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北魏,平城,皇都。

夜色中,家家灯火,万户通明。

“启奏陛下,何姑娘还有十里到达平城。”一士卒来报。

拓跋伟点了点头,弃下龙袍而入水沐浴。

又一人来报:“何姑娘还有五里到达平城……”

龙袍换婚服,拓跋伟一身红衣,正派威严:来人,随我去迎娶何姑娘。

平城,城下,渐黄昏。

张磊策马而止,观城内灯火通明。

郭春玲提剑感叹:一切顺利,果真是师妹在天有灵,保佑我能够顺利到达平城,师妹,我们的心愿已经完成了一半。

平城,长街。

拓跋伟随号角而走,随着拓跋伟的脚步,一盏盏孔明灯从每户人家中升起。照亮平城的夜色,照亮拓跋伟的路。

轿内何晓妮隔轿窗而望,数盏孔明灯犹如漫天繁星。

张磊仓皇下马:陛下,臣张磊不辱使命,何姑娘已经到达平城。

拓跋伟点了点头:“有你在,朕放心。”

明灯若天上明星,上达苍穹,下映黎民。

拓跋伟着红袍回马,身后是何晓妮的红轿。

天上明灯,地上行人,徐徐前行,面前是金銮殿。

金銮殿,群臣跪拜,高呼万岁。

“朕已经决定,加封何晓妮为钟灵皇后,掌管六宫,母仪天下。”拓跋伟的话,苍劲有力,传入了每一大臣的心中。

“册封大典,现在开始。”国师林志丽担任这次加冕大礼的见证之人,虽然功力尽失,但是冷峻的气质从未改变:“按照北魏习俗,册封皇帝需要拜天,拜帝,拜拓跋一族历代先祖。首先,二位俯身拜苍天,感谢这天赐良缘,保佑我北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孔明灯在平城天空划过,映衬着星光点点。

一士卒惊恐来报,门口张磊拦住。

“宰相大人,大事不好。王玉宏,谷雨贞已经到达我平城北侧百里外的黄龙山……”

张磊内心一惊:如今陛下大婚之际,按北魏皇族之际此册封大典不该有任何人打扰,然情况危机……

平城内,号角吹起,慷慨婉转。

“二位俯身拜大地,大地之灵泽我北魏万事基业,千秋万代。”护国法师林志丽继续道。

又一士卒惊恐来报:“陛下,郝明飞已经率军到我平城南侧不足百里之地步步紧逼,势如破竹!”

平城,号角依旧。

“二位新人三俯身而拜拓跋历代先祖,佑我拓跋后人人才辈出。一统中原!”

“启奏宰相大人,王笑王欢已经率军到达我平城西侧百里之外……”

“最后,二位俯身对拜,祝新人白头到老,福泽绵长。”

“大人,申万涛率领大军直逼平城正门,身后是拓跋东亲自出马,我平城危矣。”

平城,金銮殿,号角声止而琴声起。

众臣倒地高呼:“拓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钟灵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流云嫁服衬托了何晓妮之美,何晓妮一人伫立,六宫之主,母仪天下!流云嫁服成就了何晓妮之美,也同样成就了流云嫁服自己。

宫外张磊知大典结束,起轿回府,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月上,拓跋伟寝宫油灯已灭,月下,宰相府孤灯长明。

月色入户,张磊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不觉愁上心头:拓跋东四路出兵,来势汹汹,而平城兵微将寡……

夜,静谧安详。张磊策马而行,直到拓跋伟寝宫门口。

孔明灯还未散去,零星的留在天空之中。

张磊伫宫门而立,顶天立地。

许久,一人出来而报:“宰相大人,进去吧。”

北魏,拓跋伟寝宫。

何晓妮一天劳累已经入睡,拓跋伟却辗转反侧,忽闻张磊来见,合衣而起身。

明灯数盏,照亮拓跋伟年少而英俊的脸。寝宫的书架之上,还有一把霸云剑。张磊的眼神扫过:“今日良辰美景,拓跋陛下大婚之日臣本不该深夜打扰,可是如今……”

张磊欲言又止,拓跋伟似乎看出了问题:“有事但讲无妨。”

“拓跋东,晋世杰四路出兵,兵锋已经到达了平城四面,对我平城形成了包围之势!”拓跋伟一愣:“来势汹汹,志在必得,我没想到他能来的如此之快。宰相大人深夜前来,想必已经有了破敌之法。”

“拓跋东四路出兵,郝明飞为第一路,王笑王欢为第二路,王玉红谷雨贞为第三路,申万涛为第四路。拓跋伟,晋世杰亲率第五路大军,只等四路准备就绪一举拿下平城。此战胜机渺茫,陛下恕臣造次。”张磊道。

拓跋伟摆摆手,示意张磊继续说下去。

“自秦以来,蒙恬北铸长城,霍去病远征匈奴。在汉人眼里我们是异族,是异端。我拓跋一族从偏安一隅到横扫北方,靠的不是野蛮,是智慧。汉人有文化,有智慧,我北魏理当向汉人学习,方能一统天下!然而我拓跋一族自从统一北方,对汉人赶尽杀绝。我拓跋族毕竟是少数,有朝一日汉人揭竿而起,我等又如何抵御?”

拓跋伟此时站起,目视流云嫁服。

“拓跋东虽然残暴,但懂得笼络人心。他以金钱而让天下群雄为他卖命,可猖狂一时却并非一世。他们不懂汉人所想,不懂汉人之心!”张磊继续道。

拓跋伟伸手而摸流云嫁服,不觉惊叹:“如此良品,浑然天成,宰相大人用心良苦,朕不是不知,你继续说。”

张磊突然跪地俯身:“如今拓跋东五路出兵,陛下只有下诏罪己,为齐将军平反,召回马将军。让天下英豪共同来助。保我北魏基业。”

拓跋伟目视流云嫁服,思绪良久:“我可以下令罪己,但你必须让朕明白。”

“拓跋东四路出兵,志在平城。我平城只有漠骑军团之主力,若分四路而守,顷刻之间便土崩瓦解。所以对于四路大军,我们应该如此为之。王玉红,谷雨贞为四路中最弱的将领,对其可用一字,诛。

郝明飞是拓跋东心腹,自投靠拓跋东以来就深得拓跋东器重,对其也用一字,避。

王笑王欢名义上投靠拓跋东,却还有光复北燕的梦想,对其也是一个字,诱。

申万涛本是我北魏官员,对其也是一个字,导。

所以看似五路大军,我军只需出兵一路。可命林志丽率漠骑军团诛杀王玉红谷雨贞,破其北路大军。

郝明飞乃微臣结义兄弟,我乱世三义之间矛盾也该我们自己解决,我想让大哥处理此事,所以我北魏不用插手。

申万涛可让若离之主段登高前去说服,他们是同门师兄,情同手足。

王笑王欢,也可以重利诱之,使其临阵倒戈,归我北魏。若退军成功,则四路汇聚至平城之下,我们到时候便可一战定乾坤。”

拓跋伟道:“善,听卿排兵布阵,朕茅塞顿开,大开眼界。传闻当年诸葛孔明安居平五路,卿与孔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磊伏地而曰:陛下过奖了,臣惶恐。

北魏,国师府。

林志丽看着桌上的军队大印,凝霜剑下是陈经国赠予的万物回春的记载。

灵位位于中央,林志丽焚香跪拜。

缕缕青烟,盘桓在灵位之前。

林志丽道:师傅,张瑛琳,韩苗,杨娜。今晚我为你焚香,愿你们英灵永存,明天我就要带领漠骑军团出征了,北魏危急存亡,都在我的手上,我不得有半点马虎,今晚祭拜诸位,诸位在天有灵,佑我北魏,佑我沙月。

林志丽重重磕头,半晌才起。

旦日平城,日头冉冉升起。

一声战马嘶鸣,林志丽回头看到诺大的两个字:平城。

当年马将军北征柔然,也是这样一番场景。一样的漠骑军团,可是上次出城的是他,这一次是我。

城外一骑,挡住了林志丽的行军之路。

林志丽暗自呢喃:此人倒是眼熟,却不曾记得。

“林大人,在下赵梦圆世代医者,听闻林大人出兵而拒拓跋东,特地前来相助。望国师大人不嫌在下才疏学浅。”

林志丽恍然大悟,策马向前:江湖果真人才辈出,大义凛然。

平城,四处皇榜,昭告天下。

榜言:自拓跋一氏定都平城,外不能与各族和睦,内奸臣辈出,祸乱朝纲。齐将军被害,马将军出走。至此日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豪杰各自纷争,诸侯狼子野心。更有拓跋东五路出兵,平城危急,朕在此下诏罪己,恳各位豪杰相助共破拓跋东。待战事平息之后,朕必推进改革,两族和睦,天下安康。

拓跋伟言辞恳切,天下共知。

平城三百里外,行军途中。

“王驾千岁,我军势如破竹,四路大军已经到位,我们虽然没有出击,但是平城已经是人心惶惶。我们的皇上居然还在下诏罪己,真是可笑。”

战车上,拓跋东杵着长剑而坐:“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十分正常。如今我们四路出击,光是声势,只怕拓跋伟就吓得尿裤子了。本王真的十分讨厌打仗。”

晋世杰哈哈大笑,回头看时:军队绵延百里,尘土飞扬,旌旗蔽空,这是拓跋东的主力,拓跋东也是倾巢出动。

平城,墓地。

齐帅跪地不起,哀转久绝。

“你父亲是我的同僚,当初我们一起驰骋天下,一文一武何等快活。可是人有旦夕祸福,你父亲平定北方功不可没,拓跋伟猜忌之时遭人陷害含冤而死,齐家只剩下你一个血脉了。我偷偷把他葬在这里,时常悼念。”张磊说的不动神色,眼泪却在眼眶打转。

“如今一切都已经明了,罪魁祸首就是那拓跋东,拓跋东账下晋世杰为拓跋东提出五步方略,第一步就是针对你的父亲,让谷建鹏嫁祸你的父亲,才让齐将军含冤而死。”段登高道:“齐帅,你是男人,要有担当,要有有为有所不为。”

熹尊出鞘,齐帅半跪:“大人,我落陌愿意助宰相大人成就千古功名,于拓跋东不共戴天。”

张磊扶齐帅而起,转身仰望苍穹:诛,避,诱,导,此四策到底能否成功,我北魏的未来,该在何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