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顺治终于给索尼开了门,并说日出之前决定归宿。众大臣遂相告孝庄皇太后。孝庄皇太后令索尼寻找行森师爷玉林秀,请他收治行森,并对宫廷防备作了安排。孝庄皇太后和顺治母子在挂有祖宗画像的大堂内相见,孝庄皇太后怒斥顺治,并向顺治跪下哀求,但顺治终无意皇位,向心佛国。孝庄皇太后决定毒死顺治,将准备好的毒酒递给顺治。顺治正欲喝下,被躲在门外偷听的玄烨冲进夺下。孝庄皇太后怕毒酒一事影响玄烨一生,将此事问玄烨,玄烨机灵作答,说出自己的想法,令孝庄皇太后非常欣慰。孝庄皇太后与玉林秀相见,将皇帝在行森引诱之下想当和尚之事实情相告,玉林秀愿以佛门法规收治行森。

这时候天地会正在举行讨伐大清的会议,会议上天地会的总舵主于万亭首先发言,于万亭说:“各位!请听我于万亭说,自从明朝被灭之后,各地的反清组织纷纷揭竿而起,但是大清的高手比比皆是,我们也不能硬拼。”底下有一个叫余万仇的说:“大清第一勇士鳌拜是力敌千军万马的高手,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虽然已经老迈,但武功还是非常厉害的,现在他又练成了提阴缩阳的功夫,就更难对付了。”于万亭说:“余兄说的没错,如今的鳌拜武功比过去更强了,为我们天地天的发展考虑也要招募一些年轻高手,否则我们天地会将来将会人才凋敝。”余万仇的弟弟余坤说:“于总舵主,您的义子陈家洛年轻有为,武功也出类拔萃,何不让他来天地会入会!”于万亭说:“我的义子陈家洛现在还在乡下,来京城也路途遥远,再说他是我的义子,我不忍心看着我的义子累坏了身子,我们天地会还没有到病入膏肓的地步,我们可以到处招收年轻高手!”余万仇说:“总舵主说得对!我同意!”接着天地会的其他成员都纷纷表示同意,顿时全场一片欢呼声。

玉林秀让行森坐上天梯,梯子底下架起一堆柴,玉林秀命令其他和尚把梯子底下的柴点着火,火势正盛,慢慢的顺着梯子往上蔓延,眼看就要烧到行森了,孝庄皇太后也和朝廷大臣还有许多武将们到了现场,玄烨和魏东亭还有其他阿哥们也跟着到了现场,看着行森双掌合实,闭着双眼,安然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现场的人有些不忍心,但为了大清王朝也不得不这么做,玉林秀也为即将失去自己一心栽培的徒弟而心有不忍,这时候顺治帝来到了现场,命令把行森放了,当有人要把行森放了的时候,玉林秀说:行森是我的徒弟,我有权处置,至于怎么处置由我说的算,如果真要放了行森也不是不可能,只要皇上重新登基称帝,颁布圣旨,我们理因照办,这是救行森的唯一办法。”福临说:“顺治皇帝已死,现在活着的是福临,我不再是大清的皇帝,鄂妃死了,我的心也随着去了,我已经生无可念,我现在一心想遁入空门,以此过一生,既然这样,那我自己动手救下行森!”说完福临又向梯子底下的柴火堆想把火灭了,就在福临走近柴火堆时,玉林秀命令守护在柴火堆旁的和尚们拦住福临,福临大声喝斥:“你们做什么!朕是皇帝,谁敢拦我!”玉林秀说:“你现在不是皇帝,要救行森,除非皇帝下圣旨!否则恕难从命!”此时福临虽然非常悲愤但也无可奈何,就在福临为行森伤心时,行森大吼道:“福临!你的法号行痴!我死后你要谨记,要将佛法发扬光大!”福临大喊一声:“行痴记住了!”就在大火烧到行森,行森发出哀嚎声时候,突然于万亭使出轻功从天飞到了梯子上,接着背起行森飞走了,落地之后就把背上的行森放下了。于万亭对行森说:“你放心!有我们在,我们是来救你的!”行森一看来了许多人,这些人看上去个个凶神恶煞。行森心里有点发毛,心想不如烧死算了,落到这些人手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些人看上去个个凶神恶煞。就在行森想到这里时,于万亭拔出剑向顺治帝刺过去,顺治帝一侧身躲开了,于是于万亭一剑刺空。于万亭见此用脚踹了顺治帝的腘窝,顺治帝就单膝跪地了,就在于万亭抡起剑准备向顺治帝砍下去时,孝庄皇太后一脚向于万亭握剑的手腕猛地一踢,于万亭手中的剑被孝庄皇太后给踢掉了,剑掉到地上之后,孝庄皇太后用另一只脚的脚掌把剑挑到自己的胸前,再接住了剑柄,接着孝庄皇太后用剑向于万亭使出连环横砍,于万亭见此只好步步后退,在孝庄皇太后的连续攻势下眼看于万亭快要招架不住时,孝庄皇太后一脚踹中了于万亭的胸膛正中,于万亭就被踹飞了十几丈远。之后于万亭爬起来使出轻功飞走了,他看到玄烨和其他阿哥也在场于是就落到阿哥们的附近接着使出龙抓手向阿哥攻击,就在于万亭接近阿哥们时,魏东亭一拳向于万亭击过来的虎爪打过去,于万亭的虎爪被打的五根手指瞬间握在了一起,这时魏东亭用同一只手再打出第二拳,向刚刚将要握在一起的五根手指再次击打过去,于万亭被打的这只手脱臼了。于万亭用另一只手抓着这只被打脱臼的手臂想宫里高手如云,连一个8岁的孩子有有如此身手,看起来今天杀不了狗皇帝了。就在这时,余万仇出现,从天而降,落到于万亭的旁边说:“总舵主快走!”于是于万亭和余万仇一同使出轻功逃走了。苏麻喇姑(苏墨尔)说:“你们往哪里逃!受死吧!”说着苏麻喇姑(苏墨尔)使出轻功追赶于万亭和余万仇,眼看逼近他们只有一丈时,苏麻喇姑双拳分别向于万亭和余万仇猛地击打过去,于是于万亭和余万仇就被打的摔在了地上,但还好他们的轻功还不赖,不然就摔死了,不过这么一来他们也摔的够惨的了。就在苏麻喇姑(苏墨尔)双脚要向他们踩下去的时候,陈家洛出现一脚踹在苏麻喇姑(苏墨尔)的腹部上,于是苏麻喇姑(苏墨尔)就被踹的摔在地上,双手捂着腹部。陈家洛说:“此地不宜久留,快走!”于是于万亭一声令下,现场天地会的成员纷纷逃离了现场,于万亭在他的义子的帮助下成功的逃走了。苏麻喇姑(苏墨尔)和现场的武将、侍卫们正要追赶时,孝庄皇太后说:“罢了!人员也没有什么伤亡,这件事作罢,这些乌合之众不足为患!”

几天后孝庄皇太后带着玄烨去寺庙里烧香拜佛,还有许多侍从跟随,同行的还有玄烨的贴身侍卫魏东亭也是玄烨小时候玩的最好的伙伴之一,还有玄烨的义姐苏麻喇姑,(苏鑫儿)当然还有许多侍女,太监魏忠劫也一同前往。天地会那群人知道了这消息后,大家都想乘着这次机会行刺孝庄皇太后,但是他们觊觎不仅有大内高手连魏忠劫也去了,还有其他高手,比如魏东亭,苏麻喇姑(苏墨尔)等也不好轻举妄动。就在天地会总舵的一个花园里又开起了大会,这次大会的内容是如何行刺孝庄。首先于万亭上台,大家看着于万亭有气无力的走上了舞台,之后于万亭准备说话时,咳嗽了好几声,大家见此都非常紧张。于万亭的义子陈家洛跑上舞台对于万亭很是关心。陈家洛问:义父!您没事吧?”于万亭说:“你放心!义父没事!”一会儿于万亭气定神闲之后说:“据这次得到的消息,孝庄皇太后去龙源寺烧香拜佛,这次是我们行刺孝庄的好时机!”余坤说:“总舵主,请听我一言,孝庄的武功也不弱,要行刺她恐怕不易,我们上次都见识过了孝庄的厉害,虽然一把年纪了,但身手还是那么矫健,再说她还带了许多大内高手还有许多保镖前去。”余万仇说:“没错!总舵主请三思,我们这次还是先考虑周全再行动,连孝庄身边的奴婢苏麻喇姑(苏墨尔)武功都不错,我们这次虽然多了陈家洛,但是他们高手如云,务必要再三考虑!”于万亭说:“好!孝庄的功夫我是亲自领教过的,确实不错,还有她身边的侍女苏麻喇姑(苏墨尔)武功也很强,我们确实要从长计议,不能再有什么损伤了!”一个叫张万柯的成员说:“我张万柯!江湖绰号白无常,大家听我说:“大战哪有没有损伤这么一说,有句话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都是像刚刚说的不能有什么损失,那倒不如回去种田或者睡觉!”(白无常张万柯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种类型)于万亭说:“张兄,你冷静点,话不能这么说,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和清廷对抗也许还没有杀死孝庄,我们已经以网成群了!”张万柯说:“那你说怎么办!”就在大家讨论的激烈时,门口传来笑声一个和尚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大摇大摆,嚣张跋扈的走进了总舵,这时大家见一个看似和尚但还留着头发的僧人手持禅杖走进来。于万亭问:“来者何人?报上名来!这里守卫深严,你是如何闯进来的!”这个僧人打扮的人说:“老僧是西藏法师摸劫!南宋时期的吐蕃**师摸罗云正是在下的祖上。”于万亭问:“有什么这么好笑?”摸劫说:“能不好笑吗?你们天地会和其它反清组织真是太好笑了。”于万亭吆喝道::“你说什么!”张万柯手指指着摸劫吆喝道:大胆!你是什么人!如此嚣张!”于万亭吆喝道:“侍卫都去哪了!怎么让这个王八进来!”摸劫说:“你认为那些饭桶能拦得住我吗!”陈家洛说:“义父!门外守卫深严,他能进来如入无人之境,说明他是有点本事的。”摸劫说:“门外守卫虽多!但都是饭桶!让这群饭桶做看门狗,你不认为是一种耻辱吗!”于万亭大发雷霆吆喝道:“住口!”因为太激动所以伤痛又发作了,咳嗽声一阵一阵的响起。一旁的陈家洛安抚说:“义父!您的伤还没好!不宜太激动!”于万亭吆喝道:“这是什么人,给我轰出去!”话音刚落张万柯走向摸劫,抡拳头向摸劫打过去,刚抡起拳头准备还没来得及打过去,摸劫一挥手,顿时有一股气向张万柯猛地冲击过去,张万柯被这股气击中飞到一百米之外,背撞到后面的玻璃桌子上,桌子都被撞碎了,张万柯被桌子挡了一下,翻个头朝地,脚朝天,就这样头顶先着地,接着全身都摔到了地上。于万亭见此又吆喝道:“你到底是谁?”摸劫说:“这还要问:“劫财的!”话音刚落总舵里的天地会所有成员都举起武器准备迎战。摸劫见此情形哈哈大笑:“哈哈哈!真乃天下大大的笑话!哈哈哈…!”有一个天地会成员举着刀向摸劫冲过去想一刀砍过去,摸劫迅速往后向那个举着刀的天地会成员冲过来的方向一退,用背撞击那个天地会成员,这个天地会成员被撞得飞出去十几米,摸劫紧随其后,逼近这个天地会成员只有一丈时使出飞腿把这个天地会成员又踢飞了十几米左右,之后这个天地会成员就摔在了地上,同时手里的刀也脱手掉到了地上,这个天地会成员摔到地上之后就吐出了血,之后就死了。现场的其他天地会成员见此都怕了,个个都紧张起来。于万亭大吼道:“放肆!敢在天地会杀人!”摸劫说:“有什么不敢的!”说完之后就一阵狂笑:“哈哈哈…!”陈家洛说:义父!你伤势未愈!让我来会会他!”于万亭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你要小心!”陈家洛说:“孩儿知道了!”说完陈家洛就从兵器架上拿了一把枪接着使出轻功飞向摸劫,逼近摸劫时一枪刺过去,(这把枪有十米长)摸劫见此一个侧身,躲开了刺来的枪头,同时一只手抓住了枪把,又继续再转身的同时又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抢把的一截,如此以来当靠近陈家洛只有一丈左右的距离时,摸劫使出轻功用一只脚的脚掌踩住了陈家洛握着枪把的手腕,同时又使出飞腿踹中了陈家洛的腹部,陈家洛松了手的同时也被踹飞了十几米后摔在了地上,但是陈家洛功夫底子还算不错,摔到地上好像什么事也没有,马上使出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跳起身。但是陈家洛手中的枪已经被摸劫抢走了。陈家洛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来踢馆的吗?”摸劫轻蔑的说:“一群饭桶!这样的馆还用我踢吗!”于万亭说:“你太狂妄了,都给我上!”顿时现场的所有天地会成员一拥而上,但是都不是摸劫的对手,摸劫三下五除二把天地会成员杀的不计其数。

一天玄烨在布库房练摔跤,陪玄烨练习摔跤的都是从全国各地请来的摔跤高手,底下也有许多练摔跤的武将也陪着一起练。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玄烨的摔跤技能有明显的长进,陪玄烨练习摔跤的太监、武将、还有老师几乎都不是对手了,除了一些摔跤的顶级高手外,其他的都是三下五除二就被解决了。魏东亭说:“恭喜阿哥武功又进步了。”玄烨说:“这些奴才武功太差了,你来陪阿哥练练!”魏东亭说:“我怎能和阿哥动手呢!”玄烨说:“练习嘛!不要紧,放手来吧!不要放水,如果放水,以欺君之罪论处!”魏东亭说:“是!”于是魏东亭就摆起架势准备应战,玄烨向魏东亭冲过去,两人开始了一番周旋,但是玄烨不是魏东亭的对手,不久玄烨就败下阵来了,但是此起起初来还是进步很多,起初一到1分钟就被魏东亭摔了无数次,到现在已经可以跟魏东亭僵持2分钟左右了。魏东亭说:“恭喜阿哥,功夫又进展不少,相信不久将会成为高手!”玄烨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说:“我成为高手,到那时候你的功夫也会更上一层楼的!”接着玄烨说:“好!那你就跟布库们玩玩吧!”魏东亭说:“是!”接着魏东亭面对着现场的布库们摆出架势准备开打,现场的布库们把魏东亭围了起来,个个都摆出架势。玄烨一声令下:“开始!”布库们一拥而上,但魏东亭三下五除二把布库们摔的七零八落,布库们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布库房里,布库们摔的房间到处都是,看上去犹如到处都是尸体一样,惨不忍睹。不久太监们的声音传来:“皇太后驾到!”这时太监们推开了布库房的大门,孝庄皇太后和苏麻喇姑(苏墨尔)走了进来。玄烨、魏东亭、苏麻喇姑(苏鑫儿)还有布库们都从地上爬起来,大家异口同声的说:“参见皇太后!”同时一起跪下。孝庄说:“都起来吧!”大家异口同声的说:“谢皇太后!”接着大家都起身了。孝庄说:“你们又在练摔跤啊!”大家异口同声的说:“回皇太后的话!是!”接着孝庄走到玄烨的面前问:“孙儿!听说你的功夫又进步了,来让祖母瞧瞧!”之后玄烨就让现场的布库们还有武将们等一起上,不就玄烨就把他们全部撩倒了。孝庄看了说:“孙儿!你的功夫确实进步不少!”接着孝庄说:“孙儿!今天祖女教你剑术,这剑术叫越女剑法,此剑法是春秋时期一个叫阿青的女孩所创,阿青原本是越国的一个牧羊女,阿青在一次牧羊时巧遇一头会使竹棒的白猿,并从那次以之后就常与它以竹棒交手,因而悟得高超的剑法。后来在她有生之年就把这剑法写成了剑谱以传给后人习练。今天祖母就教你这剑法。”玄烨说:“谢谢祖母!”孝庄看布库房里还有其他人,于是孝庄就下令除了她和玄烨之外所有人都走出布库房,没有她的命令不得靠近布库房,违者格杀勿论。现场的布库们还有魏东亭、苏麻喇姑(苏鑫儿)、还有其他武将等都退出了布库房,太监们把大门关上,之后布库房里只剩下了孝庄和玄烨两人,孝庄要玄烨跟着自己,自己使一招,玄烨就跟着使一招,如此下去,玄烨也算天赋还不错,不久就学会了越女剑法的精髓,于是孝庄要玄烨把整套剑法连贯的使出来,于是玄烨就使出了整套的越女剑法,孝庄看了后说:孙儿!你学的很快!你已经领悟了越女剑的精髓,当今的武林高手已经找不出有几个是你的对手了,话虽如此不过你的越女剑法尚不纯熟,还要多加练习才是!”玄烨说:“是!皇祖母!”之后孝庄和玄烨都走出了布库房。

于万亭见天地会的成员无一是这个僧人的对手,总舵到处都是天地会成员的尸体,于万亭看得不忍心再让手下死去,于是于万亭大吼:“大家住手!”于是大家都停了手!”摸劫说:“于总舵主!怎么了!”于万亭问:“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时正好陈近南从美国回来,看到总舵里到处都是天地会兄弟的尸体,于是就冲进总舵里大吼道:“是谁!快点出来送死!”摸劫说:“想必这位就是天地会的陈近南吧!”陈近南说:“野和尚,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陈近南使出凝血神爪攻击摸劫,但都被摸劫躲过了,还有几招也被摸劫挡下来了,摸劫说:“陈近南!你的凝血神爪尚未纯熟,好!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凝血神爪!”说完摸劫就使出凝血神爪,同样都是凝血神爪,但明显可以看出摸劫使出的凝血神爪威力更大,陈近南丝毫无力还手,被打的死去活来,于万亭大吼道:“住手!”于是摸劫就停了手。于万亭说:“看样子你不是存心来踢馆的,否则我们天地会早就灭门了,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摸劫看现场有一个女性天地会成员长的好美,身材也不错,看上去有一米七左右,于是就走到这个美女旁问:“美女!你叫什么?”美女瞥了一眼摸劫说:“你这个野和尚,还想破色戒!”摸劫说:“我有头发,还不能算和尚,再说了我可以还俗。”这个美女说:“我宁死不从!”摸劫说:“不要这样,我没有恶意,我是来帮你们的!”于万亭说:“你是来帮我们的!”接着于万亭问:“何出此言?”自从大清建国之后,全国各地的反清组织揭竿而起,这些反清组织说实话实力都不怎么样。”话说到这里虽然现场的天地会成员听了心里都不是滋味,很想揍这个“和尚”但大家因为知道都不是对手,所以只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摸劫一看现场的天地会成员都不爽,于是摸劫又说:“事实如此,由不得你们不痛快,你们上次刺杀孝庄不成反而惨败,难道你们还不反省吗!大清王朝从1636年建立到如今1661年已经也有二十几年了,各地反清组织也已经建立了二十几年了,如果说这些反清组织不是一群酒囊饭袋,清朝早就被你们推翻了,现在可能也改朝换代了,天下也就不是满人爱新觉罗家的天下了,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你们自不量力!”现场的天地会成员听了这么一番话都低下头唉声叹气。就连现任的总舵主也是如此,这时全场鸦雀无声,一片寂静。一会儿于万亭问:“那这位大师有什么高见?”摸劫说:“高见不敢说,但我可以为你们出谋划策。”陈家洛问:“全国各地这么多反清组织为什么一定要选我们天地会?”摸劫说:“全国各地的反清组织虽然很多,但比较出名的就是白莲教和天地会,而白莲教只是虚张声势,没有真功夫,装神弄鬼的酒囊饭袋,相比之下还是天地会比较像样,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就选择了天地会!”于万亭说:“原来是这样!陈近南问:“那我们要恢复汉人的江山要怎么做?”摸劫又说:要恢复汉人的江山也不难,我此次来天地会就是来帮你们的。”张万柯兴奋的说:“那太好了。”摸劫说:“我帮你们也可以,不过先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陈家洛问:“什么条件?”摸劫说:“那我就说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