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那个和小媳妇一样在沉睡的小糖粒被他一碰,瞬间就和糖块一样的硬了,这种感觉,真是好奇妙啊,孟廉就像是找到了个新玩具般,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小媳妇脸上的反应,一边玩着两粒红粉色的蜜糖。

睡梦中的明歌哼了一声,孟廉吓了一跳,忙收回手,手忙脚乱的又用被子将明歌身体盖住,可是他发觉,小媳妇还在熟睡。

估计刚刚只是她的梦呓。

孟廉心底松了口气,不过受了这个惊吓,孟廉也不敢再为非作歹了,而是起身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将内裤穿上,出来看到明歌还在熟睡,他便小心翼翼的帮明歌整理着衣服。

小媳妇身上很多青紫红痕,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他昨晚上揉捏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也不知道媳妇疼不疼,他没想到自己的手劲这么大,媳妇的皮肤太嫩太脆弱了有没有,让他都有种想把媳妇含在口中的冲动了。

偷偷摸摸的孟廉发觉明歌的裤子似乎都不在腰上,似乎是被人扯到胯间,这种事不用想,肯定是他睡梦的时候干的,做贼心虚的孟廉把明歌的衣服弄好,这才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以及仰卧起坐。

明歌睡醒的时候,孟廉已经将早餐都买好了。

她这一晚上睡得太******不好了,这男人看起来严肃又正经,可其实就是个时时刻刻都想吃人豆腐的流氓啊。

她觉得这家伙的两只手,一晚上就没在她身上停过,她身上肯定有很多被他揉捏掐的痕迹。

心虚无比的孟廉,对上小媳妇的目光,立刻就讨好着上前,那句睡得好吗的话及时咽了回去,转而说,“膝盖还难受吗?”

事实上他在明歌睡着的时候就看过明歌的膝盖,这会儿问,也不过是想化解他自己的心虚尴尬。

见明歌醒来,孟廉立刻将温度计放在了明歌的胳肢窝下,又去看明歌的膝盖处。

一晚上的时间,膝盖处的肿胀已经消了,只隐隐还有一点印记。

消了就好啊,看来昨天吊的那几瓶液体还挺管用。

明歌的温度也正常,孟廉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问明歌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天是周六,虽然还有军训,不过明歌如今属于伤员倒是可以逃课,但是眼前的人可是教官呢,难道也能把学生们都丢下。

“还是不去逛了吧,外面的太阳太晒了,而且你今天还有课。”

有个时时刻刻为自己着想的媳妇很幸福啊有木有,孟廉虽然是个大咧咧的男人,可有时候还是挺细腻的,眼看和媳妇在一起没多久了,他得争分夺秒和媳妇培养感情啊,免得到嘴的肉最后飞掉,“我让二班的教官代课了,今天也不用去学校。”

明歌略内疚,“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不会影响到你吧。”

孟廉笑了笑,他拉着明歌的手打了个出租车坐了进去,“没关系,来这里当教练也不过是顺便而已,不是部队里的任务,不会影响到我。”

明歌就哦了一声,后知后觉的喜笑颜开,“孟哥哥,那我们今天可以出去玩一天啦。”

小媳妇的反射弧有点慢啊,孟廉强忍着才没有去揉明歌的头发,改把手抓在明歌的肩膀上,“嗯,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小年轻人在一起,似乎除了电影院和游乐园也没什么好去处,这大热天的,去游乐园太晒了,看电影嘛,已经有了一次,明歌也不愿意去第二次,这个城市还有个航天博物馆,明歌干脆和孟廉去了那里。

两个人走走转转的不知不觉的一天就过了。

这一回,孟廉直接把明歌送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一直看着明歌上了楼,这才离开。

宿舍里的女孩们恰好有人在窗口处将明歌和孟廉在楼下说话的画面看到了,所以明歌一回宿舍楼,室友们就开始朝明歌起哄,“明歌明歌,听说昨晚上是教官大人陪你在医院呢,你们孤男寡女的,有没有做点什么呀?”

“对呀对呀,教官大人那么严厉的人,他私下和你在一起是什么样啊,也是那么严厉吗?啊,说情话的时候不会也是正经严肃教训人的口吻吧。”

“哈哈哈,想一想教官大人一本正经说情话的样子,我要笑喷了。”

“才不是。”明歌略羞涩的爬上自己的床,“他人很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哎哟哟,这还没嫁过去就已经开始为教官大人说话了呀,我们想的是哪样,我们怎么不知道呀,来来来,明歌你快说说,我们想的是啥样,你们私下里又是啥样?”

一直在看书的宁嘉懿突然抬头问明歌,“明歌,你还是处/女吗?”

一个宿舍里,女孩子们熟悉了之后,也会相互开玩笑一般的问对方是不是处女这种问题。

但大家都是刚入学,远没有到那种说心里话的地步,何况是这种私密性的事情。

不仅明歌,其她几个和明歌开玩笑的女孩都沉默了。

虽然她们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明歌一边朝自己的床上爬去,一边反问宁嘉懿,“宁嘉懿你呢,你是处/女吗?”

“当然是啊。”宁嘉懿说,“我这么小,又没谈恋爱,肯定还是。你和我不一样,你有未婚夫,你们关系那么好,是不是也无所谓的,我只是好奇一下而已。”

“这种事你干嘛好奇。”明歌说,“我是不是,都不会回答你。”

宁嘉懿笑,“明歌你生气啦?难不成你真不是处/女啦,哎呀那是我说错啦,你别介意啊!”

明歌冷眼瞧她,“宁嘉懿我觉得你脑子里的想法真怪,我是不是处女和你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为什么非要觉得我不是处女?你看你,笑眯眯的这样说话,我和你生气好像是我太小气,可我还真没法和你一样笑眯眯的说出这种话。”

宁嘉懿依旧笑,“好了好了明歌别生气,我不知道这是你的逆鳞啊,以后再也不问了。”

明歌拿床上的几件衣服,然后去了浴室洗了个冷水澡,她没有回应宁嘉懿,和这种人很多时候没有道理可讲。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