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紧跟在苏青时疾风的步伐后,闻栖辞三步一小喘,五步一大喘,十步必须歇一歇。

这不是因为他身体差。

好吧也有这个原因。

重要的是!苏青时那步子是要飞起来了么?她是要腾云驾雾么?

还多亏了自己的血,才能让她今天生龙活虎的蹦哒。

居然忘恩负义,把他远远的甩在身后。

闻栖辞说的的确毫不夸张。

苏青时自今晨起来就不太正常,飞驰的步伐像是刻意躲避什么。

“我不走了!”

闻栖辞四仰八叉靠躺在最近的石头上,大声喊到。

远处,苏青时停下脚步。

捏了捏拳头,很不情愿的转过身,走来。

他侧头看着她,有些好笑。

她该不会是有句谢谢想对他说,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吧?毕竟她何曾麻烦过别人。

想到这,闻栖辞的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明媚阳光的笑容让苏青时晃了神,很快,她看出那笑容里几分戏谑的意味,像是猜到她会回来,就等着她回来。

“需要背你么?”

她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束手而立,说的一丝不苟。

闻栖辞转了转眼珠,还没答。

忽然,苏青时神色下沉,疾步靠近他,速度之快给闻栖辞一个对方想揍他的错觉,大吃一惊立马就要起来。

“别动!”

苏青时低喝,只手按住他,肃穆地俯下身。

看着对方越来越近的脸,闻栖辞不太自在的拨开她的手,“喂喂喂……我可是定了亲的人,你别乱来啊。”

……

嘶——抓住了。

苏青时松了口气。

她的手里捏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

丝丝丝吐着蛇信,贪婪的盯着他。

……

“喔喔卧槽……”

闻栖辞一个激灵从她身下钻出来。

再次用敬佩的眼神看着苏青时。

“赶紧扔了吧,你还抓着做什么!小心有毒!”

“你怕?”苏青时挑了挑眉。

“……”

苏青时一个猛劲把花蛇甩进了不远处的草丛。

“快跑!”

还没反应过来,闻栖辞抓着她的手飞跑起来。

……

“宽数他们怎么还没找到我们。”瞅着了无人烟的荒野,望不到尽头的山路,闻栖辞焉焉道。

他想坐马车,想换一身干净衣服,想吃热乎乎的饭菜……

“我跟月人说过,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不用管,直接去青浦山。”

她说的风轻云淡,神情是置生死不顾的超然,闻栖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下了。

“我还没问你,去你家干什么?”

“找人。”苏青时回道。

“谁?”

她偏过头,微微牵了嘴角:“你猜。”

闻栖辞怔了怔,狐疑的看着她。

苏青时的笑容渐渐陷下去,恢复一贯的冷肃。

真是……她怎么会笑。一定是他看错了。

几经波折,两人终于到达县城。

衣服染了泥土,头发沾着草须,几缕杂发横在细痕累累的脸前,狼狈是非常狼狈,不过气质出众,样貌不俗。

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叫花子。

路边的乞丐纷纷握紧手头的破碗,盯着他们一路离开自己的地界。

刚出锅的馒头,三文钱一个,五文钱两个喽!

他闻声望去,那松软的馒头冒着白花花的热气,隔这么远也几乎能闻到香味。

闻栖辞飘了过去,盯着馒头咽口水。

店老板看了他一眼,望向别处:刚出锅的馒头,三文钱一个,五文钱两个喽!

苏青时叹口气,上前揪住他衣袖,拖走。

“我好饿。”

他盯着渐渐远去的馒头铺。

“你不饿吗?你连兔腿都没吃。”

“我们虽然没钱,但是那店家看着很和善,两个馒头还是给的起吧。”

“指不定多看他两眼就给了呢!”

苏青时看着他。

一时说不清她复杂的眼神中到底都有些什么。

“啊呀你这眼神,我不白吃的。大不了我给他卖半天馒头喽。唉,我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去卖馒头简直暴遣天物。”

……你哪来的自信?

苏青时不答,拽着他走了一段才松开,转身进了一家酒楼。

闻栖辞还在回味那白花花香喷喷的馒头,一看自己进了一家大家风范派的酒楼,顿时有点惊喜。

在这里混吃比较划算吧!

这明显不是一般的酒楼,又大又气派,环境也不错,只是客人有点多阿……那更好,客人多需要的帮手才多,就不愁找不到活做了。

闻栖辞很入乡随俗的。

只是苏青时……看着她挺拔的背影,闻栖辞摇了摇头。

算了,这阎王怎么可能会去做工,说句谢谢都这么为难,还是靠他养吧!

苏青时就近叫住一伙计,“你们老板在哪?”

伙计一愣,看了看他们,目测两人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新来的?”苏青时问。

“兄台,找一下你们老板。”闻栖辞谦谦有礼道,“你们这儿差人手吧?”

“不差不差,要是不点菜别耽搁我!”伙计不耐道,转身就走。

“梅字雅间,十八道招牌。速上。”说完,苏青时轻车熟路寻到楼梯,往梅字雅间去了。

闻栖辞紧跟其后,“喂喂喂,你有钱?”

“没有。”苏青时回道。

闻栖辞倒吸口气:“你居然想吃霸王餐!”

刺激呀刺激呀,堂堂苏相居然会有吃霸王餐的一天。

“诶诶,我们这儿梅字雅间不外用!”伙计追上来,喊到,“既然知道我们的招牌菜,你们也是老顾客了吧?怎么会不知道咱们这的梅字雅间不外用?”

“四皮!磨蹭什么呢!客人催着端菜,还不快来!”

楼下,一青衣长袍的中年男子扯着嗓子喊到,略过四皮看到苏青时的瞬间,他脸色一变,甚是惊讶,急忙跑上楼来,发福的身体一颠一颠的。

“大小姐,您回来了!”

“谢叔。”

谢叔笑得眼睛就剩一条缝,“您可终于回来一次了,夫人一直很惦记你,诶,大小姐你怎么……发生了什么事?”

“回来途中,马车翻了。”

“啊?没伤着吧?四皮,快去请大夫。”

“我没事,一点擦伤而已。”

“这样啊,那一会儿我叫人送药来,得赶紧擦擦,别留疤了。诶……这位是?”

他注意到苏青时身旁俊朗不俗的男子,眼睛笑得更弯了,“这次是来见夫人的?”

“我会去看母亲的。”苏青时道,“这是让马车翻车的车夫,我带他回来结算损失。”

闻栖辞:……

“哦这样啊……”

谢叔点点头,这车夫也太年轻了,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就在为生活奔波,真看不出来是赶马的。

不过苏青时说的话总有一股莫名的信服力。

即便是随口扯的慌。

“梅字雅间备着呢,就等着大小姐你回来。四皮,带大小姐去梅雅。”

29号上架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