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欺人太甚!”韩虎此刻绝对的出离了愤怒,眼中的仇恨足以杀人。

“放弩!”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韩虎骤然下令出击。

“呼~”

“呼~”

“呼~”

这一刹那之间,临安城楼上两百把巨型弓弩齐发,婴儿手臂般粗大的弩箭呼啸着直向护城河外的怯薛军方阵射去。

“将军,果然不错将军所料,临安城四个方向的城门外都出现了元庭的兵,我们被包围了。”韩虎手下的一个百夫长急匆匆的跑过来禀报。

禀报声刚落,两百支弩箭就射到了怯薛军军阵前方,只需一眨眼的功夫,就可以把怯薛军射个人仰马翻。

只是,木华律久经沙场,又岂会不知巨型弓弩的威力呢,两个军阵距离城墙的距离,正好是巨型弓弩的射程之外,不多不少,就恰恰战在那条线上,婴儿手臂粗的弩箭射到这里,已经没有足够的杀伤力了,将士们只需轻轻舞动一下手中的弯刀或者聚起盾牌,就可以轻易的化解弩箭的威胁。出现伤亡的,也就是那些个别注意力不集中,反应速度慢了半拍,被弩箭的余力给杀伤到而已,对于这样的废物,怯薛军是不需要的,死也就死了,木华律也没什么可惜的。

而韩虎也知道弩箭是没有效果的,此举也是无奈之举,不集中弩箭的威力进攻一波,恐怕麾下的这些兵,昨天敢造朝廷的反,今天就敢造韩虎的反。

“木华律,此仇,老夫记住了!”韩虎此刻不再自称什么本将军了,去他的帝国副将,老子不稀罕。

木华律闻言,只是一哂,没有回答,同时左手呈刀装,轻举过肩之后,斜眼看了一眼韩虎之后,猛然间用力挥下。手持弯刀的怯薛军看到木华律的动作,就像野狼看到了猎物一般,几步之间就来到了所剩不多的叛军家眷旁,手起刀落,干净利落,整个屠杀过程如行如流水,丝毫不见拖泥带水。

看着最后一批叛军家眷被屠杀殆尽,临安城的一众叛军,此刻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咆哮了,有的只是出奇的安静,安静得就连木华律也不由得怔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些叛军已经麻木了?”木华律心里暗暗想道。

麻木了吗?非也非也。临安城内的这些士兵,此刻的安静无非两个原因:一、既然谁的家眷都救不了,那就一个都别救,包括他们所追随的韩虎的家眷也一样;二、九州大地上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叫做无声胜有声,没有声音说明的只会是他们的仇恨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韩将军,已经轮到她们母子三人了,韩将军就不想听听自己的孩子叫一声爹爹吗?”听着木华律的诛心之言,韩虎痛苦的背过身去。

此刻若是为了亲情,贸然出击,只会全军覆没,唯有等到晚上,才会有那一线生机。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韩将军还真是好定力啊,本副统领再次自愧不如。”木华律口气悠悠的讽刺着。

时间再快点呀,赶紧到了夜晚,好突围出去;时间你再慢一点呀,让他们母子再在时间多停留一瞬间。韩虎已经心乱如麻,不停的做着很矛盾的祈祷。

“哼!”木华律看着韩虎的态度,终于也是忍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了,一声冷哼,左手食指朝天,用力向前一挥,看呀春华母子三人的怯薛军士兵,自然明白木华律这个手是带上来、带过去、带过来等诸如此类的意思。

此刻士兵们也没有最初的温柔了,直接暴力的把春华母子三人给推到阵前,因用力过大,两小孩还给推得朝地面上摔去。出于母亲的本能,春华在这一瞬间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动作,只见两个孩子即将摔向地面之际,春华后发先至,左右手各一个把两个孩子拦腰抱起,然后春华一个转身,以自己的背着地,狠狠的摔向了地面,头先着地,头上韩虎送的发簪被抛向不远处的雪地里,一头本是束起的秀发瞬间洒落下来,洒在沾满临安城叛军家眷之血的地面上,等春华用力把孩子扶起时,已经是蓬头垢面。

“夫君,来世我还做你的妻子,若有来世,我希望能够被夫君明媒正娶,然后光明正大的做夫君的妻子。”春华凄然的说道,声音很小,可远在城楼上的韩虎却能够听得清,背对着身子依然没有转过来,只是两行血泪缓缓的滴落,浸湿了脖子上围着的黄色丝巾。

“夫君,最后再唤我一声娘子可好?”春华望着那背对着自己的伟岸身影,乞求道。

“娘子~~”韩虎遂了春华的心愿,只是声若蚊蝇,而春华也貌似心有灵犀一般,隔着护城河,隔着高高的城墙,那声细弱的几近可无的娘子,没有任何武艺的春华却是听得那么清晰。而一旁一身精湛武艺的木华律却是什么也没有听到。

“夫君,这是小宇,出生时你抱过的小宇,现在已经五岁了,过来年就六岁了,却从未听到夫君唤过一次,夫君你也唤小宇一声,唤姐姐小丽一声可好?”在木华律看来,这春华此刻就像失心疯了一般,在那胡言乱语。

而姐姐小丽与弟弟小宇,此刻已经被吓傻了,刚才屠杀的情形,春华一直用手遮挡着他们的眼睛,不让他们看到那血腥残暴的画面。就算了无生机,春华也要让孩子们单纯的来到这个世界再单纯的回去。只是一双手哪有那么容易护住两双眼四只耳啊,那犹如地狱再现人间的惨嚎声,那指缝间漏出的画面,早早的就把两孩子给吓懵了,吓到连哭都忘记了,只是张大着嘴巴,瞪大着眼睛,小小的身躯怔不停的瑟瑟发抖。

“丽儿、宇儿,爹爹对不起你们。”韩虎的声音仍然声若蚊蝇,微不可闻。

“小丽,小宇,听到了吗?你们的爹爹正在唤你们呢,你们听到了吗?”春华看着两孩子的状态,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转。感觉不对劲的春华,用力的摇着两个孩子,一只手不够力道就两只手,摇晃完大的再摇晃小的。

“哇~~,哇哇哇~~~”小丽率先从吓懵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顿时一声声稚童的啼哭声传遍战场,而对阵双方却是出奇的安静,这样的画面,在战争史上,可谓是绝无仅有。

“哇呜~~哇呜~~”紧接着小宇也从吓懵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第一时间也加入了小丽的嚎啕大哭里。

“娘亲,我怕。”

“娘亲,我也害怕。”

一前一后,小丽与小宇走向春华的怀里,小小的身躯仍然抖个不停。

“小丽不怕,小宇也不要怕,爹爹刚刚说了,以后会和我们在一起,一直在一起。”生命的最后时刻,春华用最美的谎言也是最后的谎言来欺骗自己最爱的孩子们。

“大的送走,小的留下!”木华律突然改变了赶尽杀绝的念头,决心留下两个孩子。

“统领,这是为何?”木华律麾下的千夫长问道。

“有些人,活着比死了更有意义。”木华律淡淡的说道。看韩虎不为所动的样子,木华律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俗话说困兽犹斗,为何这韩虎与这三千叛军会这般异常?

听到木华律的话,怯薛军的士兵知道送走是什么意思,春华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春华没有再做无畏的反抗,把身体调整成蹲着的模样,一手轻抚女孩儿,一手轻抚男孩儿,语气中略带哭腔的说道:“我可怜的两个孩子,我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啊,才会让你们两个来到我的身边,招此横祸啊。”

“小丽,小宇,今生娘对不起你们,来世为娘再为你们做牛做马。”

“夫君,春华不后悔遇见夫君,夫君在的那段日子,是春华最快乐的日子,今生春华先走了,来世再做夫君的娘子!”

春华说完,抱起小丽与小宇,奇迹般的能够把两个孩子抱起来还反应迅速的朝着护城河的方向跑去。春华此刻内心所想的是,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些身穿牦牛皮的怯薛军的手上,能够跳河而死,正是此刻春华最单纯的想法。

春华突然爆发的力量与速度惊人的快,或许这就是人在情急之下能够产生的奇迹吧。这突然的事故,快到押送的怯薛军士兵,只能够来得及把手先伸到春华他们母子三人原来所在的地方。

“彭!”护城河一顿水花被炸开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