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这瞬间心中万千不甘,气愤,我如此想圆他一个梦,如此急切的想告诉他我芩衣真心爱他,我舍不得,舍不得就这么弃了,我还想,还想穿着这艳红的嫁衣嫁给他,用我这一生去弥补我所放下的错。

“对不起,我终究还是负了你”。

源晟崩溃的一路跌跌跄跄的跌倒在了芩衣尸体前,久久泣不成声,那极力颤抖的手久久伸在半空中不敢触及,这心口穿来的锥心之疼让源晟直不起腰,面色极为痛苦。

强迫自己稳了稳心绪,口中的血腥味级重,像是一下轻松了许多似的,面色悲切:“不怕?我陪你?”。

说着又是一阵泣不成声。

极为小心的的扶着芩衣躺到了怀里,整个身体都在极力颤抖着,万分悲切,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这嘴角的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护好你,是我的错?”。

十分慌乱的一直在道歉,言语很是深情。

边说边取下身上的衣袍盖在芩衣的身上,动作很不自然,身上的力气在慢慢的消失,手脚也有些僵硬,看向怀里的人眼神很是宠溺。

“你还不知道吧?我第一次见你还是在南陵的时候,那时候你跟随你父亲在外征兵,一点没有别的女儿家的那份娇弱,那双眼睛格外的明亮,做起事情来也是干净利落”。

“那天的阳光很好,可在我眼里那双干净明亮的双眸胜过这一切,就那远远的一眼我几乎就认定将来等你长大了,我回来娶你”。

声音很是悠远而悲切。

“后来我们相遇了,我还是那个当初一心想娶你的男童,而你却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儿了,那双明亮的双眸暗了,在多少个夜晚我都曾暗暗后悔,若我早些回来,你会不会还是当初那个简单快乐的你”。

芩衣慢慢感知自己的身体在凝聚,呆傻的看着自己这透明的身体,十分悲切的看着这地上隐隐哭泣的源晟和自己那早已经冷了的尸体。

源晟哭笑着道:那日你风尘仆仆而来,眼中满是算计,全无半分明亮,你说你有一记献于我,

能助我解决这粮草亏空的问题,我知你的谋算,但我还是把你留在了身边,只要能把你留在身边,你骗我我也乐意。

芩衣听着这眼泪哗哗的就往下掉,心疼的想抱抱他,却直接从源晟的身体上穿过去了,伤心的蹲在了源晟面前,伸出手在源晟眼前晃了晃,半响颤抖的放下了手,嘤嘤哭泣着。

“你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我,那样我就不会舍得推开你了啊!”

源晟哑声说道:“那天你说你愿嫁我,你可知我当时有多高兴,虽说知你在骗我,但我还是自私的与你拜了堂,可缓过神来,我又不愿委屈了你,我知你是为了什么嫁我,当晚我都已经准备将这兵符送于你的,可是你的性子还是那么急躁,我一眼便看出这酒中下了毒,你站在我面前那般欢喜,我这心中悲切到了极点,但我还是喝了不漏声色”。

“后来我便晕了,醒来时不出意外的,这婚房里没了你的身影,虽说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但我能于你拜堂是我这一生做过最不后悔的事情?即便是假的,芩衣我这般爱你?可我都不曾问过你对我可曾有过半分心动”。

源晟低声问道,面色很是伤情。

芩衣蹲在身旁看着这言语间卑微极了的源晟,重重的点了点头,神色很是悲伤。

“我爱你”。

声音低沉而绝望。

“我爱你,我真爱你”可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

芩衣奔溃在原地久久缓不过神来。

“如今我就在你的身边,可你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说话,我甚至都没来的及告诉你,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源晟突的从口中喷出鲜血,脸上的青筋很是显目,双眼很是殷红,随机传来低沉的闷哼声,整个身体都抽搐着,嘴角的血越流越多,可脸上却带着笑容。

芩衣慌了,她想救他怎耐现在是鬼魅之身,无半分作用,只能在身旁急切的看着,芩衣不想源晟就这么死了,她舍不得,哭泣崩溃在一旁,无助的看着周围很是慌乱。

源晟用那最后的力气,把怀里的人往里带了带,声音有气无力。

“这样也好,这一世我们不能在一起,下辈子我一定会在去找你的,那时?你可跑慢些”。

芩衣拼命的摇着头,悲切万分的看着周围早已经尸横遍野的尸体,眼中满是绝望。

“不可以?我不能就让源晟就这么死了”。

就在这时芩衣感知到了周围有很大一股魔气,稳了心绪,这气息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呢?

愣神间这面前站立了一人,黑色衣袍加身浑身魔气慎重,身形修长目光如炬。

“墨兰凛玖?”

芩衣看着这面前的人心中不知有多欢喜,正打算向前一步时,这墨兰凛玖看着前方芩衣的位置眼中杀气凛冽,掩了掩眸看着这地上早已经昏死过去了的源晟。

芩衣心中很是急切,就在这时墨兰凛玖托着源晟一个顺行就走了。

这芩衣待在原地心中不知有多开心,这魔尊出手要救的人自然是能救活的。

看了自己这十分虚弱的身型,只能一点一点的飘着,向着魔域的方向前去,飘久了也就停下来歇一歇,还要悄悄的躲避着这幽冥地狱的人,免得还未曾见到源晟自己就被抓走了,在走之前我还想在见他一面,不然我怎么放的下心。

魔域内。

墨兰凛玖神色清冷的看着这榻上的源晟。

“医师这人情况如何?”

说着就看着面前忙慌的医师。

医师摇了摇头,面色担忧。

“这毒倒是不难解,可这人并无活下来的念头,一心求死,这就不太好办了?身上的毒好解可这心病还需心药医”。

墨兰凛玖面露不屑:“本尊见过太多想活着的,为此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还是第一次遇见一心求死的?”

“医师可要尽心才好”声音很是冰冷的说道。

这医师伸手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连忙应着:“属下一定尽心把这人给救回来,尊主放心”。

墨兰凛玖听见这么一说也就出了殿门,留下这惊吓极了的医师。

芩衣看着这前方不远处的魔域,心中很是急切,太好了,终于到了,飘久了飘的我想吐。

这刚踏入魔域一道道剑气便朝着芩衣飞来,芩衣一个身形避开了剑气,落到了魔域前的杀阵中。

顿时周边都跟着震了震,芩衣顿时感到不妙一个飞升想飞出阵中,怎奈这副身子很是虚弱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上空常来的强大的压迫感让芩衣跌落在了阵中,顿时感觉身体都在打着颤,疼痛欲裂。

接着这气势磅礴的杀气朝着芩衣砍来,一个躲闪不急的芩衣背部狠狠被砍了一刀,顿时倒吸一口气身子剧烈的打着颤,连站都站不稳,踉踉跄跄的。

眼神直直的盯着这魔域前的高阶,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笑的很是渗人。

“姑奶奶我还就不信了,这阵我凭着自己闯不过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