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字,然后相视一笑。

“甚幸,晚生能够与先生想到一块儿。”朱二发微微一笑道,内心中也对这位李先生更加认可起来。

“首领,点子虽有,但不知首领打算如何施为?”李先生问道。

“明日便知。”朱二发打起来哑谜。

“那老朽开始期待起明日了。”李先生恭维道。

几人再寒暄几句之后,朱二发起身告辞了。

望着一行三人离去,李先生脑海里回想起今天的一切,暗道:扶您与微弱之际,但愿今日之决定,是正确的吧。

今日,朱二发刚下山便遇儿时的兄弟,并顺利接手了兄弟拼下的产业,虽只有区区八百人,但也人他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有了一丝上位者的气质。

而与此同时,九州各地上不同纷争,正在不断上演。

冀州。

随着木华律广散屠城之言,终于激起了冀州境内所有叛军的愤怒。前前后后在这十余日之间,在临安城五十里外聚集了五万之众。

这五万之众,有相对正规的厢军编制的义军,有胶州刺史的私军,有各中小门阀暗地里培养的私兵,这些是装备比较好的。

还有扛着锄头把子、柴刀铲子,一看就是纯正的农民起义军。此类义军人数最多,约三万五千人,分数于五十七个不同的义军首领,最多的一位拥兵万人,而最少的一位仅有三人。

如此五花八门的义军聚集,整个过程竟然出奇的顺利。

这让此次参与联盟的各个义军首领,心中都隐隐有些不安。

在胶州刺史麾下大将以及万人农民起义军的首领的联合提议下,各个义军首领纷纷来到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大无顶帐篷中。

帐内点着二三十个篝火,不仅能够供人温暖,还带来了光明。

义军首领总共七十一位,而这个无顶帐篷内,只提供了十九个座位。除去五六个位置已经可以肯定其主人外,剩余十二三个位置,就要靠各个首领的本事了。

能成为首领的,哪怕只是成为三个人的首领,哪个又是不谙世事之辈,踏进这帐篷内的第一眼,就已经明白了安排这座位之人的目的。

那就是--义军首领太多太杂,必须要剔除掉大部分的席位。

“你,看哪呢?说的就是你,那位置你也配,快起开,给我家大哥让座。”一个来得稍微晚一些的首领,暗示了一下自己带进来的两个手下,这次会议只允许带两个手下,这个首领也无法暗示太多人。在首领的暗示下,一个手下立马会意,放眼观察了一番座位上的人,最终目标锁定在那仅仅只有三个麾下的首领身上,走过去傲然的驱赶道。

“你,是在和我大哥说话?”那首领没有理会,而是身后的手下反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还不快滚。”

“此次会议虽言明不许动刀枪,但不曾言明不许动手脚,我哥哥这位置,想坐,拳脚上胜过我,尽管去坐便是。”

来得稍微的那个手下没有立马回话,而是目光询问了一番自己的首领。那首领也不敢一来就飞扬跋扈到第一个主动挑事,遂把目光看向了最前方中央的两个位置上的人,行了一礼问道:“二位是我等之中权势最盛、威望最高的,在下也不想坏了规矩,只是那厮言语嚣张,在下欲与之一争拳脚,还望二位首领及诸位首领做个公证。”

“无妨,这里的位置本就是拳头硬者居之,言明不许动刀枪,只是不想会盟还未结束就先见血罢了。”胶州刺史麾下的将军说道。

“那,如此最好不过。”来的稍晚的首领说完,给自己的手下一个暗示的眼神。

等手下会意之后,这首领对着那个只有三个手下的首领说道:“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正所谓先礼后兵,这么多人看着,总要做个样子嘛。

只是对方身后的手下并不买账,冷笑道:“凡事总要有个先来后到,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种,明明自己来得晚了还很有理的样子。”

被对方手下一句话怼了回来,这首领也不生气,而是落落大方的说道:“那,就按兄台的意思,拳脚之上见真章。”

别看这个首领明面上落落大方,其实心里早就恨得牙痒痒了。嘚瑟什么呀,就那么三个手下嘚瑟什么呀,要不是看你是一个软柿子,老子都还不想捏呢。老子以首领的身份跟你说话,已经是相当看得起你了,你居然派个手下就把老子打发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且不管这首领心里如何想的,已经被众人快速的让出了一个长宽约五丈场地。

两位首领的手下,站在场地的两方,彼此怒目而视。

“白州王七,请赐教!”来得稍晚的那个手下抱拳说道。

“请。”没有介绍自己,直接请。

“怎么,连介绍一下自己都不敢,是不是怕一会儿被揍得连爹娘都认不出来了,没脸见人啊。”王七嘲笑道。

“请!”不啰嗦,只是声音提高了一丝。

“那就休怪我无情了。”王七说完,一招白鹤亮翅,直扑对方而去。

“假把式。”轻蔑的评价了一声,这个不愿意自报姓名的手下,拂袖转身而去。

只是这一拂袖,好巧不巧的,正好扇在了王七那亮起的翅膀之上,不是,是扇在了王七的双臂上。

一袖之力,居然把王七整个人扇得倒飞出去,围观的人看到王七飞过来,立马哗啦啦的让出了一块空地。

噗通~

哎哟~

一声王七的撞地声,一声王七的惨呼声,相继传来。

王七的首领,看着王七被一招放倒,两个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练家子?”

“武艺傍身?怪不得这么嚣张。”

“此人才尔。”

“这般武艺,可惜不在我麾下,待会散会后约见一番。”

.....

场中,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之人,一时之间都想法纷呈。

“还有谁想坐我哥哥的位置吗?”扇飞王七之后,也不管众人怎么想的,这手下接着环视一圈,冷冷的问道。

见无人应答,慢步走回自家哥哥身后,补充道:“此刻若不应答,稍后若再有人挑衅,休怪我出手不留情。”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该强势的时候就该强势一些。

见局势到了这般地步,最有威望的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目光一起看向那位从容坐在椅子上的人,其中一个问道:“兄台来时,只报了是冀州人士,麾下有三人,其余信息一丝都无,难不成阁下有不便之处,又或者是那木华律的暗柱?”

这时,这神秘首领身后的手下不再替他答话,而是恭敬的站着。这刚刚展示了自己的强大,又立马表现出对自己哥哥绝对恭敬。这一下子,让在场众人不由得对这神秘首领更加好奇与郑重起来。

见这两位联合发问,神秘首领也不在继续抬高身价了。轻轻掸了一下那并不存在的灰尘,神秘首领缓缓起身,抱拳对着前方的两位,然后对着所有人环了一圈,道:“非有不便,也非暗柱,鄙人汤平,身后这位刚刚出手的是鄙人兄弟--汤剑,另两位也是鄙人之兄弟。此前并没有参与或组织任何起义,来此,只是为了临安城百姓的一个公道,虽兄弟四人,但也想尽绵薄之力。”

“江湖侠义,并非热血,还要依靠诸位,同仇敌忾,方能还临安一个朗朗乾坤。”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