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朱凌见慕桑一直不说话,好像在想什么事,于是就对慕桑大声喝到:”你在想什么!”慕桑问:“你今天执意要杀死这里的所有人吗?”朱凌说:“是的!”慕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朱凌说:因为我夺到倚天剑后不希望有人知道我得到了倚天剑,天天来找我挑战!为了不走漏风声,我就得把这里的人全都杀光!”慕桑说:“你想杀人灭口!”朱凌说:“是又怎么样!你能阻止的了我吗!”慕桑说:“我之前说过,你要在这里乱杀人,我就把倚天剑毁了,让你永远得不到倚天剑。”朱凌说:“我也说过你要这么做的话,我就先把倚天剑夺到手,再把你杀了!”慕桑说:“你的武功虽然好!但我不信你可以三招两式就可以从我的手中夺到倚天剑。朱凌说:你可以试试!我不会让你有毁掉倚天剑的机会的!慕桑说:“我今天就领教下南尊朱凌的绝顶武功!”朱凌说:“好!我也想领教下慕桑的武功!来吧!我让你三招!”慕桑说:“你当真如此厉害!还是你狂傲自负,如此厉害的武功我还没有真正见过!”朱凌说:“那一会儿就让你见识一下!”说完慕桑就拔出佩剑向朱凌刺过去,朱凌一声狮子吼,顿时慕桑觉得剑往前刺时有阻力不让他再往前刺,之后整个剑刃被声波震碎了,以后碎片就散落一地,慕桑也被声波震的向后飞了几十米后摔在了地上,慕桑倒地时马上又使出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跳起来,朱凌见此再一掌凌空向慕桑的腹部打过去,掌力打在慕桑的腹部上,慕桑就被打得趴在了地上。朱凌说:“我说过了你阻止不了我的!”慕桑从地上爬起来说:“不愧是南尊,慕桑甘拜下风。”洪霞见此跑到慕桑一旁说:“你没事吧!”慕桑说:“谢谢关心!我没事!”洪霞对朱凌说:“朱凌!你太过分了!”朱凌说:“谁让他自不量力!敢挑战我!”洪霞说:“即使是这样,但你已经赢了,又何必要下这么重的手!”朱凌说:“丫头!你这话说的!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轮得到你管吗!”洪霞说:“你这样也欺人太甚了吧!”朱凌瞥了她一眼不屑的说:“哼!技不如人就不要逞英雄。”接着朱凌说:“还有哪位英雄好汉敢来夺剑的!”这时候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面容俊美,看上去三十几岁,身高一米八二的大汉,手中拿着方天画戟走了出来,把方天画戟往地上一跺,地上掀起一堆尘土。朱凌说:“报上名来,我朱凌从来不杀无名小卒!”这个大汉说:“我叫吕伟!”朱凌说:“原来你就是吕伟,听说你是三国时期第一猛将吕布的后裔!”吕伟说:“没错!”朱凌说:“好!我今天就来领教下吕布的后裔有多强!”吕伟一听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向朱凌冲过去,逼近朱凌只有一米时,用方天画戟刺向朱凌,朱凌见此一个侧身躲开了刺过来的方天画戟,同时一只手抓住了方天画戟的柄身,接着再继续转身用另一只手又抓住了方天画戟的柄身,就这样,当朱凌靠近吕伟只有一厘米时,朱凌一脚朝着吕伟的腘窝踩下去,吕伟就被踩的单膝跪地,接着朱凌再用原先踩在吕伟腘窝上的脚再抬起来踩在吕伟握着方天画戟柄上的手腕上,吕伟被踩得松开了一只握着方天画戟的手,但是另一只手的手腕还握着方天画戟,于是朱凌就用那只踩在方天画戟柄上的脚滑向吕伟握着方天画戟的另一个手腕,吕伟又松开了手,朱凌顺势用刚刚滑向吕伟那只手腕的脚踢在吕伟的胸膛正中,这时吕伟就被踢倒在地,接着朱凌就抢到了方天画戟,再接着朱凌把手中的方天画戟伦了一圈,之后就把倒地的吕伟用方天画戟刺死了,吕伟惨叫了一声:“啊…!”之后地上的土就被鲜血染红了。之后朱凌就把方天画戟从尸体上拔了出来,威风凌凌的走到了大家的面前说:“今天你们都得死!”说完朱凌就一阵狂笑:“哈哈哈…!”慕桑说:“朱凌!你这个疯子!”朱凌说:“你敢骂我!”慕桑说:“我们做个交易吧!”朱凌问:“什么交易?”慕桑说:“你放了今天来王盘山参加夺剑大会的人,我可以为你修复更多的神器给你!”朱凌说:“真的!”慕桑说:“我慕桑什么时候骗过人!”朱凌说:“倚天剑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我得到倚天剑之后还会去把屠龙刀夺到手,还有什么神器,你不要用缓兵之计拖延时间!”慕桑说:“屠龙刀现在在赵余的手上,你的武功虽强,但未必是赵余的对手!”朱凌说:“自从我能记事时起就从来没有人在我的手下可以过得了三招的,我不信赵余这么厉害!”慕桑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有听说过吗!”朱凌说:“但是还有一句话叫天下无山,就是我才是最高的山,没有比我再高的了。”慕桑说:“你这么说也未免太狂傲自负了,今天在王盘山参加夺剑大会的虽然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倒还不是非常强的高手,你怎么知道你可以打得过他们!没错!你在云南地区确实是打遍整个云南无敌手,但这里是北京,有的高手你还没较量过!”朱凌火冒三丈的说:“他们是谁…!”慕桑说:“他们就是赵余、还有他的妻子李晓莹、还有他的儿子赵基,但只有8岁,我想不在你的比武范围之内吧!”朱凌说:“一个8岁的孩子武功能有多厉害!”慕桑说:“你错了!在北京人才济济,赵基虽然是一个8岁的孩子,但已经是超一流的高手了。”朱凌说:“好!等他长大之后我要会会他!”接着朱凌说:“还有谁!给我说出来!”慕桑说:“还有李家村的民们,听说他们都是夏朝时期的名将李肖的后裔,各个都身手不凡,还有就是夏朝末期杨淮敏的后裔杨程玉,还有杨程玉的爸爸杨程国,还有就是和顺治帝一同离开皇宫名义上是出家做和尚,实际上是保护顺治帝的人生安全的顺治帝贴身太监前大内总管海大富-海公公还有和顺治帝一起出家在清凉寺做和尚的行癫大师,也就是顺治帝在位时期的侍卫总管,他在出家之前叫赫巴察,还有朝中的高手鳌拜、魏东亭和两个苏麻喇姑,一个本名叫苏墨尔,一个本名叫苏鑫儿,还有宫中的其他高手,就是当今的皇上康熙也是超一流绝顶的高手,当然皇上的武功基本上都是孝庄教的,可见太皇太后孝庄的武功就更强了。这些高手你都还没较量过,是不是有点井底之蛙了。我见识过的武功,你的武功的确厉害,不过以我看,你要是遇上他们其中的一个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朱凌说:“你说什么!”慕桑说:“我说的是事实!不过你要想从赵余手上夺到屠龙刀也不是难事,只要你肯跟我做个交易,你肯定可以顺利的得到屠龙刀,但是我有个条件!”朱凌说:“什么条件说!”慕桑说:“你放过这些人!”朱凌说:“那你用什么条件交换!”慕桑说:“你听说过另外一把倚天剑还有青釭剑吧!还有赤霄剑。”朱凌说:“倚天剑和青釭剑这两把剑称为汉朝的护国神器,当时这两把剑都为曹操所有,我当然知道!至于赤霄剑乃是汉高祖刘邦斩白蛇用的剑。”慕桑说:“对!我用这些神器跟你换这些人的命如何,这些神器都为一人所有,我是修复师,修复这些神器对我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朱凌想了想说:“好!我答应你!”于是慕桑就叫他的徒弟们马上疏散现场的所有人,现场的人就一窝蜂的逃离了王盘山。当山上只剩下朱凌和慕桑还有慕桑的妻子洪霞、慕桑的儿子慕小魏、慕桑的徒弟们之外朱凌走到架着倚天剑的刀架边,一只手握住剑柄一抬,朱凌说:“不愧是神器,我看这把剑足足有一百斤重,说完朱凌猛地把倚天剑拿起来挥舞着。挥舞了几下,朱凌说:“好剑!”之后就一阵狂笑:“哈哈哈哈…!”笑完之后朱凌走到慕桑面前说:“我答应了你的条件,现在你也要信守承诺,你要帮我修复其他神器,没有修复好,你将要永远跟着我做我的奴隶!”说完又开始大笑了一场:“哈哈哈…!”慕桑也没有办法,毕竟打也打不过人家,只好不情愿的瞥了人家一眼。洪霞对慕桑说:“现在我们怎么办!”慕桑说:“除了按照他说的做,你觉得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其中一个叫李严宗的要跑,当他刚跑几步时,被朱凌发现,朱凌一挥手,一股很强的针形气流迅速向正在跑动的李严宗的后背袭去,气流打中了李严宗的后背,从后背穿过,打在了距离李严宗前面十米左右的巨石上,石头顿时被打得粉碎变成了石粉。李严宗被打中之后,嘴里吐出血,而且是一下喷溅出去,之后李严宗转过脸,看了看慕桑,绝望的喊着:“啊!”接着就倒在了地上死了。慕桑喊到:“住手!你说我帮你修复神器,你就不杀人的!我的徒弟们跟这件事无关,你还是放了他们吧!”朱凌说:“他们是你的徒弟,在修复这方面肯定也有两把刷子,一个都别想逃!全部做我的奴隶!”其中有一个徒弟很不情愿的看着朱凌,同时嘴里偷偷的在骂人。朱凌发现了走到那个人面前说:“你好像不服!好!”说完朱凌用食指指向那个人,接着从食指上射出透明色的打剑气,打爆了这个人的头,这个人就死了,变成了无头尸,许多老鼠都跑过来吃。洪霞看了都怕的不得了,害怕的尖叫。朱凌说:“你别叫了,不然我把你也杀了。”听了这话以后洪霞就不在叫了。朱凌说:“现在在场的人全部跟我回云南,你们在路上谁再耍花招,就别害我!”于是大家都只好忍气吞声跟着朱凌往云南去了。

何忠义在少林寺日夜练习少林罗汉拳和金刚掌等少林入门武功,已经练的非常熟练了。衍正走到何忠义的面前说:“你的罗汉拳和金刚掌已经非常成熟了,现在我就来试试你的武功!”说完衍正就向何忠义冲过去,逼近何忠义只有一米左右时,使出一指禅用食指朝何忠义的胸膛攻击,何忠义用双手,一只手掌在上,一只手掌在下,接着了衍正的手,接着双手一同用力往后一轮,把衍正的手反制住,衍正一脚扫了何忠义的腿,何忠义就差点被扫到了,衍正趁着这个空档顺势把何忠义摔出去,何忠义见此翻了几个后空翻,之后就落地。接着何忠义冲向衍正使出飞腿攻击衍正,衍正一个侧身躲开了,何忠义见一腿踢空,落地之后,使出连环鞭腿攻击衍正,衍正接连后退,衍正乘着一个空档使出一指禅点在了何忠义的胸膛正中,何忠义就被点得摔到了地上,就在何忠义摔到了地上时候,双脚缠住了衍正的一条腿,,双脚交错用力把衍正绊倒了,接着衍正也摔到了地上,何忠义迅速腾出一只脚,用这只脚向衍正的胸膛正中一蹬,衍正就被踢得在地面上滑了一段距离。衍正爬起来说:“你的功夫有进步,比刚来的时候强多了,现在教你韦陀掌,你要看好了!”说完衍正就耍起了韦陀掌。何忠义想都是这么“烂”的武功,不过他想还是要从这基础的武功练起。

张嘉栋自从被泉州南少林的一个做云游的和尚救回寺里之后,在泉州南少林寺方丈的禅房里昏迷了几天几夜,经寺中的和尚们的精心照料,终于醒过来了。张嘉栋醒过来见自己置身在一座寺庙里,于是就问:“这里是哪个寺院?”方丈说:“这里是泉州南少林寺,我是南少林寺的方丈,我的法号叫慈忠。”张嘉栋说:“是慈忠大师。”大师说:“阿弥陀佛!”张嘉栋说:“是你救我的!”慈忠说:“不是我救你的,是我的徒弟慈觉救了你,那是正好他在云游,看到你整被老虎追赶,老虎追上你之后,在你挣扎中被老虎咬伤了一条腿,当你晕过去,不省人事,马上要被老虎吃点时,慈觉看不下去,就出手赶走了老虎救了你,之后就送你回泉州南少林寺了。”张嘉栋说:“原本如此!”方丈说:“你在这里养伤吧!”张嘉栋说:“听说少林寺僧人武功都非常强,有句话说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功夫甲天下!今天我就领教了!”说完张嘉栋就向方丈攻击过去了,方丈连满喊停,但张嘉栋好像太激动了以至于没听见,就功过去了,顿时方丈被打倒在地,张嘉栋见此连忙收手,但已经来不及了,方丈已经被打得吐血。方丈从地上爬起来说:“年轻人!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好战!”张嘉栋说:“方丈!对不起!我以为你是个高手!没想到你一点武功都不会。”方丈说:“就算练武功也是为强身健体。”张嘉栋说:“既然如此!方丈为何没有练过武功呢?”方丈说:“修炼佛法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不屑再练武功了。”方丈边说边咳嗽着。张嘉栋说:“我出手太重,一样方丈可以原谅。”方丈说:“没关系!知错了就好!”接着在禅房里方丈给张嘉栋讲佛法讲了一整晚,一直到了深也,大家都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张嘉栋去挑水,在途中看到武僧们在练武,棍僧们练棍武,张嘉栋一路看着好想一起练,他在一旁看着看着,突然有个身穿袈裟的和尚大喝道:“你在干什么!还不赶快把挑水去。”张嘉栋就向这个和尚连连鞠躬,之后就去挑水了。又一天过去了,夜又深了,又到了休息的时候了,张嘉栋也停止了挑水,也会禅房休息去了。

罗淑芳和罗桂芳在人间的这几年到处练武,它们变成人的样子混入人群当中,没有人怀疑过它们。他们也在人间学了不少功夫,比如少林罗汉拳、金刚掌、还有七煞剑法等。它们在人间每天刻苦训练,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它们的武功也随着进步,白天它们练习各种武功,到了晚上去处吃人,吸取人的血以补充白天练功时消耗的太多的体力。男性罗刹鬼晚上就变成个帅小伙,多数都为吸引美女,等待时机成熟时就将其吃掉,女性罗刹鬼就变成个美女招色狼,之后吸其血液后吃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么一来许多人都心惊胆战,搞的人心惶惶。时间久了,地方惊动了地方官府和衙门,地方官府和衙门都派出大量兵马去调查。但是都被罗刹鬼以同样的方式吃了。这事越闹越大,大家就更加心惊胆战了,晚上都没人敢出门,就是有人病了,花再多的钱,大夫也不肯出诊,大夫们都说有钱也没命花,你的家人的命宝贵,我们的命就不宝贵了吗之类推迟的话。又过了一段时间,消息从福清传开了,传到了京城皇宫里,康熙帝知道此事后召集朝中的文武百官商量,四大顾命大臣之一的索尼说:“皇上,请听臣一言!”康熙说:“索大人请说!”索尼说:“我们只要派出两三个大内高手前往福清处理此事。”康熙说:“那索中堂是否走了人选!”索尼说:“以老夫之建,可以御前侍卫中的派福尔达瓦,赛盾,赫舍里氏此四人前往!”康熙说:“这四人在御前侍卫中武功还算得上中上水平,好!就派他们去,不过为了应付特殊情况,以备不时之需,我请苏麻喇姑(苏鑫儿)和魏东亭一同前去。”接着康熙说:“大家还有什么意义可以说!”文武百官都表示同意。索尼说,“臣有话要说!”康熙说:“索大人!请说!”索尼说:“臣认为对付罗刹鬼用不着出动这么多的人手,苏麻喇姑(苏鑫儿)可以陪伴在皇上身边,以保皇上万全。去福清处理罗刹鬼之乱,有魏东亭和其他四位前往已经绰绰有余。”康熙说:“准!就按索中堂的意思办!”接着康熙说:“退朝!”于是大家都退下了。退朝以后康熙让宫女们为魏东亭和其他四位御前侍卫准备去福清所以的生活用品,等都准备的差不多时候,夜也渐渐深了,康熙说:“好!天色已晚,今晚现在宫里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前往福清。”魏东亭说:“皇上!我想今晚就出发,早一天到福清,早一天把这件事处理了,福清的百姓们就可以早一天过上正常的生活,不必在担惊受怕。”康熙说:“好!难得!”于是康熙又问了四个御前侍卫的意思。赛盾说:“皇上!我们四个也和魏东亭的想法一样,我们都恨不得长翅膀飞到福清去,我们为福清的百姓除了大害,不也体现了当今皇上隆恩好大,这样才会受到百姓的拥戴。康熙说:“好!说得好!”接着康熙说:“备马?传令下去,魏东亭几人出宫办事,不得阻拦。”于是宫女们就牵来了五匹马,魏东亭他们都骑上了马,往宫门飞奔而去,宫门的守卫门接到了康熙的口谕都打开了门,魏东亭他们就骑着马顺利的出了宫门。他们出了宫之后就快马加鞭得赶往福清。

朱凌问:“慕桑!下一把你给我什么神器?”慕桑说:“我有什器感应器!神器的碎片各自散落在哪里都会显示在神器感应器上,我们可以根据神器感应器找到神器,之后我把神器修复一下就可以了。”朱凌说:“那还不动身!”慕桑说:“我们这么多人,又不像你武功盖世,我们现在有没有马,去福清旅途遥远,到那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们现在正往云南走,根据神器感应器的显示,青釭剑的碎片就在云南平西王府邸的地里某个地方。”朱凌说:“你当我白痴吗!一会说去福清一会又说去平西王府。”慕桑说:“我们现在是去云南的路上自然距离平西王府近一些,然道还要从这里跑到福清!”朱凌说:“你最好不要耍花招!不然我宰了你!”慕桑说:“你不相信就杀了我吧!”朱凌说:“我没有这么笨!得到神器之前我是不会杀你的!走!”慕桑无奈的瞥了朱凌一眼不情愿的续集带路了。他们一路走,一路见到客栈就在客栈里休息,夜深了就在客栈里过夜。朱凌说:“慕桑!麻烦你把我一日三餐还有房钱付了。”慕桑说:“你…!”朱凌说:“为钱而死可不值!”其中一个慕桑的徒弟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朱凌一听气冲冲的走到这个人面前,一巴掌摔过去,这个人头被朱凌一巴掌摔得在身上转了360度后就人头落地,尸体办成了无头尸,之后渐渐的倒下去了死了。客栈里的伙计和掌柜们都看呆了。朱凌说:“都干什么!给老子安排几个美女好好的伺候老子。”掌柜们一听都怕了,于是就好办了,可是这里不是妓院,他们就纷纷打电话到附近的妓院请妓女过来。朱凌说:慕桑!你让你的徒弟给我放洗澡水,我要洗澡了。”慕桑说:“你…!”朱凌说:“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快去!”慕桑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带着几个徒弟朱凌的房间里烧水。慕桑带着几个徒弟走了之后,朱凌就坐在一个长凳子上,翘着二老腿说:“洪霞!你叫几个女徒弟过来给我洗脚!”洪霞说:“你也太过分了吧!”朱凌一听手一挥,桌子上的茶杯向洪霞飞过去,洪霞一侧身躲过了,这时朱凌使出六脉神剑,剑气向洪霞的小腿射过去,洪霞的小腿被打中了,瞬间跪在地上,接着用双手撑着地面,朱凌的原先的剑指旋转至掌心朝上,剑指朝前再转至掌心朝向自己,再接着剑指变掌,又转至掌心朝前向前面的洪霞打过去,顿时一股很强的气流向洪霞袭击,洪霞被击中后,就从地上向后向空中飞了起来,被震飞了之后摔了下来,摔到了柜台里的凳子上,以后洪霞痛苦的呻吟着。一旁的徒弟们见了都心惊胆战,只好按朱凌说的做,不敢说什么反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