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读零零小说网 >  伺魔道 >   第九章 藏锋

翌日。

汉王府极其热闹,来往的人大都衣着华丽,他们均为第三场测试——明者测试而来。

其中最为代表的几股势力当属德安候府、万花阁、青狼帮。这三大势力与汉王府并立于乐安州。

相较而言,汉王府的势力薄弱些,和这些老牌实力相比,底蕴自然不如。

当年,永乐皇帝徙封汉王至乐安州,一则是念及父子之情,乐安乐安,便是希望汉王能在此安安乐乐,修生养性。其次乐安州本名棣州,因冲撞了永乐皇帝的名讳,而改之。这一层含义便是借父之名压制汉王。

二则是乐安州的势力盘根错节,几方势力相互牵制,汉王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现在,局势变了。南霓的加入,汉王府如虎添翼,实力更上一层楼。恐怕不久之后,乐安州不一定安乐。

这便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对于那些大势力来讲,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不知不觉中,乐安州的形势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看着王府中进进出出的人,欧阳胖子一脸兴奋的指着某某,对着余应南说道:“这是德安府的刘执事”

“啧啧,万花阁来的个个都是美人啊!”欧阳胖子擦着嘴边的口水说道。

“••••••”

余应南一阵无语,不过他倒是很吃惊欧阳胖子的见识。

“走啦!走啦!”余应南强拽着欧阳胖子的衣角。

这家伙还死赖着不走,嘴里嘟囔着:“再看一眼!就一眼!”

“小郡王还等着在呢!”

“怎么不早说?”

话音还未落,欧阳胖子急着跳起来了,抖擞着精神拔开大粗腿就跑,那一身抖动的肥膘亮了眼。

齐东郡王不出意外的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当其他的竞争者垂头丧气的从台上走下来时,当台下所有人对此难题大加议论时,当台下一片死寂无人敢上台时。

齐东郡王一袭白衣似雪,他悠然起身,在众人的唏嘘声中走上台,那份恬静就好像一束白菊于万花丛中盛放,不骄不躁,不争不抢,却没有谁可以掩盖它的美。

“好一个齐东郡王!”

“果然是丰神如玉,颇有成祖年轻时的傲骨!”

“光是这份睿智,便可足当一面,王爷后继有人了。”

台下众人赞许有加,丝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齐东郡王不动声色,平静的将答案及过程告知众人。

一片惊呼、懊恼声骤然响起。

有的人猛拍脑袋,幡然醒悟、懊悔不已••••••

汉王倒是平静如水,仿佛这结局在意料之中,霓空谷面生容光,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

欧阳胖子用肩膀耸了耸余应南,玩笑道:“你看,小郡王抢了你的风头!”

“别瞎说,小郡王可是丰神如玉,哪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比较的?”

“你想想,如果不是你解出这道题,小郡王哪能如此风光?”

“可是我们这些做下人••••••”

“你还真是奴性不改!”欧阳胖子翻了个白眼他,看着远方的天,留了个后脑勺余应南。

“••••••”

这个话题,真的不怎么轻松。

要是有选择,谁愿意如此呢?

“南哥,等咱攒些钱了,便离开王府,做些小本生意儿。你那么聪明,咱定是稳赚不赔。”欧阳胖子仰着脑袋,满眼憧憬的说道。

“也许吧。”

余应南拾起了暗淡的眼神,看着天空,那朵飘浮在湛蓝的天空的白云,归往何方,谁又能得知?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你说,小郡王会奖赏你些什么?”欧阳胖子很感兴趣的转过脑袋,看着余应南问道。

“不知道。”余应南摇了摇头说道。

“你猜猜看?”

“你猜我猜不猜?”不知道怎么,余应南的脑袋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他没多想,便扔了出去。

“哟哟,还杠上呢?你猜我猜你猜不猜?”欧阳胖子不依不饶。

“猜你个大头鬼啊!”余应南用食指戳了戳欧阳胖子的额头。

“哎哟!南哥你又不按常理出牌!”欧阳胖子揉着额角说道。

就在此时,霓空谷站起身子,微微笑着向齐东郡王招了招手。

“今日,霓某人大开师门,招收弟子。虽曾许下‘非根骨奇佳者不收,非胆色过人者不收,非聪明绝顶之人不收’。”

“如今,这三者只得其二,虽有些缺憾。但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霓空谷的声音不大,却恰到好处的落在场内的每一位人的耳朵里。

齐东郡王大喜,激动之下,双腿一弯,俯首便跪,道:“汉王第八子朱瞻坪拜见师尊大人!”

“你小子倒是机灵,只不过这一声‘师尊大人’叫早咯。”霓空谷笑道。

尚未在祠堂行拜师徒之礼,这一声“师尊大人”的确是叫早了。

齐东郡王讪讪笑着,挠了挠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哈哈,好小子,果然没有丢老朱家的脸!”霓空谷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剑。

那是一把模样很朴素的剑。

有的剑鞘吞金嵌玉,有的剑鞘是由上好的蟒皮制成。

这么一比较,这把剑的确寒碜多了。

可就是这把极为普通的黑檀木质的剑鞘,在一股劲气之下,微微颤动着,最后似无法承受来自虚空的压迫,剑鞘倒拔而出,极速而逝。

一道寒芒一闪而逝,冷冽的气息瞬间膨胀爆开。

虚空之中极细的一道翁鸣声。

赫!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噤若寒蝉!

那是怎样的一把剑?除了剑柄之外,剑身直直地没入青石板之中,如同插入豆腐之中。

“是它!”

“竟然是它••••••”

有人认出了这把剑,声音有些颤抖,有些难以置信的激动。

“十二名剑之一,藏锋!”

不显山,不露水,是为藏;切金断玉,无所不利,是为锋!

藏锋!便是这样的一把剑。

而这柄剑,此刻直直的插在齐东郡王的靴子前,不偏不倚。溢出的剑气切开了靴子,露出了光滑的脚趾。

若剑往前一分,那么这只脚便废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