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砰——”黑影扛着司空云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上,不过意外的是两人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除了司空云有些反胃外。

“诶,我居然没事?”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语气中带着一丝欣喜。

黑影把司空云慢慢放到地上,扶稳后说道:“你能自己站稳吧?我现在要开一个传送门,到时候你只管跳进去就好。”

说着黑影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半透明的水晶,把它放在地上后,水晶与地面接触的瞬间就消失不见,随即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法阵,法阵中间是一个漆黑的点。

“过半分钟左右,等那个黑点变大,你就跳进去就好。”黑影摘下帽子和面纱,顺便把藏在衣服里的头发缕了出来。米黄色的齐肩长发随着微风在空气中飘动。

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这个刚刚经历了生死危机的少年竟有些恍神。他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眼前的女子,很正常的五官,单独拿出来都不会让人感到惊艳。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显得如此完美,少一分就是残缺,多一分却是做作,要形容,也就只有恰到好处这个词罢。

如果非要把这位少女比作什么,大抵就像是山间的清泉,不染凡间俗气,没有过多的修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充满美感。

“嘿?嘿!”少女用手在司空云眼前摆了摆,“记住我说的了么?”

“啊,哦哦,懂了。”司空云暗自有些鄙视自己,前一秒还经历着生死存亡的危机,下一秒居然还能盯着一位陌生少女发呆。

“你在发什么呆?”少女有些疑惑的歪着头问道。

“没,没发呆。”司空云嘟囔了一声。

“什么?”少女有些疑惑眼前这个人的行为,不过她觉得刚刚经过了两次生死边缘的考验,有些混乱也是很正常的。

“啊,没什么,一会等这个黑点变大就跳下去是吧?”这个青涩的少年转过头去以掩饰自己害羞的表情。

他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有些没有出息。明明还在生死边缘挣扎着,居然还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也不能怪他,因为眼前这个少女居然给司空云一股很熟悉的感觉,似乎自己曾经见过她。

但是也不太可能啊,他记住中的自己并没有接触过莫城外的人。

“是的,拉着我的手,一会我数三个数就跳。”少女走近司空云一把拉起他的手。

少女的个子不是很高,她的头顶也才到司空的下巴附近。随着她的靠近,一股淡淡的香味也飘进了司空云的鼻子。

“变态!”司空云能感觉到自己意识内有一个小人这样骂着自己,但是还有另一个小人在一边吼着:“她好香!”

司空云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自己曾经见过……至于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他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嗯?”少女侧过头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少年。从她的视角看,司空云现在是一个一会发呆一会傻笑,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又沉默不语的奇怪的人。

“真可怜,吓坏了吧。”少女用拇指抚摸着司空云的手背,“手心都出汗了。不过没事,一会出城就好了。”

此时少女的温柔就显得少年格外可怜。多年以后,如果司空云回想其这一刻,可能会成为他的一个人生污点,抹不去的黑历史吧。

大概半分钟后,法阵中的黑点开始变大逐渐形成一个半透明的黑色圆饼。

差不多是时候了。

“对了,这个是传送到哪去的?”司空云终于冷静下来,问了一个像样的问题。

“嗯……不知道。”

“诶?”

“好了,准备跳了!

“3!

“2!

“1!

“跳!”

“啊!不知道去哪就跳了?!”司空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选择相信这个少女是否是正确的。

“这就是人生啊!”少女笑眯眯的说道。

随后司空云就失去了意识。

远距离传送技术说实话以莫城的科技水平能做到,但是没法像那个少女一样只用一个水晶这么简单的道具就能实现。

莫城的许多科技结果流入拉尔拉公国后,他们高层第一时间就会把其核心部分替换成魔法,以阻止其他人使用。

这么做就导致在公国的高层,他们的生活水平是非常之高的,享受着最优质的资源,而底层人民的生活水平还局限在类似古代的农耕体力劳作时代。

这也是为什么司空云想要打破下神与无面之间的隔阂,只要下神还存在着,那么无面人就永远不可能获得正真意义上的自由。

但是现实是很残酷的,下神的技术封锁和政治上施压让无面几乎没有翻身的可能。

这个近百亿人口的世界由那不过数千万的人掌控着。在这里,95%的资源都掌握在那1%的人口手上,甚至更少。

司空云不是第一个打算改变这一状况的人,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几百年来的尝试都是以是被告终,但是即便这样他们也不可能就因此停下抗争的脚步。

过了很久,司空云才缓缓醒来,看着漫天繁星,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昏睡了很久。

“你醒啦。”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是刚才那个少女。在自己昏睡过程中,她居然一直守着。

“我,睡了多久。”司空云挣扎着坐起来看向少女问道。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黑色衣服的救命恩人,实在是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来救自己。

“嗯……大概一个下午吧。”少女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我们现在在一处荒草地上,这里是公国与邻国的国界,平常很少人来的。”

“哦……对了,我叫司空云,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司空云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他现在试着分析一下眼前的情况。

因为自己的研究,公国实际掌权者八长老想要除掉自己,但是并没有直接派手下来处理,而是用自己的替身,这说明他们并不希望事情被更多的人发现。而且国王似乎也不希望自己被杀死,眼前的这个少女的出现应该也是在国王的预料内的。

但是,为什么?对于国王和眼前的这个少女而言,自己并没有过多的利用价值。

“啊……名字啊,没有呢。”少女仰着头作思考状。

“为什么会没有名字?”司空云有些惊讶的问道。

“因为,没有啊。”少女笑吟吟的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在笑。

“你……究竟是什么来历?”司空云显然觉得这不是很有趣,即便是眼前的这个人救了自己,即便她是一个美少女。但是对于司空云来说,一无所知就意味着危险。

“嗯……”少女低吟了一会,“对了,我是器灵。对,就是这个东西。你脖子上带着的那个项链,我就住在那里面。”

“这是你刚编的名字吧!”司空云显然不相信这个解释,“你怎么会住……”

司空云突然想到了什么,在下神的世界里是不能用常识去考虑的。

“是真的,不然我也不会知道你带有项链吧。你看你穿的这么严实。”少女见他不说话便补充道,“哼哼,我可是全知全能的器灵,你得尊重我,不能怀疑器灵的话。知道了么?”

看着少女一脸得意的表情,司空云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理由去怀疑她。

因为脖子上的项链是司空云父母失踪前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平常都把它戴在身上藏在衣服里,除了他自己没有其他人知道项链的存在;而且,如果这个少女真的是器灵,也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要救自己,毕竟从道义上,自己也勉强算是项链的主人。

但是问题是,国王为什么要帮自己?他应该是不知道项链的存在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如此隐蔽的研究他们都能发现,为什么却放过了这条项链?器灵,这个自己从资料里查不到,甚至连一丝端倪都找不到的名词,应该不像是下神会允许无面人所随意持有的。

事情越来约超脱了司空云的理解,眼下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呐,你又在发呆,和我说话就这么无聊么?”少女看着司空云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发呆觉得有些受挫,难道和自己说话真的这么无趣么。

司空云打了个激灵,连忙回答道:“啊,不是,没有,我在想怎么称呼你。”

“真的么?”少女突然变得有些兴奋,“快说说,是什么名字?”

“啊……这……”这一下子问住他了,毕竟刚才他并没有在想什么名字。

“快说,快说,什么名字?”少女蹲到司空云的旁边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

“佩兰莎。”突然间这个名字出现在司空云的意识里,他毫不犹豫的就念了出来。但是当他说完的瞬间就后悔了,这个名字感觉有些随意,不知道会不会被喜欢。不,正常来说应该是不会被喜欢的吧。

少女听到后愣了一会,随即便笑出了声。这并不是那种觉得好笑的笑,而是像是遇到了值得高兴的事情那种笑,是喜悦。

“佩兰莎,佩兰莎,佩兰莎……”少女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哈哈哈,佩兰莎,佩兰莎。”

“怎么……如果不喜欢你也不要怎么激动嘛,我重新想一个。”看着少女坐在草地上,双手抱着膝盖,一边笑着一边重复着自己帮他取的名字,司空云有些疑惑,她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嘿嘿。”她挠着后脑勺轻轻的笑了笑,“没有,我很喜欢这个名字。真的很喜欢。”

可能是笑的太过了的原因吧,少女,哦不,应该是佩兰莎的眼角居然出现了一丝泪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