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领队朝着几个弟兄打了一个眼色,另外四人立马明白,集中起精神朝周边小心的观察着,确定一切如常没有异样后,朝领队微微颔首。

领队得到回复后,转身朝主将大帐的门帘处走去,用手轻轻的挑开了门帘的一角,朝里面望去。

只见主将大帐内的唐校尉大人,正挑着油灯,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宝剑,一边举起案牍上的青铜酒樽,浅尝辄止。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

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

赢得身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一首前朝忠敏先生的破阵子从唐校尉的唇间缓缓吐出。

要知道,在本朝吟前朝的词可是犯大忌的,尤其这种抒发恢复九州意志的词,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或许唐校尉只是有感而发,或许是另有心思。

领队看着、听着唐校尉此刻的状态,顿时福由心至,一计上心来。

只见领队直接拉起门帘,侧身走进了主张大营。

“嗯??本校尉不曾宣你进来?”唐校尉看着进来的领队,疑惑的问道。

“见过校尉大人。”领队道。

“你,你不是本校尉麾下之人。”唐校尉问道。

“小的乃韩将军麾下区区一斥候队长。”

“倒是好胆色。”

“在校尉大人面前,不敢当。”

“说说吧,何事?”

唐校尉看到敌军闯进自己的主将大帐,没有惊慌失措,依旧把玩着手中的宝剑和领队交谈着。

“求校尉大人给一条生路。”

“哦,本校尉给你们一条生路,谁来给本校尉一条生路。”

“校尉大人以前也是韩将军麾下吧,曾经都是弟兄,相煎何太急。”

“自韩虎反叛那日起,就不在是本校尉的顶头上司,更不是你口中的所谓兄弟了。”

“校尉大人觉得元廷如何?”

见唐校尉油盐不进,领队突然改变了话题。

“苍狼当道,荼毒生灵。”

唐校尉知道此刻门外绝对被对方把控了,自己说的话绝对不会被传出去,故此放心的说出了压抑在心中许久的想法。

“方才听闻校尉大人吟咏辛忠敏先生的破阵子,小的就知道校尉大人会是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你还会不会替韩虎再感叹一句:吾道不孤~~”

“小的不敢。”

“不敢?本校尉看你倒是敢得很呐,说,来了多少人。”

听到唐校尉这般直接的问话,领队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如实回答道:“一手之数”。

一手之数,可以是五人,可以是五十人,甚至可以是五百人,至于是不是五千人嘛,韩军全部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

唐校尉看似云淡风轻,实则也在一直观察着领队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好从领队的话里套出更多有用的信息。

领队也是久经世故之人,作为斥候除了会打探情报,更多的是要会谈判,故此一直表现的很镇定。镇定得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一手之数的回答,让两人的谈话陷入了僵局,沉默、沉默,沉默到两人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与心跳。

而唐校尉与领队的谈判,最终的结论也将在这呼吸与心跳中产生。

唐校尉听着领队的呼吸匀称,心跳平静且有力。

领队听唐校尉的呼吸开始急促,心跳开始紊乱。

胜利的天平朝着领队倾斜。

“说说吧,如何保证本校尉的身家?本校尉可不想今日临安城外的一幕在本校尉身上重演。”最终唐校尉还是选择了认命。

“我家将军现在的处境,校尉大人是知道的,小的也不敢替我家将军做主,只是如得一线生机,我家将军定不忘校尉大人今日之恩。”

“哦~本校尉需要怎么做?”

“校尉大人只需把临近东门的力量布置撤回即可。”

“这不可能!”

“事已至此,校尉大人认为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罢了,这是本校尉的令牌,去传令吧。”

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唐校尉不得不认命,虽然以唐校尉的一身武艺,解决之人不成问题,但是那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加上唐校尉在厢军的编制里,还是属于韩虎的麾下,这么多年的打交道,唐校尉深知韩虎心计的可怕。

现在落入韩虎的计谋之中,那还玩个屁呀玩,先保住小命再说。

只是唐校尉不知,这一切哪里是韩虎的计谋,都是领队临时起意而已。

“多谢校尉大人成全,小的代我家将军谢过校尉大人,待来日,我家将军拨云见日了,定还校尉大人今日之恩情。”

做戏也要做的真,领队暂时代替韩虎许下一个人情,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人情算得了什么?

随即,领队拿着令牌走到门口,伸手招了招,立马一个士兵走到跟前,领队对走过了的士兵耳语交代了几句,把手中的令牌交给这个士兵之后,挥手让那士兵去办事去了,至始至终,门口两边站岗的两个士兵对此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看到这番景象,唐校尉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交代完任务后,领队重新走回唐校尉对面以标准军姿站立着,不言不语。

看着领队走回后的作为,唐校尉不再是肯定猜测了,而是认定这就是事实了。

临安城内,距离子时还有一刻钟左右,一切准备按照计划从北方突围,韩虎和两大千夫长在两千麾下弟兄的簇拥下,向北门走去。

越是走进北门,韩虎越是心头不宁,好像北门就是一只吃人的巨兽一般。

就在韩虎等人来到北门的街道上,正欲登上城楼的时候,一个斥候模样的士兵从南门匆匆跑来,直接扑到韩虎面前地上一支竹签。

竹签上书四个小字:南有生门。

韩虎心头一震,立马把竹签收起来不让两大千夫长看到,心里开始计较起来了。

也是在看到这四个字的瞬间,韩虎心中的那股不安也淡了许多。

临安城地处东海之滨,东南西北四门中,唯有东门是不需要太多力量布置的,攻防皆是,因为出东门不足五十里就是茫茫大海。北门莽莽群山,虽不利骑兵作战,乍一看有利步兵潜行,但更适合重重布置陷阱。西门有怯薛军韩虎麾下是打不过的,硬突只会全军覆没。唯有南门是广袤的平原,包围的兵力布置会因为地域广袤而松散许多,只是南门能够突击出去却跑不过怯薛军的火速追击,最后的结局也是全军覆没。

重重思量下,明知北门突围会是最惨烈的,却是不得不选的,因为只有北门会有渺茫的一线生机。

此刻闻达竟然从南门传来消息说南门有生门。生门与生机,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本来在韩虎的原计划中,闻达是要被放弃的。只是现在韩虎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南有生门这四个字,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

转身看了看不远处的两大千夫长,韩虎眉头微微邹了一下。

“该怎么让他们继续按照原计划行事,而我又可以前往南门呢?”韩虎心中暗暗想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