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朱凌说:“是吗?”洪霞说:“朱大爷!看来你的名声很响!”朱凌说:“那是当然!”洪霞说:“道士加上顶尖高手朱凌那就无敌了!”朱凌说:“那是!”接着朱凌说:“不过要我帮忙也要有所表示!”娅伽贝说:“架子上烤的鱼也差不多烤好了,就给你们吃吧!”于是朱凌和洪霞就把烤鱼吃了。烤鱼吃完之后娅伽贝就请来了一个道士。娅伽贝说:“我来介绍!”接着就介绍朱凌、洪霞还有那个道士互相认识。这个道士说:“我还有几个徒弟也一起来帮忙!”说完后这个道士就叫他的徒弟一起进了村庄。朱凌说:“这么多人还搞不定几只僵尸!”其中一个道士听了很不爽而且气冲冲的走到朱凌的面前对朱凌吆喝道:“你也太狂妄了吧!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是谁报上名来!”现场的其他人看着这情形都被这个道士的这一举动吓的半死。就在这个道士骂的起劲时,朱凌一掌向这个道士的腹部打过去,顿时一声响亮的狮吼声一出,这个道士瞬间被打飞了一百多米远,接着这个道士的背就撞到墙上又被墙给弹开,之后这个道士就趴在了地上之后就吐血,之后就晕倒了。其他道士见此都跑到那个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道士的周围。茅山道仙说:“天啦!这是降魔掌阿!”朱凌说:“他只是晕过去了,没有生命危险。”这些道士的师父说:“我茅山道仙在这里谢谢朱大侠手下留情!”朱凌说:“茅山道仙,我看你还是教好你徒弟说话时要注意礼貌!”说完朱凌说了一声:“哼!”茅山道仙说:“是!朱大侠教训的对!回去我会严加管教的!”洪霞说:“朱大侠!你武功这么高!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朱凌就走到娅伽贝的面前说:“僵尸什么时候出现!我倒要看看这些僵尸长什么样!”娅伽贝说:“晚上它们就会来了!我们要拿一些东西引诱它们,,就用我家的鸡、鸭等去引诱它们!”于是天色就暗下来,娅伽贝把一群活的鸡鸭绑住放在大厅,然后大家都躲在暗处等待僵尸的来临,不久逐渐响起了猛兽般的吼声,这种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亮,刚好这时候慕桑和他的徒弟们来到了这家村庄来找洪霞,突然僵尸把慕桑的徒弟包围了,向他们发动攻击,慕桑一看就大喊道:“大家小心!它们是魔道僵尸!”慕桑见一只僵尸向他冲过来,慕桑使出玄音盾,顿时慕桑前面出现了一道银色的光墙把冲过来的僵尸挡住了,这只僵尸拼命的一拳一拳的击打着这银色的光墙,但是无论它怎么打都打不碎这道银色的光墙。慕桑再用一只手握拳头架在胸前,同时运气,由丹田发出,再慢慢的聚集,聚集到足够量时原架在胸前的手臂迅速下沉,同时一股非常强劲的气流从嘴里吹出来,顿时许多僵尸都被这股强劲的气流冲击得飞到下山,像是被台风刮到天上似的。许多僵尸见被刮到天上背上长出翅膀安全的下降了。有的没有伸出翅膀也飞着落到地上。慕桑见此说:“看起来混元一气功对付不了这些僵尸,(混元一气功是气功的一种,攻击方式有点像台风)于是慕桑就使出十二路弹腿攻击僵尸,因为这些僵尸都是正规的魔道僵尸,所以战斗力不是很强,慕桑对付这些僵尸也是轻轻松松,三拳两脚干掉了一大批。但是慕桑的徒弟们武功不好就抵挡不住了,许多都被魔道僵尸吸干了血死了。慕桑见徒弟们一个个被吸干了血死了,于是慕桑就拼命使出十二路弹腿与魔道僵尸大打出手,但是魔道僵尸越来越多的冲进来向慕桑攻击眼看慕桑也招架不住了,洪霞见慕桑快要支持不住了,于是洪霞也出手使出玄音盾,帮慕桑抵挡了许多僵尸的进攻,僵尸群不断的增加,一只僵尸跑到朱凌面前向朱凌张开大嘴想咬过去,朱凌见此一个勾拳把僵尸打飞,当僵尸背上长出双翼要飞走时,朱凌拔出倚天剑,倚天剑拔出剑鞘的瞬间银光闪闪,银光中还夹杂着五颜六色且透明的剑气接着朱凌使出轻功,同时把手里的倚天剑从下往上举,就这样原本想飞走逃跑的僵尸就被倚天剑砍成了两半死了。接着朱凌使出轻功手里握着倚天剑把村庄里的僵尸杀得落花流水。慕桑和洪霞两人联手将多数僵尸都打死了,一旁的娅伽贝见僵尸不断的涌进村庄里,于是娅伽贝抽出武士刀向这些僵尸们砍杀,娅伽贝出手,僵尸群顿时被杀的七零八落,就这样他们杀呀杀,不过僵尸的数量不断增加,所以慕桑、洪霞、娅伽贝还有慕桑的徒弟们都陷入了苦战,但最后他们联手终于将僵尸群消灭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个村庄里除了娅伽贝会功夫之外其他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所以都死于非命,到他们将僵尸群消灭光,他们心里正高兴时,突然现场传来一声巨大而响亮的吼声,接着伴随着吼声一只双眼红色的僵尸一摇一摆的冲进了村庄向现场再次一声巨吼,大家看见眼前走过来一只红色眼睛,身穿清朝官服的僵尸,这只僵尸看了他们一会儿就对他们发起了进攻,慕桑使出玄音盾,但是玄音盾挡不住这只僵尸的攻击,这只僵尸双手向前平伸,用双掌的指尖破了玄音盾,慕桑见此马上使出轻功向后飞走了,这只僵尸见此也飞起来追赶着慕桑,慕桑见这只僵尸在不断的追着他,于是慕桑使着轻功的同时,双手握拳,接着双臂交叉夹在胸前,再接着双臂迅速分别向两边一沉,使出混元一气功,这时从慕桑的嘴里吹出巨大的气流向这只追着他的僵尸袭去,这只僵尸被这股气流吹得无法再往前追击,慕桑就乘这时继续使出轻功逃走了。这只僵尸落地后又去攻击其他人,慕桑见这只僵尸去攻击洪霞,于是慕桑又使出轻功飞到洪霞身边使出十二路弹腿攻击这只僵尸,但是踢出去的每一腿都被这只僵尸躲过了,慕桑一腿向这只僵尸的头顶上的天灵盖劈下去时,这只僵尸一只手夹在头顶的天灵盖上挡住了慕桑劈向天灵盖的腿,接着用另一只手再握着慕桑劈过来的这只腿,双手同时用力紧紧的握着慕桑的腿,接着这只僵尸就迅速转圈圈,转了好几圈,把慕桑在空中甩了好几圈,之后双手一松,就把慕桑甩到了墙上,慕桑撞到了墙上,墙都被撞塌,洪霞见慕桑被打成这样,接着洪霞使出玄音盾攻击这只僵尸,这只僵尸一拳把玄音盾的银色光盘打散,直接打中了洪霞腹部,洪霞被打飞之后撞到了墙上,被墙弹开,之后洪霞吐出血晕了。慕桑见此以为洪霞死了,于是跑到洪霞一旁抱起洪霞大哭。现场的道士们还有慕桑的徒弟、娅伽贝一起围攻这只僵尸,但都不是这只僵尸的对手,再加上僵尸本身铜皮铁骨,刀无论怎么砍都砍不死。朱凌说:“都退下!我来解决这只僵尸!”这只僵尸向朱凌冲过来一拳打向朱凌,朱凌使出轻功飞起来,脚踩住这只僵尸打过来的拳头上,接着朱凌像走钢丝一样沿着手臂先是踩住了僵尸的天灵盖,接着再用另一脚向僵尸的后背一踹,这只僵尸被踹得趴在了地上,朱凌踹了这只僵的后背之后就顺势前滚翻,但这只僵尸趴在地上时又迅速从地上飞起来,当这只僵尸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朱凌已经使出太极连环转逼近了这只僵尸只有一米的距离,紧接着挥舞着手里的倚天剑,将这只僵尸的上身和下体砍成了两截,之后这只僵尸也死了。其它僵尸见此都被吓的一窝蜂的逃出了村庄。朱凌说:“这村庄里的村民武功也太差了吧!还是你娅伽贝的武功好点。”娅伽贝说:“这村庄里多数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武功好的就几个,我们娅家族是这村庄里武功最好的。”朱凌说:“是吗!”洪霞说:“今天多亏朱凌!不是朱凌我们今天可能都变成僵尸了。看起来你还不是非常坏!”一旁的慕桑听了有点儿不高兴,于是走到洪霞面前说:“你刚刚没事吧!”洪霞说:“没事!谢谢关心!”娅伽贝说:“不如你们先在这里住下吧!我们村庄几天后就举行晚会了,我邀请你们参加我们的晚会。”其他村民们都表示欢迎。慕桑说:“大家盛情难却!不过还要问问我们的老大!”朱凌说:?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先暂时在这儿休息!”于是大家就都在这里落脚了。”

秦冠(唐朝开国功臣秦琼的后裔)和程世杰(唐朝开国功臣程咬金的后裔)来到广东几天,因身上的盘缠都被骗子骗光了,现在身无分文,所以只好只捡其他人不吃的食物吃或者和狗或者其他畜生抢东西吃,生活都是饿一顿饱一顿,又因他们都有两下子家传的武功,身手还不错,所以一般的狗还是其它畜生基本都抢不过他们。他们虽然身无分文,江湖经验不足,但他们祖传的武功也学得不错,凭武功也和他们的先人秦琼和程咬金互相伯仲。一天秦冠和程世杰商量他们今后的生活。秦冠说:“程兄、我们不能这样下去,我们虽然不偷不抢,不至于侮辱我们的老祖宗,但是我们一直这样下去和狗、猫等畜生抢食物吃或者别人不吃的我们捡起来吃,时间一长我们不是丢尽了我们祖宗的威名!”程世杰说:“你说得对!不过我们要怎么办!”秦冠说:“我们去京城参加一年一度的考秀才,我们考上了秀才就有了资本,好歹比现在要好,也不必再做这些和畜生抢东西吃或者去捡别人不吃的东西了,考完秀才之后我们就努力点,为自己打拼,三年之后我们再参加秀才考举人,如果我们都考中举人了就准备第二年举人考贡士,如果再考中了贡士就准备考进士,我们就一直努力,直到从试到殿试,我们报考武举,最后我们一定会见到当今的皇上康熙,以我们的身手在宫里先做个侍卫,一定不成问题,做了皇上的侍卫,我们的生活以后就比现在好多了。”程世杰说:“好!就这么定了!我们一起去考科举,当今的皇上康熙治国有道,是个仁君,在他的统治下没有战争,人人丰衣足食,人人有钱赚,我们又何必反他,虽然我们是汉人,但汉人和满人都是中国人!”秦冠说:说的对!”程世杰说“可是我们要想办法先解决我们现在的问题!”秦冠说:“我有个主意!效仿我的先人秦琼当年当街卖艺,我们一起怎么样!”程世杰说:“好!总比抢畜生的东西吃或者捡别人不吃的东西强多了!”于是秦冠就吆喝道:“各位乡亲父老,我秦冠和我的拜把兄弟程世杰乃是唐朝开国功臣秦琼和程咬金的后裔,途经贵宝地,遇到些麻烦,生活比较困难,请大家帮个忙,我们显示我们祖传的绝技,请大家捧个场,谢谢!”说完之后秦冠和程世杰就开打了,他们打的是非常精彩,路过的人都被吸引了在那里看,旁边的客栈里的客人都打开窗户头探出去看,围观的众人拼命的鼓掌叫好!表演完之后围观的众人都掏出元宝扔到碗里,有的扔歪了扔到了一地都是,于是秦冠和程世杰拼命的把地上的元宝捡起来之后就找了个客栈休息了。在他们刚刚进屋休息刚躺在床上时,从客栈外传来急促的呼救声:救命啊!着火啦!快救火…!”接着大家都边敲着铜锣,边呼救,呼救声把许多在睡梦中的人都惊醒了,秦冠和程世杰也被惊醒了。他们被惊醒之后就马上跑到窗户边上打开窗户把头探出去向着火的地方望去,秦冠说:“看来着火的地方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快去救火!”程世杰正气凛然的说:“走!马上出发!去现场救人!”于是秦冠和程世杰就分别拿着武器跑出屋子,接着和其他人一起跑出客栈骑上马向着火的地方奔去。秦冠和程世杰到了着火现场,火灾看起来是从屋子里烧起来的,屋子的人因为被一扇门关在里面逃不出来,里面的人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呼救,外面的人也拼命的想办法,但一直也想不出好办法,门被烧的滚烫滚烫,没有人敢去开门。程世杰跑到这扇门边吼道:“大家让开!”于是大家都让开了。程世杰举着萱花斧向这扇门冲去,逼近门只有一米左右时,一斧头用力一砍把这扇门砍倒了。接着程世杰吼道:“大家快走!快点离开这里!”于是大家纷纷从门里面跑了出来。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呼救声,一听是从二楼传过来的,还有一个孩子的啼哭声,程世杰刚刚要上楼救人的时候,突然一个身穿白衣裳背上背着弓箭的年轻帅小伙使着轻功飞到了程世杰的旁边,程世杰说:“是白衣神箭手王瑾严!你也来啦好久不见了!”(王瑾严是瓦岗寨王伯当的后裔)王瑾严说:“是的!这事交给我!说完王瑾严就使出轻功飞向二楼,飞到了刚刚呼救的一对母女旁边,王瑾严一看,旁边还有个烧焦的父亲,显然他是为了救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而葬身火海的,接着王瑾严说:“我来救你们!”接着王瑾严找来好几块布,把这块布绑起来连接成很长的布,就像绳索一样,再接着王瑾严把布的一段绑在箭的箭身上,之后向一面射,箭射出去,箭头插在了地面,布也随向地面飘,接着王瑾严把手上拽着的布的另一端绑在一个结实的柱子上,确定绑结实后对这位母亲说:“你沿着布爬到地面上,孩子交给我,我送她下去!”于是母亲就照办了,王瑾严抱着孩子使出轻功从二楼飞到了地面,母亲也随着布爬呀爬,不久也爬到了地面,王瑾严见这位母亲安全的爬到了地面,于是就把孩子交给了这位母亲,这位母亲向王瑾严跪下时,王瑾严说:“不必如此!这是应该的!你们安全了,快走吧!”于是这位母亲就抱着孩子跑走了,一路上一直回头看着王瑾严,边跑边回头望着王瑾严,渐渐的跑远了。这时突然天花板坍塌了,许多人以为要被砸死的时候,突然一把银枪把这塌下来的天花板把的飞到了别处,于是这些受了惊吓的人都有惊无险,秦冠一看是罗辉(隋唐时期罗成的后裔)于是就走到罗辉面前说:“原来是你!当年你先人的罗家枪闻名天下,你的罗家枪法也不赖!”罗辉说:“我是罗家后人!不会罗家枪法岂不是有辱祖宗!”秦冠说:“说的好!”突然天花板上有木板掉下来了,秦冠用双锏把掉下来的木板打飞到别处,这时火势越来越大,被困的人越来越多,突然身穿一身白袍手握方天画戟的少年美男跳进了火场,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把障碍物都打烂了,天花板上陆续掉下来的木板也被打飞到了别处不久大部分人都被救出来了,之后这个少年美男挥舞着方天画戟一路披荆斩棘冲出了火场。之后当地的官兵来救火,火势才慢慢的控制住了。这些官兵的老大吼道:“给我进去救人!”官兵们冲进火场却不见一个人,后来才知道受难的人都被救出来了。官兵们的老大了解情况后对程世杰等人表示了感谢。秦冠、程世杰、罗辉等都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必这么客气!”现场的官兵和其他人都解散之后,秦冠、程世杰、罗辉等人走到了这位少年美男的面前,秦冠说:“薛仁忠!是你啊!然怪你的功夫这么好!”程世杰说:“当年薛仁贵是唐朝的一代罕见猛将,他的子孙也不逊色!”薛仁忠说:“各位过奖了!”(薛仁忠是唐朝猛将薛仁贵的后裔)罗辉说:“现在也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秦冠说:“好!你就跟我们一起吧!我们找了一家客栈!跟我们一起住吧!我们也很久没见了!我们好好聚聚吧!”程世杰说:“是呀!”秦冠说:“薛仁忠!你也一起吧!”于是他们就一起回客栈了。

十虎离开广东之后一路和师父一起向云南出发了。几天以后十虎和师父到了云南的边境。他们到了云南边境之后先是找了一家客栈,他们就在这家客栈落脚了。晚上十虎和师父们还有其他人都在大厅里吃饭,蔡九仪一看汤的颜色不对,再闻一闻饭,觉得饭的味道也不对,又看了看其它菜,觉得也不对,于是蔡九仪对十虎说:“别吃!饭菜里可能有毒!”于是十虎都装作吃的津津有味,蔡九仪也一样假装吃的津津有味,蔡九仪吃的同时还时不时的看着四周其他人的情况,突然大家都觉得肚子疼,之后许多人都死了。蔡九仪说:“是谁在这里谋财害命!”洪熙官说:“什么!这是家黑店!”这时许多人从客栈四周窜出来,各个手上握着大长刀还有斧头、狼牙棒等各种武器。洪熙官见此问:“你们是谁?”方世玉说:“好大胆!知道我们是谁吗!敢在我们眼皮底下做这种事!是不是没死过!”这些人当中一个叫svl的人走出来说:“我们是海盗!看你们还挺有本事!没有中毒!你们是怎么识破的!”洪熙官说:“你们是海盗!那想必你就是他们的头了!”这个叫svl的说:“是!我是他们的头!我叫svl!在大清叫史威龙!”洪熙官说:“svl!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蔡九仪说:“看样子我猜的没错!”方世玉问:“师父!您知道他们的来历!”蔡九仪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想你们就是丹麦的海盗集团!”svl说:“没错!看起来你是个老江湖!”蔡九仪说:“丹麦人擅海航,而且到何处抢劫财物,正因为如此,所以称为海盗。”史威龙问:“你叫什么?”蔡九仪说:“我是他们的师父,我叫蔡九仪。”史威龙说:“留下财物,放你们走!”蔡九仪说:“我看你们还真的没死过!”于是史威龙吼道:“大家上!”接着大家就开打了,方世玉、洪熙官等身手还不错,三拳两脚就解决了多数海盗,还有童千斤力大过人,每一拳打出去都有千斤之力,一拳打死一个,这些海盗搬起周围的桌子、椅子等向童千斤砸过去,童千斤用拳头把砸过来的桌子、椅子等打烂,他们打着打着,海盗们觉得不是对手,于是史威龙就下令撤退了。

菲律宾的第二大城市奎松城当时是菲律宾人民练武之风盛行的城市。在奎松城有许多武术爱好者每天都在奎松城练武堂练习武功,但多数都是为了强身健体,少数人会去学当时菲律宾格斗术中上乘武功降魔诀、天魔功、金蛇逍遥剑法等。(金蛇逍遥剑法是袁承志移民菲律宾后把金蛇剑法传入菲律宾,后又练得菲律宾的各种格斗术,之后把金蛇剑法和菲律宾的各种格斗术融汇贯通创出的新的剑法)自从明朝灭亡以后袁承志已经移民到了菲律宾,还在菲律宾结婚生子,(后来没有和阿九、温青青结婚,阿九就是长平公主后来改为九难或者独臂神尼,温青青后来去了云南学习五毒邪恶功,一方面是为被满人杀死的亲人及其他汉人报仇,另一方面是为对付满人,推翻满洲的统治光复明朝,没想到后来到了云南学五毒邪功不成反被五毒神魔先奸后杀,除此之外五毒神魔还到处残害无辜少女享受完之后吸其血食其肉残忍至极,各地官府和武林各路高手对五毒神魔围追堵截,但都不是五毒神魔的对手,都死在了五毒神魔的五毒邪功之下,再后来五毒神魔被朱凌杀了)袁承志的老婆是菲律宾当地人叫扎尔蜜拖乐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弟弟的叫袁世平,哥哥叫袁忠平,忠平的意思是忠心于明朝,继承祖父袁崇焕的遗志,光复明朝,于是袁承志从小就教他们金蛇剑法和金蛇逍遥剑法、混元功三大祖传绝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自从他们出生,练武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三大神功都已大成。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