后突然傻笑起来,看其傻笑的样子似乎还有一丝自得,这让一向镇定自若的锦衣公子疑惑不已,忍不住问道。

“无甚,只是想到某些好笑的事!”朱二发自然不会把心中想法跟锦衣公子说的,这要是说了,那锦衣公子岂不是要暴走?

“哦~??”锦衣公子更是疑惑了,临阵比试,居然还有心情想开心快乐的事?

“只是想到了击退你的方法。”朱二发半真半假的说道。

“尽可一试!”不得不说,家教森严的锦衣公子自有一番胸襟气度。气定神闲的样子让朱二发恨不得把这厮打得找不着北,然后狠狠的骂几句-----装,看你丫的的给老子装。当然,想想就算了,不可能真的说出来的,这世道再乱,好歹朱二发也是读过书的人,怎么着也得将就一点君子风度。

“阁下小心了,接下来在下这一招名唤----傍花拂柳。”

“未曾听闻!”

“乃在下闲暇之时自研得之。”

“哦,那本公子倒是期待一见了。”

没有丝毫小觑的,锦衣公子比第一招时要认真了许多,只是其手下侍卫听到自研招式时,纷纷漏出不肖一顾的微笑。

只见朱二发忽然急退七步,与锦衣公子拉开了十步左右的距离,双手举过头顶,双掌平申,掌心向下,聚气于丹田。然后双手缓缓向下移动,直至小腹丹田位置时才停止,随着双掌的静止,朱二发“呼”的一声,丹田中的一口浊气吐出。

“嗡~~”瞬息之间,朱二发已经向锦衣公子身侧奔腾而去,急速的围着锦衣公子打圈圈。既然锦衣公子的正面没有破绽,那么就从两侧或者身后发起进攻好了。傍花拂柳的精髓,就是不断的高速移动,在高速移动中找出对手的破绽,然后发起进攻一招制敌。因为速度过快,给人的视觉反而很慢很慢,就像风中飞舞的花瓣一样,轻飘飘的。看似没有什么攻击力,却能打落傍晚时分,柳枝上刚刚聚起的露珠。因此,朱二发给自己这招命名为傍花拂柳。

看着院子中央一动不动的自家主子,和像风一样四周高速移动的朱二发,锦衣公子的一众侍卫们也收起了对朱二发的轻视之心,纷纷替自家主子担心起来。担心主子受伤那倒没有,主要是担心自家主子会输。毕竟,自家主子虽说自小有名师指点,但是实战经验还是过少的,刚刚又因为轻敌,立下了只守不攻的规则。看着朱二发那个丑和尚的招式如此诡异,真真怕自家主子一时不慎,在这小破庙里体验到人生的首败。

傍花拂柳虽说是侦查对手破绽的绝妙招式,但是这招发动起来却是极其耗费体力的,也就这种比试中可以一用,如若在生死之战中使用,恐怕最后不用对手出手,自己就先力竭而亡吧。

朱二发一边观察着锦衣公子的破绽,一边暗暗想道:“这厮怎么跟个王八似的,前后左右都没有破绽?哎,这一招又要失败了.....”

想到是一回事,但是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不试一试有怎么会知道会如何呢?

随即,朱二发感觉体力微乏时,抓住了锦衣公子从刚才到现在,唯一出现的一丝丝破绽,这一丝丝破绽还是因为锦衣公子的习惯导致的,就是锦衣公子一直轻轻摇摆折扇的左手,貌似是因为摇久了有那么一丝丝酸楚,轻轻抖动了一下。手中折扇也微微向下摆动了十五度左右。

这一丝丝破绽虽不足以致命,但发起进攻足够了。

眨眼间,朱二发的攻击直至锦衣公子的左腰处,眼看着势大力沉的一拳就要就要打在锦衣公子的左腰上了,间不容发之际,锦衣公子左手中的折扇一个回转,挡在了朱二发的拳头上,拳头打在折扇上,却神奇的没有发出打击的声音。柔软的扇面加上柔韧性极好的扇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向锦衣公子的方向凹了下去,却并没有毁坏。隔着折扇,朱二发的这一拳实实在在的打在了锦衣公子的身上。

虽然朱二发感觉这一拳就像打在了棉花上,没有丝毫着力感,甚至折扇上反弹回来的力道,让自己连退三步才卸去反弹的力道。但是锦衣公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使是折扇的材质特殊卸去了朱二发这一拳八成的力道,却还有两成的力道让自己身体一阵摇晃,五脏六腑更是翻江倒海,说不出的难受。

即使这样势大力沉的一拳,即使是因为锦衣公子的习惯露了一个破绽被朱二发抓住时机,一拳成功击中锦衣公子,但锦衣公子还是仗着装备的优势,一步未退。

“兄台好本领,在下佩服!”一拳,锦衣公子非但没有记仇,还把朱二发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提高了,这不,对朱二发的称呼和对自己的自称都改变了。如果说之前在人前自称在下是为了展现自己谦谦君子的风度,那么此刻在朱二发面前的这声在下,则是发自内心的平等论交了。

“阁下过誉了,不过是瞎琢磨的招式罢了,不值一提,更谈不上是什么好本领。”朱二发也谦虚的说道。

一众侍卫----还不值一提的瞎琢磨招式?那意思是我家主子的招式都不如你小子瞎琢磨的招式咯??

.....

满庭积雪,本如诗如画,却因二人的两招对决,已经是惨不忍睹的模样。还剩一招了,成败在此一举,此战,无关风雪。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