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贾琮和锦雀月余不曾相见,如同相隔了多年未见一样。此刻一旦见面,贾琮竟然情怯,看着小丫头飞奔过来,一时间心里既慌乱又害怕,总以为这是在梦里。

直到真真切切拥她入怀,感受到她纤瘦的身体和温暖的体温,贾琮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绝不是和这一个多月在梦中相会一样,这丫头是真真实实地在自己怀中了。

刹那间,贾琮心绪激荡,月余的梦幻一朝成真,他只觉得欢喜满足的简直要爆炸了一般。

锦雀一个多月日思夜想着自家的少爷,无时无刻不在惦念他是不是吃饱了,是不是吃好了,穿得是多了还是少了,在人家王府里有没有受委屈……日子长,她的惦念更长。与她而言,这一个多月的每一个呼吸都在倍受煎熬。

如今,想念的人突然就出现在眼前,这小丫头兴奋得忘乎所以,连往日的羞涩和矜持也顾不得了,飞奔过去直扑入贾琮怀中,满腔的相思终是未曾落空。

真切地抱着自己喜欢的人在怀中,锦雀满腔的温情汹涌,不多时却又涌起无限委屈来:这个少爷一向不把自己的挂念放在心上,从来也不知派个人回来报一声平安,总是叫自己苦受煎熬。

她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气,对眼前的贾琮又是极爱又是极恨,情不自禁伸手在他肩头用了一掐,抱怨道:“你从来也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知道自己在外头快活,你可知我这一个多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话语未毕,满腔的委屈已化为哽咽,泪珠儿重新又洒满了清瘦许多的脸颊。

贾琮吃痛,忍不住“哎呦”一声叫出来,他刚想抱怨,抬头却看见了锦雀越发瘦得可怜的小脸儿,又见了她满脸的泪痕,不由得心疼万分,抬手就要去帮她擦泪。

谁知他的手指将将触碰到锦雀的脸颊,门外突然就有人尖声叫道:“好啊,一见没人你们小两口儿就躲着亲热,这下可叫我给逮到了,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二人冷不防被这一嗓子吓了一大跳,锦雀小脸儿瞬间通红,她慌忙推开贾琮转身低头便逃开了。贾琮顿时生怒,回头一望却见原来是贾环这小子嬉皮笑脸靠着门框,正看着他一脸坏笑。

贾琮见原来是这小子,心里的怒火登时便熄灭了,忙笑问道:“你这臭小子,怎地这么快,我将将进门你就撵过来了?!”

贾环听问便笑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实话和你说,我也是有耳报神的,你千万莫小看了我去!”

贾琮听了便笑道:“谁敢小看环爷您呢,快过来坐,我这趟可是得了不少好东西给你留着呢。”

贾环一听更是高兴,蹦蹦跳跳便走了过来,急忙追问道:“什么,是什么好东西,难得你还记得我呢。我还以为你光顾着捡高枝儿飞,早把我这兄弟抛到脑后去了呢!”

贾琮一面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金的、玉的小玩意儿,一面笑骂道:“呸,我贾琮可是那忘本的人么?我若是那种人,早就不理你了,还巴巴地给你带这些个东西做什么?”

说话间,贾琮已经从怀里掏出不少造型精巧可爱的玩物,或是纯金打造,或是美玉雕琢,每一个都精美难言,价值不菲。

贾环自第一眼看见,两只眼睛立刻便直了,忙一把全搂入自己怀中,看看这个也喜欢、那个也中意,忙就拿起来细细观赏了一番,这才一个不落地尽数儿装日自己怀中,笑眯眯问道:“好兄弟,这些可真的都是给我的不成?”

贾琮见他这模样忍不住好笑,忙说道:“就不是给你的也被你装起来了,我还能怎么办,难道再抢回来不成?”

一面说,又忍不住问道:“你这急急忙忙就来找我,难道说是有什么事儿么?”

贾环一听这才想起自己是为什么来的,忙低声说道:“我这里可不是有事儿才找你?”

贾琮便问道:“说吧,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贾环这才凑近他耳朵,小声儿道:“这些个日子,贾琏可是没少去找我老子,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在嘀咕些个什么。有一次我壮着胆子偷听了几句,隐约两人似乎是在说你呢,不知道他们两个要搞什么鬼,你千万当心些个,别吃了亏!”

贾琮听了便冷笑道:“这两个人都坏透了的,碰在一起就商量着要害人。”

两人正说话呢,猛然就听外头有人高声问道:“贾琮少爷可在家么?”

贾琮听着这声音很是陌生,从来没听过的。贾环一听却立即变了脸色,弯腰就往桌子底下钻,一面低声哼唧道:“这不是就来了?说曹操曹操到,来得还真特么快……”

贾琮还来不及问,就听门帘子响,一扭头却见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丫鬟,正站在门口横眉冷目望着他。

贾琮微微一皱眉便问道:“姐姐,你是哪个,我怎地从来没有见过你?”

那丫鬟一听便冷笑道:“我又从来也不做那面儿上的漂亮事儿,也不会溜须拍马,少爷自然不认得我。我是二老爷身边伺候的丫头,少爷没见过我也不奇怪。”

贾琮“哦”了一声便问道:“那姐姐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

那丫鬟听了便翻了个白眼儿冷笑道:“少爷这么个聪明人,怎么尽说些个糊涂话?没事儿我也不来了,自然是我家老爷请少爷过去有话要问你。不然我好好地来找少爷做什么?”

贾琮听这丫鬟说话冷冰冰地甚是可恶,面儿上更是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臭架子来,一说话便先要翻白眼儿,似乎世人皆不入她的眼似的。瞧她这德行,和贾政倒真是般配,怪不得是伺候贾政呢。

当下贾琮便皱眉道:“姐姐,我这将将回来,在北静王府呆了一个多月,那北静王天天缠着我和他说话,累都累死了。方才老太太吩咐了,任谁也不许来打搅我,我先要好好睡它个三天三夜再说。姐姐,真是对不住,叫你白跑了一趟,姐姐,您还是请回吧。”

说罢,贾琮也不再理那个丫鬟,一扭头就进了里屋,半天没了动静。

这丫鬟被晾在外头,气得她浑身直发抖,半天才缓过气来,忍不住冷冷丢下一句:“好,我就照实回老爷话去了,少爷你自求多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