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读零零小说网 >  凤羽千年 >   七十八章

玉灵澈看着外面的天,再看看洞里的云舒和张力,“你们要不要出去走走。抱歉。”羽歌你是赶不回来了吗?

云舒看着玉灵澈,“已经很好了,我这几天很开心,”然**住张力的手,“对吧!力哥。”

“恩!公子不要有心里负担。”张力看着玉灵澈,伸手把云舒抱在怀里,“别怕,若是羽歌赶不过来,我就随你去,在冥界为你开路。”

“不要这么悲观吗?”一声男声传来。

“何人?”玉灵澈站起身体,周围的植物蠢蠢欲动。

月景安摇摇头,坐在座位上,看着玉灵澈,“圣子不急,我教出来我很清楚,她会回来的,准时回来。”

“今易,你。”张力看着那人,人还是那个人,可是这气场全变了。

月景安看着张力,直接下跪,“对不起,我骗了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家主子冥王设下的局。”

“局。”云舒看着那人,“什么意思啊!”

“冥王断定,凤族玉主凤羽歌会走这条路,可是这条路很危险,很危险,一步走不好就是万丈深渊。”月景安看看身后的玉灵澈。

“在这条路上,感情就是最大的麻烦,为了让玉主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做了一个决定。”月景安看着张力,“这个决定是什么,首领应该清楚吧!”

“可是我清楚是清楚,冥王怎么会算准了我会喜欢上云舒,又怎么会知道罗锦娜会受伤被云舒所救呢!”张力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玉灵澈看着月景安,“这么说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没错,从你和玉主踏上这条路,不管是在余新镇还是雨花镇,都是计划当中的。”月景安看着玉灵澈,“我们冥王自幼长在凤界,吃的是凤界的米,自然要为他妹妹安排好一切。”

“我家冥王是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妹妹的。”月景安看着玉灵澈,“圣子可懂。”

“懂。”玉灵澈看着月景安,“请问公子有何吩咐。”玉灵澈握紧自己的手。

“解决问题,吩咐,可不敢,要是你真的可以和我们玉主走到最后,你就是我主子。”月景安轻笑,“我说的是如果,当然圣子想回花界我说的就是废话了。”

玉灵澈看着月景安,“那冥界是希望我扔下父母妹妹,族人和玉主在一起了。”这是什么谬论啊!我怎么会做的出来。

“我没这样说,舍得舍得,有舍必有得,若是圣子可以处理好以后的事情,自然也是没有问题的,就像”月景安看着张力,“就像我们家首领一样,舍天下得美人。”

云舒看着张力有些不好意思。

张力也看着云舒,“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我可以保证,他们以后会过得很好。我这样说你可明白。”月景安看着玉灵澈,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你是不是说的太多了。”紫鹃坐在座位上,看着跪着的的月景安,“我还以为这些年你和冥王放弃了,没想到几百年如一日啊!”

月景安看着那人站起身体,“你来做什么?”

“你以为你帮冥王做的,冥界真的不知道吗?只不过未影响大局,所以不曾阻止罢了。”紫鹃看着月景安。“我说月大护法,你可不可以在做事之前,考虑一下冥界啊!”

“冥界是冥界,什么时候冥界的生死,要靠人家的公主来承担了。”月景安看着紫鹃,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只能说命运安排,无人可挡。”紫鹃看着月景安,“月大护法违反了冥界律法,是不是应该回去受罚了。”

月景安轻笑,“你放心,我做了我感认,你不说我也会做,等我办完这件事情,我自会去领罚。”

月景安看了紫鹃一眼,然后看向张力,“首领,当初打伤罗锦娜的是我,也是我策划的,至于东一和云舒的大哥也是我帮的忙,让他们遇上的。再然后也是我给了云公子可以控制你的方法。”月景安再次跪在张力面前。

“对不起,这一切的一切原本不是这样的。”月景安磕头,“首领要处置尽管处置,月景安绝不还手。”

“我月景安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唯有一件,是对的,那就是促成了首领和云舒姑娘的感情,倒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月景安轻笑,再次叩拜。

“你”张力看着那人,若说不怪怎么可能,可是怎么怪啊!这是自己的兄弟啊!“你可后悔。”

“不后悔,我做的一切是我为了我主子,可是我很难过,伤到了你们。”月景安说完,身上就被张力踹了一脚,月景安倒在地上“痛快。”

张力聚起一掌,要打在那人身上,但是被云舒拦下了。

“别打了,他只是奉命行事,再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他,我大概没办法认识你吧!”云舒看着地上的人,拉住张力的手。

“可是”张力看着云舒。

“今易,哦,不,月景安,月护法,你是为了羽歌吗?”云舒扶起月景安。

“不算是,和她说的一样,为了冥界,所以云舒姑娘不要怪罪玉主,玉主要走的路很难走。”月景安看着云舒。“而且她是真的把你当姐姐。”

“我知道的。”云舒笑笑。“所以我未曾怪她,要是说起来我应该谢谢冥界才对,如果不是冥界,我怎么会遇到力哥呢!”

“因缘巧合罢了,就算姑娘不怪罪,我也是错了,理应受罚。”月景安再次下跪,“首领继续。”

“你”张力看着月景安,那一掌怎么也打不下去,可是熊族的那些兄弟,“我熊族死去的将士。”

“熊族有死人吗?人间有死人吗?”月景安看着张力,“首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怎么可以咒自己的家园的,可是有点不该啊!”

张力看着月景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计划。”慢慢握紧手,“你怎么忍心啊!”

“因为不忍心,所以未曾观看。”月景安闭上眼睛。

张力聚起一掌,想要打在月景安身上,但是一阵风吹来,四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羽歌。”眼睛看向云舒。

紫鹃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回来了。

云舒看着羽歌,“羽歌你回来,没有受伤吧!”

玉灵澈直接走过去,从上到下的审视着那个女孩,然后送了一口气,看起来还好啊!“有没有受伤。”

“澈哥哥。”羽歌紧紧抱着玉灵澈,“我好想你,真的好想。”还好你还在,你还在。

“不哭了,我在这等你,我也好想你,以后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自己去做事了。”玉灵澈回抱着那个女孩,对不起,对不起。

月思晨看着那两个人,紧紧握住自己的手,难受,很难受,可是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喜欢吗?我根本不会喜欢任何人。

紫鹃看着周围最后眼睛看向一旁的黄衣男子,月思晨月氏龙族的二王子,同样也是天帝的亲外甥,也是羽歌的,再看看和玉灵澈秀恩爱的羽歌。

月景安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月思晨,紧紧握着双手。

云舒看着羽歌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看着张力,看来我们的缘分未尽啊!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张力看着云舒,慢慢握紧她的手。

“哇!好热闹啊!”罗锦娜和东一走了进来。

罗锦娜看着那拥抱的两个人,“啧啧啧。”围着转了一圈,“哎!羽歌眼光不错啊!这个好看。”

“好看又不能当饭吃。”东一不乐意了,这个玉灵澈是比那个月思晨好,但是也就一张脸好看,再把我的羽歌教成祸国殃民的君主不就惨了。

羽歌放开玉灵澈,“东一哥哥不许胡说,我家澈哥哥本来就好看。”

玉灵澈看着一边的女孩,“这位就是人称百变妖女的锦娜首领吧!”玉灵澈对着罗锦娜行了一个礼,“见过蛇族首领。”

罗锦娜看着那人,“原本以为只是好看,可没想到这么聪明啊!”好厉害的一双眼睛,而且还很博学,“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罗锦娜的。”

“这也没别人了。”玉灵澈看看周围,“您很关心云舒姑娘,必定会前来。再者月公子是您的主上,您也一定会跟随。”

罗锦娜鼓鼓掌,“不错,那我这称号,你怎么知道?”

“有幸在书中见过,知道一二罢了。”玉灵澈看着罗锦娜,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你不错。”罗锦娜看着玉灵澈,“知识渊博,温润如玉,可是却缺少一丝霸气。”再看看一边的羽歌,“哎!羽歌你眼光可真好啊!”

“那当然了。”羽歌看着玉灵澈,手紧紧握着澈哥哥的手。

“可是一般像这样的人,如果你不够霸气,留不住吧!”罗锦娜有些担忧的看着羽歌。

“说的好。”东一还鼓鼓掌,就是吗?像这种小白脸有什么好的。

“你说什么呢!”羽歌眉头紧皱,拉着玉灵澈往屋里走去。然后就看见跪在地上的月景安,“景安哥哥,你在干嘛!快起来。”伸手要扶起月景安。

“做错事就要接受惩罚啊!”月景安看着羽歌,“我家小丫头都长这么大了,越变越好看。”伸出手摸摸羽歌的脸颊。

“是因为”羽歌看着张力云舒,“那不是我的错吗?”然后跪在地上,“景安哥哥都是为了我,所有的错也是因为我,所以你们怪罪,怪罪我就好了。”

“羽歌你这是做什么啊!”云舒伸手去扶羽歌,羽歌怎么可以拜自己呢!“我并没有怪你们,快起来。”

“云舒姐,你既然不怪我,也就不要怪景安哥哥了,好不好。”羽歌看着云舒,自家的景安哥哥很无辜的好不好,明明就是听命行事,怎么可以还要被打啊!

“我没有怪月公子。”云舒看着羽歌,“月公子你快起来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