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楼兰城,再次两军对垒。

“陈雨欣,李佳璐。本将平日待你不薄,你们居然公然反叛,似尔等背叛之辈,马某必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泄我心头之恨。”马武飞提枪出阵骂到。

“马武飞,你赏罚不明,忠奸不辨。凭你怎可统领三军,北征柔然?”陈雨欣道。

马武飞提枪直奔陈雨欣,李佳璐和王玉红同时出阵以迎马武飞。马武飞以一敌三虚晃一枪而去。

“马武飞已落败,全军出击,追杀马武飞!”崔婷策马欲追,陈玉春扯住了崔婷战马:“将军,马武飞败而枪法不乱,恐其有诈。”

崔婷一番思量:“如此,让王艺儒率五千人留守,留守之责重大,汝当小心,其余众将随本将活捉马武飞。”

“我等谨遵崔将军之命。”

马武飞策马驱驰数十里,崔婷率部紧追不舍。

楼兰城已经看不见了,一片茫茫的荒漠出现在了崔婷眼前。陈玉春看着一片茫茫的荒漠:“已经率军追了半个时辰,距离楼兰城越来越远,半个时辰的全力追赶,我部军卒已经疲惫不堪,倘若这个时候有埋伏,该如何是好。”

崔婷的手,紧紧握住了**剑……

数支羽剑突然破空而来,崔婷周边士卒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

盾牌齐上,护住了崔婷。崔婷道:“不好,我们中计了,立刻返回楼兰城。”

李佳璐和陈雨欣互相对视了一眼,君子剑和露寒剑几乎同时出鞘,一瞬间王玉红和陈玉春翻身落马。崔婷看着李佳璐和陈雨欣:“你们居然……”

“不错,我与陈雨欣奉上将军马武飞之命,深入虎穴,擒拿逆贼。”

崔婷当下觉得大势已去,就在此时杀声四起,马武飞的漠骑军团本就是大漠行者,这一次又是以逸待劳,马武飞提枪冲在了最前面。崔婷只看到自己的士卒成片成片的倒下,崔婷的士卒大都是步卒,自然不是马武飞骑兵的对手。

崔婷回马提刀,越过本部士卒的盾牌,向楼兰城的方向而去,李佳璐和陈雨欣催马挡在了崔婷面前。

“不要命的闪开。”崔婷大喊一声,刀锋与陈雨欣和李佳璐的战甲擦出了火花,二人居然未伤及崔婷分毫,崔婷催马直奔楼兰城,身后只剩下了数百残军。

楼兰城下,崔婷率领数百残军望着城头:“王艺儒,快开城门。”

城头的弓箭一时都指向了崔婷,王艺儒在城头搭话:“我道是谁,原来是崔将军,将军,楼兰城已经归北魏所有,奉劝将军立刻投降,不然万箭齐发,将军可就要殒命沙场。”

崔婷的**剑出鞘,指向王艺儒:“王艺儒,你……”

王艺儒从容地道:“将军莫怪,你我是各为其主,我也不想和将军结怨,可是马武飞军令如山,我等不得不遵从。”

崔婷看了一眼王艺儒,一口鲜血喷出,城头之上万箭齐发,崔婷策马便走。士卒皆中箭身亡,崔婷只剩下一人一骑。

一匹骏马在荒漠之中飞驰,狂风吹起阵阵黄沙,前面有几百骁骑挡住了去路。

崔婷叹道:“似此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后有漠骑军团追赶,前有数百强敌拦路。难道我崔婷当真在此命丧黄泉?”

人群中出来两骑,崔婷识得此二人,是自己的两位师姐郭春玲和杭艳玲。

郭春玲道:“师妹,出了这里,便是茫茫沙漠。如果你逃入荒漠,你又有多少生还的机会?我在此恭候多时,只希望师妹回头是岸。”

杭艳玲策马上前:“师妹休怪师姐多言,我江山兵家百代,为的就是天下太平。如今柔然大势已去,师妹回头是岸,我定保师妹无恙,我们依旧是江山三秀。”

崔婷道:“既然如此,我也无言以对,江山颜面已经被我丢失殆尽,我无颜再回江山。只是我心中夙愿未了,还二位师姐能够成全。”

郭春玲道:“你但讲无妨。”

“我乃江山治器之道传人,身怀九箭连珠的绝技。曾经面对江山祖师立下誓言,谁若能破得我的九箭连珠,我便以身相许。前日战场之上,我的九箭连珠被马武飞的尚方剑所破,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那个人……”

北魏,平城,拓跋皇宫。

张磊位列一等宰相,上前启奏:“启奏圣上,马将军不负众望,以诱敌之计和反间之计同施,于楼兰城大破崔婷王玉红和陈玉春。王玉红和陈玉春兵败于乱军之中不知所踪。马武飞奏言,崔婷乃江山弟子,深谙用兵之道,马武飞破了崔婷的九箭连珠,崔婷如今非马武飞不嫁。在下以为,崔婷乃柔然大将,若和马将军联姻,则我朝和柔然可以和睦共处,北方可安定百年。”

拓跋伟从龙椅之上跃起:“好,马将军果然不负众望,朕要为马武飞赐婚。”

张磊跪拜拓跋伟:“陛下圣明,今已澄清宇内,天下安康,我北魏北方百年以来绝无战事,如此我们便可一心夺取中原,一统天下。”

楼兰城,灯火辉煌,一片祥和之象。

“马将军和崔将军战场结缘,本是殊死相博的对手,如今却是患难的夫妻。朕深为此情所感动,特赐婚于二位将军,愿二位将军白头偕老,举案齐眉。”

圣旨宣读完毕,众人叩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春玲上前主持婚礼:“今众将见证此旷世姻缘,新人两对一无高堂作证,二无聘礼为媒。二位将军乃天地作证,高堂惧不在身边,二位新人一拜天,愿二位将军驰骋疆场,破敌立功。二拜地,愿二位将军夫妻和谐,有难同当。”

二人对拜之际,王艺儒和杭艳玲搀扶二位新人进入洞房。三军一齐举杯对月,恭祝马武飞和崔婷的姻缘。

月夜,红烛,罗帐。

崔婷含情脉脉,面对马武飞马武飞:“我与将军战场结缘,将军尚方剑破得我的九箭连珠,我曾于江山之祖面前立下誓言,谁若破得我九箭连珠,我便以身相许。妾身如今能够侍奉将军,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

马武飞道:“九箭连珠不愧是江山绝技,我破你的九箭连珠如同神助,此乃是前世注定你我姻缘。观你手中**剑我便知道,此生佳人,必定是你。”

崔婷提笔而书: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归来可好?此身君子意逍遥,怎料山河萧萧。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醉卧沙场君莫笑,一夜吹彻画角。江南晚来客,红绳结发梢。

马武飞提笔回书:待卿长发及腰,我必凯旋回朝。昔日纵马任逍遥,俱是少年英豪。东都霞色好,西湖烟波渺。执枪血战八方,誓守山河多娇。应有得胜归来日,与卿共度良宵。盼携手终老,愿与子同袍。

此时二人紧紧相拥,不负天地恩泽。

少倾,崔婷入眠,马武飞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安眠,遂合衣而入书房。

马武飞抬眼望窗外,一轮皓月当空,心中思量:“魏都月明时,我率漠骑军团全军出征,如今柔然已经平定,北方从此再无战事……”

平城,张磊望着窗前的皓月,月下一只白鸽飞去,消失在月光下。张磊看着飞去的白鸽,手中多了一封长信:

宰相大人万安,弟马武飞在此稽首。弟已经平定柔然,北方百年之内绝无战事。自拓跋陛下定都平城,内忧外患不断,然外患可解,内忧难平。兄乃当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下,弟在外为北魏血染疆场,虽身份略有不同,实则都为了我北魏万世基业。

拓跋陛下如今正值壮年之时,拓跋皇族本可就此一定天下。但自古权利方寸之间,纷争不断,兄有宰相之权,只手可执天下。愿兄有洞察忠奸之心,有明辨是非之能。弟必在外横扫**,以解外患。兄前路艰险,长路漫漫,然马某相信,你我同心协力,定可保拓跋江山。

张磊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一轮圆月:“自古王业不偏安,若夺取中原之地,方可保拓跋万世基业。将军在外出征,血染沙场。张某必在朝堂以周全,必不让虎狼之人,犯我拓跋江山。”

楼兰城中,马武飞举杯敬皓月:“宰相大人珍重。”

张磊举杯敬皓月:“将军珍重。”

酒杯的酒一饮而尽,将相和,则天地得。

马武飞洞房的灯就在这个时候灭了,楼兰战事已平,一片寂静安康。

平城,一道人影闪过,立于金銮殿之上,身后是一轮皎洁的月色。

长发在月色中轻轻飘荡,一闪而过,身形快如闪电,动若脱兔。身后长剑随身体而动,虽未出鞘,看得出杀气腾腾。

又是一把长剑挡住了去路:“夜闯平城皇宫者,死!”

“还没有人,能够追的上我。”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我知道无名剑的来历,见则除名,故名无名,不过如果无名剑找不到目标,又当如何除名。”

“千里追踪,绝情随行。神偷天下,燕子无痕。我一无名剑,自然追不到你,可我拓跋六剑的天罗地网,你又如何逃脱?”

单手摸到绝情剑,却再无宝剑出鞘的可能。

炽雪剑和覆水剑,已经到达了钟佳美的眉心。钟佳美知道六剑只出三剑,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逃脱。

清晨,北魏,飞云旧部。

黑袍随清晨微风而动,坟头多了三缕清香。

“师弟,今天我来看你,也来看她。刘荣虎说你并没有离去,我也相信,你不会闲着。”段登高注视着那一块墓碑,目光似乎从来也没有离去。

“我与钟佳美约好,用金丝燕传信。金丝燕是钟佳美的标志,用它传信也可是说是万无一失。今晨金丝燕盘旋于窗前,方知赵梦圆的下落,伯渊狱。”申万涛道:“师兄对于这个伯渊狱,应该不会陌生吧。”

段登高道:“此狱乃是北魏三朝元老崔伯渊设计,用尽奇门遁甲之术,尽显八卦周易之能。关押的不是杀人的重犯,便是北魏的死敌,自设计以来来无人能够逃出,听说只有一种方式可以离开,那就是死去。”

“崔伯渊乃是北魏三朝元老,为北魏建立了不朽功勋。想不到最后居然死在了自己设计的牢狱之中,伴君如伴虎果真不假。崔伯渊何等厉害,我想他在设计伯渊狱的时候,一定会想到自己。那么,伯渊狱中一定另有出口。”申万涛道:“我若离一门可改变天地命运,怎么师兄,你害怕了?”

段登高依旧看着赵娇的墓碑:“六剑客出手不凡,我二人合力结果亦未可知。况且伯渊狱的入口又在何处,我二人皆一无所知。”

申万涛赤洪出鞘:“他们有伯渊狱,我们有金丝燕。”

若离剑伴随白袍而出:十二枚江湖令散落江湖九州,只剩五枚未被拓跋六剑收集。拓跋六剑以江湖令为名挑战天下剑客,我若离怎能袖手旁观?此去伯渊狱凶多吉少,但是刀山火海,难不倒我若离弟子。梦,你等着我,我很快就来救你。

楼兰城,崔婷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楼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