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在朱二发欣赏的目光中,高鲲高鹏兄弟的钩子再度旋转飞舞起来,呼呼呼的劲风,吹得聚义堂内观战的众人面部生疼。

可见这旋转的双钩所蕴含的威力,绝对超乎想象的大。

朱二发握着断剑,全神贯注。

嗡~~

双钩在高速旋转的状态下,猛然向朱二发左上方和右下角两个角度飚射而去。

与之前的方正之钩不同,第七钩开始变得角度刁钻了起来。

既然名为钩法,那就是无论打向何处,最终的目标都将是钩向朱二发,只不过是一个时机与角度的不同罢了。

一开始,朱二发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一直从容不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独步九州的身法。换一个人处理起来,或许会退避三舍,或许会以力破之,或许会缠斗许久,但绝少会像朱二发这般从容不迫。

正如方才分析的那般,打向左上方和右下角的双钩,突然间回折,带着回旋之力,离心之力,力道重逾千斤,速度更是快到眨眼都跟不上。

“叮~~”

在朱二发原来站立的地方,高鲲高鹏兄弟的双钩碰撞到了一起,剧烈的碰撞搽出了一串火花,望之眼部生疼,而撞击发出的声音则让人耳部生疼。

撞击产生的罡风,再度扰乱了聚义堂内的空气流动方式,让聚义堂内的空气产生了一阵阵肉眼可见的涟漪。

之前看朱二发躲避得那么轻松,众人一度觉得高鲲高鹏也不过如此。

此时,看到许多实力稍弱之人,被高鲲高鹏双钩撞击所产生的罡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几个没有武艺护身的抢匪,更是被吹倒在地,更夸张的是一个还被吹得飞起来,撞到了身后的柱子上,顿时一声骨折的声音传来。

“呼~~”

“呼~呼~”

一众抢匪都长呼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之前自己没有去惹这兄弟二人。

再看场中央,只见朱二发此刻已经距离高鲲高鹏兄弟二人一拳左右的距离,都能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心跳以及呼吸声了。

眼见突然而至的朱二发,兄弟二人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这神出鬼没的身法,当真吓人,幸好只是切磋,要是生死对决,只要朱二发手中断剑轻轻一送,自己兄弟二人恐怕就要交代了。

说时迟,那时快。

兄弟二人也是反映迅捷之辈,同时高呼一声:“钩法第八式--曲抱钩。”

言毕,那刚刚撞击到一处的双钩,再度以离奇的速度往回钩,曲抱钩本是大范围杀伤的招式,此刻用出来,那雄浑奔腾的威力尽显无余。

单钩是曲抱,双钩一起则成了合围,这一钩把三人都围在了中央,力道由外转内。

这一钩的目标则是三人一起,大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意。

当然,仗着对双钩的如臂指使,高鲲高鹏兄弟自然不会让双钩把自己给自损咯。

在双钩回击到来之际,高鲲高鹏二人分别向两侧做了一个后空翻,手中控制双钩的动作也不间断,手腕上的巧力,轻巧的把双钩径直钩向了朱二发。

朱二发双脚做了一个向右转的姿势,借着这个姿势带来的力道,整个人旋转着腾空而起,腾挪之间跳到了聚义堂的房梁之上。

只是,刚刚旋转的力道把衣袍舞了起来,人是安全避过了这一钩,但却被钩落了两片衣角。

这是朱二发对战以来,第一次被击中,虽然仅仅是击中了两片衣角。

带着两片衣角的双钩回到了高鲲高鹏二人手中握着,没有接着攻击,而是静静的注视着朱二发。

而朱二发也是一脸凝重。

“八哥,接下来钩法第九式--背抛钩。”

不知何时,那双钩已经被兄弟二人拿到了身后,这一钩从兄弟二人的身后抛出,一个完美得抛物线呈现出来,直接抛向房梁之上的朱二发。

这一钩,在场众人就算眼里再差,也能看出了其中的不凡,背后抛钩,对力道控制的要求,那可是讲究得不能再讲究了。一般人抛个小东西啥的还可以,想要有攻击力的抛击,没有十年苦修,绝对不行。

只是这么强得身手,怎么会被逼得走投无路呢?

再回想这兄弟二人交战到现在,一直先介绍招式之后才出招,也就释然了。这不是身手的问题,而是思维的问题。

众人的想法也只是在短短的一瞬之间,念头刚断,那双钩就已经攻到了朱二发所在的位置。

躲避了八式,朱二发不打算再躲了,虽然能够躲开也是一种实力,但是这是对兄弟二人的不尊重。以兄弟二人刚才的表现,值得朱二发尊重起来,认真对战。

瞧准了双钩的路线,朱二发手中的断剑向着下边的钩子一挑,以巧力挑起了这把钩子,让这把钩子改变路线,打向另一把钩子。

两把钩子第n次自己相撞到一处,只是这一次是最不受控制的一次。双钩碰撞之后,凌乱的力道,让双钩相互缠绕了起来,在力道的作用下,连接着双钩的链子,也飞速的缠绕到一起,眨眼之间,成了一根长长的麻花。

力道未减,一直传递到高鲲高鹏兄弟的手上,接着是全身上下。为了化解这股力道,兄弟二人顺着力道的方向,背靠着背同时顺时针方向旋转了起来。

那样子,像极了云裳羽衣舞。

朱二发看着高鲲高鹏二人化解这股螺旋力道,也没有趁机攻击,而是静候。

待兄弟二人化解完毕之后,已经变得头晕目眩的了。一时之间没有控制双钩,失去了力道控制的双钩,静静的躺在聚义堂大厅的地面上。

良久。

“八哥,我们输了。虽然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结果,但是还是谢谢八哥的赐教。”

“不急,钩法十一式我还没有见识完呢。”

“好,八哥,那我们接着来。”

兄弟二人也不是迂腐之辈,听到朱二发表示还想继续,立马兴奋的表示要接着来。

“钩法第十式--高钩,亦名曲尺钩。”

介绍完毕,双钩再度打向了朱二发。

高钩与曲抱钩很相似,只是在转折处的调锋略有不同,而这唯一的不同,就是与众不同。

如果说刚才的曲抱钩在双钩的配合下是一个正方形的牢笼,那么现在的曲尺钩则是一个长方形的封闭巷道,交战双方,你在这头,我在那头。

朱二发面对这招,不再是简单的挑、刺、劈了,而是极度认真的使出了一套剑法,把自己身体四周舞得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剑影,那剑影看着是虚的,但真要碰撞它就是实的。看着是实的,却能够飘进去一粒粒碳灰。

而这次高鲲高鹏二人不再是简单的想勾住朱二发了,进攻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二人手腕用力,一上一下的,如此力道把链条抖成了波浪状,一直传递到钩子的那一端。

受到波浪劲道催动的钩子,如同浪花一般,一浪又一浪的击在朱二发的剑网上,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个不停。

而身处攻击范围内的朱二发,此刻的感受正是冲浪的感觉,一浪又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如此下去,迟早有一浪是他接受不住的,到那时,恐怕只有败退一途了。

想明白了关键的朱二发,立马撤去剑网,没有用巧劲,而是用了七成的功力,野蛮的把这一钩给挑向半空中。

眼看着朱二发一力破万会,把双钩打向了半空之中,高鲲高鹏二人立马借着这股力道,使出了下一式,也是最后一式。

“钩法第十一式---耳钩。”

这一钩极尽变化之道,钩子从刚才的弧形抛物线变成了曲曲折折形状,单钩尚且如此,双钩给人的感觉就是眼花缭乱。

没错,耳钩正是乱中取胜的招式。

看着这绝杀的最后一钩把朱二发给团团保住了,众人心里都替朱二发捏了一把汗。包括徐显、常青阳等人在内,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害怕自己出气动作大了,破坏了场中的战斗美感。

“既然你们兄弟的钩法是向弯中求,那么吾则向直中取!”

这是朱二发今天对战中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表明自己进攻方式的话。

话音一落,朱二发手中的断剑断口处朝向了自己,而把剑柄朝向了高鲲高鹏兄弟二人。身体离地而起,在空气中,如同鱼儿一般,朝着高鲲高鹏二人游了过去。

说是游了过去是因为身法,在旁人眼中,朱二发则是电射而去,速度快到空气都来不及流动,从而产生了嘭嘭嘭的音爆声。

如此速度,高鲲高鹏兄弟二人自然是来不及防御的,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整个聚义堂内闪过一道寒光。

那道寒光很刺眼,聚义堂能除了朱二发之外,所有人都本能的眨了一下眼,再睁开眼睛时,只见高鲲高鹏兄弟二人,高鲲被朱二发手中的断剑剑柄抵这喉咙,高鹏五官之前正安静得停着朱二发的手掌,手掌上携带的劲风,把高鹏的满头长发,吹得向后直起,配上变形的五官,像极了九州后世的某个时代所流行的某张表情包。

这一招,让高鲲高鹏二人瞬间失去所有力量,仿佛身体被抽空了一般。而失去力道控制的双钩,终究没有完成最后一式,先后坠落在地,发出两声“嘭、嘭”的声音。

静,聚义堂内又是鸦雀无声一般的静,这种诡秘的安静,今天都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了,而每次发生,都是朱二发带来的。

啪、啪、啪...徐显的击掌声打破了这诡秘的安静。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妙哉,妙哉。”

击掌声中,徐显赞叹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