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入夜。

许多篝火在营地里,各处空地上燃起,豪放的歌声在上空飞扬、长剑敲击盾牌作为伴奏。

有战士拎着武器,在空地上互相切磋武技,有军官作为裁判,甚至还有军需官坐庄开赌——只有军需官才能坐庄开赌,大部分盈利要纳入军需开支,并不能直接揣入自己的口袋。

一只只牛羊被架上烧烤架,一袋袋酒水被分配下去。除了值夜部队没有酒水供应之外,其他人都分到了足够畅饮的酒。

这是监国长公主的恩德,也是士兵们即将再次踏上征程的前夜。

军官和士兵们都格外兴奋。

很少有人继续打仗感到抱怨,兴高采烈的人倒是很多。

其中尤其以中低级军官居多,他们这些人往往是城里的市民、乡绅和贵族们没有继承权的儿子。

按照一般发展,他们最多就是立下军功,将来能在城市中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如警长、巡查骑士、税务官等,想成为贵族几乎不可能。

“唐克,咱们这次得好好合计合计,怎么也得弄个爵位出来。”一名年轻军官搂着战友的脖子,醉醺醺的说:“过了这个村子,可就没有这个店了,要是老子不能在这次战争中弄个爵位,这辈子都得看我那个大哥的脸色过活——我情愿战死。”

“谁说不是呢,你好歹还是老二,多少有点盼头,我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做梦都轮不到我,不靠自己靠谁?现在是拼命的时候了。”

“咱们俩一定要抓住机会,唐克!”

“嗯!万一你战死了,我会替你照顾丽莎。”

“去你妈的,不用你照顾,老子一定会活着回来——说,你小子是不是打你嫂子主意很久了?”

“我靠,我打她主意?丽莎那胳膊比我腿还粗,也就是约特你口味独特,你问问弟兄们,哪个不是把丽莎当兄弟看?除了你以外,谁敢打她主意?”

“你知道个屁!”

“好好好,我知道个屁,反正我是一片好心——丽莎不是殿下的亲卫吗,有什么好事,可别忘了兄弟们。”

“其实要打的话,早动手越好,长公主的决定如果传回国内,我敢说自备马匹武器的自由骑士们,肯定像潮水一样涌来,到时候想立功恐怕就没现在这么容易了。”

吉尔特人不惧怕死亡,只怕死的毫无价值。

现在,光明的前程就在眼前,上升的通道已经重新打开,他们不但不恐惧战争,甚至还担心后面的人会抢了他们的功劳。

————————————

安德率领三千五百人马,作为先锋朝酷儿伦城行进。

安德手下三千五百人马中,有一个轻骑兵大队,一个重骑兵大队各五百人,剩下的是两千名步兵和五百名后勤士兵。

值得一提的是,两千名步兵中有一千人,是艾比利王国的俘虏,而五百名后勤士兵中,也有三百人是俘虏营中挑选出来、有些手艺的艾比利士兵。

(原本后勤士兵就承担建设营地、运输辎重、修整器械的任务,其中工匠人数很多。)

“大人,那边是霍德恩镇,过了这里,明天我们就可以看到酷儿伦城。”一名骑士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城镇,介绍道。

这位骑士名叫杰森,是从酷儿伦城撤退大军的一员

“加强警卫,你去命令霍德恩镇献上粮草、民夫,收缴城镇中马匹、牲口和车辆。”安德淡淡的说。

既然领兵打仗,心软这回事自然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额,大人,我们从酷儿伦城撤退经过这里的时候,已经征发过一次,那里现在只是一座空城。”

杰森一怔,连忙解释道。

所谓征发,自然不是和和气气的商量,当时他们刚刚被艾比利人背叛,正是一肚子火气,三下五除二把这座小镇洗劫一空,更是把房屋都烧光了。

只是因为城镇的护墙是石墙,从远处看,城镇才看起来基本完好。

吉尔特王奥斯维德没有直接下令屠杀城镇,还是因为诸神之间有明确协议,任何战争中都不可滥杀平民(不然会影响到诸神的信仰来源)。

“派人去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在那里建立主营。”安德吩咐。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解决大军行进路径上的一切困难,才是先锋的主要任务。

所以,安德这支先锋队伍才会特意带着许多工匠,就是为了建立一连串营地,以便后方大军落脚。

而这里,就是安德为大军选择的最后营地——真实战争中,不会有谁把营地放在对方门口。

除非实力太过悬殊,对方不敢出来骚扰,否则的话,营地根本建不起来。

——————————————

距离霍特恩镇十五公里之外,有一片不算很大的树林,这里是霍特恩男爵领特意留下的野地,专门供贵族老爷们打猎使用,当然,在不打猎的季节,也允许领民们进去捡一些柴火。

现在,这里建立了一座简易的营盘,隐藏着一只超过六千人的大军。

“他们真的来了,而且真的住进霍德恩镇了!”斥候奔进营地,大声宣告道,听到这个消息的士兵们一片欢呼。

营地中士气大振。

“班杰明大人真是料事如神!”中军大帐中,各路将领和贵族纷纷赞扬。

一名秃顶的中年男子更是涕泪交零、表情夸张。

他猛然转身,膝盖‘窟通’一声砸在地毯上,声泪俱下的恳求道:“伯爵大人,您一定要为我报仇啊!我的妻子、我的马、我的狗、我的金币、我的——”

“霍特恩伯爵,请你放心,我们这次一定可以将吉尔特军前锋一网打尽,为你讨回血债。”

坐在主位上的男子站了起来走下台阶,伸手搀扶起霍特恩伯爵,顺便打断这位男爵越来越不靠谱的哭诉。

这位男爵和他的妻子势同水火,这位老兄对狗的感情恐怕都要胜过他的妻子,这眼泪中有多少水分,很值得大家怀疑——不过面子还是要做一些的,不然如何统帅手下这些贵族?

要知道,这场战争打到现在这个样子,对班杰明伯爵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亨特三世阵亡,而艾比利举国精锐竟然只剩下一万余人,大部分都在他的酷儿伦城中,如果他能吃下这部分军队,便有底气宣布自己成为艾比利王国的摄政王。

甭管其他人承不承认,有了这张牌,无论投靠吉尔特王国还是精灵、兽人、伊恩王国,都可以拿到大笔好处,哪怕升格为侯爵也不算难。

不过,只有歼灭这支吉尔特王国先锋军,大胜一阵、竖立起威望,才能顺利拿下这支国王军残部。

————————————————

斥候和随军法师一遍遍检查霍恩特镇,确认毫无问题之后,才指引军队进入驻扎。

虽然这里的房屋基本都被烧光了,但是光是镇子的石墙就比临时的木头营墙防御力更强,算是一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更何况附近就有一条小河,镇子里也有井水,这对于大队人马驻扎非常重要。

安德对于安顿军队,布置营地的水平不过是个外行,知道倒是知道一点,但是有多高水平却谈不上,不过,这不妨碍他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巡视一番——活可以让下面的人干,但是领导的态度很重要。

“重骑兵大队、轻骑兵大队,现在立刻休息。其他士兵照常休息,所有来自艾比利王国的俘虏士兵,今夜全部给我盯着,如有异动,直接就地处决。”

安德巡视绕着镇子巡视一周,莫名其妙的吩咐一声。

夜色深沉,渐渐到了后半夜。镇子里渐渐安静下来,除了守夜士兵站在镇子护墙上警惕巡视着周围,其他人已经睡着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草丛中响起。

一排排人影在草丛中穿行,虽然他们尽量把身体隐蔽,可由于人数太多,不可能全无痕迹。

“窟通——”一名潜伏在镇外的吉尔特暗哨,被班杰明伯爵手下的刺客职业者悄悄接近并杀死,他尸体跌倒在地,发出一声沉闷但轻微的声响。

可是,就在暗哨被杀死的时候,“嘟————”凄厉的哨声在夜空中响起。

双重暗哨,第二重暗哨盯着第一重暗哨的位置,只要第一重暗哨受到袭击,第二重暗哨就会立刻发出警报。

吉尔特第一军团乃是吉尔特常备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事实上,如果不是班杰明伯爵手下有中阶刺客存在,一般斥候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杀死那位暗哨。

“杀!”

超过二十名骑士身披重甲,同时从草丛中直起身来,用最快的速度朝前冲去。

在他们身后,士兵们呐喊着追随而上。

重甲在身,骑士奔袭,哪怕没有战马,这些骑士也各个像是铁罐子一样,一般的箭矢根本奈何他们不得。

“破甲弩,准备!”约特的脸色有些发苦。

说来也是倒霉,他好不容易借助未婚妻丽莎的路子,加入先锋骑士安德旗下先锋军,结果还没来得及立功,就在这里遇到夜袭。

他手下十名士兵,只有一把弩和一张弓,想要对付这么多人实在不现实。

不过,令他安慰的是,有镇墙的优势,这些骑士又没带梯子,自己应该可以守住一段时间。

不过,这些骑士都是傻瓜吗?镇墙虽然不像城墙那么高,可也不是一个人直接能跳上来的。

“铮——”射出的破甲弩被当先一名骑士用盾牌挡开。

这位手持重盾、冲锋距离超过两百米的骑士速度半分不减,硬生生举盾朝镇墙上撞了过去!

“咔擦——”

薄薄一层,伪装成石墙的木板破裂,一马当先的骑士,就这样撞进了镇墙!

“成了!伯爵大人,巴特勒骑士已经杀进去了!”幕僚大喜,放下手中的鹰眼眼镜,汇报道。

“好!游骑兵出动,猎人随行,务必将这只先锋军一个不漏截杀下来——我还要在这里迎接他们的主力部队。”

“大人,我们的人——”

“放心,我不会用我们的人对付吉尔特主力,有了这些战绩,我就可以命令国王军残部听从我的指挥,用他们来伏击吉尔特主力军。”

班杰明伯爵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唇上的大八字胡,略有得意的说。

那道镇墙早在两天前就已经被他拆除出一道二十米的缺口,用木板、支柱伪装起来,人走在上面半点事情也没有,就算用手摸,最外层也是一层石皮,根本不会发现异常。

尤其巧妙的是,整个伪装没有使用半点魔法,全是能工巧匠用建筑手法伪装而成,就算用奥术视觉、魔能感应也发现不了。

人如潮涌,在骑士的带领下,班杰明伯爵的士兵们从镇墙缺口一拥而入,游骑兵开始向镇子另外一侧迂回,防止对方从镇子另外一侧逃走。

“杀——!”巴特勒骑士冲破木板伪装的镇墙,冲进了霍恩特镇,大声喊道,宣告自己的到来。

在他身后,二十三名骑士和六级以上的强大战士相继而入,接着,士兵们也冲了进来。

“杀————?”大家齐声振臂高呼,要先声夺人,震慑敌军。

不过,这齐喊声,喊到了一半,却有些中气不足的感觉。

‘哒哒哒——’马蹄铁敲击石板路的声音响起。

一匹高大异常,光是马背就高过一般人头顶的白色巨马,从四十米外的街角处转了出来,稳稳站在道路正中。

马背上,一位高大的骑士倒提长戟,红色战袍迎着夜风微微拂动。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

一匹、两匹、十匹。

一匹接一匹重甲骑兵从街道两侧转了出来,在红袍骑士身后列成冲锋队形。

“呃——”巴特勒骑士向左看了看,左面的战友也正在看着他。

他又向右边看了看,右边的海尔勒骑士也脸色苍白。

他们都是骑士,怎么会不知道重骑兵冲锋的可怕?别说他们现在没有战马和骑士长枪,就算是全副武装,就他们这二十几号人,也对付不了这么多重骑兵。

(重骑兵不是骑士,但也是骑兵中的佼佼者,短时间内冲锋,威力不会比骑士更差,只是续航能力差了些,铠甲也没那么重。)

前方,红袍骑士单手持戟向前一指。

马蹄踏击石板的声音,就像是死神接近的脚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