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夜来风雪,临安城的百姓们此刻几近全无睡意,都在紧张的关注着局势。

“朝廷的军队并没有发起进攻,好像是把临安给团团围住了。”在约三五十人聚集的地下室里,突然跑进了一人,把自己刚刚出去打探到的消息说给地下室里的人听。

“呼~”地下室内的人都呼了一口气,还没有进攻就好。

类似的情况在临安城内各个角落不断的发生着。

城外,怯薛军主帐内。

“统领大人,叛军今夜九成可能会选择突围,而南门的包围力度最弱,叛军会不会选择南门突围,我们是不是要加强南门的力量?”怯薛军千夫长问道。

“不必,韩虎不会选择南门的。”木华律自信的说道。

“统领,这是为何?”另一个千夫长问道。

“因为韩虎不蠢。”木华律道。

城楼下,萧白与静姝二人相偎相依在一起,身前的篝火旁的两个孩子正熟睡着,没有打扰这对乱世鸳鸯。

“萧郎,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静姝靠在萧白怀里问道,自从遇到萧白,已经习惯一切听萧白的安排了。

“只要我们还在韩世伯的视线范围内,韩世伯不会不管我们的。”韩虎道。

“就他?忘恩负义之人罢了,期待靠他不如靠自己。”静姝不屑的说道。

“静姝,我并不是要靠韩世伯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又何必前来,我需要的是韩世伯的一个人情,仅此而已。”萧白解释道。

“一个自身难保的人,萧郎要他的人情作甚?”静姝更疑惑了。

“将来你自会明白。”萧白是是而非的说道。

城内,城主府。

“闻达,待亥时你带领你手下弟兄从南门佯装突围,记住一定要动静大,声势大,给你的弟兄们说我们就是要从南门突围。

老二、老三,你们二人和你们手下的弟兄,随我在子时从北门突围。”

“是!”

“是!”

“是!”

三大千夫长领命道。

风雪依旧,虽是亥时,但大地上的能见度还是很高的,这就是雪夜。

临安城南门外,城楼上的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在接头交耳,这是在相互传达军令。

“亥时从南门突围。”

“亥时突围。”

“突围亥时。”

“还是突围?”

“不是突围?”

......

一通传递下来,军令已经不是原来的意思了,甚至很多人都是迷迷糊糊的,这就体现出了旗语对一个军队的重要性了。

倒数第二个传递给最后一个时,只感觉上一个说的莫名其妙的,但还是抓住了突围这重点两字,直接给最后一个士兵传递到:“突围。”

最后一个士兵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知道突围就行了,到时候要怎么做,跟着千夫长大人,跟着大家伙一起就行了。

紧张的局势下,时间总是那么难熬,但终归是到了亥时。

“所有人准备。”闻达下令道。

不一会儿将令传遍这支千人部队。

“每百人为一队,第一队放下揽绳,从城楼阴影处悄悄往下潜,切记动作要麻利,声音要小点。

第二队每人两支火把,一支插在瞭望口,一支手持着,要不断的走动,切记走动时阵型不要乱,要营造出城楼上巡查力度很大的假象。

第三队持长弓,随时保持拉满弦,一为策应,二为营造戒备的假象。

第四队到第十队看紧城门,随时准备开城门突围!”问道把战术指挥了一遍,待麾下十位百夫长都明白后下令道:“行动!”

是,众百夫长领命而去。

很快,临安城南门出开始人头攒动起来,城外的厢军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南门城楼上的忙碌景象。

“大人,韩虎这是要从我们这儿过的架势啊。”城外厢军的一个百夫长对自己的千夫长说道。

“这是木华统领的计谋,我们这里的力量看似最薄弱,实则我们这里只要坚持住一炷香的时间,木华统领和怯薛军就可以支援到,我们身后一马平川之地,韩虎能够逃得过骑兵的追杀?”厢军的千夫长说道:“那韩虎英明一世,此刻怎么要糊涂一时了,难道是觉得我这软柿子好捏?”

“传令,全军注意韩虎叛军的动向,记住,韩虎叛军皆围有黄色丝巾。”

“是!”

城外厢军也开始动了起来。

临安城南门城楼上,闻达下令:“第一队,行动!”

一声令下,二十根手臂粗的揽绳从城楼阴影处往下抛去,直至地面。

“嘭!”揽绳碰到地面的一头,发出撞击雪地的声音,在寂静的雪夜里,这声音是多么的刺耳,只是再怎么刺耳也传不到对面厢军的耳朵里。

固定好揽绳之后,第一队每五人一根揽绳,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城楼上往下滑,直至地面。一切超乎想象的顺利。

雪夜里,这支百人小队在城楼阴影处汇合。

“大人有令,我等必须要穿越这护城河,到对面把围困我们的厢军的兵力布置情况了解清楚,大家均有斥候的经验,势必要完成任务,为身后的弟兄们争取一线生机。”这支百人队伍的百夫长交代道,说完举起右手,五指并成掌,然后向前一挥,已经是发出行动的命令了。

一行人全都穿上了白色的披风,披风上有帽子,只要把帽子一戴上,这支百人小队在这雪夜里就好像不存在了一般。

百人小队慢慢的摸到了护城河边,纷纷取出羊皮筏子,就这么一个个准备蹚水而过。

....

城主府内。

“闻达已经开始了,将军我们是不是也要启动计划了?”

“不急,时候未到,按原计划行动,不可让闻达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听韩虎话语的意思,好像已经放弃了闻达了。

两千夫长也明白,此时此刻的处境,无论放弃谁都是情理之中的,只是这心里微微有点堵得慌罢了。

怯薛军主帐内。

“统领大人,南门传来消息,韩虎叛军似要从南门突围,根据城楼上的人影,南门那边的将领猜测韩虎全军此刻应该都在南门,我们是不是要直接杀进城去呢?”

“似要而已,不必理会,告知南门那边看好就是,若是出了纰漏,那就提头来见本副统领。”韩虎交代道。

韩虎啊,你究竟会不会选择北门呢?本副统领可是准备了很多好玩的东西给你呢。木华律暗暗想道。

城楼下,篝火旁,萧白与静姝。

“走吧。”

“去哪?”

“北门。”

简单的问道,一如两人刚出酒泉城之时。

随即,萧白起身,抱起了熟睡中的小丽,留下较小的小宇给静姝抱着,然后自己走在了前头。

一身白衣虽然在战斗中脏了,但仍然阻挡不了萧白身上的那股淡然的气质,这气质让静姝深深的迷恋。

左手抱着小丽,右手解下腰间的酒囊高举过头顶,然后仰头向天,张口一番痛饮后,尽情高呼道:“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