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归故乡!”

小贺吟起了剑招的下一式。

顿时,刚刚还一往无前的剑招,突然间往回一收。

那忽左忽右忽前的剑影,也随之一收,万千剑影回归一处,那视觉冲击,着实震撼了一番在座的一把。

“那青衣剑客被渔民救起,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故乡,西南徐州的十万大山之中,于一朝之间,创造出了震撼西南的剑法--鲸吸。而这个青衣剑客,本姓就是贺,如若在下没有猜错,这场中舞剑的青衣少年,应当与那贺姓青衣剑客有渊源。”

那讲故事的首领给出了自己的见解,其实说到这里,不用他说,众人也知道这其中的渊源了。

只是,讲故事的首领貌似还没有说完,接着说道。

“那青衣剑客贺大侠,回西南之后,创出了鲸吸剑法之后,于不久也与世长辞了,原因据说是在海上漂流日久,患上了海客们常见的脱血症,而西南鲜有针对此类病症的医者,故而,一个在沿海很容易治愈的病症,到了西南就成了不治之症,

也因此,青衣剑客贺大侠的绝世剑法,还未在人间展示风华,就此消声于西南十万大山中。

可惜复可叹啊,真是成也大海,败也大海啊。”

听到此处,一众首领也是微微遗憾,如此惊才绝艳之才,竟然没有在世间留名。

“遗憾之外的一个小小弥补,据说贺大侠有传承,而其传承正是其二子,老大传承了贺大侠创鲸吸之前的衣钵,老二传承了鲸吸。”

讲故事的首领再度道出秘闻。

“瞧这小贺的剑法,应该是来自老二的传承。”

只是这个猜测一出,场中舞剑的小贺仿佛被闪电劈中了一般,舞剑的身子顿时一滞,刚刚还酣畅淋漓的剑舞,也显得杂乱无章起来。

这是被人说中伤心事的表现啊。

只是,那首领说错了,小贺的剑法传承不是来自老二那里的鲸吸剑法,而是来自老大家的剑法。

因小贺仰慕祖父的才华,父亲与二叔向来不和,导致自己不得其门而入,故而才在父亲传下的剑法基础上,结合汉家高祖的大风歌,自己创出了这几式剑法。

只是,不管小贺如何钻研,这风起剑法始终差了鲸吸剑法十万八千里。

...

眼见场中的小贺剑舞得如此美妙,更是有传说相互映衬,一时间吸睛无数,赢得了满堂的关注。

身为帐篷中最有势力的两大代表人物,怎么甘心风采尽被他人所占呢?

胶州刺史麾下将军朝角落里望了一眼,那角落里立马现出了一个黑影。

黑影利索的跃到其身前,单膝跪地道:“将军,何令?”

听到自己手下在这么多人面前呼自己将军,顿时心里暗爽一把。

虽然自己只是二十四州刺史麾下的一个小小裨将,麾下仅仅五千余人,真正的亲兵也不过小小三百人而已。

只是,裨将也是将啊,叫将军也没错。而且此时此地,自己拥有绝对的势力优势,不被人称呼一声将军,那才是真的委屈呢。

“去,与贺少侠共舞。”

这话怎么听着别扭呢,不仅小贺和胶州裨将的黑影手下,就连一直从容看舞得汤氏兄弟,也是愣了一下。

“是,将军。”

黑影复命一声,顿时起身,朝着小贺行了一礼。

不管如何,礼多人不怪。

“贺少侠,在下愿领教贺少侠的传说神功--鲸吸剑法,还请贺少侠赐教。”

“额~~那个,不好意思,鲸吸家父不曾习得,而家叔也不曾传授与我,所以怕是要让兄台失望了。”小贺尴尬的回答道。

“不会?那刚才的微风是怎么回事?”黑影问道,只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么问别人的武艺,显得自己很浅显了。

“那是我仰慕祖父微风,胡乱揣摩出来的。”小贺没有在意,如实回到道。

“自己揣摩出来的?贺少侠若不是吹嘘本事了得,那就是真正的天纵之才了。”黑影虽然心中已经相信小贺的话,但是还是以不确定的口气说道。

“非是吹嘘,而是事实,只是这天纵之才,有加祖父及九州青史中惊才绝艳的先辈们珠玉在前,我又岂敢?”

“那,请贺少侠赐教!”

“好,我也正感觉一个人舞得无趣呢。”

“请。”

“请。”

“安得猛士兮!”

一番短暂的客套之后,小贺率先发起了攻击,抢了先手。

风,本就是无拘无束,无形无迹。

夜半来,天明去。

别去明辨,亦真亦幻。

安得猛士?真正的猛士,从来都是无迹可寻却又处处留下传奇。

这一招剑式,在小贺的手中,是那么的梦幻。

梦幻到这简直就像是一场真正的梦境,一场千军万马的梦境。

无数的剑影翻飞,软剑的特质,又让这漫天剑影,犹如柳絮飞扬。

而身为剑影攻击目标的黑影,感觉可不是这样。

黑影的感觉,就只有一个---直接。

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直接刺过来的一剑。

看似能够从容躲避,但瞬息之间,黑影脑海里闪过万千闪避之法,却没有一种是可以躲避得过去的。

此剑式,妙不可言。

竟然躲不过去,何不直面这惨淡的人生,哦不对,何不直面这迎面而来的剑式。

不知何时,黑影的手中多了一柄银白色的长枪。

剑,乃中皇者、君子;刀,乃兵中王者;枪,乃兵中霸者...

常见兵器中,属此三者最为受人推崇。

而,此刻,兵中的皇、霸之争,正式展开了序幕。

既然你的剑是直刺而来的,那么我的枪也应该直刺回去。

随即,黑影一招军伍之中常见的枪法---直捣黄龙。

黑影的身体一个原地旋转,加强长枪的出击力度,并在长枪上附着了扭力。

银白色的长枪,甩动了一下枪头处的红缨,呼~一声枪鸣之后,迎上了快速而来的软剑。

“铛~~”

软剑的剑尖对上了长枪的枪尖。

针尖对麦芒。

两兵交击处,一顿尘土飞扬。

尘土飞扬中,小贺也借着反弹之力,弹回了原地,落地的瞬间,强行卸掉身上的力道,顿时感觉喉咙一甜,这是内伤了要吐血的节奏啊,瞬间,小贺再度强行自己一把,把刚想吐出来的血给咽了回去。

再看那黑影,本就是被动防御,加上出招于方寸之间,故而是落在了下风,被小贺的安得猛士兮给击退了足足七步远,而黑影的嘴角,缓缓的流出一道暗红的内脏之血。

“好一个安得猛士兮。”

“阁下也不差,能够把军中常武,练到如此地步,也是才情了得。”

“非如此啊,我不像你们这些世家公子哥,自小就有优渥的资源,唯有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与摸索,才有了今日的一切。”

“世家公子哥?阁下说笑了,或许你我是同一类人。”

“呵呵...”

黑影没有回答小贺,或许在小贺看来,他们都是都是生存在不公平的环境里。

只是,这不公平能一样吗?

你的不公平是来自于祖上之不公,来自于贪欲之不止,而我,仅仅只是为了生存罢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