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屋内并不止叶定山一人,还有一个年纪和叶定山差不了多少的老者也在其中。

老者精神矍铄,身着深银色马褂,发丝银白,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扳指,玉石所成,通体莹润,显然是佩戴多年。

见叶定山恭敬地迎着夜风进入,老者起身抱拳道:“鄙人贾平,见过夜宗师。”老者态度恭敬,显然是听叶定山说过夜风身份了。

夜风点头,也没抱拳回应,自顾自地坐下。

贾平对夜风的态度倒也不恼,毕竟人家是宗师,有这份傲气自然是再正常不过,要是夜风以平辈的礼节回应,贾平倒是会诚惶诚恐。

三人落座,镜心静静地站在夜风身旁,并未落座。

生在旧华夏,四书五经的时代还没有逝去,作为地方豪绅的女儿自然重视礼节这一方面。

叶定山最先开口,他给夜风敬上一杯茶道:“小友,这位是永川物华天宝馆的馆长,贾平。”

叶定山缓缓开口,手中抚须。

贾平被介绍,自己上去与夜风敬茶道:“初次见面,还望夜先生笑纳。”

贾平说着递上一个盒子,夜风没有收下,贾平见此笑了笑,放在了桌上,并不在意以自己的身份,竟然被人如此轻视。

木盒为檀木所造,在灯光下呈现黑紫色,应是紫檀木,散发着淡淡幽香,让闻者心神宁静。

紫檀木属于檀木中的稀有物种,被誉为帝王之木,而檀木本就是稀有木种,这更呈现的紫檀木之珍贵。

木盒如此,也仅仅是用来装载其内物品,可想而知紫檀木盒内物品的珍贵。

贾平的诚意虽足,但夜风并没有接受的意思。

很简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与这贾平非亲非故,他现在跑不过给自己送上这种东西,很明显的就是有求于自己。

可身为无道神帝夜无风,这还不足以请动自己。

果然,在放在木盒后,三人交谈了起来,只不过是以贾平和叶定山为主,过了半响后,贾平这才开口道:“夜先生,听闻您可是一代宗师,年纪轻轻就手眼通天,当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贾平称赞着,与其说是称赞倒不如是他的真心话。

这么年轻的宗师,放在当世华夏,不,乃至这几十年来的华夏武道界,都没有如此人物,能在不足二十的年纪成就宗师!

武道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不断开拓人体极限,每一个小境界都是一条鸿沟,更遑论是宗师了。

能成就宗师者,无不是自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天纵之才!

夜风年纪轻轻就到达了这个高度,实在是让贾平叹服,也因此相信夜风身上绝对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对于贾平的恭维,夜风坦然受之。

他有这个资格。

又是一顿恭维,等到贾平觉着火候差不多时,缓缓开口道:“夜先生如此天赋,有没有兴趣参加一场赌石会?权当是修炼之余的消遣了,所有费用我来出。”

贾平笑呵呵,夜风听此看了眼一旁闭嘴不言的叶定山一眼。

原来扯了这么多为了这事啊。

“没兴趣。”夜风的话出乎贾平的意料,他有些心惊。

本来以为吹捧了夜风这么久,以一个少年的心性早就忍不住施展一下身手,显摆一下,况且自己还提出了这么好的条件,费用全包,可没想到夜风竟然拒绝了。

对于夜风的拒绝叶定山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没有开口出声。

他也仅仅是欠贾平一个人情罢了,把他引荐给夜风,其他的一律不管。

尽管是这样,他也已经冒不小风险了,对于夜风,他有些琢磨不透。

表情玩味的扫视着二人,夜风淡笑。

贾平遭拒,心中有些不解,但还是笑着,脸上的皱子挤在一起:“夜先生,您这般年龄就到了这个宗师之境,想必是日夜兼程,毫不停息,贾某实属佩服。”

贾平故意扯开话题,又开始恭维夜风。

“但所谓劳逸结合,夜先生我是真心邀请您去放松一下,正好贾某膝下有一孙女,年纪与夜先生无差,可以陪同夜先生在永川玩上几天。”

贾平一路不通,又行了美人计。

只不过假如是对平常人,真正意义上的十七岁少年使这招,还倒真是正中靶心。

毕竟那个意气少年不爱美人,可问题就出在,夜风是活了五万载的万古一帝,男欢女爱早已经看的透彻——只不过是道途上的阻碍。

把弄着手中的茶杯,夜风目光玩味地看着贾平。

不知为何,明明不带杀意,却惊的贾平汗毛倒立。

目光似深渊,一眼看不见尽头。

“没兴趣,请回吧。”夜风放下茶杯,抽身上楼。

贾平见此急了,虽然察觉出了夜风眼中的不耐,可还是出声道:“夜先生,您知道不考虑考虑吗?我可以付出代价。”

贾平声音传来,夜风脚下连止步都未曾。

开玩笑,你一个俗世中人和堂堂神帝谈代价,拿什么谈?

即便是整个地球,除却自己留意的人外,夜风还真谈不上在乎。

在前世,这种星辰他动辄一次大战就得毁灭无数,崩裂星河亿万里。

夜风上楼离去,镜心目光淡淡地看向贾平,手一卷,拿着木盒也上楼而去。

贾平表情有些沮丧。

“老友,这……”贾平欲哭无泪。

叶定山见此也只能叹气:“没办法,夜先生就是这么个脾气,另外,求情就别找我了,我的脸在别处好使,可放他那里不值钱。”

贾平听此,有些焦急,不断地摩挲着右手大拇指上的扳指,发出一些细微的响声。

“难道真没办法?”贾平不死心。

“真没办法,那位只对修行有关的东西才有那么点兴趣。”叶定山无奈,实际上他也不清楚夜风想要什么。

金钱肯定是想不通的,有那十几个临海世家,别说他一个贾平,就是全国首富来谈钱都不好使。

美人计?那就更不好使了,叶定山可是试过把自己孙女往虎口推,可奈何猛虎看不上。

二者除外,叶定山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了——权势。

可权势……以宗师的身份,这就是最大的权势!说话重量不比封疆大使那一级轻多少。

叶定山爱莫能助地望着贾平,此时的贾平也有些无奈。

花掉叶定山这个人情他本就是不得已而为之,为的就是来寻求夜风的帮助,解除这次原石评鉴会的危机。

可让贾平束手无策的是,与他原本意料中的热血少年不同,夜风的表现简直像是一个老怪物,对任何事情都不太感兴趣。

尤其是那玩味的目光,贾平只觉得自己成了他眼中的猴子。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