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韩虎最终还是向命运低了头,同意了当这义军盟主。

唐豹将韩虎的选择上报后,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

豫州,凤阳地界内某不知名的山路上,此刻正在发生着一起拦路抢劫的勾当。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命财。”

伴随着这万年不变的抢匪开口禅,抢劫算是正式开始了。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们个几个的厉害了,或者你认为我们哥几个是在跟你开玩笑?”

“诸位英雄误会了,实在是在下身无财物啊。”

“看你这斗篷装束,用料这般讲究,怎么着也值十两白银,你居然跟我们哥几个说没钱?是觉得我们哥几个好糊弄呢,还是不相信哥几个的专业眼光。”

“诸位英雄误会了,这身装束是在下偶然捡得,并不是在下自己花钱买的。”

“英雄?哈哈哈哈!多少年了,我们哥几个只要一出现,路人要么吓得屁滚尿流,要么乖乖掏钱滚蛋,还是第一次有人一而再的喊我们哥几个英雄。哈哈哈哈”

“在下瞧诸位也不像是凶煞之辈,只是不知何故落草?”

“哦?我们哥几个是在抢劫你,你居然还有心思谈天说地?小子,报上名来!”

“小僧如净...不是,小生朱二发...也不是,在下朱二发。”

“朱二发?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小子,哪里人氏?”

“在下钟离县朱家村之人,与这凤阳县隔一座山,一条河就到了。”

“你也是钟离人?你真的叫朱二发?”

“如假包换。”

“退下帽子,让哥几个看一看。”

朱二发很听话的伸手把头上的帽子退到背上。

几个劫匪围着朱二发转起了圈圈,眼光一直盯着朱二发看个不停。

这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朱二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几个匪货该不会有什么龙阳之好吧?

想到此处,朱二发不由得再次打了一个激灵。

“脱下鞋子!”

“这、这、这冰天雪地的,恐怕不妥吧。”

朱二发已经按下决心,只要这几个匪货真要动手,那么自己不介意刚离开皇觉寺两天就开杀戒了。

“费什么话呢,叫你脱就脱,哥几个之劫财不劫色,更何况你这副尊容,就算黑灯瞎火的,我们哥几个也下不去手。”

听到不劫色,朱二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不就脱个鞋子吗,脱就是了。

“把足衣(袜子)也脱了。”

“诸位英雄,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要不是想验证心中所想,谁要看你那臭脚。看你这磨蹭的样子,估计也不会是。”

验证心中所想?朱二发郁闷了,你心中所想关我的脚什么事啊,这大冷天的,虽有武艺傍身,但是脱鞋赤脚还是很要命的。

想归想,周润发还是照做了,找了一块石头,把上面的积雪扫开,很随性的坐上去,不疾不徐的把鞋袜给脱了个干净。

几个劫匪围了上来,盯着朱二发的双脚。

“一、二、三......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四颗,怎么只有二十四颗?”

“英雄你是说在下脚上的痣?”

“是又如何?”

“实不相瞒,在下双脚上的痣,原有三十六颗,只是有十二颗在这几年时长奇痒难耐,在下用匕首给挑了。”

“原来三十六颗?”

“嗯~那挑掉的十二颗,印记还在呢,不信自己看。”

说完朱二发把脚往几个劫匪的面前晃了晃,顿时几个劫匪捂住口鼻退至一旁。

看几个劫匪的架势,朱二发知道今天是不会有打打杀杀的事情发生了,遂好奇的问道:“诸位英雄难道认得在下?”

“岂止是认得,我们还很熟。”匪首回话道。

“哦?那在下更疑惑了。”

“李财主家的羊,王员外家的牛。”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并没有让朱二发摸不着头脑,而是再度打了一个激灵,这是自己童年时做长工的两个东家,这匪首怎么知道?

“英雄何意?”

“明知故问!”

朱二发仔细的瞧着眼前的匪首,只见这匪首一脸的络腮胡子,膀大腰圆,更是身高六尺八。(凑字数科普一下:商时一尺约17厘米,人高约一丈,故有丈夫之称;周、秦、汉时一尺约21厘米,故有七尺男儿之称,唐、宋、元、明、清,一尺比较接近于现代。)

无论怎么看,朱二发都无法将眼前之人跟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人联系起来。

“瞧英雄之意,是认识在下?”

“方才已经说了,不仅认识,还很熟。”

“恕在下眼拙。”

“哎,我的八哥,我是徐显啊。”

“徐显?为何这般耳熟?”

“八哥你忘了,小时候一起放牛时,你带着我们一起玩行军打仗的游戏,我们都没有人是你的对手,最后让你当了大哥,还做了我们哥几个中的皇帝。”

“这倒是没忘,只是你真的是瘦皮猴徐显?”

朱二发难以置信的问道,这是徐显身边的一个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劫匪插话进来。

“八哥,他真的是瘦皮猴徐显,你走后的那些年靠些偷鸡摸狗的手段,也算是把我们哥几个养得膘肥体壮的。只是后来被当官的抓过几次,幸好哥几个机灵,每次都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只是一直被官府通缉,哥几个活得也不自在,索性在这凤阳落草为寇,招募了一批弟兄占山为王,日子倒也逍遥快活。”

“英雄,你又是?”

稍微比徐显矮一点的劫匪听到朱二发的问话,顿时无语,单手扶额,一阵叹息。

“八哥,你这是寒了兄弟的几回心了。”

听到这埋怨的小语气,朱二发干脆不做声了,反正这几个匪货都会说的。

这不,个子稍矮的劫匪接着说道:“八哥,我是常青阳啊。”

听到常青阳的自我介绍,朱二发一愣,不可置信的问道:“高个子常青阳?”

“如假包换!”

学着朱二发刚才的语气,常青阳回答道。

“八哥,我是郭杰。”

“八哥,我是耿尤”

“八哥,我是~~”

.....

徐显和常青阳身后几个劫匪轮流自报姓名。

朱二发一边听着这些劫匪自报姓名,一边想着儿时的人和事。

只是,这群人里似乎少了一人,朱二发虽有心想问,但最终还是没有问。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