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春华带着两孩子纵身跳下了宽阔的护城河,因为城防的需要,护城河的水流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两岸的堤坝却是很高,水也是很深,加上是寒冬,这不会水的春华和两个孩子跳下去,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混账!”木华律一声怒吼,不只是吼看守不力的士兵还是在吼不顾一切的春华。

“阿华!!”一直冷酷转身的韩虎,也忽然转身面向春华三人跳水的方向,歇斯底里的喊道,只是为时已晚。

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的韩虎却已经泪流满面了。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韩将军你看看,本副统领是不是有一项胜过你了?”木华律吼完一声后,再度讽刺韩虎道。

就在此时,护城河上游的方向,一道白影一闪而下,瞬间到了春华三人跳水的地方,一个纵越,噗通一声之后,这道白影已经入水去了。

两岸的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瞬间的懵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水鬼?看到有人落河了赶紧过来拉住不让落河的人上来,死在水里给水鬼做替死鬼?

岸上的士兵们,千夫长以下几乎都是这么认为的,唯有韩虎、木华律和五名两方的千夫长能够看清是怎么回事。

“一苇渡江?”韩虎疑惑道。

“一苇渡江,真的是一苇渡江,九州武林的绝学之一。一苇渡江不是已经失传了吗?怎么今天又会出现在这里?”木华律疑惑重重的轻声自语道。

“竟然是传说中的一苇渡江,那白影是谁,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少年,只是江湖武林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就身负此等绝学的青年才俊了?”双方的千夫长想到也差不多是这样的。

白影跳下护城河中没有多久,大约是十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哗啦的一声,白影带着两个小黑影,从护城河中越出,然后双脚轻点水面,轻飘飘的往临安城的方向飘去。

踏踏踏,几声轻微的落地脚步声后,白影停在了临安城与护城河的中间地带,两只手上提着的正是那两个随着母亲一起跳水的小丽与小宇。

而白影没有再动身去就春华的意思,刚才水里抢救时,春华只是把孩子推给了白影,而自己却选择了推动一下白影和两个小孩往水面上冲去,而春华自己,因为反作用力的缘故,已经向护城河额水底沉去,救是救不了了,唯有尽力保全两个孩子了。

“呼~~”一声风动的声音传来,护城河上方又飞出了一个红衣女子,是的,那女子的感觉就像是飞过来的。

而此刻全场能够看懂的,只有一个人了,那就是木华律。

“云中穿月?又是一个武林失传的绝学重现时间,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头?”木华律皱着眉毛想道。

就在木华律疑惑的时候,白影对着韩虎鞠了一躬,道:“萧白见过韩世伯!”,萧白说完,那一道红色身影也来到了萧白的身边面朝木华律的方向站定,随时预防着来自木华律的危险。

“萧白?”韩虎疑惑了。

“我父萧远。”萧白道。

原来是故人之后啊,转眼已经长这么大了呀,韩虎终于想去来自己认识的姓萧的人里,还有一个故去的故人----萧远。

“多谢世侄出手相助,只是这兵荒马乱的,恐让世侄无端身陷其中了。”不管你内心里在怎么悲伤,韩虎还是要感谢一下萧白的仗义出手。

“无妨,对于元廷的走狗,我向来是见一个上一个,见两个杀一双的。”韩虎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着仇恨。

“当年....”韩虎准备要说一下往事,被萧白打断了。

“世伯不必多言,我知道!”萧白道,具体知道什么,恐怕只有萧白自己知道了。

“我学艺不精,未能为世伯救下伯母,还请世伯节哀顺变。”萧白再度补充一句道。

“世侄能够救下两字,我已经很感激世侄的救命之恩了,若今日大难不死,定当报世侄今日之恩。”韩虎的处境已经这么不堪,唯有拿一丝机会来许诺了。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着,木华律也不着急,没有阻止也米有下令对付萧白。只是内心稍微有一丝丝的得意之感。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皇上的心病之一,萧家一案中唯一的活口,今天居然让木华律遇见了,不暗中兴奋一番那是假的。

“萧远之子萧白?”木华律想要再度确认道。

“没错,是我!”萧白肯定的回复道,却没有转身去面对木华律,一旁的静姝严阵以待,预防会发生情况。

“呵呵,正好,今日一个都不许走!”木华律道:“本副统领很想领教一番萧家的家传绝学,不知道白公子学会了多少呢?”

“正想去汝等项上之物一用呢!”萧白道。

“好小子,够狂,不过本副统领喜欢!”木华律再度道:“谁都不许动,本副统领要亲自动手了解陛下的心病。”说完,从背后取出一直锋芒暗藏的方天画戟,双手一扭间,已经由一化二了。

“九州兵器榜第十名的---血戮戟?”萧白看着木华律的兵器亮出来时,瞳孔微缩,疑惑的问道。

“没错,小子,你应该感到荣幸。”木华律肯定了萧白的疑惑。

“那小子倒想领教一番阁下的高招了,也想看看这兵器榜前十有什么超出常规的地方。”萧白也是战意高昂的说道,把怀里已经湿透和昏迷的小丽、小宇交给了身边的静姝之后,左手伸到右肩的位置,缓缓的抽出了背上背着的黝黑铁剑。

“剑曰大空!”萧白自报了一下自己的铁剑,然后目光紧紧的盯着木华律。

武林中,武者的能力自然是远远高于普通士兵的,但再厉害的武者也不敢和军队交锋,因为必败无疑。而两军阵前的将领的武艺比拼,却很好的满足了武者参与军事的便利条件。

“过河吧!”木华律道。

“照顾好这两个孩子。”对静姝交代了一句,萧白一跃,跃入了宽阔的护城河河面之上,往对面而去。

“萧郎,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啊!”静姝大声的喊道。

而萧白此刻的身影,在临安城将士们的眼里,萧白就是那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最佳诠释之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