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个大臣说:“对!他学的是二十二剑!”天皇问:“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杀?”大臣说:“连尸体都被烧成了灰,看样子是被龙象般若功杀的。”天皇说:“龙象般若功!”大臣说:“是的!龙象般若功是很强的武功!”天皇说:“派出特工去寻找这本龙象般若功的秘籍!”这个大臣说:“是!”于是这个大臣就去安排了。(他们是用日语交谈,本小说已经翻译成中文了)

朱凌一行人离开村庄之后就往平西王府出发了,但因为在路上耽搁了许多时间所以十虎和蔡九仪抢在朱凌一行人到了云南平西王府附近的一家客栈,这家客栈距离平西王府只有一公里左右。蔡九仪说:“平西王府就距离这家客栈一公里左右,我们今天先在这家客栈休息,明天一早上路,前往平西王府!”十虎们于是都同意了,大家吃完饭都各自去休息了。这时候朱凌一行人也在向平西王府进发的路上,但还在千里之外。第二天一早十虎和蔡九仪起床之后吃完早餐,收拾好行李就向平西王府出发了。这时候自明朝中叶已经销声匿迹的种族-正阳族又卷土重来,正阳族的大族长正长泰通过自己研制的神器搜索器感应到了平西王府藏有神器,于是派大将军卧虎带领着正阳族的军队前往平西王府。三路人马不约而同的向平西王府进发。平西王府的侍卫长官用望远镜(去荷兰游玩时买的)看到了远处有人向平西王府进发了,于是他就去报告了平西王吴三桂。吴三桂马上集合了府邸的侍卫们准备应战,等十虎们进了府邸就一拥而上。平西王吴三桂命令手下日夜训练士兵,这些侍卫武功虽然都不是很好,平日里也一直训练,加上这几天再紧急训练下战斗力比之前有所提高(提高的不是很多)。吴三桂手下有一名叫张嘉辉的说:“禀告平西王!是少林十虎和他们的师父蔡九仪!他们朝着平西王府过来了,看样子来者不善!”吴三桂不屑的说:“哼!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张嘉辉说:“他们虽然人数只有十一个,在人数上我们占优势,但是我知道少林十虎的厉害,他们虽然在武功上不及当今的绝顶高手,比如赵余、赵基、杨程玉、杨程国、鳌拜、朱凌、玄天罡、白神、青慕、康熙、孝庄、老苏麻喇姑和小苏麻喇姑、魏东亭、多隆等这些高手,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名的高手了!看来这是一场硬仗,我们平西王府没有赵余、朱凌等这号高手的帮忙,我看这场仗不好打!”吴三桂说:“加紧训练,还有我们不是从英国人手里买来的火枪吗!现在这些火枪可以派上用场了,准备火枪,先让他们撤离,不听再开火,我就不信以他们的这些废物还能躲过火枪!”第二天早上十虎们来到了平西王府前,童千斤说:“看我的!”于是童千斤走到门前,双手握拳同时向门打过去,门被童千斤双手的千斤之力震开了。童千斤说:“门开了大家冲进去,就在童千斤得意之时,吴三桂命令开火,一个侍卫手里拿着火枪向童千斤开了一枪,子弹打中了童千斤的一边肩膀,童千斤被打中后,用手捂着被子弹打穿的肩膀,惨叫一声:“啊!”以后非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蔡九仪见此就大吼道:“大家小心!”接着蔡九仪跑到童千斤的旁边用食指放在童千斤的人中处,蔡九仪发现童千斤还没死,只是晕了过去,于是就叫方世玉和洪熙官照顾他。少林十虎冲进了平西王府与平西王府里的高手大打出手,洪熙官见平西王吴三桂的武功还是挺厉害的方美玉、方孝玉二人联手与平西王不分上下,难分胜负,于是洪熙官说:世玉,你看着童千斤!我去会会平西王吴三桂。”但洪熙官刚要准备出手时,方世玉说:“不!让我来会会他。”洪熙官说:“好!”于是方世玉摆起架势接着就向吴三桂攻击,吴三桂不是方世玉的对手,被打得满地找牙,蔡九仪被平西王府里的侍卫包围住,但是蔡九仪不久就突围了,这时候杨溢之使着轻功飞向蔡九仪和他对打起来,杨溢之是平西王府总兵,武功自然有两把刷子,他和蔡九仪展开了激烈的打斗,虽然不敌,但还是可以支撑十几分钟。接着杨溢之手下的士兵也出来迎战,杨溢之和他的手下奋力抵抗,虽然最终仍不是对手,倒也能支撑好一会儿。杨溢之和蔡九仪打斗时,杨溢之接连被打得摔在地上,四周的摆设品都被撞碎了,平西王世子吴应熊闻讯也带兵赶来,吴应熊手下和吴应熊也一同加入了对十虎的战斗,但十虎的战斗力总是强过平西王府的侍卫们,平西王府的侍卫们和吴应熊带来的手下都不敌,后来平西王手下第一高手-龙儿(女)赶到现场使出神龙**功,一下子就打败了蔡九仪,方世玉见此向龙儿攻击,龙儿三拳两脚就把打方世玉打翻在地,方孝玉、方美玉见此一同向龙儿发起攻击,龙儿一样三拳两脚就把他们多次打倒在地,后来方世玉、方美玉、方孝玉、蔡九仪四人一同联手对付龙儿,这次勉强占了点上风,随着时间的推移,久而久之,因为龙儿是女儿身,体力和耐力自然没有男的好,不久就败下阵来,蔡九仪一拳打在了龙儿的腹部上,龙儿双手捂着腹部,尖叫了一声:“啊!”同时被打飞了,接着就摔在了地上。方世玉一个空翻,翻到龙儿旁边,用掌向龙儿的腹部劈下去,龙儿见状在地上侧滚了一阵之后站起身来,方世玉趁着这个时候使出双推掌,没想到打中了龙儿的**,龙儿马上摔了方世玉一巴掌,就在这时候,蔡九仪一个扫腿把龙儿扫倒,接着蔡九仪转过身使出下劈腿向龙儿的腹部劈下去,龙儿来不及躲被劈到吐出血晕了过去,这时候洪熙官看到被摆设品砸碎的地板上露出了青釭剑的剑身,但剑身已经断裂,不远的附近还有剑身的另一端,于是洪熙官拿起这两块剑身说:“大家别打了,我找到剑了,我们走!”于是十虎和蔡九仪都离开了平西王府。(平西王府的侍卫对火枪还不能操控自如,以免伤了自己人,所以尽量不用火枪)十虎们和蔡九仪离开之后平西王吴三桂说:“把受伤的手下送到房间里休息,请郎中过来看看。”于是受伤的侍卫都去休息了,有的被打晕的就用担架抬进房。蔡九仪说:“我们要找个修复师把剑修好!”方世玉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们就去找修复师了。

公元1662年十一月初的一天,袁承志、扎尔蜜、九难等一行人筹备好反清准备后就前往皇宫去刺杀当今的皇上-康熙。当他们一路走向皇宫时,在途中袁承志碰见了昔日两小无猜的伴侣安小惠,袁承志走近安小慧说:“好久不见了,小慧!这几年你过得如何!”(当时安小慧也七十几岁了,小慧只比袁承志小两岁)安小慧目不转睛的盯着袁承志,一旁的扎尔蜜见此就吼道:“你这个死鬼又犯色!有我你还不够!”袁承志说:“没!多年不见的朋友了!”袁承志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扎尔蜜他和小慧小时候的事情,否则后果可想而知。安小慧让一旁的孩子叫袁承志爸爸。于是这个孩子就走到袁承志面前喊了一声:“爸爸!”袁承志问:“你妈妈给你起什么名字?”男孩说:“我叫安元!元是元旦的元!”(这个孩子有二十八岁了)袁承志说:“好!”接着袁承志走到安小慧面前问:“这几年辛苦你了,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接着袁承志问:“这几年你和孩子是怎么过的?”安小慧说:“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和孩子去了土耳其。我们在那里安家生活!”接着安小慧就介绍了她在土耳其认识的老公和在土耳其和土耳其的老公生的孩子。他们寒暄之后就一同向皇宫进发了。他们走到距离皇宫不远的地方时,侍卫们都向他们围了过来接着就开始了一场恶战,袁承志使出混元功杀了许多侍卫,还有其他人也杀了许多侍卫,扎尔蜜挥舞着双刀把围着扎尔蜜的侍卫都砍死了。(扎尔蜜使的是菲律宾格斗术里的双刀术)不久冲上来的侍卫都死光了,袁承志说:“这些废物也能做侍卫,武功这么差!”归辛树说:“厉害的也许在后面!不能轻敌!”袁承志说:“那也太差了吧!就比不会武功的人好一点罢了!”于是大家又往前走。这时候大门打开,从门后跑出来许多手握大刀的侍卫,接着这些侍卫向他们一拥而上,袁承志又使出混元功与这些侍卫大战,归辛树、归二娘、归钟等其他人也奋力和这些侍卫们大战,这次明显比上一批的侍卫武功强了不少,虽然还不是袁承志一行人的对手,但比之前的时间持续久一点,但最终还是被袁承志一行人杀光了。袁承志说:“这些侍卫的武功比刚刚的强一点。”安小慧说:“我们进宫吧!”袁承志说:“好!进宫!”于是大家都进宫了。他们进了宫门接着再走几步,突然听到一声:“站住!你们全部站住!”袁承志吼道:“什么人!出来!”安小慧说:“承志哥哥!看样子这家伙有两下子!”归辛树说:“不要藏头露尾的!有本事出来!”这时候一个一头白发的老头使着轻功飞到他们面前。袁承志见此问:“你是谁?”这个一头白发的老头说:“我是康熙身边的贴身太监兼保镖,我的名字叫韦棠,宫里的人都叫我韦公公。”这时候袁承志一行人向韦棠一拥而上,韦棠使出凝血神爪将先将攻过来的袁承志打败,(韦棠的凝血神爪比陈近南的凝血神爪厉害)安小慧见状拔出剑向韦棠一剑刺过去,韦棠一侧身就转到了安小慧的背后躲过了刺过来的剑,韦棠使出少林大力金刚指点在了安小慧的背上,只听安小慧惨叫一声:“啊!”吐出血趴在了地上晕过去了。袁承志见此发疯似的使出混元功向韦棠攻击,韦棠使出轻功一直躲闪着,袁承志怎么也打不到韦棠,韦棠看准时机使出飞腿把袁承志踢飞了,之后袁承志就摔在了地上。归二娘见此拔出剑向韦棠刺过去,韦棠一个转身,同时把身上皮鞋的披风向归二娘抛过去,接着韦棠双掌齐出,披风就在掌力的推动下向归二娘飞过去,归二娘见此接连后退,当披风距离归二娘只有一米时,归二娘用手中剑向飞过来的披风砍过去,韦棠见归二娘要用手中的剑准备砍过去时,韦棠先发制人在归二娘还没来得及砍到披风时,韦棠双掌掌心向上,双掌迅速向上抬起,披风也跟着迅速飞到高空,归二娘见状用手中的剑向空中的披风一刺,韦棠双掌互相一个掌,披风也迅速下降至距离剑尖一米左右,接着就包裹住了剑身的一段,接着韦棠双掌再迅速交错用力,披风就把归二娘手中的剑的剑身折断了,只听见剑断掉的声音,又接着韦棠趁归二娘被吓得厉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迅速冲向归二娘使出连环飞腿,朝着归二娘的腹部踹了好几脚,归二娘不仅被踹得喘不过气,最后一脚重脚力道恰好把归二娘踢飞到了十几米远,之后归二娘就摔到地上吐出血晕死过去了。归辛树见此大吼道:“你会袈裟伏魔功,你的袈裟伏魔功好厉害!”韦棠说:“你一眼就认出是袈裟伏魔功,算你有见识!”归辛树说:“你把我老婆打成这样,我来会会你!”韦棠说:“神拳无敌归辛树!今天我韦棠就来领教下,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说完韦棠就像归辛树攻击,归钟、安元等其他人也一起联手对付韦棠,但都不是对手一一被打败,后来就狼狈的逃走了。

洪熙官一行人抢到了青釭剑之后就去找修复师去把剑还原。他们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寂静的地方,这地方看起来有点令人毛骨悚然,但是十虎和蔡九仪自持武艺高强,天不怕地不怕,于是他们就继续往前走,走了不久,看见有一伙人骑着马路过看到方世玉和方孝玉手中的断剑,看起来像是青釭剑,领头的再仔细一看真是青釭剑,于是这伙人的头说:“把剑留下,你们走!”方世玉问:“你是谁?”这个领头的说:“说出来吓死你!”方世玉说:“口气不小!说来听听!”这个为首的说:“我是他们的头,是正阳族的大将军!我叫卧虎!”方世玉说:“你是老虎我是武松!打死你!”卧虎说:“口气不小!那就来试试!”洪熙官说:“正阳族!没听说过!”蔡九仪说:“正阳族是一个号称战斗民族的种族!不过这个民族在明朝中叶已经被灭掉了,现在不知道为何又卷土重来了!”洪熙官说:“原来是战斗民族!我洪熙官今天就领教下正阳族的厉害!”胡惠乾说:“是战斗民族!我看也是浪得虚名吧!真的有那么厉害就不会被人灭族了。”卧虎听后火冒三丈要对胡惠乾动手时,突然远处有一些女性骑着马向他们冲过来。一个看上去像这伙女性的头的美女骑着马冲到了卧虎和胡惠乾之间说:“哈哈!原来你们在争夺青釭剑,你们都别争了青釭剑是属于我女帝的!”其他周围的女兵们都异口同声吆喝着:“把青釭剑交出来!”洪熙官问:“美女!你们又是哪个种族的?”接着洪熙官说:“看起来你们不像汉人也不像满人、蒙古人。”女帝说:“我们是天女族,我就是天女的老大女帝!”洪熙官说:“原来是这样!”蔡九仪说:“天女族是以女性为尊的种族,族里的男性非常没有地位,女性可以随时卖了家里的老公或者男仆,同时天女族也和正阳族一样是战斗民族,但是天女族是女性战斗民族,不过天女族不是在明朝中叶和正阳族一同被灭掉了吗!现在又卷土重来了!看起来你们的目的是要抢青釭剑吧!”女帝说:“知道就好!还不快把青釭剑交出来!”其他女兵也一直喊着:“把青釭剑交出来!”方世玉说:“废话少说!来吧!”说完把青釭剑的断剑给了蔡九仪,之后方世玉就一脚踹在马上,马受了惊吓,把身子一掀当女帝要从马背上摔下来时,顺势使出轻功,飞到地面上。接着女帝就拔出双剑向方世玉攻击。方世玉以灵巧的身手躲开了刺过来的每一剑,方世玉看准时机一拳向女帝的右乳打过去,女帝被打退了好几步,方世玉随着女帝冲到女帝的面前只有十米左右时,使出轻功飞到女帝的背后使出少林大力金刚指点在女帝的背上,女帝被点的吐血,方世玉接着一脚向女帝的腘窝踩下去,女帝就单膝跪地,方世玉见此说:“哎呀!你也算帝王吗!帝王还下跪!”女帝说:“臭流氓!我杀了你!”说完女帝用剑向背后的方世玉一挥,方世玉用手接住了女帝挥过来的手腕,夺下了女帝手中的剑,接着把剑架在女帝的脖子上,女帝就被制服了。方世玉说:“还女帝!战斗民族!武功这么差!”女帝问:“你想怎么样?”方世玉说:“你的另外一把剑也给我吧!”说完方世玉又抢下了女帝的另一把剑。接着方世玉把一把剑抛给胡惠乾,一把剑抛给方孝玉他们俩分别接到了剑。方世玉说:“看你还挺漂亮!”女帝说:“你想干嘛!我是帝王!你敢对我无礼!“方世玉说:“我就对你无礼又如何!”女帝说:“士可杀不可辱!你干脆杀了我!何必戏弄我呢!”方世玉闻了闻女帝的颈部说:哇!好香哦!”女帝问:“你到底想干什么?”方世玉说:“这么漂亮杀了可惜了!”蔡九说仪:“世玉!我们是少林寺的,就算是少林寺俗家弟子也不可以这么做!”方世玉说:“师父!我只是逗她玩!再说少林寺不是也有小和尚!没有女人怎么会有小和尚!”蔡九仪听了不再说了。其他女兵见女帝被抓了,于是就向方世玉他们大打出手,蔡九仪下令:“杀!”现场的女兵和少林十虎还有蔡九仪打呀打!这些女族号称女性战斗民族,那是对一般三流的武林高手而言,对少林十虎这些武林上一般的超一流高手来说少林十虎要杀她们就像切菜一样。不久女兵被杀得差不多了,到处都是女兵的尸体,还有一部分见状骑着马逃走了。正阳族在一旁看着见情况不对趁乱全部撤退了。方世玉说:“你的兵已经全死了,还有剩下的也弃你而去逃走了,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把!”说完就和女帝一起上女帝的马,方世玉说:“各位我先走了!”说完就策马奔去了。

方世玉一路骑着马飞奔,女帝坐在前面服服帖帖的样子,方世玉见状问:“你刚刚不是还一直挣扎吗?现在怎么又这么服服帖帖了?”女帝说:“看起来你也不像坏人!”方世玉问:“你怎么看出来的?”女帝说:“直觉!你如果是坏人早就杀了我了。”方世玉一路骑着马和女帝聊天,他们边骑着马飞奔边愉快的聊天,不久他们就来到了一片大草原,方世玉让马停下来,之后方世玉就和女帝就一同下了马,之后方世玉和女帝就躺在草原上,他们躺在宽大的大草原上看上去非常舒服。方世玉问:“你叫什么名字,不可能一直叫你女帝吧!”女帝说:“我叫李倩茹!”方世玉说:“你原来叫李倩茹!”女帝说:“现在你知道了!”方世玉说:“你知道此时此刻我有多高兴吗!”方世玉开心的搂住了李倩茹。李倩茹也紧紧的抱住了方世玉,接着方世玉就对李倩茹疯狂的亲吻,从嘴巴一直亲到了胸部,再从胸部往下亲,李倩茹也同样亲吻着方世玉,接着方世玉就猛地脱掉了李倩茹的衣服,接着方世玉也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接着两人就在大草原上开始开心了(此处省略一万字)方世玉和李倩茹开心结束之后,方世玉说:“你现在是我的老婆了!你跟我回去,跟我们一起反清吧!”李倩茹说:“反清没有这么容易,当今皇上-康熙的武功在整个武林上也算是顶级高手了,他的降魔掌虽然只有一掌,但我们又有谁会降魔掌!”方世玉听李倩茹这么一说就想了想少林寺的最高武学达摩神拳也敌不过降魔掌再说少林寺历代高僧又有几人练成达摩神拳,练到最高层的高僧们也不过练到四层达摩神拳,反清大业果真如此困难,魏东亭的金刚腿、苏麻喇姑(苏鑫儿)的降魔剑法白沐仙的二十三剑等都是达摩神拳的克星,如今我们唯一的捷径就是得到除了降魔掌秘籍外另一本神话传说时代的武功秘籍九阳神拳,不过这只是传说罢了,又有谁见过,就算是少林寺的开山始祖达摩也都没有见过,就算有这本秘籍,我们谁可以保证在短时间练成九阳神拳。想到这里,方世玉问:“李倩茹,你知道九阳神拳这本秘籍吗?”李倩茹说:“我听我们族里的老人说过,但我一直以来都没见过。”

鳌拜一行人长途跋涉,到了大清、印度、巴基斯坦的交界处-克什米尔地区,这是一片特殊的地方,常年发生战争。鳌拜一行人走呀走,突然听到后面有和尚的声音,鳌拜和其他人转身一看是一部分人去莆田南少林请和尚过来了。大家会合时就一同继续上路了。天色渐渐的晚了,周围响许多狼嚎,端仲仁害怕的厉害。鳌拜见端仲仁怕成这个样子这,于是就不屑的说:“哼!废物!”端仲仁说:“你…!”鳌拜说:“不服啊!”端仲仁就不说话了。”慈觉说:“大家别吵了,狼来时大家要想办法保护自己!”鳌拜说:“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不过我们要看好某些废物!”端仲仁说:“你说废物是指谁?”鳌拜说:“是谁自己心里有数!”听鳌拜这么一说端仲仁就无话可说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