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束阳光射入天牢,天牢明亮不少,却仍然昏暗。

酒水慢慢的倒入酒碗,叶凌磊站在小小的窗前:“多好的太阳,只可惜明天就看不到了。想不到我叶凌磊,就这样死了。”

“叶堂主何必如此伤感?喝干这一碗断头酒,正邪不两立如何,同赴黄泉又有什么不可?大丈夫顶天立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叶凌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我很好奇,你当初为何会入邪道,又如何练就了合气招魂手这样绝世的功夫?”

“我曾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将军,为了战功,我可以放弃一切。取将封侯,封妻荫子是我一生的追求。”

辽阔草原,万里无云。阳光下,战马嘶,箭如雨下。

宝剑出鞘,战马跃,敌军败退,奖赏三军,醉斜阳。中军帐外,依稀听得帐外寒风。

“此战非比寻常,乃是我朝和北燕的最后一战,我们若拿下此城,便可长驱直入,直指北燕都城。”

部署中,一个女孩跑进大帐:“爹,我要你陪我玩儿。”

一脚过去,那个女孩被踢翻在地:“滚,打仗不是儿戏。”

女孩的哭声,招来了一个女子,她是黄德卿的妻子韩媛媛。女子抱起那小孩儿:“乖,爹打仗呢,等他打完了再陪你好不好。”

“黄将军,探子来报,敌军主力后撤,只留下先锋营几百人与我军对峙,今晚夜袭。必能拿下此城,北燕灭亡,指日可待。”

“传令三军今晚拔营,所谓兵贵神速,明早我们就可以在城楼之上用饭。”

月黑风高夜,杀人如麻时。

长枪正中一燕卒咽喉,人已至城下。城头火把四起:“黄德卿,我略施小计,便引你上钩,你可真是配合。”黄德卿目至城头:“北燕名将,李芳。”

李芳手中长剑轻指:“给我杀。”

短兵相接,是一场厮杀。黄德卿由于治军有方,即使中了埋伏,也渐渐占了上风。

云梯架定,人影跃上城头。枪与剑碰撞,李芳后退十几步。数十燕卒蜂拥而来,护主李芳,长枪过处,枪出如龙。最后一个燕卒倒下,视线渐渐清晰,而李芳已经不见踪迹。

战场弥漫着血腥,经一夜厮杀,到处都是尸体。

踏过鲜血和成的泥浆,枪尖的鲜血,仍未干去。

屏风轻动,异样同生。长枪离手穿过屏风,正中屏风后座椅之人。屏风慢慢的倒下,黄德卿的瞳孔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光芒。死者并非燕人,而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并且是他亲手杀的。

“原来敌人早就抓走了我的妻子和女儿,我却浑然不知,仍然想着建功立业,竟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真的那天可以放下战事,陪我的女儿痛痛快快的玩儿一天。”

时光易逝,光阴流转,风拂长发,月照孤影。

“黄德卿,戎马一生,终化为乌有。成也战争,败也战争。我飞云初创,正缺人手。曾经的你杀人如麻,正是我所需要的。”月下黑袍,随风轻拂,三尺长剑,寒光四射。人影渐渐转身:“那时的黄德卿,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只有一个守坟的闲人。”

坟前枯树,突然折断:“申某不才,但可以帮你杀了李芳,为你家人报仇。但条件是,你必须做我帐下杀手,我会助你炼成盖世武功——合气招魂手。”

“后来申万涛杀了如约李芳,我便成为他帐下杀手。”

酒尽,人生亦尽,牢门打开,一缕阳光映入二人双眼,二人消失在了那一缕光辉中,叶凌磊和黄德卿知道,这里是路的尽头了。

酒肆大旗,仍迎风而飘。赤洪剑与剑鞘摩擦,慢慢的尽数显现:“这沙月组织果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我师弟一把赤洪,横行天下,都栽在了他们的手中,看来我们必须小心了。”

满座的各路英豪,齐举酒碗:“不救出叶堂主,我们誓不罢休。”

饮尽酒的酒碗再无用处,已无用处,被摔得粉碎:“段大侠,快部署吧,我们都听你的。”段登高目视众人,开始了他的布置。

平城,法场,二人身着囚衣,跪在法场中央,法场大鼎,火正旺。

刀与磨刀时摩擦,霍霍声如期而至,一口酒被喷成雾状,落到刀上。

“犯人叶凌磊,黄德卿,屡次和朝廷作对,在此斩首,以告天下……”

令牌抽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一束微弱的光映入叶凌磊的双眼,叶凌磊微微闭眼,破空声传入双耳。

落地的令牌,又被谈起,长鞭出,正中监斩官。

“有人劫……”那最后几个字还未出口,便夭折在了口中,只觉得脖子一凉,便失去了知觉。锁着二人的铁链,已被长剑斩断,两人一前一后,挡住了前后士卒,却是段登高和王艺儒。

弹起的令牌再次落地,监斩官从椅子上倒了下去。魏卒长枪尽出,指向法场中心四人,叶凌磊和黄德卿也已经站起,四人各守一方而定。

百姓早已乱作一团。人群中的几人藏于身上的兵刃早已离手,正中几魏卒。四人在法场身形交错,又有几个魏卒倒在了地上。

法场大鼎中的火苗,熊熊燃烧,青烟徐徐冒出,忽然改变了方向。宝剑相交,火花四射,若离随身形而退。又是一剑横砍而来,这次,人没有退,确实略带笑意:“郝明飞,落陌一别,可有些日子不见了。”郝明飞手中轩辕略转:“今日纵使你有通天之能,也休想从这里活着离开。”段登高仍挂着笑容:“我是没有问题,可我手中的若离剑不答应。”

轩辕剑锋突转,火苗灭,只留青烟,却停在了半空,若离早已停在了郝明飞的咽喉:“你有两个选择,一是送我们离开,二是成为死人。”

青烟恢复了正常,渐被清风所散,若离停在脖子上。确是从未有过的果敢,这才是若离。

“看来我是小看你了,在若离出鞘瞬间,就有是多种变招,在落陌时,你还没有这样的境界。”段登高道:“若离的要义是遇强则强,对付王玉宏,无需拿出真实水平,对了,你还没有做出选择。郝明飞不情愿的道:“罢了,放他们走,全体退下。”

“是谁说放人就放人?贪生怕死,全无一点英雄气概。”又一队魏卒赶来,为首那人金甲银枪,段登高不觉叹之:“北魏头号大将马武飞,十五岁从军,战功赫赫,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雄姿英发,昂首挺胸,确实有大将之风。”

双臂稍稍用力,人已至眼前。若离寒意,侵入郝明飞脖颈之上:“马将军,人命关天,有些事情还是想清楚了好。”马武飞哈哈一笑:“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郝明飞,我定会启奏拓跋陛下,说你为国捐躯,厚葬于你。”

“马武飞,你……”

人群中的众人,从外围再围之。王艺儒长鞭,也指向了马武飞。法场之上,一片混乱,魏卒虽被从外围围住,确丝毫没有慌乱之象,慌乱的只有一个人,郝明飞。

一时,竟都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先行动手。

单脚轻踩,却有千钧之力。吃疼后若离稍松,那一招虽未伤及分毫,却也足以逃脱。长枪瞬间便出,长鞭力阻长枪。

法场的大鼎,在抖动中从高台坠下,灰烬四散,使法场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隐约中法场外围闪入一男一女。

灰烬渐渐散去,人已不见踪迹。魏卒正欲去追,被马武飞拦住。

酒肆门外,段登高赤洪在手,面黄德卿而定:“告诉我,你家主人到底在不在这世间,他难道真的死在了沙月的人的手中。”微风轻拂,黄德卿长发向后飘去:“久闻若离之主乃仁义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家主人一心要置你于死地,你却对他如此关怀。其实我家主人并没有死在沙月的人的手中,天下能杀得了他的人,怕是很少。只可惜赵娇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段登高微微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如今齐帅,薛博霞随各路英豪相继撤离平城,你也马上离开这是非之地吧。”黄德卿藏在腋下的双手突然放下:“我知道你的意思,马武飞,沙月一定不会让我们就这样离开,你与刘亚洲都是在江湖上有声望的人,并且是齐帅和薛博霞的前辈,于是便留在这里,挡住马武飞和沙月高手。我黄德卿自知不如二位,但我也要留下来,为我飞云众兄弟报仇。”

“好,那我们并肩作战。”刘亚洲道。

夕阳渐渐映红了半边天,段登高看着夕阳,不觉叹道:“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我想他们快来了。”

“来,饮尽这一碗酒,放手大杀吧!”刘亚洲掌力轻推,酒坛飞去。段登高和黄德卿轻接于手:“干尽这碗酒,我们并肩作战。”

酒坛突然从手中滑落,最后那一口酒,黄德卿咽了好久:“我家主人曾经和马武飞共伐北燕,对那马武飞也略知一二。马武飞是拓跋一氏头号大将,从来不给人留任何机会。像今天这样反常,乃平生第一次看到。他轻易撤军,对我们不予追赶,并且今日法场一战,也是那样容易。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也不知是我多虑,还是其他原因。”

刘亚洲和段登高也慢慢放下了酒碗,几乎同时开口道:“不好,齐帅和薛博霞有危险。”

话音刚落。数支羽箭射入客栈,几人忙忙关上客栈的门,门内瞬间被射穿无数个孔。透进了几束光芒。声音马上传入了耳中:“里面的人听着,你们的这调虎离山的小计,我们将军早就已经看穿了。现在那些所谓的江湖正道,早就已经被漠骑军团围困在了林中。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漠骑军团虽只有三千死士组成,但所向披靡,乃是北魏军队中精锐中的精锐。当年我后汉人马,我是被这漠骑军团打的节节败退。看来朝廷为了对付我们,果真是不惜一切代价。”刘亚洲道:“我想这客栈周围,至少有五百魏卒。就算我们能够杀出去,那城门肯定是出不去了。看来我们今日,怕是要死在这里了。来,再干一碗酒,我们再黄泉路上,结伴而行。”

夜幕渐渐降临,林中小道,却已是路的尽头。

“尊主当心。”羽箭轻松穿透落叶,月下是一片血雾。那人最终没能逃脱厄运,倒在了林中,死前为齐帅挡了一箭。熹尊岑雨同时出鞘,月下光芒四射,此刻月正明。

薛博霞的长发在夜色中随风轻飘,伴随着身体的微微抖动,不知是冷还是怕。岑雨在手,轻碰身旁齐帅:尊主,我们中计了,现在这林中,恐怕也只剩下我们两个活人了。也不知叶堂主那边情形如何,但至少证明,我们和叶堂主分开是正确的。

月下熹尊轻转,一直长剑被从中间劈成两半:“师姐莫慌,他们一定是要抓活的,待会儿他们必然现身,我二人便杀出一条血路,与叶堂主相会。”

黑暗的林中,突然火把四起,照亮魏卒手中弯刀。齐帅一手提剑,另一手紧紧抓住薛博霞的手,二人微微点头示意。轻巧的身形借力而起,岑雨轻扫,火把落地,齐帅也已经闪入人群之中,熹尊轻轻划过一魏卒咽喉,落地瞬间二人的手再次相握。熹尊岑雨,横于胸前。

刀破林中,一魏卒慢慢倒地,背后渐渐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刀法稳健不失灵活,有力不失速度,连砍数个魏卒,与齐帅和薛博霞会合:“尊主,我的人已安全撤出了林中,特回来接应尊主。尊主快走,我来断后。”齐帅摇了摇头:“叶堂主,上次我们扔下你,让你一个人在牢中受苦,这次我们要走一起走,不妨今日我们就比比,是你的青龙刀快,还是我熹尊剑强。”

“谨听尊主号令!”

树枝轻荡,数支银针离扇而出,轻动的双耳已经感受到了林中的异样。针从叶凌磊脚下划过,人已身在空中。手中大刀抡半圆横劈而下,银针尽数飞向了魏卒……

折断的树枝,落到二人身前,叶凌磊手中大刀轻指:“无痕,李星星。”话音刚落,身后的十几个魏卒应声倒地,确实尽中银针。齐帅和薛博霞抬头看了看天空:一轮弯月,繁星满天,却是再无其他。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