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哈哈哈,区区乌合之众,也敢在本副统领面前妄谈时局?”对于郭怀义的话,木华律的反应,仅仅只是无边的不屑。

“木华统领觉得本首领是妄言?”郭怀义反问道。

“我族得至高无上的苍狼神庇护,自漠北崛起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横扫四合八荒。我族所统辖之区域之广,又岂是你等井底之蛙所能知晓的?”木华律傲然的说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九州不是元廷的全部?”郭怀义问道。

“当然不是,十之一二而已。”木华律道。

这番对话,隔着宽阔的护城河,普通的士兵以及武艺境界较低的人根本听不到,能够听到的,寥寥数人而已。

其中,就包括朱二发。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这番对话让朱二发的世界观一下子扩大了许多,九州之外的世界,从前不是没有想过,而是找了所有能够找到的典籍,均言九州之外,要么是未开化的蛮夷,要么是洪荒猛兽的乐园。

而木华律所言,似乎九州之外,并非是典籍所记载的那样蒙昧无知。

相反,真正蒙昧无知的却是这九州大地上的人。

就在朱二发沉思的时候,城门上的木华律对身边的千夫长交代了几句,没有动用武艺,声音没有传过来。为了避免精通唇语之人看出交代的内容,其还用手遮挡了唇部。

“这木华律看似狂妄自大,却是心细无比,如此人物,最是难缠。”郭怀义身边的中年儒士摇了摇羽扇,发表了自己对木华律的看法。

“先生可还看出了什么?”郭怀义问道。

“相术并非预言术,能看出一个人的命格,却无法看一个人的未来。”中年儒士似是而非的说道。

“请先生明示。”郭怀义虽然很不爽,但是还是谦和的问道。

“此人面相--荧惑。”中年儒士道。

咯噔

郭怀义心跳加速了一下,荧惑?难道天下大乱系木华律而起?

再细细回想木华律这些日子以来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引起天下大乱的最关键环节。

思及此,郭怀义不再细想下去了,命格这些东西虚无缥缈,唯有这些儒士和那些道士喜欢玩弄这一套。

“小贺!”突然间,郭怀义一声大喝。

“末将在!”军阵之前,小贺虽不领兵,却也有军职在身,故而自称末将。

“叫阵!”郭怀义下令道。

“遵令!”小贺回应一声,随即一提缰绳,策马而去。

过程中,随手抽出了背在背上的一柄红缨枪,枪尖陨铁所铸,一般生铁根本挡不住其一击之力;枪体银白色中泛着丝丝幽光,乃是百炼精钢所铸,能挡百石之力。

战场不是江湖,却更盛江湖,软剑在这里根本发挥不出多少战力。战场的最强规则,永远是一寸长一寸强。

策马来到护城河畔。

“尔等元贼,可敢一战?”小贺大声叫阵道。

呵呵木华律冷笑一声,没有回话,毕竟小贺确实不值得他开口回话。

但,不回话不代表没有回应。

回应小贺的是,木华律伸出左手,握拳状却食指朝天,然后向前虚划了一下。

这手势,江湖通用手势---应战!

随着木华律的手势落下,城门被缓缓打开了,沉重的城门被转动时发出的刺耳的声音,传得老远。

就算隔着护城河,小贺都觉得双耳一阵难受。

随着城门的打开,从里面冲出了一骑。

深目,高鼻,双眸略带蓝光,络腮大胡子,典型的狼族汉子。

“我来应战!”声音刚落,就见这狼族汉子把手伸进腰间,握住了挂在腰上的刀柄。

铮~~

一声弯刀出鞘的声音伴随着马蹄声传来。

“狼族拔刀术?”隔着河的小贺双眼一眯,猜测道。

就在此时,又一骑从城门里冲了出来。

“我来应战!”

一切都跟第一个冲出来的狼族汉子一样,策马的过程中拔刀,然后一个冲锋到护城河畔停下,停在第一个狼族汉子的旁边,横刀立马,杀气腾腾。

紧接着第二骑,第三骑足足百骑。

待百骑冲锋完毕,城门上的木华律对着河对面的郭怀义说道:“郭首领,本副统领如您所愿了,如何?”

“那本首领也如木华统领您所愿。”郭怀义沉声道。心中也暗赞木华律果然不负其军事盛名。

“小贺,回来!”郭怀义喊道,并非怯战,而是另有安排。

“旗官,第二十一旗语。”在小贺倒转马身的时候,郭怀义下了军令。

第二十一旗语一出,立马从锥形阵型中冲出一支一百人的队伍。

这是郭怀义麾下中最精锐的百人小队,这支队伍,人人配备明光铠,手持五尺长的陌刀以及玄铁所铸的盾。虽是步兵,却给人以强大骑兵的视觉冲击感。

“百人对百人,有趣。”城门上的木华律笑道。

郭怀义没有回话,而是对旗官打了一个手势,旗官立马再打出一个旗语,手中的两面旗子在相互交错。

“绞杀阵型。”领队的百夫长一声大喝,立马,这一百精兵相互交错着前进到了护城河畔。

“放下吊桥!”木华律下令道。

“是!可是统领”木华律身后的麾下欲言又止道。

“你是在质疑本副统领?”木华律寒声道,从来自己这些麾下都是令行禁止的,怎么现在会犹豫?这让木华律很愤怒。

“末将不敢,末将这就去。”说完,赶紧急匆匆的去执行命令了,再留下去,恐怕就要永远留下去了。

“你们是不是也在疑惑本副统领为何放着好好的坚城不守,非要出去和郭怀义正面交锋?”木华律自顾自的说道,而这话是说给身旁所有麾下听的。

“不敢!”一众麾下纷纷否认道。

“别忘了,我们是苍狼神的后裔,我们的战斗,就应该像狼一样机动,而不是像羊一样圈地自牢,把自己困死在里面。”木华律道。

“末将等惭愧!”一千夫长道。

“郭怀义两万义军,能战者也就区区几百人,其余不过尔尔,因此,本副统领才出兵一百,欲毕功于此役。”木华律解释道。能够享受到木华律解释的,除了其家族与元廷核心之外,也就面前这些一直跟随左右的麾下了。

咯噔,咯噔,咯噔

嘭~~

连接护城河两岸的吊桥被放下了,横架在护城河上,宽阔的桥面,足以容纳十骑并行。

只是,吊桥放下的瞬间,双方都没有人抢先登上吊桥。

抢先登桥者,必为弱势。

骑兵上去,必对冲锋不利,且战马会本能的畏惧上桥。

步兵上去,在桥面上碰撞还好,一旦对方不上桥,在岸边静候,那么冲过去就是自投罗网。

故而,气势汹汹的两军,在这一刻陷入了无法言喻的对峙中。

“把本副统领的茶几拿来。”而这一起似乎与木华律无关一般,竟然还有心情品茗。

不久,一张檀木茶几摆在了木华律身前,同时其身后还摆上了一张太师椅。一个碳炉,一套紫砂茶具随后而至。

摘下头盔,摆在茶几的一旁,拿起观音竹所制的镊子,夹起茶具在沸腾的热水中清洗着,一旁的千夫长顺势打开了装着茶叶的漆盒。

“临安特产,明前龙井,闻之沁人心脾,品之透彻心扉,好茶。”还没有开始泡,木华律就评价道。

“借我一把三十石弓。”义军中,朱二发向不远处的一个小首领说道。

“作甚?”那小首领也挺客气,没有盛气凌人,只是随口问问就让人把弓箭给了朱二发。

“稍后便知。”朱二发接过弓箭,答道。

拿着弓箭,观察了一番身周地形,见左侧不远处有一个小土坡,遂上。

站在小土坡上,弯弓搭箭,劲力运用于腰腹,牵连于四肢。

嘭~

一声弓弦颤动声后,一支鹤羽箭从小土坡上急速向着城门上而去,目标直指木华律。

朱二发弓箭刚瞄准的瞬间,木华律就感觉到了危险,箭离弦的刹那,木华律就已经做了反应,把茶几一旁的头盔一揽,挡在心口。

铛~~

就在这紧急瞬间,鹤羽箭如约而至,钉在了木华律手中的头盔上,直接穿透。

洁白的鹤羽还在颤抖,木华律的双手也在颤抖,其身旁的一众麾下也在双腿颤抖。

“这蝼蚁中居然有如此神勇者?”待双手停止颤抖后,木华律看来小土坡上的人影一眼后道。

“统领,您没事吧?”麾下纷纷表示关心的问道。

“无碍。”木华律边说边挥手示意自己没事,连虚惊一场都算不上。

而借弓箭给朱二发的小首领,此时的表情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了---呆若木鸡。

“这,这,这,这是真实的吗?”小首领喃喃道。

“可惜了,木华贼子戒备太强了。”朱二发道,继而从小土坡上下来,走到小首领面前道:“谢兄台借弓箭,只是在下浪费了兄台一支珍贵的鹤羽箭。”

“无,无,无妨,妨。”小首领磕磕巴巴的说道,刚刚的震惊还未消除。

“鹤羽箭还有三支,您尽管使用。”短暂的吸气呼气后,恢复过来的小首领豪爽的说道。

“不必了,有此一箭足矣。”朱二发道。

先锋大旗下,郭怀义也看到了那一箭,勃然大怒道:“哪个不长眼的私自放箭?”

中年儒士立马对身后的士兵耳语几句,那士兵听后朝着锥形阵型中而去。

不久,那士兵回来禀告了那一箭的始末。

“原来是二发放的箭啊,本首领想来也应该是他放的。果然英雄出少年啊,木华律那贼子,气焰嚣张,就应该多射他几箭,二发这小子做得好,深得老夫的心。”郭怀义与刚开始时的态度截然不同,这让中年咂舌不已。

这,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哦不对,应该是老泰山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只是,话说回来,这只是你一厢情愿,乱点鸳鸯谱好不好,人家两个小年轻都还没有见过面呢,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好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