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随着萧白渡江而去的,还有临安城数千将士的目光以及静姝的担心。

“请赐教!”没错,就是这么淡定,萧白完全没有把此刻的处境当做是决战,仅仅当做是一次别开生面的比试而已。

“有意思!”木华律看着萧白云淡风轻的样子,饶是养气功夫再好,此刻也有点点怒火中烧了。

“出手吧!”萧白长剑一舞,一朵漂亮的雪花顿时被一分为二,轻柔的从长剑的两刃飘落而过。

“嗡~~”无名剑被萧白持于左手,剑尖指地,反射着雪景,一股寒意凭空而生。

“哼!花架子。”木华律轻蔑一笑道,而内心深处,却是对萧白的警惕再度提升了几个级别。

两军将士也在紧张的观望着,怯薛军的将士们想不明白自家的统领大人为什么要和一个江湖少年一对一战斗,但是,怯薛军的将士们对自家统领大人有着百分百的绝对服从和信任。

静,安静得可怕,此时的战场上只有呼呼的北风和潺潺的护城河流水声,如泣如诉,仿佛在为刚才死去的临安城叛军家眷们鸣不平一般。

“嘙~”、“嘙~”刚才被无名剑一分为二的雪花,终于飘落到了雪地里,发出的微弱声息,唯有高手才能听的真切。

静止的画面动了,萧白指向地面的无名剑忽然舞起了一片剑网,这剑网初看没有什么,再细看就会发现其中的恐怖之处,竟然再也没有一片雪花飘进剑网之中。这第一招即将发动之际,萧白首先发起了---防御。

“驾!”几乎同时,木华律双腿用力一夹胯下的战马,战马和木华律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战役,早就明白木华律每一次动作的意义。顿时,前蹄呈弯月状向上腾起,马背上的木华律紧了紧缰绳,战马瞬间明白木华律要进攻的想法,立马两只后蹄发力,整个马身就这么原地一跃而过,百里加速度大概十息吧。

木华律出身将相世家,从小练习的武艺都是军伍之法,爆发力强,耐力好,唯一缺点就是速度慢,所以才从小练就了一身的骑术来弥补自己的缺点,此刻虽说是两个人的私斗,但想让木华律放下战马与小白来一场真正的一对一,那是想都别想得。

“嘶~~”战马一身长嘶,瞬间来到小白的面前,木华律也不客气,左手拉着缰绳稳住身体,右手提着兵器榜第十的血戮戟,一戟直刺直接刺向了萧白布置的剑网上面。

“嘭!!!”一声巨响之后,萧白的身影倒滑出去二十步都不止,而木华律由于冲锋的力道未减,也朝着相同方向前进了十几步的距离。

“这萧家余孽究竟是什么来头,受吾七成力道的一戟竟然只是后退了二十几步,除此之外,居然毫发未伤。”木华律心中疑惑的想道。

“好强大的木华律,我都用了九成的功力抵挡他的冲锋,居然还被震退了二十几步。”萧白心中震惊的想道。

“萧家绝学---萧萧落木??看来此子所言非虚。”城楼上的韩虎心中肯定的想道:“木华律亲自出手,看来是想亲自为元成帝解决掉萧家的漏网之鱼啊。”

木华律没有见过萧家的绝学,只疑惑萧家小子的防御之道为何从未见过。

“小子,不错嘛,再来!”木华律道。

萧白闻言,没有回话,只是在继续舞起萧家绝学---萧萧落木。

“招都出老了,还想胜?”木华律嘲讽一声,再度双腿夹紧马腹,向着萧白的剑网冲去,一切都再如之前,唯一不同的是,木华律的单戟变成了双戟。

“钉~”、“钉~”,两声金属交击的声音响彻战场,而比声音更先传入众人眼中的是那两朵金属火光。

每次兵器交击一下,萧白就退几步,使得原本很平整的积雪变得泥泞不堪,那是因为雪被凌乱的脚步踩化了。

“步伐凌乱?不应该啊,有蹊跷。”木华律和城楼上的韩虎都看出了问题所在,而两军众将士却只感觉木华律威猛无比,那少年只有被挨打的份了。

“只守不攻?难道是在等待吾之破绽?”木华律心里想着,手上的攻击却是不断。

只是,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木华律还是无法攻破萧白的防御,不由得有些暴躁起来,进攻的章法也可是出现了紊乱。

“木华律要败了。”城楼上,韩虎轻声自语道,能够听清的只有麾下的几个重要将领。

只见,萧白手中无名长剑一个逆向急转,瞬间撤去了无边萧萧落木的剑阵,万千剑影于一瞬间化成了一道剑光,直向木华律的面门而去。

眼见萧白撤防转攻,木华律的嘴角漏出了一丝计谋得逞的笑容。

“不对,这木华律是故意的。”韩虎再度评价道。

“什么故意的?”韩虎麾下问道。

“破绽。”韩虎道。

一剑飞来,木华律却没有主动防御,也没有继续进攻,只是双瞳静静的看着直朝面门而来的剑光,然后把两柄血戮戟合二为一,附在了背上,然后一转马身,朝着怯薛军方阵的方向而去。

“跑了?”城楼上和城楼下观战的一干人等疑惑的想着。

“驾!”木华律一拍马臀,战马吃痛,立马加速奔驰起来。

萧白后发先至一剑刺向木华律,只是这一刺刺了个空气。只见木华律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已经前进了一小步,就是这一小步让萧白瞬间感到危机,急忙稳住身形,只想一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中计了,这木华律的兵法学得不错,只是很多都是错误的玩法”韩虎再度评价道。两个孩子被救下,韩虎心中多多少少还是要比麾下弟兄们强很多了的。

就在萧白身形定住,准备发力回退的一瞬间,木华律的血戮戟,从腋下一个回杀,准备以一个军伍的招式把萧白收拾掉。

“罗氏家传绝学--回马枪,怎么被木华律用起来的?”韩虎此刻已经是满心的糊涂了。“钉~”战场再次响起了兵器交击的声音。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