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木华律和萧白再次胶着在一处战斗了起来,木华律的一记回马枪让萧白一个措手不及,进攻之势受阻,且加上惯性的作用,萧白身体往前冲的余力加上回马枪的威力,两力相加,又岂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的?

用戟使出了枪法,这木华律不得不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武林奇才,奈何为寇啊。

萧白知道这一记回马枪,如果自己化解不了,那么小命就会交代了,顿时也不管什么风度,也不管什么少年奇侠的名号了,在手中无名剑与血戮戟交击的瞬间,萧白就借势来了一个驴打滚。

强烈的冲击力让萧白的驴打滚真的是有多远滚多远,一路滚过的雪地,留下一道露出地面的人形痕迹,痕迹上的积雪,被萧白身上的力道像扫雪工人一样,给清扫了个干干净净。

约百步开外,萧白终于止住了打滚的身体,以手中的无名剑杵着地面,借助着力的相互作用,勉强支撑起受伤的身体。

再看拿剑的左手时,刚才那巨大的力道震得萧白的虎口皲裂,一道暗红色的血线赫然出现,从萧白的无名剑剑柄顺着剑刃,慢慢的流到剑尖的位置就不在往下流,严寒的天气已经把刚刚还热腾的血给凝固住了。

这一回合,萧白受了不小的伤,但也都是外伤而已,幸好萧白反应及时,不然就不止是受的皮外伤这么简单了。

“萧郎!!”对岸,一身红装的静姝焦急的喊道,作势欲渡河而来助萧白。

“别过来!”或许是这些日子的相处,有那么一些心心相通的感觉了吧,听到静姝的声音,萧白就知道了静姝的想法,在静姝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就出言阻止了。

“萧郎~~”静姝语气轻了很多,仍然担忧的喊着爱郎。

“反应倒是挺快嘛。”木华律受不了这卿卿我我的郎情妾意了,出言打断道。

“阁下过奖了,只是阁下一族信奉苍狼神,向来看不起我九州武学,怎么阁下也会使我九州武学--回马枪了?”萧白问道。

虽是生死对决,但此刻二人更像是探讨武学得切磋。

“苍狼神大人乃至高无上之神,自然是无所不包、无所不容,又岂是汝等三等九州人可以理解的。”木华律傲然道。

“呵呵,三等九州人,三等九州人!!”重复着木华律的话,萧白的声音越来越冷。

“只有那些虚伪的士大夫才会认为接受了九州的文化制度就是九州之人了,可笑,你们这些狼族之后,不管怎么伪装,始终还是狼族之人,文化改变得了你们的见识改变不了你们骨子里的冷血。”

“前朝崖山海战之后,你们狼族先辈肆虐我九州大地,为祸苍生,最后居然堂而皇之的取得了我九州的天下?可笑啊!我萧白虽出身萧家,但却甘为萧家的不孝子,此生坚决与元廷势不两立,与我萧家列祖列宗愚忠元廷而言,我萧白就是不孝子孙。”

“崖山之后无九州,呵呵,昔年我还认为此句的意思是崖山海战之后,我九州落入你狼族之手,断了我九州之人的世袭罔替。现在,我对此句才算是真真的明白了,并不是我九州落入狼族之手而再无九州,而是直崖山海战之后,我九州之祖祖辈辈引以为傲的士大夫风骨至此完结,现在所谓的士大夫,无非皆是元廷与各州牧的走狗而已。”

“士大夫们,你们听听,在这些人眼中,你们是什么?三等九州人?呵呵~~”

或许是压抑了太久,或许是家族的遭遇,让萧白此刻自言自语了许久。

“说完了吗?”木华律问道。

或许在外人看来,木华律现在的举动很可笑,明明占据优势,却一而再的迁就萧白的要求,甚至在萧白一击受伤后都没有乘势追击,而是静静的等萧白发完牢骚。

只有木华律明白自己的状况,刚才那一招看似自己优势很大,完全足以碾压萧白。只是,谁让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条真理是谁都逃不过的呢?那就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把萧白打得户口皲裂,木华律自己的右手也是震颤不已,差点都拿不稳血戮戟了。只是厚厚的甲胄,遮挡住了震颤的右手,别人才看不清状况而已。不乘势追击,也是不想做没有把握的冒险啊。

待右手的震颤止住后,木华律当即缓声问道:“说完了吗?”,既可以装X于无形树立无敌形象,又可以稳住自己震颤的右手后重新掌握战场上的形势。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日再遇,定当去尔项上人头!”说完,萧白突然双腿发力,反身向临安城的方向跃去。转眼间已经跃入护城河的河面上,这里正是刚才春华跃下去的地方,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怜春华等家眷,这可是数千条人命啊。

运起“一苇渡江”这门武林绝学,萧白快速的渡河而回。

静姝立马轻轻放下两个昏迷中的孩子之后扑了上去,一把扑在了萧白的怀里,微泣道:“萧郎,刚才~~刚才~~刚才我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好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萧白安慰道。

“韩世伯,还请开城门,让侄儿带着弟弟妹妹进城与世伯团聚。”萧白安慰了一番静姝后,抬头对韩虎喊道。

“嗯,来人!”韩虎正欲命人打开城门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将军,不可!”麾下一个千夫长阻止道。

“嗯??”韩虎疑惑的嗯了一声。

“将军,这少年出现的很是蹊跷,还是小心谨慎点好。”麾下千夫长进一步解释道。

韩虎也不傻,一点就透了。

“这少年出现的时机太巧了,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嫂夫人带着两孩子投河的时候出现,为何能够救起两个孩子却不救嫂夫人?为何木华律说大的送走小的留下那少年就只救小不救大?为何两军阵前,那少年的要求那么无理木华律却都答应,为何最后那少年明明处于绝对的弱势时木华律没有乘势追击,而是放他安然渡河而归?属下猜想定是木华律的阴谋诡计,让将军相信那少年是萧家之后,是将军故人之子,取得将军信任后大摇大摆的进城,然后.....”后面的话已经不用千夫长继续说了,韩虎也明白然后是什么。

“嗯,你下去吧,看好城门。”韩虎对刚刚唤来的士兵交代了一下,只是改变了命令内容。

“萧世侄,临安城内混乱不堪,不便迎客,还请世侄委屈一下,在城外歇息一晚,世伯我会命人准备好事宜,给世侄从城楼上放下去。”韩虎随便找了一个借口道。

“这什么人嘛,有这么对待恩人的吗?”静姝在萧白怀里抱怨道,以其耳力岂会听不懂千夫长与韩虎的对话?明白韩虎拒绝的缘由之后,静姝没有责怪,只是心里有点委屈故在爱郎怀里抱怨一声。

“好了,韩世伯也是迫不得已了。”萧白安慰怀里的可人儿一句。因为萧白知道静姝并不是真的抱怨,而是想要自己的安慰罢了,所以顺势而为咯,只要安慰一句就能增进感情的事,傻子才不做。

风雪渐大,夜色渐深。

临安城城主府内,韩虎正与麾下的三大千夫长商议着。

“将军,怯薛军两千人,虽然个个皆可以一当十、勇武无比,但临安城这么大,仅仅两千人是合不成包围圈的,此刻包围我们的是以前的厢军弟兄,若在昨日之前,我们的突围可能性很低,但昨日之后,今夜我们的突围几率会高很多,毕竟今日木华律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的可不仅仅是怯薛军和我们,还有以前的厢军弟兄。”

“同是九州之人,同是冀州厢军,以前是同袍,看我等今日之遭遇,幸灾乐祸的有,但我相信我们以前的厢军弟兄,多数还是会同情我们的,而这份同情就是我们的唯一机会,而这个机会也唯有今晚有用。过了今晚,则又会因为选择的不同而刀兵相见了。”

三大千夫长给出了今夜突围的建议,这建议也暗合韩虎的计划,只是城外的那一子一女怎么办?哎,听天由命吧,希望能够活下去吧。

“诸位以为那个方位突围为佳?”韩虎问道。

“南门!”

“南门!”

“北门!”

“哦,为何北门?”韩虎也是看好南门,而四个候选意见了有一个不同的意见,韩虎自然想听一听缘由。听出不同意见的,正是那个满脸钢针胡须的千夫长。

“将军、两位哥哥,兄弟原来也想着西门为最好的方向,因为西门的兵力分布最少,最好突围,只是西门突围出去后,后面的地势如何?”满脸钢针胡须的千夫长问道。

“一马平川!”

“怯薛军是何种军团?”

“骑兵。”

一问一答间,缘由显而易见。韩虎和另外两位千夫长也暗暗折服于这个看似粗狂,实则心细无比的兄弟---闻达。

“而北门防御力量看似最为强大,只要是没有怯薛军存在,那么就不算真正的强大,同是厢军出身,我们三千对上他们五千,一心突围之下,我们还是有两成把握突围出去的。

而且北门只要突破一个口子,那么我们就可以往山上跑,只要跑到山上,我们就不用太担心木华律怯薛军的骑兵,只要连续翻越几座山,那么我们要面对的对手,就只剩下以前的厢军同袍了。”闻达继续分析道。

“怯薛军在西门,想要及时支援,以怯薛军的骑兵速度,也需要半柱香时间,而我们所要争取的,就是这半柱香的时间内,能突围一个是一个,总比窝囊的困死在这临安城里强。

要是当初听我的,不来这临安,直接落草为寇,逍遥快活去了,哪有如今这困境。”闻达说想法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只是闻达不知道,韩虎心中也苦啊,当初的状况,明显有人暗中牵引,哪里由得了自己啊,还是那句话----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