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众人只见这两人手上的精彩小拆招层出不断,一个想尽方法想把扇面打开,而另一个则是想尽办法不让扇面打开。

十多招之后,两人终于对掌,对掌一下,两人往后退开,曹子植退后了一步即站定了身形,而那个人则退后了三步之多。

可见,单论内力,曹子植还是胜过对方的。

但曹子植心里丝毫没有安慰可言,他本以为自己苦苦修炼几个月,已经能够追平自己巅峰时候的武功了,可没想到,在潞州这里,先是看到了风骁骑惊人的武功,后又和一个莫名其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打了个难解难分。

这样子混下去,还想在江湖点将大会取得什么靠谱的名次,甚至杀入《江湖点将录》前三名,那真是不敢想的事情。

他仔细看了一下这个人,更是几乎气晕过去,只见这个人矮矮胖胖,活脱脱像是一个行走的南瓜一样,任谁也不可能想到这个矮瓜男人会有一手这么漂亮的武功。

更可气的是,那个矮瓜说起话来更让曹子植没有面子。

“喂!拿扇子的,你的武功很强啊!要是让你打开扇子,恐怕我跑不掉了。”

曹子植冷哼一声,说道:“矮胖子,你识相就好。”

“不过,在我的拳风之下,你想打开扇子,却也没有那么容易,哎……我还是笨了,要是学到了师父全部的武功,现在就能把你的手腕给掰断了!”

曹子植差点气晕过去,冷笑道:“你师父是谁?哼,就算他来了,我也不怕,嘿嘿,我要让他死!让你看看到底我有多强。”

那个矮胖子似乎是在很认真的考虑什么事情,说道:“如果只是我的胖师父出手,或者高师父出手,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他们两个打你一个,哦哦,不对,加上我,是三个打你一个,你肯定就输了。”

曹子植冷笑道:“我这是第一次说打群架,以多欺少,还如此义正言辞的。”

这时,只听风骁骑说了一句:“薛伯语,别闹了。他们是来做客的,不是敌人,你师父呢?”

这个矮胖子,正是先前留在潞州,和莫怀远一起,跟随北怪二老学武的薛伯语。

薛伯语愣了一愣,看着风骁骑盯了一会,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你……风大哥……”

镜水月在一旁笑道:“还有我呢?怎么,你也忘了我了吗?”

薛伯语大笑道:“啊啊,是你啊,镜姐姐。哈哈,你俩一起,真好,真好……”

他忽然话锋一转,问风骁骑道:“那个,楚姐姐呢?她不是和你们一起走的吗?我……”

风骁骑知道薛伯语对楚萧彤是有情愫的,越是像薛伯语这样简单幼稚之人,越是会坚持自己的爱情,要是让他知道楚萧彤已经死了,他恐怕不知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风骁骑只好尴尬说道:“你的萧彤姐姐她……有事跟着她师父走了。”

薛伯语眼里略过一层失望之色,轻声叹了一口气。

风骁骑赶紧转移话题,问道:“薛弟,你的武功进步很多,是北怪二老教你的吗?”

薛伯语点点头,说道:“是两位师父教我的,不过,我太笨了,其实还是怀远弟弟学的更好一些……”

镜水月听闻,心中甚是高兴,问道:“怀远弟弟呢?我娘呢?”

薛伯语说道:“怀远和他娘,一早就出去了,至今没有回来。”

风骁骑疑惑道:“莫庄主是不是回来了?”

“嗯嗯,莫庄主回来了啊,他不喜欢我……哎,我想去找萧彤姐姐。”

风骁骑眼神黯然,心想:萧彤毕竟是为了救我才自我牺牲的,薛伯语尚且总是惦念萧彤,何况是我。

想到这里,他大声说道:‘薛弟,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一定会帮你找回你的萧彤姐姐的。’

薛伯语脑子哪能听得出风骁骑的话中有话,他高兴的点头不止,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找萧彤姐姐,一起去找……我想她了。”

曹子植冷笑道:“你这个矮冬瓜,哪个女人会喜欢上你,那才是瞎了眼了呢。”

薛伯语涨红了脸,说道:“你……你放屁……”

曹子植怪笑道:“笨小子,你还单相思呢吧?嘿嘿,你有你的风大哥帅气吗?你的武功虽然不错,但你能打得过你的风大哥吗?哈哈,你知不知道,女人只喜欢强者,而你,不是!”

薛伯语怒道:“你,你想挨揍是不?”

曹子植更是大笑道:“你想揍我?恐怕你还没这个本事呢,哈哈。”

他话音未落,只觉眼睛一晃,薛伯语竟然已经到了他的身前,拳头离他也只有不过一寸的距离。

如此迅猛的出拳,曹子植几乎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大叫一声:“好快的招法!”

同时,头急忙往旁边一侧,将将避开这一招。

曹子植心中大惊,没想到这个小子不但拳法有几手,身法更是江湖绝顶高手的行列,看来这个风骁骑倒是结识了不少武功超凡的朋友。

曹子植毕竟心眼多,他看二小姐乐名药只是在一旁乐呵呵看着,并不阻止,心中已然有数,于是他尽展身法掌法,和薛伯语二人激斗在了一起,

十几招过后,曹子植心中的震惊越发明显,他感觉得出,这个矮胖子练武缺乏技巧和多变,但矮胖子的身法,弥补了这所有一切的弱点。

有几招,曹子植已然就要给这个矮胖子造成伤害了,可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总能够躲开风骁骑的身法。

十几招过后,就在曹子植几次就要右掌碰触到矮胖子的时候,却总能被矮胖子躲开分毫,这让曹子植感到心惊肉跳的同时,还觉得匪夷所思,没想到这个人的身法如此古怪惊奇,能躲开自己的招数。

更可怕的是,这个名叫薛伯语的矮胖子,每次都是极限躲开曹子植的掌法,一开始,曹子植还以为这个矮胖子不过如此,可十几招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个矮胖子貌似勉强躲开,实则不然。

他从容的很!

曹子植加快攻击,薛伯语也是极限躲避,减少出招的速度,薛伯语还是极限躲避。

不过你快还是慢,反正,他永远比你只是快一点点。

“小子,你是天赋风脉?”曹子植喝道。

薛伯语摇头道:“什么天赋地赋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老实挨揍就行了。”

曹子植面孔一寒,冷声一笑,说道:“不知好歹的臭小子,谁挨揍还不知道呢?”

他身形忽然倒退五步,不再进攻薛伯语,转而从袖子里拿出了他那把“诸葛羽扇”,他要动真格的了。

乐名药和乐名芍在一旁看着,没有插话。

风骁骑本想出手,忽然转念一想:不知道薛伯语跟着北怪二老学武功学的怎么样,我只要确保薛伯语别被曹子植伤害,在一旁看看也好。

镜水月看风骁骑不动,就已然明白了他的心意,她女儿家心思,想的更远更多一些:骁骑哥四个月后就要参加江湖点将大会了,表面上来看,这是比拼个人武功修为高低的,实则不然,还要看有多少靠谱的朋友助阵,起码有备无患。

镜水月现在已经开始惦记着帮风骁骑找帮手了。

虽然风骁骑是代表着不二城出战,但很明显,这个二小姐乐名药是信不过的,谁知道她背后还有多少秘密,她的真实动机又是什么。

所以,镜水月也默默站在一旁,紧张的观察着战场的变化。

薛伯语看到曹子植拿出一把扇子,愣了一下,嘻嘻笑道:“这还没到大夏天,你就开始用扇子了?嘿嘿。”

风骁骑在一旁忍不住提醒道:“他的绝技就是这把扇子,薛弟你一定要注意啊!”

薛伯语嘿嘿笑着,不以为然。

曹子植冷笑几声,说道:“你猜猜看,我送你点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他把扇面慢慢打开,只见扇子中间出现了一些很小的黑点,像是墨迹未干。

薛伯语本来一向是以反击为主,很少主动进攻,可自从跟随北怪二老修炼武功以来,他的武功得以系统化的提升。

加上他本就是年轻好胜的阶段,刚才又觉得自己对曹子植占尽了上风,于是,他放弃了自己擅长的防守,转而主动出招了。

薛伯语本就是风脉的巅峰天才,身法虽不如深空之力身法那么玄乎,但却是得天之正道,威正无比。

曹子植这等修为,也只觉眼前有些发花,几乎只能凭借老道的江湖经验本能躲闪。

幸好,他来得及挥舞出他的“诸葛羽扇”。

“诸葛羽扇”扇面上的小黑点,忽然从墨迹散发开来,变成了许多小飞虫一般的黑点,射向薛伯语。

薛伯语几招落空,多亏之前风骁骑提醒他小心扇面,他第一时间便看到了“诸葛羽扇”散发出来的奇怪小黑虫。

他急忙往旁边一躲,没想到他越是往哪边躲,小飞虫反而更快的射向他。

就好像认定了薛伯语一般,好在薛伯语的风脉轻功当真到了极致,他几次恰好躲过小飞虫的袭击。

奈何,这些小飞虫像是不死的亡灵,绕着薛伯语不停打转旋飞。

薛伯语就像是在和马蜂窝作战是的,只见他身形急转,身体经脉通过肌肤散发出的极强的风力,勉强把小飞虫阻隔在离自己身体三尺的距离之外。

然而,这些小飞虫,个个精明无比,不会硬往里面冲,而是围着薛伯语打转。

薛伯语要是收一收力道,小飞虫们便往里钻一钻。

他要是鼓起力道,小飞虫又往后撤一撤。

如此一来,变成了一场消耗战。

曹子植在一旁不停舞动“诸葛羽扇”,似乎是在指挥着这些小飞虫,而薛伯语则被一团密密麻麻的小黑点,紧紧缠绕,一刻也不得歇息。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