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盾牌被赵余一踢,向敌军飞去,敌军许多士兵都被飞过来的盾牌撞翻在地。就这样盾牌就一直往敌军阵营飞去,敌军许多士兵都被盾牌撞伤,后来许多士兵冲过去才按住了盾牌。这时赵余见状使出降魔掌第一式-天魔万剑斩打向敌军,这时敌军听见一声巨大洪亮的群狮狂吼,接着敌军阵营好像置身在了剑海之中被万剑(真气剑)砍死许多。蒙古领队下令用盾牌防护,于是许多士兵都举起盾牌抵挡,赵余见状又向敌军打出降魔掌第二式降魔百弑,这次敌军听到的是百魔的笑声和连绵起伏,山丘上的群魔,不久山丘上的群魔陆续飞下山把敌军咬死了大半,敌军统帅见状被吓得厉害。(这些都是真死造出来的,其实那些敌军不是被咬的其实是被降魔掌的掌力打死的)敌军统帅下令一起放箭,这时许多弓箭手一起向赵余放箭,赵余身一转,躲过了射过来的箭,同时接到了射过来的箭,接着马上把箭旋转至箭头朝着敌军方向,又接着把接到的箭掷向敌军,敌军来不及防备被飞过来的箭射死了一大半。接着弓箭手又补充了进来接着向赵余射箭,这次赵余使出降魔掌第三式-百鬼狂奔,这时射向赵余的箭都射到了半路射偏了,有的箭往回射,把敌军的许多将士都射死了。统领生气的说:“此人是谁!大清怎么会有怎么厉害的人!”接着领头的说:“盾牌阵!”统领一声令下,许多将士把手里的盾牌纷纷飞向赵余,赵余见状使出踏雪无痕(轻功的一种)躲过了飞过来的每一个盾牌,统领见此就下令执行盾牌阵的第二攻击模式,这时许多将士举着盾牌一个叠一个,长矛的尖头从盾牌缝里窜出来,接着向赵余攻去,赵余使出擒龙功,把刚刚插在地上的屠龙刀吸到自己的手上,当盾牌阵靠近赵余时,赵余使出踏雪无痕飞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屠龙刀把盾牌之间缝中的长矛都砍断了,将士们见此就把原来立着的盾牌阵一横,赵余就落到了盾牌阵的顶上,远处看去好像是在屋顶上。这时盾牌之间的缝中又冒出了新的长矛的尖头,这次是陆续的向顶上的赵余刺出,赵余以灵巧的身手躲避看准时机后用屠龙刀把长矛的尖头都砍断了。到赵余看到一个缝里还没看得见补充别的长矛时,趁此用屠龙刀一刀用力向这个缝隙一插,屠龙刀就从这块盾牌与旁边相邻的盾牌之间的缝隙插下去,赵余再把屠龙刀一转,这块盾牌和旁边相邻的盾牌就完全分开了,接着赵余就跳入了其中,挥舞着手中的屠龙刀把将士们一个个都砍死了,盾牌阵就这样土崩瓦解了。事到如今盾牌阵已破,蒙古大军就更不是对手了,被杀的鸡飞狗跳,被杀的士兵死状十分凄惨。这时有个人偷偷的准备向赵余放冷箭,刚瞄准还没来得及射出箭,就被赵余发觉,于是赵余把屠龙刀收回刀鞘里以灵活的身手、身法,高速移动到了这个士兵的侧边,接着抢过弓箭,把这个士兵射死了,接着赵余用抢来的弓箭找敌军射出了一剑,射出的箭凝结了内力,因此明显看上去非常的凌力,箭头上漂浮着看上去既冷又利的真气,蒙古大军见状把手中的盾牌一个叠一个,用盾牌摆出了一堵墙,但是挡不住射过来的那把箭头上还漂浮着既冷又利的箭,箭头一下射穿了其中一个盾牌,接着继续向前射去,射死了其中一个主将,统领见此就下令一层叠一层,横竖各叠好几层,赵余见此就使出降魔掌中的天魔群袭、伏魔群星斩、万魔狂舞、群魔狂舞,这时候风云变色,群魔的狂笑、百狮怒吼、百虎咆哮夹杂在一块,响声洪亮而且十分恐怖,敌军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怖,紧接着,一阵狂风骤雨般又犹如原子弹爆炸一般的狂轰乱炸,群魔开始疯狂的四处乱窜,群龙狂奔,同时恐怖而又洪亮的吼声陆续响起,不久横竖一层层盾牌叠加在一起全部被打得七零八落,土崩瓦解,都被打散了,许多士兵没有进一步的防备都打爆了身子死了,还有一大部分被飞来的群魔像纸一样撕的粉碎死了,统领见情况不妙,于是就下令全部撤退。康熙见了说:“好厉害!跟鳌拜不是一个级别的,赵余比鳌拜强太多了,有赵余相助还怕除不了鳌拜!”敌军撤退之后孝庄、康熙都班师回朝了。几天后大家回到了皇宫里,康熙要求赵余留下,赵余说:“叛军已退,我也不便打扰,就此告辞。”康熙说:“你为何这么急着走!”赵余说:“我们是江湖中人,我要去别的地方去除暴安良!”康熙说:“留下来帮朕除了鳌拜这个乱臣贼子再走嘛!”赵余说:“宫中的事,赵余不便插手,还是要宫中的人自行解决。”孝庄走到赵余旁问:“你要去哪里?以后我怎么找到你?”赵余说:“手伸出来!”于是孝庄就伸出了一只手。赵余也把手伸出去,赵余的手掌心和孝庄的手掌心相合,当赵余把手拿开之后孝庄的手掌心显现了一只纸鹤。孝庄问:“这是什么?”赵余说:“这是传音飞纸鹤,你以后要想见我,可以伸出手,掌心朝天,心里默念着让手中的纸鹤去通知我,我就会来见你。”不久孝庄见手掌心的鹤渐渐的消失了,于是孝庄问:“鹤怎么消失呢?”赵余说:“没有用到它的时候它自然就会消失,你用到它时它就会出现。”孝庄说:“我知道了!”于是赵余就带着赵基和李晓莹离开了皇宫。孝庄问:“怎么没见到韦棠回来?”康熙说:“对了,我也一直没见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我以为他已经回宫了。”孝庄说:“手掌心的这鹤没有用过,就用它把韦棠召回来吧!”于是孝庄就伸出手,手掌心朝天,心里默念着我们已经班师回朝了,你也快回宫吧!”于是孝庄太皇太后手掌心的鹤活了,之后就飞出了皇宫。韦棠在去往现场的途中突然有一只看上去像纸鹤似的影子鹤飞向韦棠在韦棠头顶上空盘转,韦棠看着这只影子鹤,影子鹤传达了孝庄太皇太后的话让韦棠回宫,韦棠一听是孝庄太皇太后的声音,于是就回宫了。

朱凌一行人离开了平西王府邸后,半路找了一家客栈过夜,就在大家都休息时候突然传来十分刺耳的呼救声,呼救声是一个女人喊出来的,一阵一阵的,听起来非常凄惨,于是许多住客都被这个女人的呼救声惊醒了,大家都寻着呼救声找到了那家客房,大家都听出来呼救声是从这客房里传出来的,呼救的内容是:“救命啊!强奸啦!走开!讨厌!”大家都在门外撞门,但是这门已经加了好几把锁,而且李中强(对那个屋里的女孩进行强奸的人,就是上次提到的去妓院找美女的李中强)曾经练过道术中的布结界的功夫,他利用这种功夫在门上布了结界,所以这些住客怎么撞都撞不开。就在大家拼命的撞击这门时,朱凌、慕桑等也来到了现场。当他们到了现场时,屋里的呼救声渐渐的变笑声了,声音越来越听不见了。朱凌一行人来到现场后,慕桑问:“这是怎么回事?”有一个住客说:“里面刚刚传出女人的呼救声,想必屋里出了什么事,我们想撞门进去,但怎么也撞不进去!”慕桑说:“让我来!”于是慕桑对着门使出混元一气功,这时一股强劲的风很快形成了漩涡向门冲击,但是被门上的结界挡回去,漩涡转向攻击慕桑,慕桑躲避不及被门上的结界挡回来的漩涡击中,慕桑迅速向后飞了十几米撞到后面的柱子从柱子上滑下来。接着慕桑爬起来说:“是道术里的布结界的功,既然把道术用在邪道上!到底是谁!”慕桑恨得咬牙切齿。朱凌说:“是道术!我倒要看看是谁用道术胡作非为!大家都让开!我来!”于是大家都让开了。朱凌走到门的前面隐约的可以听到女人微弱的呼救声,这呼救声听起来有气无力,明显的喊着喊着没气了,听起来还有些沙哑。朱凌把掌从下慢慢的抬至胸前,之后迅速向门打出一掌使出降魔掌中的天罡掌的第二十六式狂魔怒,这时屋内的李中强正高兴时被降魔掌发出的犹如百万狂魔在狂笑的声音吓的脸色发青,不久门被降魔掌打出的掌力打碎了,门像玻璃一样一下整个碎掉,门碎掉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李中强压在那个女孩的身上,女孩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的不成样了,这个画面很快又转变为李中强被震的飞起来撞到屋子里的墙壁上,又被墙壁弹了回去摔到地上,这时候这个受害的女孩自然也被降魔掌的掌力波及到同样飞了起来,朱凌见此使出踏雪无痕(轻功的一种)接住了女孩安全的落地了。李中强见此从地上爬起来想逃走时,朱凌吼道:“畜生!你还想逃!”于是朱凌一掌向逃跑的李中强的背打过去,这时李中强又听到了背后响起恐怖的群魔吼声,眨眼间响声之后李中强被打得趴在了地上。这时衙门捕快赶到现场把李中强抓回了衙门。朱凌走到捕头面前说:“你们衙门是怎么做事的,这样的人你们也不管!”衙门的捕头对朱凌说:“不是我们不管,我们无能为力,实在不是他的对手,这个人利用道术为非作歹,他师父在世时,还有人管着他,自从他师父死了之后就更加猖狂了,我们衙门也派出许多人抓他,但他道术太强,我们都不是对手,今天你把他制服了,我们衙门要多谢你了。”朱凌说:“原来是这样!好吧!不怪你们!”

鳌拜一行人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印度境内,他们先是找了一家翻馆住下,因为这几天大家都累了,所以很快就睡下了。晚上有一群蒙着面的强盗在翻馆外偷偷摸摸的,他们小心翼翼的悄悄的从窗台上爬进了翻馆,鳌拜听到了动静,于是鳌拜向其中一个蒙面人打出一掌降魔掌,瞬间这个蒙面人就被打成了肉酱。其余的蒙面人听到了惨叫声和降魔掌的声音,于是就戒备起来了。鳌拜就从屋子里冲出来和这些蒙面人打起来,他们都不是鳌拜的对手,很快就被鳌拜杀光了。打斗的响声把翻馆里的其他住客惊醒了,于是都出来看热闹,大家出来看热闹时,这些蒙面人都死光了。鳌拜说:“这些人功夫太差了,大家去休息了。”于是大家又回房休息了。接着翻馆里的掌柜和小二就开始收拾被打烂的东西。

第二天鳌拜一行人在翻馆吃完早饭就继续上路了。路上遇到个组织,这组织里的人个个全身穿着厚厚的衣服,手上那些对牌,对牌的形状是圆的有点像现在的美国队长的盾牌,头上带着头盔,另一只手拿着枪,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全副武装。其中有个人说:“我们对正道组织,看样子你们想是朝廷中人,不想死的把财物留下,不让让你们尝尝火枪的厉害!”鳌拜说:“看起来你就是他们的老大了!”这个人说:“是!我就是他们的老大!”(反正道组织相当于现在的**组装)鳌拜以为练成金钟罩刀枪不入,因此肆无忌惮的对着这个自称反正道组织的老大吆喝道:“滚开!”这个反对正道组织的老大举起火枪,枪口朝着鳌拜开了以上,这一枪打在鳌拜心脏偏一点的部位,鳌拜被子弹打中摔下马,之后就昏迷了。剩下的其他和鳌拜同行的人都不会武功自然怕的要命。就在反正道组织要抢他们的财物时,许多飞刀一边旋转一边向这些反正道组织的成员飞过来,眨眼间这些反正道组织的成员都被这些飞过来的飞刀砍死了,连枪都来不及开就都死光了。这时远处有一群非洲土著骑着马向这些人走来。这些人一看他们个个凶声恶煞都被吓得不清。这些人的老大说:“把他们抓回去,把那个昏迷的一起抬走!”于是他的手下们就照办了。鳌拜他们被这些非洲土著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他们在看这部落都是些凶神恶煞的人,这些人各自练武功,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武功,这些非洲土著练功的方法是用先是某种液体涂在手上,然后不停的在一锅沙子里插,还用别的锅折射阳光,阳光折射到了沙子上,如此在这锅滚烫的沙子里插来插去。鳌拜经过这部落的酋长的女儿这几天的精心照料下,枪口逐渐的愈合了,几天后体力也慢慢的恢复了。鳌拜的伤势好了差不多后就开始练武,每天不停的练呀练,金钟罩、金刚不坏之神功、金身不灭、降魔掌、龙象般若功、九阴真经里的九阴白骨爪、九阴无敌指、摄魂**等酋长的女儿看在眼里本来就对鳌拜有一丝好感,渐渐的开始对鳌拜萌生爱意。酋长的女儿说:“看来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鳌拜说:“谢谢姑娘这几天的照顾,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接着鳌拜问:“姑娘如何称呼?”酋长的女儿说:“我的名字叫安杰吉!你可以称呼我杰吉,我们印度的习惯是称呼女孩只称呼名,一般不称呼姓,因为女孩出嫁之后跟随丈夫姓,所以一般称未婚的女性都只称名!”鳌拜说:“你们印度的习惯还真有趣!”鳌拜又说:“我看这里每个人每天都练功夫,这种功夫像铁砂掌的练法,但不同的是你们在手上涂了液态的东西,想必那液态的东西是某种毒液,你们练的这种功夫就是毒砂掌!对吗!”安杰吉说:“是呀!”接着安杰吉问你怎么知道?”鳌拜说:“对这种功夫我也有所了解,只是从未见过,这次是第一次见过。”安杰吉和鳌拜交谈了许多,又渐渐的深深的喜欢上了鳌拜。鳌拜见状心想让她教我毒砂掌,其实鳌拜心里也对安杰吉产生了感情,也渐渐的喜欢上了安杰吉,于是鳌拜就就和安杰吉开心了。(此处省略一万字)

一天少林寺方丈让何忠义去砍柴,何忠义砍完柴回少林寺的路上觉得尿急,于是就找了个野外隐蔽的地方撒尿。何忠义在草丛里找了个大陷坑,也不知道这个大陷坑是哪来的,不像是人为挖的。何忠义想不管这么多,趁着没人,把尿撒在坑里。于是何忠义就开始往坑里撒尿,就在这时有一个女孩往这坑里往上爬,正好尿撒在这个女孩的身上,但是何忠义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还在撒尿,这个女孩喊了一声:“喂!小孩!你怎么在这里撒尿!”何忠义一看是一个18岁左右的美女,何忠义喊道理:“美女!你是谁!”这个美女说:“你还在撒尿,看我上去把你抓了炖成汤喝!”何忠义说:“你长的这么好看!心肠这么歹毒!我看你能不能抓到我!”于是何忠义就续集往这个美女身上撒尿,这么美女说:“你还在撒尿!”何忠义对这个女人做了个鬼脸。这个美女说:“尉迟真德抓住这个小孩!”尉迟真德说:“是!”以后尉迟真德就使出少林轻功飞檐走壁很快就爬出了坑,何忠义见状说:“飞檐走壁!我也会!你想抓我没这么容易。于是何忠义也使出飞檐走壁沿着坑的檐和尉迟真德开始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何忠义使出飞檐走壁的同时还同时使出百变神行。百变神行和飞檐走壁交替的使出,尉迟真德追呀追怎么追也追不到,倒像是被何忠义耍的团团转。尉迟真德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尉迟真德问:“小子,你除了会飞檐走壁好像还会百变神行,这些轻功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如果你是少林弟子,飞檐走壁是少林轻功,你会也不奇怪,可是百变神行不是少林的轻功,你是怎么学来的!”何忠义说:“我跟你废话这么多干嘛!想知道抓到我再说!”尉迟真德说:“你以为我抓不到你吗!你等着!”说完尉迟真德就吹了一声口哨,这时从远处跑到一匹马,尉迟真德骑上马后就开始追赶何忠义,何忠义见状使出凌波微步跑走了,尉迟真德骑着马拼命的追呀追!但是一路追赶,怎么也追不到,后来渐渐的就把何忠义给追丢了。尉迟真德回来时,看到刚刚还在坑里爬着的美女爬上来了。尉迟真德向这个美女跪地说了声:“大唐公主!你终于可以从见天日了。这个美女说:“大唐都已经亡国一千多年了,你还叫我公主,我虽然是唐朝皇室的后裔,但是还是不要张扬的好,免得招来杀身之祸,现在是大清的天下,不是大唐的天下。以后你就叫我主子吧!”尉迟真德说:“是!”(尉迟真德是尉迟真金的后裔,在武则天时期尉迟真金是金吾卫的统领,金吾卫相于当时的御林军写完的军队,但金吾卫的战斗力明显强于御林军,金吾卫不仅有保护皇上和皇后的职责还有守卫大唐命脉的天职。尉迟真金也是武则天身边的宠臣,但与男宠不一样,说白了他就是有本事的男宠,武功在当时除了方虎、柳如月、关栩等顶级武林高手之外已经无人能敌。尉迟真金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还细皮润肉,脸色白里透红是当时有名的美男子,武则天每晚都要…,因为当时的尉迟真金年轻力壮,而且下体非常大,再加上内力雄厚无比,本来真气就非常强劲,加之练成了无极纯阳功,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内力和真气,以至尉迟真金犹如有用不完的体力,每晚都弄德武则天飘飘欲仙,欲仙欲死,因此武则天都尉迟真金更加宠辛,不仅可以帮武则天扫除异己,武则天给他的命令完成的让武则天非常满意而且每晚都可以和武则天开心…此处省略一万字,尉迟真德就是武则天和尉迟真金的后代。另尉迟敬德和尉迟真金没有关系,一是都姓尉迟,到尉迟真金的武功比尉迟敬德强千万倍)这时另一个美女走到了尉迟真德的旁边说:“尉迟真德,你何处如此!算起来我们算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再说现在大唐也不再了,这些礼仪就免了吧!”尉迟真德说:“这怎么行!虽然我们都是天后(武则天称武后但更多时候称天后,当时的大唐皇帝唐高宗号称天皇)的后裔,但我的祖先乃是天后的宠臣,你们是皇族的金枝玉叶,尉迟真德不好坏了规矩。”这个美女说:“好吧!那随你!”于是武文霞说(武问霞是刚刚说话的美女):“姐姐!我们先找家客栈落脚吧!”武梅婧(就是刚刚提到的姐姐)该死的小子,尿撒我一身!抓到他!一定要揍扁他!”武文霞说:“到了客栈换一身干净的衣服,不要跟个小孩计较了,以后见到了抓过来教训一顿,解解气!现在我们先想办法找个客栈休息吧!我们从西安到北京也累了:今晚就在客栈里好好休息吧!”(清朝时期叫西安,也就是现在的西安,唐朝是叫长安,就是唐朝的都成)于是尉迟真德、武文霞、武梅婧还有武家的四大家臣就一起上路了。武梅婧说:“这里离京城不远了,我们快马加鞭,到了京城那里肯定有许多客栈的。”武文霞说:“每年的科举都在那里举行,各地的有识之士都要去那里参加科举考试,那里客栈一定少不了。”说完大家都快马加鞭向进城方向奔去。

在天地会总舵,许多天地会成员都安造摸劫的要求练武。摸劫也每天练各种兵器,天地会许多成员看着摸劫练得龙虎生威,但是只有看的份,因为摸劫使的兵器他们根本拿不动,有的力气大的虽可以拿的动但挥舞起来也不灵活,挥舞几下反而把自己甩出去了。摸劫让天地会成员找来

许多木头、树桩等把这些木头、树桩摆成几排几列,摸劫就站在其中,之后就让天地会成员把周围的木头、树桩等向摸劫砸,摸劫都躲开了,有的被摸劫用就拳头的碎了,还有的砸到摸劫身上,摸劫也安然无恙。待这些木头、树桩都打完之后摸劫要求天地会成员一起向他攻击,于是天地会成员个个围着摸劫在周围徘徊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