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临安府,义军会盟的地点。

随着讨元檄文的发布,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纷纷从四面八方而来。

有的是带着部众而来的,也有三五人结伴而来的,也有孤身一人而来的。

而孤身一人前来的人中,就有朱二发。

“这就是临安府啊,虽然也是下着雪,但是气候却比凤阳好太多了,甚至我还在这里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暖意。”朱二发自言自语道。

“来着何人,为何闯入我义军驻地?”突然路边窜出来两个围着红色丝巾的人,手持简陋长矛指着朱二发问道。

这一喝问,打断了朱二发的心思。

“两位豪杰,在下豫州凤阳朱二发,前些日子得见义军的讨元檄文,故而特来投奔?”朱二发和气的解释道。

“好吧,你等着,我这就去通报。”其中一人说道,给同伴一个看好了的眼神,收起对着朱二发的长矛,转身向山谷里走去。

片刻,那人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身着简单铠甲的人。一看就是有些地位的。毕竟现在的义军,除了胶州刺史麾下以及韩虎麾下,其他义军的装备还是很简陋的,包括郭怀义的义军。

“我乃义军盟郭首领部下,来者何人,报上名来!”身着铠甲之人,人未至,声先到。

朱二发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果然是草莽之流。

“禀长官,在下豫州凤阳一草芥,因看不惯元廷,在看到义军盟的檄文后,特从豫州连夜赶来投奔。”虽然心中一下子看低了义军,但是朱二发还是对着这名百夫长恭敬的说道。

“可有户籍证明?”看来这百夫长最近经常处理这种事,虽然性子急了一点,但是这流程却是毫不含糊。

“这,没有。”朱二发道。

“什么?”百夫长一愣,这回答貌似不对呀。

“我说我没有户籍证明。”怕百夫长听不清,朱二发再次回到道。

“你可知后果?”百夫长道,并抬手示意了一下,顿时另外几名跟过来义军士兵和原来的两个义军士兵,纷纷把矛头对准了朱二发。

“各位,各位豪杰,莫急莫急,我是没有户籍证明,可是我又僧籍证明。”朱二发赶紧补充道,虽然以自己的武艺不惧这几个义军士兵,但是此来另有所求,还是以和为贵的好,不宜动刀戈。

“和尚?”百夫长反问道。

“是的。”朱二发答道,随即把头上的斗篷摘了下来,露出一个没有烫戒疤的大光头。

这光头朱二发也很郁闷啊,或许是光头的时间太长了,下山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了,但是这光头连一点点发芽的迹象的都没有。

“没有戒疤?谁知道你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一个平时在百夫长面前挺得宠的士兵说道。

百夫长也是好奇的看着朱二发,想看他如何证明。毕竟不是所有光头都是秃驴,也有可能是脱发导致的秃子。

“长官,请过目。”在一众质疑的目光中,朱二发不疾不徐的从手袖中掏出了僧籍帖,双手恭敬的递了过去。这是自己那个连走路都懒得走的师兄给自己弄来的,有元廷的专门管理僧尼的部门证明,做不了假。

“拿过来。”百夫长道,这话自然不是对朱二发说的,而是对手下说的。

“是。”刚才抢话的那个士兵立马答道,并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朱二发面前,一手拿起朱二发的僧籍帖,怒目看了朱二发一眼,然后转身摇尾乞怜一般的把僧籍帖递到百夫长面前。

百夫长拿起僧籍帖仔细看了起来,现在是是非时期,每一个要加入义军的人都要严加检查。

“嗯,没问题。”百夫长看完后,把僧籍帖随手递给了刚才那个手下。那恭敬的手下接过僧籍帖后,立马盛气凌人的朝着朱二发而去,把僧籍帖直接一丢,丢在朱二发身前的雪地里。雪虽然没有立马让僧籍帖湿透,但几粒雪花还是融化了,在僧籍帖上面留下几个水渍。

朱二发蹲下身子,捡起了僧籍帖,掸了掸上面的雪,小心的收好。

虽然心中万千怒火,但是还是忍而不发。

一直盯着朱二发的百夫长,眼见朱二发这样的忍耐力,心中也不得不暗赞一番。

“初步检验没有问题,跟我来吧。”百夫长道。

“是,长官。”朱二发道。

随即,一行人向着驻地而去,只是朱二发是走在中间位置。

不久,来到一个在义军驻地中算是很大的一顶帐篷前。

百夫长走到帐篷门口前,对着帐篷行了一个军礼,大声禀告道:“启禀首领,有人来投。”按照以往几天,来投奔的人百夫长是不会来打扰郭怀义的,只是今日这个和尚太过古怪,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其气度却是不凡,使得百夫长不得不把朱二发带过来,让郭怀义亲自决定,将来哪怕有什么意外,也与自己无关。

“进来吧。”帐篷内传来了小贺的声音。

“是。”百夫长道。“和尚,随我去见首领。”

一来就见义军盟首领之一,这倒是出乎朱二发的意料。没有出声回答,朱二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百夫长的话。

随着百夫长亲自掀开门帘,朱二发顺着走了进去。

帐篷内陈设简单,一个首领的上位以及两边十余把椅子整齐的排放着,而此刻每把椅子上都坐着一个义军军官。而首领上位的背后,是一张一丈多长宽的九州地势图,这张大型地势图的旁边挂着一张小一号的临安地势图,上面有几个不同颜色的标注。

朱二发进来后,看到这样的陈设,心中对这个首领有了一点肯定。毕竟,起义并不是玩的,而是需要打仗的,而打仗,没有像样的谋划,光靠匹夫之勇,与寻死无异。

见朱二发进来,没有对郭怀义行礼,而是四处打量,郭怀义一干心腹人员不由得都有些愠怒。

“来者何人,还不快快参见首领。”坐在郭怀义右侧末端的一个军官道。

来者何人?这已经是朱二发今天第三次听到这句话了,虽然有些腻歪了,但是没办法还是需要再说一遍。

一个成功的人,来自不断的自我介绍。

朱二发对着郭怀义行了一礼,道:“在下豫州凤阳刚还俗僧人,法名如净,俗名朱二发,在此,见过首领,见过诸位长官。”

“不必多礼。”郭怀义道。

“俗名朱二发?是挺俗的哈!”一个军官打趣道,倒是没有什么恶意。

带朱二发来的百夫长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启禀首领,这朱二发僧籍帖,属下已经查证过了,没有问题,只是其人处处透着古怪,因此带来面见首领。”

“嗯,你坐吧。”郭怀义对百夫长道。

“谢首领赐座。”随即最末端处又添加了这百夫长的一把椅子,其兴奋的坐了上去,这可是第一次在首领面前有位置可以坐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