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惊心动魄?

用来形容美,是否惊心动魄了些?

那个叫苏沐的女人立在花辇之上,迎着飘洒在空中的花瓣,偶尔几片花瓣落在那一袭白裙上,星星点点。

天空,被纷纷扬扬的粉色蘸满,那是花辇四周的侍女扬起的花瓣雨。

肤如凝脂、冰肌玉骨、螓首蛾眉、丹唇外朗,这些几乎公式化的词,是否配的上那惊艳?

女人,似乎更适合“香艳”两字。

可,并非如此。

她负手而立,长发披肩,很随意。简单而坚毅的线条勾勒着那张并不小巧的脸颊,无喜无悲。她的眉浓密,却不粗犷。

她睨着眼睛,有种震慑人心霸气席卷而来。

风姿绰约,不,风华绝代!

余应南默默的想着,头却低的更深了。

有种美,不容亵渎。

周敦颐曾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这句话大概说的便是苏沐吧。

一代花魁。

也是大权在握的一方阁主,万花阁。

在人群的拥趸下,花辇渐渐驶来。

余应南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虽然一代花魁名不虚传,可是,能当饭吃么?

他现在只想吃上十七八个馒头,再来一碗热乎乎的菜汤。他想的头昏眼花,可是掂量了下破碗里的几枚铜子儿,他泄了气。

也只能想想而已。

人群的熙熙攘攘,让他忍不住紧贴着墙,蜷缩着身子。

没有人来可怜他这个小叫花。

他们眼中只有那位风华绝代的花魁,或者说那个权势滔天的阁主。

似乎有什么落在他的身上,很轻很软。

那是一朵粉色的花瓣,落在他的肩膀,他拈起花瓣,嗅了嗅,香味扑鼻。

那股香气萦绕在他的脑海迟迟不能弥散开,像是有一种魔力攥住了他的心,他轻轻的舔了下花瓣。

花瓣有些苦,他咬了一口。

苦涩中竟有些甜味。

他毫不犹豫的把整片花瓣吃下去。

那股甜味顺着味蕾流向全身,他感觉整个身子都甜化了。

原来,花瓣也能吃。

他这样想着,口腹生津。

忽然一大蓬花瓣从天飘洒而下,原来花辇不知不觉中又近了不少。

余应南兴奋之至,也许凭着这个,能填满肚子。

他伸开手臂,在空中胡乱的挥舞,想捞上一些花瓣,却因脱力而摔在地上。

他痛的呲牙咧嘴。可他顾不上痛,想将那些散落在地面的花瓣收拢到怀里。

一只大脚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他收拢的花瓣上,留下了一个大脚印。

余应南眼睛一黑,还不容他心疼那些被踩过的花瓣,一双双大脚陆陆续续的践踏在花瓣上。

那是拥趸花辇的人群。

看着粉色的花瓣被辗转碾成花泥。

他心里蓦然生出一缕绝望。

难道便如那道士所言,自己是那天煞转世,是个扫把星?

他出生的那年冬天,很冷,就像他的心。

母亲因难产死了,也是在那个时候,父亲开始酗酒,整日整日的买醉。

借酒消愁,用酒精来麻痹心。

如果没有他,母亲不会逝世,这个家也不会如此落魄。

俨然,他是个煞星,除了灾祸他什么也不能带来。

现在这个扫把星就要死了······

是报应么?

余应南在心中轻问。

就如那道士所言,自己不得善终,或许饿死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是葬在这花瓣下,该多好。

他看了眼花泥,将脑袋埋在花泥上。

一阵清脆的金玉撞击声在耳边响起。

余应南抬起了沉重的脑袋,定了定神。

破碗里正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枚金灿灿的柳叶。

那是一枚金叶子。

余应南拾起那枚金叶子,指腹传来温良的感觉,叶子的脉络清晰。

他恍恍惚惚的抬起了脑袋,花辇上一个小女孩冲着他莞尔一笑。

她的笑很甜,一直甜到了心里。

一丝温暖涌上心头,余应南看着她傻傻的笑了。

他的心蠢蠢欲动。

就像是埋在寒冬冻土下的种子,在春风的吹拂下,生根、发芽。

女孩很漂亮,风撩开了她的刘海,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波光流转。

似是怜惜,似是鼓励。

和苏沐同乘一辆花辇,余应南不难猜出女孩的身份。

这世界能与苏沐同乘一辆花辇的人真的寥寥无几。

慕玧汐便是这为数不多的一个。

有人说,她是苏沐的贴身丫鬟;也有人说,她是下一代花魁,将继承万花阁。

这些并非空穴来风。

慕玧汐真的很美,若非年龄的限制,她必将是个美人胚子,也可与苏沐一争光辉。

看着花辇渐行渐远,余应南捏住金叶子,朝着慕玧汐挥了挥手。

慕玧汐眉头一挑,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甜甜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这一幕深深地烙在余应南的心中。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漫天飘舞着花雨。

一枚金叶子在空中翻转着一道漂亮的圆弧,落进他的破碗中。

那枚金叶子的末端,有个小小的字。捏在手心很舒服。

“汐”

慕玧汐就像一道光,推开了他的心门,驱散了黑暗,带给他光明、温暖。

他攥紧了金叶子,收拾了破碗,踉跄着身子离开了。

······

西华街的一家面馆,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他衣着破破烂烂,就像一个小叫花。

一个眼尖的伙计瞅见了他,脸色一寒,便准备将他轰出去。

“你个臭要······”

话没有说完,他便如同捏住脖子的鸭子,像是见了鬼似的,他死死的盯着小叫花的右手。

那里紧紧攥着一枚金叶子。

顿时,那伙计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那场面甚是壮观。

他后悔不已,金叶子一般人用得起么?

他又有些庆幸,没把话说完,不,是骂完。他在心中默默念叨,任性!

的确,这么有钱却穿的像个叫花子,这不是任性,就是存心作弄人。

他尴尬的赔笑,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客官,您要些什么?”

“额,先来十七八个馒头,一碗热乎乎的菜汤。”他气若游丝。

“好嘞!您稍等片刻!”忽然他反应过来,瞠目结舌的问道:“您要十七八个馒头?”

这该是多久没吃过饭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