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只见,朱二发手中断剑从断口处若隐若现的冒出了一缕蓝芒。

这缕蓝芒一闪而逝,短暂的出现让断剑仿佛重生了一般,重新成为一柄完整的剑。

“看招!”

对面的小贺一声大喝,之后,整个人弹射而起。

呼~~

一阵掠风声响起。

小贺携带的劲力不再狂暴,而是变得极其的安顺。身周气流,给人的感觉就犹如天上的白云飘飘。

“招如其名,好!”朱二发赞美一声,道:“贺兄,也请看招。”

随即,朱二发原地忽而使身体旋转了一圈,接着双脚一用力,身体变成了与地面平行的状态,单手持断剑于前,迎向了小贺的进攻。

既是比试,那就没有必要玩那些诡异手段,堂堂正正的正面对决,才能最大限度的享受这场比试带来的乐趣。

朱二发如此想,小贺也是如此想。

故而,二人的再度交手,在众人眼里,就是简单的拼招式,却也精彩纷呈。

二人一个弹射如行云,一个身法如游鱼。无论哪一个看着都是充满美感的身法,然而,只有真正面对的人才知道,这美感中暗藏的杀机是多么浓烈。

感受着彼此剑招中蕴藏的杀机,二人终于再度交手在一起。

钉~~

满含着各自劲力的第二招,在众人充满诧异的目光中,只是一击即退。

什么?这就算第二招了?所有观战的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场中持剑的二人,在双脚刚刚落地的瞬间,又再度蓄力向着对方而去。

这一次,二人很默契的没有选择对剑,而是选择了対掌。

小贺这一掌,用了自己半成的劲力,而朱二发只用了三成。

嘭~~

强大的掌力,产生的劲风直把小贺的长发吹得倒立而起,头上的发箍都有了不稳的迹象。二人脚下的积雪,更是在这一掌中,被削掉了一层。

这一掌,平分秋色。

只是,二人双掌对撞到一起,并没有像方才那样一计即退,而是各自把强大的劲力从二人的丹田汇自气府,再由气府通过手之三经(太阴、厥阴、少阴,由心肺流至手部)汇聚于掌心,于刹那间再度对轰在一起。

“呀~~呵!!”小贺汇聚而来的劲力,于掌心喷涌而出的瞬间,小贺厉啸了一声以助自己的声势。

朱二发没有厉啸,而是和小贺对在一起的手掌稍微向后退了一点,在小贺的感知中,就是朱二发的手指还对着自己的手指,二人的劲力还在手指关节处继续胶着着,只是其掌心部分退了一点点,其掌心背后的腕关节也稍微变化了一点点。

而这一切变化,都是在小贺掌力喷涌而出的瞬间完成的,其速度快到小贺能够感知到变化,却无法去想这变化会给接下来的掌力对决产生什么样的后续变化。

变化发生得很快,小贺刚感觉朱二发的掌心后退了一丝丝,都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又感觉那后退的掌心又再度贴上了自己的掌心。

对,就是轻飘飘的贴合感,没有感受到任何劲力。

“不对!”小贺脑海里瞬间预警。

只是,预警到了不对,但是却来不及做任何措施了。

小贺只感觉自己喷涌而出的劲力,在那一退一进的掌心里,没有了踪影,简直就是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时间,只允许小贺感受到这里,因为小贺感觉到刚刚那和自己掌心很贴合的那个掌心,现在有了那么一丝丝不贴合的感觉,因为,那掌心,继续向前推了一下自己的掌心。

而正是这一丝丝被推动的感觉,让小贺觉得有一点点的别扭,而这一点点别扭之后,小贺的掌心离开了那个贴合着自己掌心的那个掌心。

紧接着,是小贺整个人倒飞而去。

“这不可能!”小贺在倒飞的过程中,只来得及脱口而出这四个字。

嘭~~嗞~~

小贺的背部和积雪的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这还不止,小贺的身体还在雪地里滑行了九尺之远,这还是小贺立即用手止住的结果。

再观朱二发,依然还保持着刚刚対掌的姿态,唯一的变化,就是那双踩在雪地里的脚,此刻已经是把积雪下面的泥土,踩翻出来了不少。

“哈哈哈!痛快,痛快!”被打飞的小贺没有沮丧,在止住身形后,缓缓的起身,拍了几下身上的积雪,兴奋的笑道。

只是冀州的雪与豫州的雪不同。豫州的雪是可以拍得掉的,而冀州的雪,因为湿度的原因,是拍不掉的。小贺看了看拍雪的手,上面满是雪水和泥污,无奈的摇了摇头,索性再找一下身上还干净的地方,把脏了的双手擦了擦。

不拘小节,败而不馁,真豪杰也。

这是朱二发此时对小贺的印象。

“朱兄,小贺有个问题想请问您?”擦完手的小贺对朱二发行了一个抱拳礼后问道。

而刚才的対掌结果,也宣布了此次展示的结束。

收回继续対掌的姿态,朱二发也对小贺行了一个抱拳礼。

“尽管道来。”朱二发道。

“好,朱兄爽快,真乃我被楷模。”小贺先恭维一声后接着问道:“敢问朱兄,方才最后一掌,我可是调动了十成的劲力,最终打出去时更是提了一口气,那劲力可谓是平时的十一成之多。

本以为再不济也能够撼动一下朱兄,只是结果非但没有撼动丝毫,反而自己被推到于地。

胜负兵家常事,这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只会成为我继续努力的动力而已。

只是,方才感知中,我明明没有感觉到朱兄你调动劲力啊,为何我打出的劲力会消失?为何朱兄您明明没有使用劲力,我却被打飞?”

小贺这问题已经涉及到了江湖禁忌了,只是实在是好奇,忍不住要问。因为,小贺感觉到这个问题对自己很重要,或许知道了其中原理,对自己的将有很大的裨益,甚至会有所突破,直达祖父当年的高度。

这个被江湖视为禁忌的问题,在朱二发这里,从来都不是什么禁忌,只要对了胃口,知无不言又有何妨?上次对锦衣公子马玉涛如是,这次对小贺也如是。

在小贺期待的眼神中,朱二发道:“呵呵,贺兄你的劲力并没有消失,而是被我转移了,我足下的这土地,就是明证。

至于贺兄所言的没有用劲力就把贺兄打飞,我也是凡人,没有那么夸张。其实方才是用了劲力的,只是劲力不是发自丹田气府而已。”

“哦?”小贺带着疑问哦了一声。

一旁的郭怀义等人也安静下来,等待着朱二发的下文。

“我方才所用的劲力,名为寸劲。”朱二发接着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