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哐当——’一声,巴特勒把手里的盾牌扔到地上,高举双手示意自己两手空空,大声喊道:“我投降,我要求骑士的待遇!”

骑士在绝境中投降并不可耻,反正还可以通过赎金等方式赎回自己,只是铠甲和武器恐怕要损失掉了。

马蹄却渐渐加速,全无一丝停下的意思。

“我们已经投降了!”望着毫不减速的战马,巴特勒拔出长剑,绝望的高呼。

对方没有半点受降的意思,就那么直直的冲了过来。

“和他们拼了!”

海尔勒怒吼一声,把手里的连枷旋转着投掷出去,想要缠住为首骑士的马腿。

红袍骑士手中巨大的长戟微微下沉,‘噌——’月牙刃切断连枷的金属锁链,就像是斩断一根稻草。

如此绝境,这些落入陷阱的骑士们也爆发出惊人的战斗意志。

有人甚至迎着霜风巨马的马蹄主动扑出,只为了抱住一只马蹄,给战友创造反击的机会。

可是,长戟所过,人群中一片血浪涌起。

沉重坚固的骑士重甲,挡不住更沉重锋利的长戟,遮拦招架的兵器,就好像木棍一般被击飞、折断。

人体撕裂,镇子里传来的凄厉惨叫声,让后面跟上的士兵两股战战,几乎不敢钻进那段黑乎乎的城墙孔洞。

不过很快,他们也不需要犹豫了。

一声长嘶,高大的战马踏血而来,从黑洞洞的城墙空洞中一跃而出,落在士兵群之中,脸盆大的马蹄踩倒一名士兵,踏穿肚腹。

马背上,落入人群的红袍骑士长戟横扫八方,明明是一柄长戟横斩,却斩出了一面光墙!

‘血潮戟——横扫千军!’

横扫千军这一式,和一般的横斩完全不同。

利用潮汐波动和腰、臂、腕的抖动,借助月牙刃切入人体和脱离人体的出入角度,可以让血潮戟在这一斩中,同时覆盖上中下不同高度,杀伤范围是一个竖起来的平面,而不是一条横线!

鲜血像被扔进池塘的石子,朝四面八方喷溅而出。

被‘血潮戟——横扫千军’杀伤的士兵,不会像被利刃切开身体一般,伤口只有一条线。

高速抖动的血潮戟,会在切入人体的一瞬间,把伤口撕裂到超过人头宽度,而当血潮戟离开人体,那些鲜血会随着长戟被抽离人体,飞溅出来。

一个士兵,不过是一蓬鲜血溅射。

可安德这一戟绕身一周,划出半径四米多的一个大圈子,斩杀超过十五名士兵。

十五个成年人的鲜血一起飞溅而出,就好像有一块巨石砸入池塘,溅起一圈水花——只是这水花全是鲜血构成。

“啊——”

距离安德稍远一些,侥幸没有被卷入血潮戟的士兵们,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至于被卷进去的那些士兵,他们已经没有惨叫的机会了。

不管那些士兵如何惨叫,战马大白却发力前冲。

一回生、二回熟,独自一马在敌军中冲锋陷阵的感觉,对大白来说已经不陌生了。

前面哪怕有刀山箭海,只要主人安德还坐在自己背上,气血还勾连一体,大白就无所畏惧。

“唏遛遛——”大白兴奋的放声长嘶。

————————————————

“怎么回事?”班杰明伯爵愕然问道。

刚刚还形势一片大好,前锋已经顺利撞开预先留下的空洞,杀入霍恩特镇里面。

他甚至亲耳听到士兵们士气高昂的大喊:‘杀——’

可一转眼间,前面就一片大乱,惨叫声不绝于耳。

如果惨叫声能铺成一条路,那么,有一条康庄大道正在从远处,迅速向自己这里延伸。

“不知道,大人,但情况好像有些不对。”班杰明的随身护卫,中阶双手剑士艾伯特已经把剑握在手里,谨慎的说。

班杰明瞥了自己的护卫一眼,命令道:“去个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没等身边的骑士策马前行,前面已经传来惊慌的喊叫声:“弑王者!是弑王者!他来了!”

————————————

班杰明伯爵是酷儿伦城的城主,在亨特三世阵亡后,酷儿伦城爵位以他为尊。

当然,不是说亨特三世没有继承人,而是艾比利王国的第一继承人早已在两年前就已经阵亡,连第二继承人也死了。

亨特三世的幼子,艾比利王国第三继承人今年还不到十岁,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残酷战争环境下掌握政权。

所以班杰明才会打摄政王的主意。

自从听到败退回来的王**残部中几位将军、说起这一战失败的经过,班杰明有些半信半疑。

人总是相信自己知道的东西,而在班杰明伯爵的常识里,人力是有极限的。

哪怕是最适合战场的骑士职业者,也不可能独自横推战场。

就算是传奇骑士也需要组建自己的军阵,才能发挥最大战力。

这世界上,哪有一个人就能在千军万马之中随意杀进杀出的?军队可不是盗贼土匪,应对强者的手段之多,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

传奇等级的高手,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神出鬼没,能隐蔽、机动性强、爆发性杀伤力强大,可要是让传奇高手和精锐军队正面硬钢——在历史上,陷入包围中死掉的传奇也不是一个两个。

所以,班杰明对弑王者的传说,根本是嗤之以鼻——撑死不过是一位强大的战士,只是正好在两军僵持不下时,打破了僵局,所以才能得享大名。

可是现在,他登上高处,终于看到了‘弑王者’的真面目。

————————————

人、戟、马三者合一,长戟一刺一挑、一抹一拖、勾画盘转、挥洒涂抹,画出好大一副画来,用的颜料却是鲜血。

虽然看起来像是身陷重围,可那一人一马所过之处,竟然没有人能够阻拦半步——不,实际上,在那‘弑王者’马首所向,士兵们在拼命朝两边挤!

问题是,‘弑王者’马首所向的方向,正是自己这边。

在这一刻,‘弑王者’那些像是吟游诗人大量注水过的故事,重新跳入班杰明伯爵的脑海。

远处,高大的战马侧身斜奔,红袍骑士长戟一插一挑,把一名骑士连人带马挑起,在骑士的惊呼声和战马惊嘶中,用长戟把这位重装骑士投掷出去,砸翻列成阵线的长矛士兵,纵马随后杀入,卷起一片血浪。

班杰明伯爵嘴张的老大,下巴好悬脱臼。

红袍骑士独自在前,连破七阵,眼看越杀越近。

而在红袍骑士身后,一排排重装骑兵滚滚而来,被杀散阵型,也吓破了胆的士兵根本无法抵抗,只能四散奔逃。

“卫队,快拦住他!”班杰明大声命令:“还有,巴德爵士,你们上啊,给亨特国王报仇的机会来了!”

班杰明当然不会只带着自己的人来伏击吉尔特王**,他好说歹说,总算拉拢了一批艾比利王国骑士,要通过这一战来挽回骑士的荣誉。

现在,在班杰明伯爵看来,现在就是他们挽回荣誉的最好机会。

马蹄声响起。

不过这声音怎么越来越远?

班杰明伯爵连忙转头一看——那帮号称要洗刷耻辱、挽回荣誉的骑士们,已经带着麾下的士兵朝远处奔逃而去。

“我——我——你们这帮懦夫!”班杰明伯爵狂怒的咆哮声,在军阵中响起。

‘咔擦——’长戟斩落军旗。

月色下,寒光粼粼的巨大长戟,尖锋处离班杰明伯爵的鼻尖还不到一厘米。

“嘿、嘿嘿——伟大的骑士,嘿嘿,有话我们可以好好说,您放心,我有足够的钱,可以按伯爵的最高标准来支付赎金。”

班杰明伯爵仰视着高踞战马之上的红袍骑士,满面谄媚的笑容。

————————————————

第二天,上午。

“不知道伯爵大人怎么样了。”酷儿伦城的城墙上,一名士兵担心的说。

“伯爵大人为什么不守在城里,出去和吉尔特那帮蛮子野战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伯爵大人不在城里,那些混蛋们越来越无法无天——我们当初就不该收留他们。”

“咦?!那边好像有人过来了?那该不是伯爵大人吧?”

一队骑兵狼狈奔逃,最中间的一个人,穿着服饰很像是班杰明伯爵。

在他们后面,追兵紧紧咬住他们的尾巴,时不时有几位骑兵转身离开大队,舍身阻挡追兵。

“快开城门、快开城门!”班杰明伯爵远远的就大声呼喊起来,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赶紧打开城门,集合士兵,准备接应伯爵大人!”负责守卫城门的拜尔德骑士连忙下令开门。

在战争时期,尤其是听说吉尔特人就在附近,酷儿伦城北城门白天也是关上的,只有南城门才会开放。

“吱嘎嘎嘎嘎——”

城墙上,城门正上方,十六头公牛分为四组,拉动绞盘,巨大的绳索牵动机关,让城门缓缓打开。

班杰明伯爵一马当先,冲入还未全部打开的城门,身边一百多名骑兵一拥而入,分散在城门四周。

“关上城门!”拜尔德骑士命令。

追兵眼看就要到了,不过,这时候关上城门还是来得及的。

“不许关门,我的人还在外面!”

班杰明伯爵大步朝城墙上面走去,似乎要去看看城墙外面战况如何。

他一边走,一边大声吩咐。

“可是大人——”拜尔德骑士急忙追着班杰明伯爵,急忙叫道。

什么叫‘我的人还在外面’?

断后的人不是都被杀了吗?再等下去,敌人就要杀进来了。

“克拉拉拉——”班杰明伯爵拉下卡闸,齿条把绞盘节节卡死。

“大人——您——”拜尔德骑士大急,连忙冲上去想抽出卡闸,可是,他一个人根本操作不了。

这卡闸是用来卡死城门绞盘的。

平日里打开城门,为了防止有人惊动牛群把城门错误关闭,所以会用卡闸卡死绞盘,等到晚上要关闭城门的时候,必须几个人合作,先要控制牛群放松绞盘,然后才能抽出卡闸。

但是现在,敌人近在眼前,想要抽出卡闸,再反向转动绞盘可就来不及了。

“格拉拉拉——”

一阵轻微的骨骼错动声,在班杰明伯爵的身上响起,这位‘班杰明伯爵’转眼间就比原来高出了半个头。

转过身的‘班杰明伯爵’,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安德*蒂尔斯。

看了目瞪口呆的拜尔德骑士一眼,安德用手扶着城墙,望着越来越近的士兵,头也不回的说:“投降吧,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我、我家主上怎么样了?”拜尔德骑士犹豫了一会儿,苦涩的问道。

“还没死,不过他活命的机会不大。”城门处厮杀声响起,不过都是一面倒的屠杀。

守城士兵怎么也想不到,刚刚放进城的那些骑兵,会在自己身后举起屠刀。

“仓——”拔剑声和脚步声在安德身后响起。

一道剑光由下而上,无声无息一闪而过。

然后,安德转过身离开墙边,沿着梯道向城墙下面走去,顺手把银精长剑插入腰间的剑鞘。

拜尔德骑士手持长剑,站在安德身后,做出刺击的姿势,人却一动不动。

二十名士兵在一名骑士的带领下,沿着梯道急冲而上。

“比奇尔骑士,你带人守住绞盘这里。”双方错身而过的时候,安德随口吩咐道。

“您的意志,大人。”比奇尔骑士让在一边,恭敬的行了一个骑士礼。

在梯道尽头,一匹巨大的白马已经不耐烦的用前蹄刨着地面,等待主人的到来。

“大人,您的血潮戟!”一名骑士把蓝纹金铸就的长戟双手捧起,恭敬的递了上来。

——————————————

城市里明明还有许多士兵,可一旦被攻破城墙,便兵败如山倒。

“好像是弑王者来了!”

“怎么办,真的是弑王者!”

“快跑,这里守不住了!”

白马血袍和长戟,是‘弑王者’安德*蒂尔斯的标志。

当他出现在酷儿伦城的主干道上时,本来还能聚拢成阵的士兵顿时士气崩溃。

士气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当士气高昂时,哪怕十个小兵也敢向大军发起冲锋;

可在士气低落时,哪怕有十万士兵,也会被风吹草动吓四散奔逃。

艾比利王**失败之后,逃生的将领们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把‘弑王者’安德*蒂尔斯吹的神乎其神——班杰明伯爵就是因为他们吹嘘的太过火,才压根不相信的。

谎话从一百不同的人嘴里,说出一千遍,很可能就会变成真理,最后甚至连造谣的人自己都深信不疑。

现在副作用来了。

当红袍骑士骑着高大的白马,手提长戟,从长街尽头缓缓而来的时候,本来阵列严整的士兵双腿颤抖,手掌拿不稳武器。

这些士兵,有许多都是从霍美尔丘陵那一战中幸存下来的士兵,‘弑王者’的传说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传说,还是真正存在的噩梦。

所以,当红袍骑士的长戟抬起、指向军阵的时候,‘叮当、叮当’艾比利王**军阵中,有武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等到有士兵开始主动扔掉武器、转身逃走的时候,酷儿伦城就真的守不住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