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夜凡此刻吃完饭正在向自己的小草屋走去,他需要稍作休息,下午还有下半场族比需要进行。

推开木门,依旧是熟悉的竹床桌子,和…他的母亲。

看到母亲的画像,夜凡也是忍不住有些感慨,“母亲…您看到了么,我成功了,我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强者的。”

这个画像是夜凡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念想,那股温柔儒雅,慈祥和蔼汇聚与一身的女子带给夜凡一个完美的幼年。

夜凡已经厌倦了夜家,这里没有一丝同族之间该有的人情味,有些时候夜凡真的很想无忧无虑的做一个自在的人,吃饱穿暖就足够了,可是答应过母亲,他一定要成为一个强者。

也许到那时,夜凡才能真正的称的上自由吧,而眼下,夜凡要为那一切去努力。

“这次的第一名奖励倒是很丰富,两颗凝真丸,有了它可以让我尽快的突破到真丹境,还有一颗倒是可以留给小胖子。”

或许凝真丸对于现在的小胖子来说还用不上,不过早早备着准没错。

在夜凡心中,小胖子可以说是他真正的兄弟,他们俩的感情是那些和他有血缘关系的那些人皮禽兽远远比不上的。

多年来小胖子父子俩都给了给了夜凡很大的帮助,而夜凡自己如今有了些资格,得到好处他怎么也不能忘记小胖子。

“这次第一,我势在必得!”

夜凡将上身脱光,猛然躺在床上。

“啊!”床下传来一声尖叫。

吓得夜凡打了个哆嗦,猛然从床上翻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空无一人。

夜凡挠了挠头,“难道是幻听了?”

在寻找一番无果后,夜凡又睡在床上躺了下来,可是当他压的竹板下陷的时候,“啊,好疼!”这声音又清晰的传入了夜凡的耳中。

夜凡坐了起来,“没错,确实有声音,还是个女声,他在我的床底下!?”

夜凡蹲了下来,发现床下确实有个人,还是个女子,而且正被五花大绑着真背对着他。

夜凡愣了愣,“这人是谁啊,不管了还是先拖出来再说。”

夜凡很轻松的就将这个女子从床下拖了出来,当他看清这个姑娘的面貌后,忍不住咧了咧嘴,因为这个人他见过,正是那天在竹林内和夜云一起走着的姑娘,蓝微。

那日夜凡并没有搭理他,是因为他看到蓝微和夜云走在一起,而且那天夜凡心情很差。

蓝微此时并没有太过惊慌,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看着夜凡,“要杀要剐便来吧,我是不会怕你的。”

夜凡一脸无语,我无缘无故杀你做什么?”

“倒是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下?”

蓝微皱了皱眉,难道昨天晚上不是你说的,要将我放到哪里吗?”

夜凡挠了挠头,他昨晚与黑衣人交手后就回屋养伤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要叫你送到哪里,你在说什么?”

蓝微沉默了一会,“昨天有人把我绑架了。”

夜凡一惊,“有人绑架你!?”

蓝微点了点头,“昨天我在逛集市,忽然就给人蒙住了嘴,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第二次醒来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要将我送到什么地方,可我的头实在太痛了,就又昏了过去。

蓝微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难道真的不是你命人将我帮到这里的?”

夜凡听到此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仔细看看周围,这里就我一个人住,哪来的人让我使唤。”

蓝微听到这句话才注意到了周围的环境,稻草编织成的屋顶,竹子组成的墙壁,一切都显得有些残破不堪。

蓝微张了张嘴巴,“你不是…夜家的四少爷么?”

“四少爷!?呵…”听到这句话,夜凡笑了,笑的有些轻蔑,“或许只有你这种不知情的人,才会管我叫一声少爷吧。”

夜凡说到这,下意识的看了看墙上的画,眼神中隐隐有着一些雾气。

蓝微从夜凡的眼中看到了落寞,思念和一丝无奈。

夜凡闭上了眼睛,尽量不让自己的泪水掉下来,夜凡自打母亲去世后,就没有在外人眼前掉过泪,只是晚上一个人觉得委屈时,才会对着母亲的画像偷偷抹泪。

蓝微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抿了抿嘴,刚想开口安慰。

却听到屋外传来了阵阵脚步声,“来啊,给我把这反过来找,一定要找到蓝微姑娘。”一道有些阴柔的声音说道。

“蓝微姑娘就是被人绑进这里的!给我仔细的找。”

夜凡听到这个声音,眼神变的有些阴沉,那个声音不是别人,可不就是他的二哥夜云么。

他看了看蓝微,“你和他们串通好来陷害我!?”

蓝微打了一寒颤,此刻夜凡的眼神着实是有些吓人。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去做这种无聊的事。”

夜凡还想在追问,不过却看到蓝微的竖起来一根手指,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什么。

忽然间,蓝微的眼睛大了一截,“我知道了!”她惊呼到。

“知道什么?”

“这个声音就是我昨天晚上听到的那个声音!”

“难道夜云才是指使者!?”这个想法让蓝微不禁感到有些发冷。

“难道他要用我的失踪,引来我爹嫁祸于夜凡!?”不得不说蓝微确实聪明,她此刻已经将事情想的八九不离十了。

“真是好狠的手段!”蓝微的小脸上很不好看。

夜凡也是面色寒冷,这夜云真是愈发过分了。

他直接就向屋外走去,想讨回一个公道。

“等一等,先不要出去,此时出去恐怕会闹的很麻烦。”蓝微澄澈的眸子看着夜凡说到。

夜凡挑了挑眉,“那你说该如何?”

蓝微轻声说到,“此时先不要大声喧哗,我先从窗户溜出去,然后你去出去与他们对质,然后咱们互相配合,见机行事。

夜凡点了点头,将屋后的窗户打开,“你从这里出去,我再去开门。”

蓝微点了点头,从窗户钻了出去,夜凡这才走向了屋门,走出草屋。

不过下一刻他就有些怒意升腾,因为此刻他的小院已经是一片狼藉,夜凡砍的柴火被翻了个一团糟。

在这一片狼藉的小院前,站着一位中年人和夜凡的二哥夜云。

那中年人生的蓝瞳紫鬓,下巴处留有一撮山羊胡子,面色看起来十分焦急,正在四下张望。

看到夜凡出来,夜云阴险的笑了起来,他抱拳看向旁边的中年人,“蓝叔叔,这是我的四弟夜凡,有人说亲眼看到他将蓝微姑娘挟持了过来。”

还不待那中年人回话,夜云又继续说到,“夜凡虽然是我的四弟,但是犯下了这种罪过,我们夜家是不会庇护他这种禽兽不如的废物的。”

“蓝叔叔若有什么意见,尽可以提出来!”

这位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蓝微的父亲,蓝笙。

蓝笙是近日才来到北元城的,他是由武罗帝国帝王亲命的贵使,负责协助北元城的来往秩序。

蓝笙修为虽然比不上夜应那种大高手,但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真武境强者,身后更是有着皇室支持。

蓝笙就一个女儿,更是将其视为心肝,宠溺不已,但是蓝笙昨天听到蓝微失踪差点昏倒。

虽然着急,但是面对夜云的话,他还是说到,“有消息就好,不过千万不要冤枉好人。”

夜凡此刻眼神有些寒冷,“夜云,你什么意思?我都到了这里,你难道还不肯给我一个安宁吗?”

知道了是夜云想要嫁祸于自己,夜凡一张口就没给好脸色。

“狂妄!”夜云面目狰狞,“你将蓝叔叔的女儿绑到哪里去了!?她若是伤了一根汗毛,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夜凡冷笑一声,“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也有脸皮张这个嘴!?”

夜云眼神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好得很,我的弟弟长本事了,今天我这个做哥哥的就来领教一下。”

夜凡同样也轻笑道,“比试就不必了,万一我将你打残,下午的族比可没人替你上场。”

夜云眼中含着丝毫不加掩饰杀意,“你以为有了修炼天赋,打败了夜成那种货色,就可以在我面前如此这般了么?”

一时间,两个人的气氛竟有些剑拔弩张,仿佛下一刻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

“够了!”随着声音传来,一股强悍的真气波动迸发向二人,竟然是直接将二人提起来的气势直接震散了。

顿时夜凡和夜云的头都有些发晕,这股波动太可怕了,他们只在自己的父亲身上才感受到过。

蓝笙看到二人冷静了下来,才开口说到,“两位公子,咱们不妨先找一找,我蓝笙向来公私分明,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夜凡点了点头,“蓝先生,我并没有绑你女儿,但凡你经过我同意,我夜凡的屋子随便你搜。”

“但是你率人将我的院子搞成这番模样,恐怕稍有不妥吧?”

蓝笙深蓝色的瞳子深深的盯了夜凡一阵,他发现,这个年轻人即使面对一位真武强者也没有丝毫慌乱,那股沉稳和坚毅是来自骨子深处的。

蓝笙此刻已经开始有些质疑夜云所说是否属实了。

夜云看到蓝笙竟然没有对夜凡发怒,眼神微沉,不过他还是笑着道,“竟然四弟自问问心无愧,那便打开房门让我等搜查一番如何。

夜凡淡淡答了一句,“轻便,但是不要损坏东西。”

“不用找了,我在这!”正当夜云要带人进屋的时候,一道淡雅的声音传了过来。

蓝笙第一个回头,“薇儿!?你怎么在这里!?”那声音的主人正是身着一声粉衣的蓝微。

夜云的面色微变,嘴角挂着一丝尴尬的笑容,“蓝微姑娘,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被绑架了么?”

蓝微抬眼看了眼夜云,那股冷淡的样子让夜云脸庞抖了抖,心想到,“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蓝微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蓝笙,“爹,咱们回去吧,我回去和你慢慢说。”

蓝笙有些疑惑,“丫头,怎么了!?”

蓝微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有些不舒服。”说着他给蓝笙使了使眼色。

蓝笙何其聪慧,他的眼神泛起一丝波澜,“好,咱们回去说,咱们先回去。”

蓝笙先转身看向夜凡,有些抱歉的说到,“四公子看来是被冤枉了,这次是我一时心急,犯了糊涂,有机会四公子可以来我府上做客。”

夜凡摆了摆手,“蓝先生的心情可以理解,既然蓝微姑娘他没什么事,此时便就这样吧。”

说完他便光着膀子向屋内走去了。

那削瘦但却肌肉线条分明的背影,让蓝微怔了怔。

她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一时间看了好久。

不过当他转过头来看到蓝笙脸上那怪异的笑容时,脸上泛起了一丝绯红,“爹,你在想什么呀!?不理你了!”

蓝笙笑了笑,转头看向一旁面色有些尴尬的夜云,“叶公子,薇儿他身体有些不适,今日便不留了。”

夜云点了点头,抱拳到,“今日是我妄听谗言,对不住蓝叔叔,我送送您。”

蓝笙点了点头,带着蓝微就走出了竹林,夜云则是赶紧跟上,他一路在后面眼神有些阴沉。

“到底是那里出了差错。”而且夜云现在有些担心蓝微知道了什么,这会对他很不利。

夜云的脸色一时间竟然变的有些狰狞,“夜凡这个废物,你给我等着,等我将你全身骨头都打断时,或许你才会知道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