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两人又谈了许久,宋御使把自己对韩虎的了解事无巨细也都说了,木华律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统领大人,那本御使就告辞了。”

“来人,送宋御使!”

结束了聊天之后,宋御使在亲兵的护送下,离开了木华律的园子。

“去浣花村,找一个叫春华的村妇,还有她的一子一女,找到了到来见我。”宋御使走后,木华律立马安排手下去浣花村找韩虎的家属。

“小心行事,不要惊动任何人。”末了,木华律又多嘱咐了一句。

“属下明白!”

随即,一个百夫长带着十几人的小队,消失在了临时驻地。

--

“娘,爹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小宇今年都五岁了,爹爹都没有回来,难道爹爹不要娘亲,不要姐姐,不要小宇了吗?”

在浣花村外的一条小溪边,一个三十多岁的村妇正在浣纱,身边一个年纪大约八岁的女孩在帮着母亲浣纱,还有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正是顽皮的年纪,围绕着村妇不停的玩闹。玩闹累了,又一次向村妇问起了自己爹爹。

“姐姐,你是见过爹爹的,你给小宇说说,爹爹长什么样呀!”见自己娘亲不理会自己,小男孩又问起了自己的姐姐。

“我们的爹爹呀,姐姐也记不清了,姐姐最后一次见爹爹的时候,比你现在还小很多呢,哪里记得住啊。但是姐姐知道,我们的爹爹一定是一个大英雄。”小女孩也不知道自己的爹爹长什么样了,但小小的思想里,还是希望自己的爹爹是一个大英雄。

“对,爹爹一定是一个大英雄!”小男孩兴奋的说道,虽然小男孩也不知道大英雄是什么,听姐姐说,大英雄就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就在姐弟二人谈论着自己爹爹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这和谐美好的一幕。

“你们的爹爹呀,我们认识呀,小朋友,要不要叔叔们带你们去见你们的爹爹呀。”怯薛军的百夫长在离母子三人十步左右的地方,本来想直接带走的,但是不知怎的,听到姐弟二人的对话,忽然心中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叔叔,您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认识我爹爹?真的可以带小宇和娘亲姐姐一起去见爹爹吗?”天真无邪的小宇,对人心还没有什么认知,听到有人说认识自己的爹爹,立马回应道,只是还略有质疑罢了。

“叔叔不仅认识你们的爹爹,还和你们的爹爹是同袍呢?同袍知道吗?”

“不知道~”

“就是我们和你们的爹爹死战友,战友知道吗?”

“不知道~”

“就是我们和你们的爹爹吃饭在一起,睡觉也在一起,这下知道了吧?”

“知道了,就像小宇和娘亲、姐姐一样是吗?”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的。”

小宇的天真无邪,让怯薛军的百夫长也是无可奈何。看着这样可爱的孩子,百夫长心中有点不忍,奈何军令在身,不得不执行。希望他们反抗少一点,也少受一点苦头吧。

村妇春华,看着自己的孩子和以群陌生人聊起自己夫君的事,刚一听到有人说认识自己夫君的时候,春华还是怔了一下,手中正在浣洗的纱巾一不小心落入小溪中,随着溪水漂走了也没有发觉。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纱巾已经飘远了。

这时,春华也顾不了纱巾了。因为自己的夫君临走前有过交代,这个世界上知道他们母子三人于自己夫君有关系的,仅仅就自己和夫君二人而已。浣花村的村民对自己还算和善,没有骂自己不贞,也没有辱骂自己的孩子是野种,也全靠夫君在背后打点。虽然不知道夫君在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从能力来看,应该是个大人物,这也是春华常常跟孩子们说爹爹是大英雄的原因。而浣花村的村民,以夫君的手段来说,绝对是不会知道详情的,哪怕是一点点关于夫君的消息,浣花村村民们也绝对不会知道。

而眼前的这十几个人,看模样应该是当兵。当初和夫君那个的时候,也看到夫君满身的刀疤箭伤,也好奇夫君的身份过,只是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有时候不知道比知道要强很多,当夫君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和自己说的。虽然自己不问,夫君也不说,但是还是能够隐隐的猜到夫君是军伍之人。

眼前这群当兵的说认识自己的夫君,春华在感性上已经相信了,只是理性告诉自己没有那么简单。难道是夫君在外面的正房知道夫君在外面还有私生子女,派这几个当兵的过来带自己母子三人去审问的?因为自己的夫君曾经说过,不会派人来接自己母子三人的。现在不仅派人来了,还派来了这么多人,很不正常,唯一的可能就是夫君在这里的事被正房知道了。

一孕傻三年,何况春华还是育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差不多十年来,春华除了孩子还是孩子,哪里还有当年的聪明才智,看到一群陌生人,能够想到的危险,最大的也就是正房夫人了。

“你们真的认识我家韩相公?”乱了方寸的春华,也顾不了想太多就问道。

“看来还真找对了,刚开始还有一点不确定,现在可以确定了,就是她们。”百夫长旁边的一个士兵高兴的说道。

咯噔。春华一下子又一种不妙的预感。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春华一把把小男孩和小女孩拉到身后护住,并厉声问道,希望把动静闹大,好让附近的村民解救自己母子三人。只是,经常有村民路过的小溪附近,此刻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娘亲,他们不是爹爹的同袍吗?”小宇好奇的问道,虽然还是不理解同袍的意思,但是他们说是就是咯。

“小宇别相信他们说的话,他们是坏人!”小女孩毕竟有些懂事了,也开始明辨是非了,看母亲的表情和那群人的表情,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我们真的是你爹爹的同袍,你们的爹爹派我们来接你们去过好日子?”百夫长知道想要不发生反抗的带走这母子三人是不可能了,但还是想最后试一试。

“你别胡说,我们不相信,你们就是坏人。等我爹爹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小女孩怒道,气鼓鼓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哎,今天你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了,乖乖的跟我们走,还可以少受一点皮肉之苦,看这两孩子多可爱啊,磕着碰着可就不好了。”百夫长道。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春华手足无措的情况下,也只能问出这个问题了。

“我说了,带两孩子去见他们的爹爹。”百夫长道。

“你胡说!”

“信不信由你,走不走可由不得你了。”百夫长表情一狠,下令道:“带走!”

“是”接着小队中走出三个人,向着春华走去。

“我奉劝一句,不要试图反抗,不然我不保证后果。统领大人只要活着人,至于是不是断手断脚的,缺眼少耳的,统领大人可没有交代过。”百夫长威吓道。

“爹爹,你在哪,快来救救小宇和娘亲、姐姐呀!”年仅五岁的小宇没有哭闹,对着天空,满怀期待的喊道。

“不用着急,很快你们就可以见到你们的爹爹了,我可以给你们保证。”百夫长或许是不忍,也或许是恶趣味,信誓旦旦的对小宇保证道。

或许是百夫长的威吓起了作用,也或许是春华一家三口对夫君、对爹爹的思念了太久太久,此刻有一丝机会可以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哪怕这丝机会中有着重重的危机,也值得了。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三个怯薛军的士兵上前去押春华一家三口时,没有遇到一点点反抗。就这么被三人带进了一俩只有门帘却没有窗户马车中。

随着马车的缓缓移动,春华母子三人也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门帘落下后,车厢内黑漆漆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春华母子三人终于感到马车停了,心里也冒出了一丝丝的期盼。

“启禀副统领大人,人已经带到!”马车外传来了百夫长的声音。

“是夫君吗?”

“是爹爹吗?”

马车内母子三人此刻也竖着耳朵认真的听着,想听听那个副统领大人是不是自己三人思念已久的那个人。即使两小孩对爹爹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印象。

“带进来吧!”紧接着传来了一个让春华失望的声音,看着母亲失望的表情,两小孩也跟着实力了起来。

不是夫君?也不是夫君的正房夫人?那会是谁呢?难道是夫君的仇家?此刻春华终于脑回路转回来了,终于想到了自己的夫君为什么要隐藏自己母子三人的身份了,这世道,哪个成功的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的,就算自己的夫君再惧内,也不可能让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那么多年而不回来看一眼。除非两种可能,一种夫君已经不在人世了,第二种就是夫君的仇家多得让夫君不得不隐藏自己母子三人。

“我家大人有请,还不赶紧下车!”车外传来了一个催促的声音。

如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春华想着也就带着两个孩子下了马车。跟着卫兵,走过回廊,来到了木华律所在的观池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