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北魏,平城,相府。

相府外,人群熙攘,未曾感到有半点危机,只知皇上昭告天下而罪己,却不知拓跋东五路出兵。

墓碑上,多了一束鲜花。

墓左青松,墓右寒柏,相得益彰。

齐帅默立许久,不曾言语。

“宰相大人,韩成岳愿意助阁下一臂之力,我虽为山野村夫,但是值此九死一生之际,我等愿意尽绵薄之力,助宰相大人成就千古功名。”韩成岳在此时出现。

张磊紧握韩成岳双手:“危难之时,才有大丈夫本色,张磊代表北魏,感谢各位义士。”

陈经国也到了:“相国大人,我得到消息,晋世杰五路出兵,志在必得。特率领逍遥前来助战。”

任巧荣和刘荣虎上前:“见过宰相大人。”

张磊点了点头:“有各位义士相助,何愁拓跋东不灭。”

郭春玲和段登高对视,默默点头:“我若离,江山,愿意协助宰相大人。”

恰此时,齐帅发话:“我等愿意倾尽落陌之力,为我父亲报仇。”

六大门派,各司其命,有为民请命之志,怀通天彻底只能,可俯瞰天下,报国安民。

平城北,行军途中。

林志丽骑马走在最前面,身后一杆大旗,上书一个大字——林。

“国师大人,前方二十里处有敌军出没,上书上将军王玉宏,上将军谷雨贞。”一士卒飞马来报。

林志丽思绪良久:“大军再前进十里,取水草丰盛之处安营扎寨,与王玉宏形成对峙之势,命三军饱餐一顿,明日出战。”

中军帐内,赵梦圆点亮一盏油灯,手轻轻抚摸脸上的伤疤,道:“大人这道伤疤或许是你深深的痛,在下不才,愿为大人抚平伤疤。”

“赵梦圆世代医家,我自然不会怀疑,可是这表面上伤疤好平,心里的伤疤却难平。”

“大人,过去大人身处沙月,一切唯师命是从,可是如今沙月已经不在了,大人也该做一做自己的事情,难道大人甘心凝霜剑尘封剑鞘,没有作为?”赵梦圆问道。

林志丽默默点头:“是啊,可是我如今功力尽失,虽然陈经国赠予我万物回春秘籍,可是如今我却未曾参悟半分。”

“如今这局势大人十分清楚,宰相大人四路抗拒拓跋东,大人身为第一路任重道远,若大人成功则有起死回生之效果,此战便有一线希望。”

中军帐风起云动:以前我是为沙月而活,现在我才能做回自己。

北魏,平城,相府,

炽雪剑,书生剑,遥望平城熙攘繁华。

“大人,起风了。”王燕红道。

“如今风起云涌,我们决一死战的时机,就快要到了。”张磊提剑而言,只此一句。

平城北,中军帐。

帐内极其简单,一把凝霜剑,一副战甲。

林志丽将金丝软甲盛于木盘之中,端甲出门。

“此甲唤作金丝软甲,漠骑军团前任上将军马武飞横扫八方,平北燕,定柔然,皆有此甲功劳。虽然上将军已经不在漠骑军团,但是此甲之魂,当永存漠骑军团之中。将士们,我们是血染沙场的鲜卑儿郎,林某不才,愿意一起追随这金丝软甲,看到我北魏阔清天下,横扫宇内。”

赵梦圆道:“将士们,此战关乎我北魏生死存亡,诸君当尽力而为,传国师大人之命,三军即刻出发,直指王玉宏中军大帐……”

三军齐喝一声,奔袭而出。

林志丽提剑上马,王艺儒紧随其后。

北,战场,两军对峙。

“王玉宏,事到如今,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江湖英雄辈出,世代忠良,你胆敢背叛落陌,做拓跋东之鹰犬?”

“赵梦圆,何为鹰犬,何为忠良?自然胜负不同,则称呼差距千万。你也不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点可怜的虚名,而为拓跋伟做事?”赵梦圆竟一时语塞。

左右副将提枪出马,三军一声呐喊。

霸王锁喉枪在手,王玉宏策马而出,以二敌一。

“王玉宏身为落陌堂主,霸王锁喉枪是世代相传之物,威力无穷,林志丽已经功力尽失,仅仅凭借两员偏将,能够对付王玉宏吗?”赵梦圆暗道。

林志丽的手里紧紧的握着凝霜剑……

战旗随鼓声而动,三枪随鼓声而舞,三军将士一起为三将助威。

霸王锁喉枪随手而落,立于战场之上。

风吹战旗,附齿轻动。

“附齿剑,传说是拓跋东为王玉宏特地打造,剑身左右锋利无比,中间却无任何材料,呈四方空洞而克天下名剑,拓跋东为了此剑,倒是难倒了诸多锻造大师。”赵梦圆喃喃道。

战场上,三马奔驰,胜负难分。

“二将已经在了下风,如果这个时候王玉宏再用附齿剑,只怕……”林志丽道。

话音刚落,两位副将翻身落马。

林志丽一惊,本能的勒马上阵,赵梦圆看事情有变,随之策马上阵。

谷雨贞恐王玉宏有失,提着断剑阵。

林志丽在前,赵梦圆在后,王玉宏手提附齿长剑,静静的在马上。赵梦圆提剑而紧随林志丽:“大人,您已经功力尽失,如何敌得过王玉宏?”

林志丽顿悟之余突然勒马,马受力前提抬起,剑锋直指日光。

赵梦圆和林志丽擦肩而过,直奔阵前。

二马相近,是附齿剑和游灵剑的第一次交锋,三军齐喝:好!

“王玉宏是落陌所救,他的前身正是征战沙场的老将。霸王锁喉枪也是王玉宏兵家的象征,这一次的交锋若是失败,我北魏军卒又有几人能抵挡的了王玉宏,”林志丽暗道。

长枪立于战场,寒气森森。

王玉宏赵梦圆策马齐驱,双剑相交,是游灵剑和附齿剑的交锋,也是两股势力的第一次对决。

“赵梦圆为医家,游灵若丝,实为软剑,柔中可克天下刚硬之剑,附齿剑的打造本身就是诸多名剑克星,两把剑果真是极好的对手。”林志丽暗道。

剑锋相交,须臾之间,已经是十几回合。

王玉宏恐不能取胜,策马去取长枪,

赵梦圆提剑而追,林志丽看着战场的情势,不由得暗自惊愕:“使刀的人会用脱刀计使枪之人会用回马枪,赵梦圆这次追入,只怕是凶多吉少。”

凝霜剑此时出鞘,林志丽策马奔向了战场,谷雨贞观战场有变,提剑而出。

“霜降九州,万物回春。霜降九州为枯荣的招式,玉石俱焚,人鬼不留。而万物回春则求得是生,春则万物复苏,生机勃勃。”

林志丽突然悟道:“逍遥一门讲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用心悟道之时,决胜千里之外,而我沙月在剑招而非心招,虽然威力无穷但是对人体会有反噬。如今我功力尽失。倒是心境澄明,恰好是悟得万物回春的最好时机。不知道这一切是巧合,还是……”

回马枪瞬间而出,赵梦圆看着越来越近的长枪,心中明白:回马枪,无论如何这一次也不可能躲开。

素稠离手,瞬间缠住霸王锁喉枪。

王玉宏长枪停在了赵梦圆的眉心,赵梦圆勒马停住:“国师大人果然悟到了霜降九州之后的招式,万物回春。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取天下苍生复苏之生机,还有国师大人心中的大爱,这一招威力无穷。”

林志丽手中的凝霜此时出鞘,在束缚长枪之时凝霜剑已经直逼王玉宏。

谷雨贞看情势不对,策马而出,断麒剑曾经身为天下第一名剑,与凝霜剑相交,林志丽和谷雨贞策马互换方位,四人策马而停。

“王玉宏,还不速速束手就擒?”林志丽策马回头,大喝一声,

王玉宏仰天大笑:“在我的眼里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赵梦圆和谷雨贞先是一愣,突然策马站到一起,游灵剑和断麒剑,火花四射。

林志丽和王玉宏的距离再次接近。

两军皆摇旗呐喊,喊声震天。

林志丽素稠再次紧缚长枪,身体离马而起。王玉宏提剑斩断素稠之际,林志丽长剑已至,划过王玉宏的肩膀。

王玉宏吃疼翻身落马,长枪已在林志丽手中。林志丽提枪而言:敌军主将王玉宏已经落马,众军冲杀。

三军气势大振,一时冲杀过来。

赵梦圆和谷雨贞战的正酣,见本军将士冲出,勒马回阵。

将军一时厮杀,难分难解……

北魏,拓跋东途中。

“王爷,我们五路出兵,你说我们的皇帝陛下会怎么样应对?是以漠骑军团五路相迎,还是坐以待毙呢。”晋世杰问道。

拓跋东哈哈一笑:“军师何必多虑?我们五路出兵已经将平城团团围住,就算他拓跋伟有通天之能,张磊有伟地之才,也无力回天,况且国师林志丽已经功力全失,拓跋伟的身边,还能有几个人可以用?”

晋世杰道:“王爷胜券在握,在下恭喜王爷了。今夜我们可以到达平城,明日便可以发动总攻,到时候这北魏江山,可就是我们的了。”

北魏,平城,已是深夜。

张磊看着新来战报,愁眉紧锁。

“各位,如今大局已经明朗,林志丽作为第一路出兵,已经杀退了王玉宏和谷雨贞所带领的平城北面的叛军,王玉宏和谷雨贞兵败自刎。林志丽这一战,活了天下局势,我平城北方隐患,已经平息。”

陈经国暗道:好一个林志丽,果然悟到了凝霜剑的最后一层要义,万物回春。

“不知大人之后有何打算?”段登高问道。

“拓跋东五路进军,来势汹汹。林志丽这一战,至关重要。本相早就有言在先,此战只有一战,林志丽胜,则我朝便有一线生机。”张磊道。

陈经国忧心忡忡:“敌军数倍于我军,即使国师大人搞活了局势,大人又有何破敌之法?”

张磊突然放下战报,起身站起:“本相曾苦心孤诣,作《天下名剑》传世,名剑中的十二把名剑若各守一方,各司其职,可以一敌百,是兵家强大战阵,不可小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