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苏青时,你居然说我是车夫!”

闻栖辞怒拍桌板。

有他这么英俊潇洒的车夫么?

“你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苏青时斟满茶,说的无关痛痒。

“那你也不用说车夫阿!太没品了!”

“哦。”苏青时扬了扬头,指着饭桌,“你不是饿了么,吃饭。”

天大地大,吃饱最大。

闻栖辞不满地轻哼一声,二话不说举箸开动。

话说,这是他第一次和苏青时同桌共餐。说不定,他是大央朝里第一个和她坐在一张桌上吃饭的同僚?

回到几个月前,打死他也料不到有今天这一幕。

苏青时没吃两口,便放下筷子,在闻栖辞疑惑的目光下离开了房间。

走了正好,他也不用顾及风度细嚼慢咽了。

唰唰唰——吃呀!

嗝~

如狂风袭卷饭桌,酒足饭饱后他打了个饱嗝,懒洋洋的趴在桌上。

良久,门推开。

苏青时蹙起眉头。

怎么会有酒味,她明明没有叫人上酒。

她三步并一步走近,看到某人酣睡的模样,英秀的眉头不经意挑了挑,深幽的眸底露出一丝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原来他喝醉酒果然只是乖乖睡觉。

……

“蠢货!”

“老子让你绑他来,不是让你把他扔山崖!”

黑纱斗笠下,男人的脸愤怒的抽搐。

“属下……属下备好马匹,本是想将他们车马分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套上我们的马,万万没想到,他身边还有央兰的丞相……是属下失策。”

男人阴冷地眯起眼:“央兰女相的确不简单,我们不能小觑,找个机会试试她的武功,若是不好对付,依然照原计划单独把央兰祭师绑出来。若是不足为俱,就别顾忌太多,早日得手,上头还等着要人。”

“是!”

……

“你家真的住在山顶吗?”

爬到半山腰,闻栖辞微喘着气,插腰而立,回头看群峰叠峦。

“这话你已经问了十七遍。”苏青时的脸上却没有半分不耐烦,“我若说不是,你现在就下山?”

闻栖辞猛摇头,“怎么可能!都爬到这儿了,无论如何我也要上山看一眼!”

苏青时望着他,不知是遗憾还是失望,道,“你的身体太差了。”

想到那每日翻过山岭到山洞,从未缺席的少年,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岁月啊。”闻栖辞感慨道。

……

“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山顶果然有处住所,场地还不小,依山傍水,地景绝佳。

好地方!闻栖辞眼睛都亮了。

他做梦都想把祭师府搞成这样。

守门的童子看到苏青时立马高兴地跑了进去,连门都不顾了。

“你到底有多久没回家了?”闻栖辞问。

苏青时瞥了他一眼,没打算回答。

不一会儿,里头迎出老老少少一众人,个个高兴的,激动的,泪眼婆娑的走向二人。

苏青时却十分冷静从容,看不出半分归家的激动。

苏母老早便看见她身后的闻栖辞,寒暄几句便把话题扯到有些局促站在那里的闻栖辞。

“阿吟,你这么多年没回来,这次是因为他回来的?”苏母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真是女大不中留。好在,你还晓得带回来看看。”

“母亲,他是……”苏青时正欲解释。

苏母朝远处招了招手,“来,小伙子过来我瞧瞧。”

“母亲,他只是……”

“能让我女儿带回家的,我得好好看看,诶别管他是不是,我看了再说。”

闻栖辞浑然不知为何被人问候,只好十分礼貌的叫道,“伯母您好。”

苏母眼睛笑弯了,频频点头:“嗯模样不错,比你爹年轻时俊了不知多少倍,还是咱们阿吟有眼光。”

苏青时面不改色,“母亲,他不是,不是我什么人,您想多了。”

闻栖辞看了她一眼,很快反应过来,“噢,哦!是啊伯母,我们有公事要办,是来找人的。”

苏母笑吟吟看着他,“找人?找陆疯子?”

苏青时颔首,“嗯,他现在在哪?”

“他在后山。”

……

后山,飞鸟游鱼,山青水绿。

一个憨态可掬的白须老者躺在太公椅上,闲适地享受日光。

“他就是我们要见的人?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苏青时道:“见到你就知道了。”

“他是?”

看着这位白须老人,闻栖辞心底涌起一股亲切感。

“陆言。”

陆言?

陆言?!

闻栖辞惊叫,惊醒半梦半醒的老人。

“谁呀?叽叽喳喳的。”陆言缓缓睁开眼,瞳孔骤然变大,“爱徒!你回来啦!”

闻栖辞顿时一记雷劈。

他相信苏青时的话,也相信这就是陆言,但是陆大神为什么会叫苏青时爱徒?!

于是他有点怀疑了。

按耐不住激动的问:“你,你真的是陆言?!”

陆言啊了一声,“我不是,难道你是?”

余光瞥见远处的角落有几副未完成的画作,那画法,那走位,那风格……实锤了!

闻栖辞两眼发光,冲上前:“陆言!陆大神!你还记得我吗,是我呀!”

陆言:“你是?”

他的眼里好像盛了皓月星空,闪闪发光。

“我是姜宁阿!我们聊过啊,虽然没有正式见过……就是你在琅山闭关的时候!你给我写过好多小纸条,我都还保存着呢!”

见他没有反应,闻栖辞小心问到:“已经,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儿了,您还记得吗?”

陆言半敛着眼皮,眉梢一动不动。

忽然,他看到爱徒堪称精彩的脸色,变了又变,七色交加,恍然想起,七年前他将苏青时关在琅山洞中的事儿。

“哦……那事儿阿,其实吧,那时候是……”

“你不是姓闻吗,怎么会叫姜宁?”苏青时突然出口问。

陆言眉头一挑,立马嗅到不平常的味道。

这丫头对他虽然不够敬重,但这么堂而皇之打断他的话还是第一次。

“阿,我母亲姓姜,这是我的小名。”闻栖辞想了想,对陆言解释道,“我不是故意隐瞒身份的,我怕你知道我的身份不愿意和我说话。你别生气啊。”

“我不生气。”陆言笑道。

反正蒙在鼓里的又不是他,他气啥。

陆言笑眯眯的,一脸和善。此时此刻,能够欣赏到他爱徒如风云变色般的表情,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忽然,闻栖辞犹豫的问,

“陆,陆陆大神,外界不是传言你已经……西去了么?”

偶尔回头看自己写的,看到拽瞌睡

눈_눈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