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苍茫的宇宙…没有人知道有多宽广,没有人知道怎么出现的,没有人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外还存在多么无法让人相信的存在。

一颗绿蓝两色的大陆,一望无际。凡人一生也无法在这宽广的大陆各地都留下证明自己来过的痕迹。人们活着却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仿佛活着就是在等待自己无法摆脱的死亡。人们不甘心!谁愿意把自己生死的权利给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

为了活着!为了看着这个生机的世界,为了可以时时刻刻有思考的权利,为了自己的私心和**。于是人们开始了…原始的人类开采哪怕只为自己增加一点寿命的草药,开始发掘人类自己的极限。力量!实验!死亡!三个不搭调的词语被人们串联到一起。

事实证明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人们发现了,发现了和空气一样存在人类周围的陌生物质——灵力,这种可以改善人们身体素质改善人们潜能的东西。于是一个新的词语出来了,修炼。

人类是一种神奇的生物,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为了乐趣却践踏别人的生命。于是?权利!金钱!力量!成为了人们可以活下去并且践踏别人给自己带来快乐的资本。

可是,权利,金钱,美女等等事物。只要有了力量什么得不到?修炼成为了即学习之后的人们为之努力的东西。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修炼。平庸的资质修炼一生也无法达到天才一天的成果。人们不甘心但是却无法摆脱这大自然的定律。

魔法,斗气。成为这个大陆人人皆知的东西。人们把这个大陆称作神魔大陆!

大陆中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中。一个眼睛无神的小男孩走在泥泞的小路上,雨水打湿了破布一般的衣服。单薄的身子在这大雨中仿佛随时崩溃。一个孤儿,除了自己身上的烂布之外一无所有的孤儿。他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活着干什么。承受不住寒冷和这拍打在他身上的大雨,瘫软在小路上,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待离他不远的死亡。

路过的人看到他都纷纷躲开,就像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看他一眼。然后快速扭开自己的头,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让自己得绝症一样。

其实当他刚出现在这个村里的时候村名们并不是这样的对待他的。一直到那一件事的发生………

直到那件事的发生………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村的,只是一个老乞丐在路边看到一个白嫩的小孩在路边于是抱起了他,好几天没吃饭的老乞丐为了吃饭,对这个没人要的小孩起了非分之心。一把亮闪闪的小刀就进了这个不懂人事小孩子的肚子,可是那个白嫩的小孩只是哈哈哈的笑着。

刀子进去了,可是拔出来。小孩子没有死,甚至一点血都没有流出来。

神婴!是这个孩子第一个名字,神的孩子。这个孩子惊动了村子附近的一个城镇。据说城镇里有人类无法抗衡的魔法师。魔法师,凡人眼里无法触及到的领域。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城里唯一一个魔法师林意,听闻到这个消息恨不得最快的到达村子,生怕别人抢了他的宝贝。在路上无比激动,心中想象着那个全身发光犹如天使光华般的神婴药。百草千树生活在灵力旺盛的地方通灵成为灵药,灵药可以增加灵力改骨洗髓增加修行潜质,而万株灵药里也不一定有一株神药。神药为灵药有了灵智,可以自行修行,可是再怎么修行只会增加自己的药力便宜灵兽和人类。拥有无限的生命却只能被别人掌控在手中。不公平,所以等到灵药一万年进阶成为神药时,可以转化为灵兽或者药婴。转化后拥有无与伦比的修行潜力却没有了无限的生命。但是最不好的一点就是转化成为药婴或灵兽后任然拥有神药时候的药力,幼儿时身旁伴随神光,很容易被发现然后成为人类的追捕对象。林意是个自认为很高贵的魔法师,本不应该成为一个小县城的城主,但是他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心理让他得罪了不该得得罪的人,被废掉送到这里当一个小小的城主。被废修炼不了的他听到神药激动到没有一刻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去了小村落。可是到了那里,却看到一个只会傻笑的小屁孩。“哼!无知的凡人”林意道。大老远跑来什么都没有得到,气的他一掌打向那所谓的神婴,魔法师对于普通人是一个无敌的存在,更不要说一个孩子。噗!孩子被碾压成肉泥。周围的村名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和不安,望着婴儿那碎肉般的尸体瑟瑟发抖却不敢说一句话。但是下一秒人们都呆住了,平常无比高傲林意现在眼神中写满了不相信。婴儿被打碎了但是碎肉中没有一点血液没有一点骨头碎渣。就像被洗好切好准备包饺子的猪肉一样,没有一丁点血丝。然而这不是最令人不安的,只见碎肉慢慢的蠕动,凝聚在一起。成为了一个傻笑的孩子。然而林意在不相信中成为了原来婴儿一般的一滩血泥。

“啊!”一生尖叫划破长空,为这寂静仿佛死了一样的人群带来了“生机”。没见过世面的村名开始呕吐不止。只有拄着拐杖的老村长慢慢到孩子的身旁,抱起了孩子,慢慢远去。

“爷爷!我回来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朝着一个佝偻的老人蹦哒蹦哒的跑去。“小幽,回来了呀。”老人一脸的慈祥对着穿着破破烂烂但是皮肤细腻像女孩一样的男孩说。小男孩就是原来的“神婴”。不过现在有了名字,名字叫夏幽,正是面前和蔼的老人当年收养他的老村长为他起的名字。自从那一件事过去以后,消息就像洪水一样不可阻挡的传向了四面八方,一传十十传百,内容也越来越夸大。有很多魔法师,斗师,纷纷赶来看看这人们口中近乎神迹的孩子。但是没有人可以看出来什么,有些修士想带走他,可是一出去村子的小山,不管是谁都会被一个看不到的屏障阻挡,只有放下孩子才可以离开。这种异象让人们越来越想带走研究他,可是再强大的攻击也无法打破看起来像泡泡一样脆弱的屏障。人们不得不放弃,以这是某位强者把自己的孩子带出来历练的理由糊弄自己的好奇心,尽管没有人会相信。一两岁的婴儿和历练两个词强行加在一起那种别扭的感觉,是人用头发想都能想清楚。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没有人去多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