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苍穹之上飘落下来,四周就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早已经变得银装素裹。

如此雪景,没有人去感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此刻的九州大陆上,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亦或是流离失所的灾民,望着这皑皑白雪,不禁愁从心中来。

平头百姓愁的是大雪封山,接下来的日子又要难过许多了,流民愁的是在深秋时就死了那么多人,冬季来了,这要怎么活?达官贵人愁的是如今天下暗流涌动,自己的安稳日子还有多久?

不管众生如何,此刻在豫州与冀州的交界处,有一支两千人的军队正在高速疾驰,胯下的骏马,在高速奔驰的时候,唇间不断的冒着白气,那是剧烈的运动导致的快速呼吸而产生的热气。

奔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着明亮银光铠的青年男子,无论是头盔、护心镜、护臂、护膝,还是脚下的战靴,皆清一色的泛着冷冷的银光。男子剑眉星目,身材不算魁梧,却给人很有爆发力的感觉。这领头的正是大元皇室第一禁卫军怯薛军的副统领----木华律。

怯薛军,这支由大元帝国贵族子弟组成的军团,在大元帝国一百多年的建国史中,从未有过一败。由大元四大家族轮流任统领一职,每换一朝轮值一次,其余三家没有轮值的任副统领一职。可以说,怯薛军是四大家族的私产也不为过。

四大家族分别是:木华家族、博尔家族、博罗家族、齐拉家族。四大家族又以木华家族实力最为雄厚,只是按照祖先规矩,如今的统领一职是齐拉家族齐拉桓担任统领一职。

木华律,从小在一众家族子弟中就展现了过人的军事天赋,无论是军事策论,还是骑射武功,都是家族年青一代中最顶尖的那个。

十三岁进入怯薛军,先是在自己叔叔手下历练,然后经过五年的时间,历经大大小小百余次战役,不曾一败,军中人送外号“不败战神”。在赫赫战功的加成下,木华律年仅十八岁就做到了怯薛军副统领的位置上,要不是祖宗有规矩,恐怕现在坐在统领位置上的就是木华律了吧。

怯薛军副统领一做就是十年的时光,十年来,因为要守卫京师的缘故,木华律已经整整十年没有带兵征战了,怕是这九州天下早已经忘记了木华律这号年轻猛人了吧。

带领着两千人的怯薛军一路疾驰,紧跟着木华律的亲兵之后就是这支怯薛军的旗官队,两千人的队伍,旗官就有两百人,十分之一的战力就配置在了这些手持各种军旗和令旗的旗官身上了。

众旗官手中,最显眼也是最为威风的两面旗帜就是在大军前面的那两面,一面是刺金大旗,上书一个气势逼人的大字----元;另一面这是比这一面略小的旗帜,旗帜是暗红色的,仿佛血液干枯后的那种颜色,似乎是想表达这面旗帜是有血染红的,旗面上绣着两个蓝色大字---木华。

为什么要配置这么多旗官?这不得不要说到战场的形势了,由于人的声音传递能力有限,就算专门修音功的人,多数也是发出“哼”、“哈”、“吼”之类的简单的声波攻击,很难说出完整的语句。少部分能够说出完整语句的,却多数是传音入密的法门,对瞬息万变的战场来说,简直就是鸡肋。那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令旗以及旗语。

因为令旗与旗语是需要将士们牢牢记住的,不同的将令对令旗的旗语编译也有不同,这主要是防止敌军通过旗语获得己军的指令。前朝之所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大元取而代之,最主要的原因除了大元兵威强盛之外,就是前朝的军事制度导致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尴尬状况,都兵与将互相不认识了,更别说什么旗语了。因此,这样的制度,固然使前朝是历朝历代中造反最少的一朝,也是小战役中胜率最高的一朝,但关乎存亡的大战,几乎是完败。

星夜兼程,怯薛军终于在距离临安城两百里的一座小镇上,停军修整三日。

一座江南园林风格的庭院的后院花园中,依然甲胄在身的木华律正坐在一个观池榭中,手里拿着的是最近这半个月的情报。

战争,大多数时候打的不过是情报罢了。

这半个月的情报,只要跟木华律此行目的有一丝关联的都统统被送过来了,只是这半个月都在急行军,到现在才有时间整理而已。

这半个月,冀州又乱了很多,明显的是有人在幕后推波助澜。

除了韩虎这个首叛之外,冀州各地又有大大小小一百余起起义,而其中最大的一起则是胶州刺史余成定的反叛。

据帝国可靠消息,这胶州刺史暗里早已是冀州牧的一条忠犬,明面上却一直跟冀州牧姬康水火不容。此次的造反,恐怕是冀州牧姬康的一次试探吧。

管你是不是试探,本统领这次就一次性统统清楚好了,还我大元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还有一则情报引起了木华律的注意,冀州境内的流民,竟然九成以上往青州方向迁移。看来这青州也是时候严查一番了。青州御使和青州的厢军副将,这两人要么是酒囊饭袋,要么就是有问题。看来,以九州之人治理九州并不是那么可靠啊。

木华律一边看情报一边沉思之际,一个手下的亲兵过来禀报。

“报!冀州御使宋清风求见!”

“带过来吧!”木华律放下手中的情报,稍微整理一下后对手下亲兵回复道。

“遵令!”手下亲兵随即转身向门外走去。

“宋御使,我家统领有请。”

“有劳带路。”

宋御使跟着木华律的亲兵,经过几道回廊之后,来到了木华律所在的观池榭。

“见过木华统领。”宋御使行了一礼后,打招呼道。

“宋御使请坐。”木华律左手虚拂一下,对着自己对面的石凳,对宋御使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不知木华统领密信通知本使前来,是有何要事相商?”宋御使坐下之后,也不废话,直接开问。

“本副统原想亲自去拜会宋御使的,只是皇命在身,不得已只好请宋御使亲自来一趟了。”木华律说道:“也无甚大事,那韩虎原是与宋御使一起为我大元帝国镇守冀州多年,想必宋御使对韩虎的了解,一定很深吧。”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呀,宋御使暗暗想着。

“帝国派驻天下各州的御使和副将,御使有名而无实,看似与九州各牧平起平坐,其实各州的官员,对御使向来是不假辞色的,若不是顾忌御使上奏,影响仕途,恐怕连面子都不会给。各州的厢军将领,虽统领着一州之厢军,数十万众,但在帝国军中,仅仅是副将一衔,且要调动大军,还需要与御使手中的另一半兵符结合才可。处于帝国的角度,这没错,毕竟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限制其权限,也是帝国无奈之举。只是,这世道,谁还没有一点私心呢?”宋御使好像感慨颇多,这一通话或许是宋御使的肺腑之言,但对于木华律来说,说和没说没区别,简直就是废话一箩筐,不过,木华律还是耐着性子听下去。

“本使与韩虎,早年间却是也有和二人之力的想法,只是在刚开始行动的时候,就被帝国阻拦,也被冀州牧姬康阻拦。这事,以统领您的能耐,应该也有所耳闻吧。与我和韩虎想法相同的,各州的御使与副将里恐怕也有不少,只是帝国不允许自己在外的势力失控,各州州牧也不允许境内再出现与自己匹敌的势力。所以帝国这个看似破绽重重的制度,就这么传承了这么多代。御使还好,在政治上有名无实,在军事上插不上手,完全就是帝国的眼睛。但各州副将就不同了,他们手握重兵,却不能完全的掌控,手下的一众千夫长、百夫长,又有几个是忠于自己的呢?只怕除了亲兵之外,其余的千夫长、百夫长,尽皆各方的眼线吧。这种被人压着的感觉,日子久了是会爆发的。天下太平还好说,再怎么爆发也不过是暴走而已,遇到如今的形势,加上荧惑守心的预示,一旦爆发,那就是叛国。”

“韩虎,当年也是勇冠三军的存在,凭战功走到了帝国副将的位置上,因其是九州人的缘故,这位置已经是顶天了的,想要再进一步,几乎不可能了。韩虎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到了冀州接掌了冀州厢军之后,韩虎的所作所为,最多的就是终日淫乐。好好的一个军事奇才就这么废了,换谁谁都不甘心,但那又能如何呢?想要再进一步,除非推倒重来,韩虎或许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欠缺一个导火索而已。”

“韩虎带兵,与统领您不同,韩虎更擅长的是攻心之道,对战之中也更偏向于用计。此次攻临安,看似仓皇之间撞大运获胜,实则步步为营。”

“以统领之才,这些问题想必早就看出来吧。那本使再送统领大人一则情报。韩虎明面上光棍一个,其实早与一民间女子育有一子一女,就在临安府下辖的浣花村。”

宋清风这一堆废话,无非就是想表达自己是忠于大元帝国的。

而听了宋御使的一堆废话木华律,终于听到想要听的信息了,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露出计谋得逞的微笑。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